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宅门》更多支持!这花做的逼真,府里面那些衣香鬓影的人,枕浓也只是看着熟悉的打个招呼就走了,公主府里面装扮的一新,好像是没有一点因为玉漠城下冷子而影响。

“大舅母,二舅母,三舅母,你们也都来啦。”枕浓本来还惦记这玉漠城的事情,忽然就看到几个贵妇人来啦,漏出来亲切的笑容。

“恩,你着身边这个可人儿是谁家姑娘啊?长得可真是俊俏。”三舅妈开口就看着枕浓身边的六姑娘说道。

“我家六姑娘,我看着挺喜欢的,就带在身边了,也有个说话的人儿。”枕浓拉着六姑娘的手说道。

“苏家六小姐?”大舅妈看着枕浓身边那个穿着湖色绣海棠的镶金边的衣服,看起来也是清秀可人,不过没听说苏府有个六小姐,想起来也应该是个庶女。

“嗯,我们去看过公主吧。”枕浓看着大舅母的脸色有些不太好,就赶紧的拉着大舅母说道。

“走吧,走吧。”二舅母是个爽朗的人物,她在西北长大,对京城里这些嫡庶观念不太在意,她喜欢那个人,就是喜欢那个人,既然是枕浓带在身边的人,应该也是不错的。

百花宴举行的还挺是盛大的,多数都是些达官贵人,不顾今天这宴会上的男人倒是不多,想着还是在皇宫里。

公主今天也穿的喜气洋洋的,看着枕浓他们进了屋子。本来还在和一些夫人说话的公主,立刻停下来。

“浓儿来了,朝歌没跟着来?”公主亲切的拉着枕浓的手说道,她对枕浓一见如故也不是没原因的,现在朝歌哥哥还被封为了辅国大将军,这还能为父皇出不少的力气呢,这枕浓说什么也不能怠慢了。

“没有。这不是玉漠城那里下了冷子嘛。还在宫里呢。”枕浓说道,对于这个公主,枕浓觉得还是挺好的。最起码处处也维护了自己几次,看着也没意思对自己使坏心眼。

“这件事情我也听说了,那些百姓也挺可怜的,我已经让人以府里的名义捐出来一万两白银了。也算是为天澜国出一份力气。”公主拉着枕浓的手说,脸上的同情溢于言表。

“既然公主都做了表率。我们也是天澜国的臣民,也应该有所表示的。”

公主已经放开了枕浓的手,枕浓看了屋子里做的人,都是朝廷的一品二品官员的夫人。看起来也都是家财万贯的,公主刚才话里的意思她也听出来了,不相信这些精明的人没有听出来。

“海棠。去以辅国大将军的名义捐出来八千两白银。”枕浓本来都不是小气之人,既然是为了百姓。枕浓带个头,捐出来也没什么不好的,公主捐出来一万两,她总不能高于一万两,八千两也不低,剩下的那些人恐怕也不好意思捐的少了。

“那公主就替玉漠城的百姓谢谢浓儿了。”她的意思就是这样的,枕浓也是个懂事的人,肯定会这样说的,她知道这样得罪人,可是现在不让这些富户,大官出钱,让谁出钱去啊。

“公主这是哪里话,我是天澜国的人,自然是要为天澜国出分力气的。”枕浓虽然知道,这公主也是小小的利用了她一下,不过枕浓倒是不怨恨她,也知道她是一个好公主。

一个对百姓好的公主,对朋友总是不会太差的。

“将军夫人说的是,我们都是天澜国的臣民,为天澜过出分力气是应该的,去代表国公府捐出来万两白银。”定国公夫人胖胖的手一挥,就让下人去了,定国公也是老臣子了,定国公夫人也听出来公主的意思了。

赶紧的让人去捐了,她知道这事情还挺重要的,要是一个表现不积极,这公主在皇后耳边说上几句,恐怕自己在家里也不会太好过了。

“去侯府捐出来六千两。”大舅母的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苏府捐出来九千两。”风无双皱了皱眉毛,然后又笑着说道,心里还是挺不喜欢枕浓的,枕浓出的八千两是直接以辅国大将军的名义,可是没以苏府的名义,她要是不出钱,也就不好看,出的少了也不行。

坐在屋里的人都陆陆续续的捐出来些银两,枕浓看着公主相视一笑。

“浓儿身边的那个丫头也算是个美人胚子,不知道是谁家的?”公主想着这枕浓也是出了力气的,身边带来的那个女孩,眼瞧着就是来参见百花宴的,她也应该提携一下不是吗?

“这是苏府六小姐,我看着挺喜欢,也是个懂礼貌的,就带在身边也有个说话的。去,让公主瞧瞧。”枕浓说道。

“参见公主,公主千岁千千岁。”六姑娘被三姨娘教导的也是个知礼节的,就是刚才对着大舅母,二舅母,三舅母也还做了个礼。

“这丫头可人,要不是浓儿喜欢,我都想带在身边了。”公主说道,本来她提起枕浓身边的那个女孩,也就是随口一说。

没想到还真的上道,声音听起来也很好听,能让枕浓带在身边的,恐怕也不只是皮囊好点。

“公主就爱开玩笑。”枕浓笑着说,现在这个屋里,风头最盛的恐怕也就是她了,刚才和舅母一起进来的时候,公主就只和舅母点了点头,别的也没说什么,现在一直拉着枕浓说话,枕浓还真的怕一群人不满意自己呢。

“芍药,带着六姑娘去玩吧,我在这说会话。”枕浓说道,她今天故意的把六姑娘带过来,就是想让她在公主面前露个脸,在这些贵妇面前露个脸。目的达到了,自然是应该让六姑娘去参加什么百花宴比赛了。

她们这些人也不参加什么比赛,一会出去看看就行了,看看哪家的小姐比较好,留意一下,到时候好上门提亲。

所以今天来的人挺多的,虽然礼教多,男女大防的,不过百花宴这天的男女可以见面,也可以说话,所以这天来的公子哥也很多,幸好这公主府比较大。

“今天是他们年轻人的日子,咱们这些人啊,也就在这聊聊天,一会去看看那些人的表演。”公主笑得端庄大气,这几年的百花宴都是公主举办的,每次也是用了心思的。

就是现在这屋子里,差不多的人都来齐全了,还有几个琴师坐在披风后面弹琴呢。

桌子上放的小点心,亦都是精致无比的,公主还专门的从宫里弄来两个做点心比较好的御厨。

“今年的百花宴恰好赶上了玉漠城下冷子,人倒是少了不少,皇上喜欢节俭,今年也就没铺张浪费,弄了些简单的绢花,那些宝石做的摆件今年都不用了。”公主有些惋惜的说道,其实百花宴每年的规格都很高,就今年的,公主知道皇上的心思,也不想去触那个霉头,就一切从简了。

“皇上尚俭,是百姓之福,社稷之福,公主不必惋惜。”枕浓看着外面铺地的绢花,跟真的一样,就觉得挺奢侈的,要知道古代的劳动力水平可不能和现代比啊,这不知道是多少人没日没夜赶出来的呢。

“就浓儿会说话,表哥娶了浓儿还真是有福了呢。”不管从哪方面来说,公主都挺喜欢枕浓的,会说话,会办事,出身虽是不好但是表哥喜欢啊。

风无双坐在前几个位置,原本枕浓应该坐在最后几个位置的,可是苏朝歌被封为了辅国将军,枕浓的位置也提前了很多,就坐在风无双底下的两个位置。

风无双看着枕浓出尽了风头,她就不知道了,这个枕浓哪一点好了,让公主这样抬举她。

不过公主也是在皇宫里带了十几年,而且还能备受宠爱,就是个不简单的人,虽然是和枕浓说话,但是也不曾的忽略别人。

和周围的也都有说有笑的,枕浓也和在自己旁边的人说了几句话。

“今年的百花宴不错,老夫已经很久没听到弹得好好的曲子了。”

就在屋子里的人说话的时候,听见一个老者的声音,中气十足的。、

“张大人来了,请坐。”公主听到这个声音,赶紧的站了起来,亲自的去迎接了。

枕浓不知道这张大人是什么人,不过看着公主的举动,还是挺重要的一个人呢。

直到走近了,枕浓才看清楚这个张大人,看起来年龄也不小了,有六十多岁了,胡子花白一大把了,看起来是挺德高望重的模样呢。

屋子里的人看到他来了,也都是挺尊敬的样子呢,这个人看起来挺得人心的。

“我刚才来的时候,看见一个小姑娘在弹琴,比较不错,就让人一会把她领过来,给我再谈上一曲。好久没听到妙音了。”进门的那个老者抚了抚自己花白的胡子,一副享受的模样说道。

“也不知道是哪家姑娘,能得到张大人的青眼。”公主还有一点好奇呢,这个张大人可是个风雅之人,本来都精通琴曲之道,很少人能得到他的夸奖呢。

“没见过的小姑娘,看起来挺有灵气的。”张大人想了想说道。(小说《宅门》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