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漂亮的岳的那些事儿

自打重生的那一刻起,良辰就知道自个儿这一辈子定然不会重蹈覆辙,一定不会再犯上辈子犯过的傻,也一定会守护好自己的亲人。

所以从刚一适应了重回少女时期开始,她就让自己小心再小心,定然要看清楚前世所有对不起她的人,让那些个包藏祸心的人一定要得到报应。

如今回想起当日的情形,雪后初晴,她嗅着梅香,却是心里颇为不宁静,因为她还记得当日这一件事是个极大的转折。

丫头们想必不会记得这梅瓶事件,可是良辰却是记得清楚,当时就是因为她用这件事儿,让她的郡主娘亲初步觉察萧美景真实面目。

原本就是她的娘亲,自然心里头都是向着她的,这件事之后娘亲必然是对萧美景有了防范了,而借着这个好机会,良辰要求学习管家,郡主说陪嫁都要给女儿,对这些自然是无有不应的。

良辰原本对这些就都是极为熟悉的,在得了娘亲的首肯后,良辰女扮男装开始出去查看铺子,这原本只是为了将自个儿的荷包给装满,却是没有想到会偶遇七王爷及小侯爷。

这之后更是经历了听戏风波,偶遇沈府老太爷,极为疼爱孙子,良辰觉察出来后,就特意表现很是怯懦,假意让他看不上,随后又闭门绣品,与母亲商议好,放出风去,身染恶疾,实则闭门专心绣寿礼。

当然在当时那般的表现之后,其实沈家那头不可能不注意的,毕竟他们是那么在意唯一的嫡孙,所以瞧见这样的良辰自然是不乐意的。

而之后也果然是不出所料,很快京城里头就有了很多关于良辰的消息。很显然萧家都知道这都是都是沈家特意找了人说出来的,毕竟他们是要达成自个儿的目的的。

所以这样做其实才是对他们来说最为合适的,因为这样就可以给自己家退亲找到一个极好的借口了。

当然这样开始是会对良辰的名声有些影响的,但是这也都是没实在没法子的事儿了,毕竟就算是明知道这样一弄会对良辰名声有影响,可现在也只有这个法子才能够最快地达到目的不是吗?

毕竟这样也算是给了沈家一个借口,因为找到了萧家女儿必须可以解除婚约的理由。要知道传宗接代无论对谁家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更何况对沈家那样的人家来说呢。

所以在沈家来看,找这个借口是最为合适的,因为这样意向的话。其实是可以挽回来很多的声誉,至少可以让外人看到,他们沈家之所以坚持要解除婚约,并不是说看上了更好的人家。而是因为为了后代考虑的,这样一说的话。不管是放在谁那里来看,都是觉得可以理解的。

这一切都是在良辰的计算之内,所以沈家会怎么做她自然都是清楚的,也能够猜测到这事情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而去。

所以后头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因为沈家用了这样的说辞,在京城人看来,这样的一门亲事其实也着实是不适合两家的。毕竟谁家娶媳妇都是要多方面考虑的。

不可能说仅仅是为了一纸婚约,就连家里头的大事都不顾了不是吗?

而且因为沈家会说。把自个儿的姿态给放得很低,明明是他们提出来的退婚,可这样一说,却是将萧家放在了不利的地位,甚至还有了一种说辞,说是萧家既然明知道自个儿这样的情况,就应该主动提出来退婚才是的,这让良辰他们听到之后都是真的忍不住笑了。

当然萧家人都是不着急的,因为失去总归是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的,而这些都在良辰的预料之内的,包括让沈家现在先高兴一会儿就是了。

毕竟现在萧家根本就没有站出来说什么,从头到尾都是沈家再说,而等沈家如愿了之后,良辰再站出来,就用行动来让大家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沈家不是找了那么多的借口吗,可偏偏哪一个都不是真的,而萧家明知道被诬陷了,却是没有说,而是任由沈家退了亲事之后才来告知大家,就是为了让大家知道,既然是这样的一门亲事,那么他们就也根本不会在意。

他们想要的是真正的门当户对的亲事,这其中自然就包括了家风,而不是像是沈家这样有一点儿事情就离得远远地。

这会儿沈家后悔也没用了,毕竟什么都是他们自个儿先开口的,谁都没有逼迫他们不是?所以既然是出于自愿的话,而萧家只是配合罢了,那因为亲事已经推掉了,而萧家往后是可以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这才终于是推掉了侯府的那门婚事,其实真的是与从前完全不一样了。

然而侯府退婚只是个开始,她不可能被退婚之后就全然不顾自个儿的名声了,那不是她愿意的,当然当初选了这样的方式也是已经计算好了时辰的。

所以当后头祖母大寿的时候良辰站出来,当众表现落落大方,以实际行动辟谣,也让京城里头的人知道侯府是多么的有眼无珠。

只是听信传言就放弃了这么一门好亲事,而这可不是萧家主动放弃的,是侯府提出来的,说起来萧家还是可怜人呢,只是冲着萧良辰这样的品貌,想要寻一门好亲事再为容易不过了。

但是这不是良辰在意的,她除开自个儿的亲事外,更是时刻惦记着要让萧美景受到报应,不然对不起上一世全家人。

等看得出萧美景对沈小公子很有好感,良辰放任她去做,最后又一路纵容他们成亲,只是在慢慢与七王爷皇上一同收拾四王爷收拾沈家之前,先将萧美景弄疯了,然后灭了沈家满门。

可她却是并非仅仅为了报仇就冤枉了他们,因为沈家确实是意图谋反,只是前世让萧大将军背了黑锅而已。

良辰在做这些事儿的时候,其实很多时候都觉得自个儿有些冷血,但是该杀伐果决的时候也不要犹豫,因为对敌人的仁慈便是对自己的残忍。

她记得原本她那么好的家,就因为萧美景一个人给毁了,如今让她还回来这些,难道不应该吗?

而这之后良辰也不会再去心心念念仇恨,她是要为了自个儿的日子谋划的,当然家里头的哥哥都是赞同的,所以萧瑜为了配合,愣是唆使老实的萧瑾去请了京城有名的周大夫。

这周大夫对萧瑾算是曾经教授过的,因着当时也是请来了家里跟他学过医术,却并没有真的说跟他有师徒名分,但是因为他很是有本事,这样一来就很是足够了。

良辰终于是习得了一手好医术,当然这其中她付出了多少努力就不想跟外人去说了,但是她却是无怨无悔的,也并不觉得辛苦,因为比起这些来,当时受的那些个委屈已经是太多了。

好在她的努力都是有用的,到了最后也终于让萧美景罪有应得。

当然她一开始是没有想到自个儿可以得了这样一门好亲事的,可如今她能够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必然会好好将日子过下去的。

前世种种,既然已经过去,良辰便不愿再想。

因为她终归是做到了之前许下的誓言,用自己的力量守护了家人,让那些个蛇蝎心肠之人罪有应得,也让自个儿收获了幸福。

所以还有什么别的所求呢,没有了。

良辰从来都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如今这样安稳的日子其实就是她一直所希望的,只是从前求而不得,如今已经牢牢地握在手中了。

所以,她只愿日后和家人和爱人一起,就这样守着平静安稳的日子,慢慢地过好往后的每一天,如此,于愿足矣。(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