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妇大尺度人体艺

文轩所在的地方看上去像是一座古老的斗兽场一样的平台,只是四周草木茂盛,一片绿意盎然。【全文字阅读】

在他前方不远处,一条青石小阶没入下方,等他走过去时,才发现,一条石阶落下。

他不知这石阶通往哪里,略一沉吟,迈步踏着石阶,朝下方走去。石阶成四十五度角,围绕着山峰盘旋萦绕,阶面狭窄陡峭,大约一尺高,一米宽,也没有栏杆遮挡。

文轩走的小心翼翼,只听一声嘶吼传来,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这身影体型像是一座小山,外表和巨龙有几分相似,头顶生着青,红,蓝,三只晶光闪烁的长角,三角飞龙通体莹白,巨大的肉翅每煽动一下,就发出巨大的呼啸。

呼哧,呼哧,紧跟着又是一声震破耳膜的嘶吼。

文轩满脸震惊,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前行,也忘记了石阶,似是物我两忘起来。

那巨大的身影渐渐远去,直到消失在天边,文轩还依旧站在原地,直到许久之后,他这才深深吸了口气,继续朝前走去,只是后面路上,他前行的速度加快了不少,眼睛不时的观察着四周。

随着时间渐渐流逝,文轩终于下了石阶,他站在石阶尽头,回头望去,只见峰峦四周被茂密的植被覆盖,石阶隐没在这些植被中,若隐若现,有些神秘。

他再次回过头来,打量着四周,四周巨树丛生,俨然一座原始森林。

文轩看了看火山群所在的位置,迈步赶路,只听一阵异动传来,他神色一动,悄悄走去,扒开一片草丛,才发现,不远处,一个少女正蹲在地上,此女肌肤胜雪,体态娇媚,正是在山谷中与他分开的少女。

看到此女,文轩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迈步走了出来,这时,少女也发现了文轩,她转过身来,文轩这才惊讶地看到少女的手里捧着一只粉嘟嘟的小兽,小兽看上去就像一个圆球,外表可爱至极,两只巨大的耳朵像是两把摇扇,轻轻一摇就呼哧呼哧扇动起来。

少女和文轩分开之后,便一直往前跑去,不知不觉进入这片奇怪的地方,经过交流,少女名叫月离雪,进入空间前是一名历史爱好者,喜欢收集各种化石,考古,研究植物什么的,特别是她手中这只粉嫩可爱的肉球。

“这是奚落,小时候在漫画书里看到过,没想到会这里看到一只,而且性格也好像啊。”月离雪看上去非常高兴,举着奚落在文轩面晃了晃。

“奚落,奚落——”听到月离雪的话,奚落也兴奋的大叫起来,逗得月离雪眉开眼笑。

“之前,谢谢你救我一命啊,否则我就没命了。”月离雪感激的看着文轩,她目光蓦然好奇起来,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文轩已经陷入沉思起来。

“把你的任务给我看一看。”文轩先亮了亮他的任务,然后对月离雪说道。

月离雪似是习惯了文轩的说话方式,听到他的话没有犹豫,把任务给他看。

看到月离雪和他的任务一样,文轩也放下心来,接下来,两人继续赶路。

走着,走着,文轩就感觉不对劲起来,月离雪似乎也发现了四周的情况,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四周的树木不知不觉已是露出金黄色,就连树叶也散发出黄橙橙的莹光,越往前,光芒越盛,到了最后,只见细碎的金芒向天空飞去。

“奚落,奚落——”月离雪怀中,奚落大叫起来。

文轩感觉到一阵异动,抬头眺望,目光所及之处,一棵巨木探出,以奇快的速度朝天空擎去,随着巨木生长,茂密的枝叶随之伴生。

月离雪此时同样满脸震惊的看着巨木,怔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随着这棵巨木的出现,原本飘向天空的金芒随之向巨木凝聚而去,缓缓没入巨木体内。

文轩原本看到巨木出现就好奇起来,此时看到这一幕,已是兴趣更加浓厚,金芒越聚越多,越聚越快,似是要发生什么。



就在金芒如同洪流一样,源源不断没入巨木体内时,一声细微的响声发出,只见巨木体表一颤,缓缓裂开,随着一声惊天般的尖啸,巨木轰然坍塌,化为一团团虫群,弥漫着朝四周扑去。巨木所化虫群太密集,太庞大,黑压压如同汪洋大海,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席卷开来。

这一幕落下,文轩脸色一阵阴晴不定,拉起月离雪就朝远方逃去,只是虫群速度太快,看似远在天边,不久之后便追到了百丈开外,在虫群弥漫之下,森林纷纷湮灭。

月离雪早已被这一幕吓坏了,怀中的奚落更是怕的浑身发抖。

这时,地面猛然颤抖起来,文轩感应到什么,望向另一个方向,只见目光所及之处,森林犹如解体一般,一块块升起来,在半空缓缓凝聚成一张怪异的脸,此脸足有百余丈之巨,在形成一瞬间,一双充满泥巴的眸子缓缓睁开,望着虫群裂开一张大嘴。



恐怖的吸力立刻从大嘴里涌出,虫群翻腾起来,源源不断没入大嘴中,这时,虫群也反应过来,一团团朝怪脸扑上去,不大一会儿工夫,整个怪脸已是包裹在厚厚的虫群中,如此情形,看上去,就像是虫群形成一个直径达数百米的黑色巨球。只见一团团黑水从虫群中蹦出来,黑水落地之处,地面陷落,形成一个个坑洞。

“呼噜。”一个飘渺般的声音自虚空缓缓落下。

声音落下的瞬间,整片森林开始剧烈颤抖起来,文轩只感觉所站的地方轰然裂开,他脸色一变,只见白哗哗的水涌出,眨眼将两人淹没,化为一片方圆数百丈的湖泊,只见一团团黑水凝聚在一起,再次化为那张怪脸,静静地浮在湖底望着虫群,此时虫群也扩散开来。

“恪!敝惶至骋簧钕拢i刑谄鹄矗簧粜シ鲆≈鄙希北汲嫒浩巳ァp>  文轩和月离雪已经浮出水面,两人望着远方的战斗,只见湖水没入虫群之中,大量虫子立刻被冲落下来,虫群同样尖啸起来,顺着水流俯冲下来,直奔怪脸扑来。

怪脸发出一阵冷笑,原本落在半空的水流猛然间化为一张张和怪脸一般无二的小脸朝朝虫群扑去,虫群立刻发出惊恐的尖叫,只是小脸的吞噬速度太快,眨眼间,整个虫群就被吞噬一空。

等文轩和月离雪爬上岸时,怪脸已经消失无踪,唯有这片大湖和斑驳陆离的山脉,证明方才发生的一切并非虚假。

文轩和月离雪重新换了衣服之后,继续向火山群赶去,路上并未再遇到那种恐怖的虫群,只是文轩再次沉思起来,而月离雪一会儿看看这,一会儿看看那,又不时逗弄着怀里的奚落,露出一副兴趣很高的样子。

一座小山渐渐出现在前方,山体通体碧绿,草木茂盛,此山看似普普通通,月离雪在观察一阵之后发现了什么,脸上露出沉思之色,只见她伸手扒开藤蔓,露出一块石碑。

石碑看上去古老沧桑,其上坑坑洼洼,遍布细微的裂痕,碑体风化的也很严重,上面刻的字都已经模糊不清了。

文轩脸上露出好奇之色,打量着石碑上的文字,这些文字形态各异,和古人类的象形文字差不多,只是两人谁也没有看懂。月离雪一副兴致很高的样子,她试了试,发现无法将石碑装进储物空间,便将石碑拿起来,咻的一声,一道黑影从石碑下方蹿出来,直奔月离雪扑来。

月离雪根本没有料到这一幕,脸色顿时一变,由于距离太近,她反应过来时,黑影已经扑至她的近前。

就在黑影即将落在她胸口时,一道白影落下来,击在黑影之上,黑影‘啾’的一声被弹开,落在地上化为一只三寸长短的黑色甲虫,此虫落在地上之后,立刻朝远处逃去,身子刚动,只见原先击开它的那道白影再次落下来,一闪就将此虫的身体穿在地上。

文轩将黑色甲虫拿起来,打量一阵,月离雪早已吓的小脸苍白,看着黑色甲虫更是全身发憷。

“奚落——”奚落正在睡觉,似是被异动惊醒,慢慢睁开眼睛,看到黑色甲虫,脸上立刻露出兴奋之色,不等文轩反应过来,奚落已经跳过来,伸出两只肉呼呼的小爪子,将黑色甲虫抢过来,一口咬掉了它的脑袋。

文轩惊讶的看着奚落,没想到这小家伙以虫子为食,他看到月离雪脸色有点难看,怕是被奚落的举动吓了一跳。

前行的路上,月离雪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她的兴趣转而又被方才得到的那块石碑吸引。

文轩则对她怀里的奚落产生了兴趣,心中一动,将奚落借过来,月离雪也没有多想,爽快地把奚落交给了他。

奚落睁着两只可怜兮兮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文轩,它左瞅瞅,右瞅瞅,闻闻这里,闻闻那里,最后顺着文轩的胳膊爬到他的肩膀上,扯着他的头发玩耍起来。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