无翼乌之高铁列车

到底是谁的性飞扬跋扈,是师嫣然还是师念之?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

梦醒,龙雪微微伸手抚额,身后是一层的冷汗,她和师嫣然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孽缘,这个梦,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那个时候的他们,都是青涩的,她静静的披了一件衣裳,宇锦良已经睡熟了,喘息平稳。【全文字阅读】

此时她怎么睡也睡不着了,干脆推开窗,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东宫。

碧桐静静的跟在龙雪的身后,来了宇王朝,龙雪便很少睡得安稳,碧桐还记得,龙雪刚到鬼楼的时候,也是睡不着半夜出来走走,最后都是秦夜来了,劝回去睡了的,那个时候秦夜是半哄半骗,但是龙雪就是信了。

而今,秦夜不在,在北疆,两地相隔。

夜寂静。

风吹拂过树林,发出沙沙的声响,街道已经变得冷清了,繁华过后的萧条,不知不觉她的步,已经停在了莲居的门外,秦夜的据点,鬼楼没了,可鬼楼没死。

掌柜的正要关门打烊,一见龙雪,立刻上前:“姑娘怎么来了?”

龙雪想了想,有阵不喝酒了:“来壶酒,雅间。”

说着,她已经提起裙边上了雅间,掌柜的就算想要打样,也尽心尽力的伺候好龙雪,碧桐低着头也不知藏身何处了,但龙雪知道,她只要一个响指,碧桐便会出现保护。

雅间有一个偌大的阳台,此时月圆,龙雪两杯酒下肚,却是毫无味。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人,一个人喝酒真是无味。”又是倒了一杯酒下肚。

她静静的看着酒水面,映出自己的脸庞。

记得她开始酗酒的时候,秦夜先是在一边看着,然后在一壶喝完之后,他拿着另一壶酒,便坐在自己身侧,还很耐心的告诉她:“你喝酒的方式错了,闷喝酒是会醉的。”

龙雪单手撑着下颚,素指沾了些酒水,不知不觉的在桌面上,写了两个字,秦夜。

“看不出来,你这么想我。”忽然的声响,让龙雪猛然的站起身来,可脑袋有些昏沉,一个不稳,险些滑落在地,腰间的一双大手,搂住她的腰身。

这个气味,龙雪记得。

深褐色的眸,带着一丝笑意。

“你的伤好了?怎么来这儿了?”龙雪伸手摸了摸他的下巴,真的是他。

秦夜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条,是龙雪给他写的:局势良好,自己多保重身。

简单的两句话,龙雪也不觉得自己写错了什么,正有些想不明白,为何秦夜会匆匆赶来的时候,他看着龙雪开口:“局势良好,你是不是又费了很多心?又失眠了。”

龙雪微微抬起眼帘,仅仅的是两句话,他就知道了。

“有点,来了就陪我喝两杯。”龙雪笑着坐下,拂袖将桌上的字迹擦掉。

秦夜挑眉接过酒杯:“字挺好看的。”

“咳咳……”龙雪有些被呛着了:“我写着玩儿的。”

丢人了。

秦夜有些不配合的将酒杯往龙雪面前推了推:“是吗?那继续写。”

龙雪瞪了他一眼,嘴角却是带着笑意。

“什么时候到的。”

“刚到。”秦夜拿起酒杯,一口喝完。

龙雪的脸颊已经泛红,带着一丝柔媚,秦夜抿唇道:“我不放心你。”

闻言,龙雪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秦夜说的果然不错,本她是千杯不醉的,可闷闷的一人喝酒,却是有些步伐不稳了。

秦夜赶忙放下酒杯扶着她:“和你第一次喝酒的时候,你也就这样。”

龙雪顺势就靠在他肩上,笑着说:“我怎么了,我挺好的,不是让你在北疆好好等我吗?”

说着她抬起头来,眼神朦胧,秦夜静静的看着她,缓缓开口:“我等得起,多久都等得起,但我放心不下,我怕你累了。”

大手微微抬起,摸了摸她细腻的脸蛋,她喝的有点多,但是并不糊涂,龙雪没有闪躲,她甚至有些不舍。

秦夜等得起,她同样等得起,如果说情窦初开,是因为宇锦良,那么泥足深陷,就是因为秦夜。

温热的唇轻柔的亲吻着她的额头,继而转到她的唇瓣,带着一抹丝丝韵韵的酒味,是甘甜的。

龙雪的双手情不自禁的攀上他的肩头,给了秦夜一股巨大的勇气,打横抱起她纤瘦的身,往里面的软塌上走去,她柔软的身,散发出让人神魂颠倒的沁香,丝丝缕缕的透漏进秦夜的身心。

没日没夜的担忧,他马不停蹄的赶来宇王朝,丢下北疆的朝政,只为了能见她一面,看她一眼,本想着就看一眼,她好就走。

可见她肚饮酒,脸上的忧愁,秦夜记得,她刚进鬼楼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表情,宇锦良又让你伤感了?

“秦夜。”从她的嘴里吐出的这个名字,让秦夜也是一惊,他记得龙雪走的时候,说过的话,他可以等,可是他不知道龙雪对他到底是个什么心情,现在他明白了。

和自己一样,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地步。

秦夜握紧她的素手,放在唇边轻吻着,她迷离的眼神,让他有些欲罢不能:“你若不愿或者怕了,我现在就收手。”

他的声音在龙雪的耳畔轻轻响起,惹得龙雪有些痒痒,她将头埋在秦夜的颈脖间:“我没有怕过什么。”

秦夜知道,她是愿意的,轻笑了一声,这个时候也要逞强一下。

轻吻着她的锁骨,秦夜搂着她有些僵硬却火热的身,又瘦了。

龙雪也不是第一次面对秦夜的赤膊,他胸口的伤已经愈合,别处的伤疤已经消失不见,一定是沈琼的那一瓶膏药起了效果,她轻轻的伸出手,那些伤疤对秦夜来说,是一种骄傲。

“怎么没留着了?”龙雪对上他的眼眸,他低下头吻了吻她的眼眸,握紧她的素手,放在胸口的伤疤处。

龙雪先是有些收了收,生怕愈合的不完全,弄疼了他,可听耳边轻柔的声音,她舒坦的笑了,伸出手来,放在他的胸口,滚烫,让她的手心都感受得到。

“有这个,就够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