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又嫩又紧的

血猿震惊,它眼中出现惊恐的神色。力量是它的长项,可是现在被对方震得猿手发麻,几乎要折断。

它几乎不敢接萧云的拳力,猿手要断裂了。

“吃我一拳,小猴子。”萧云爆发神力,一拳砸去,这血猿对萧云根本造不成伤害,没有试炼的效果。

咔擦!

哗啦~~~~~~血猿的一条手臂被萧云打的骨折,血猿更是被拳力砸飞出去,撞倒了几颗树木。几颗树木从中断开,有的连根拔起。立时烟尘四起,一片狼藉。

萧云得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威力果然够大,这只是肉体的力量,还没施展任何武技。萧云慢慢的向血猿走去,血猿惊恐的看着萧云。喘了几口气,转身向森林深处逃去。

萧云祭出幻灭,一脚踏在地上,他如一发炮弹,瞬间射去。地上被踩出一个坑,下一刻,萧云出现在血猿的头顶上空。

“吱吱~~~~~”

嗤!

血猿发出最后的呼叫,头颅被萧云一剑削掉。

砰!

巨大的血猿砸在地上,扬起一阵尘土。血液溅得到处都是,那血液如泉水一样从血猿脖子处流出。

这是一头强大的妖兽,血液都会有数十斤,这头妖兽能有数千斤重。这是高境界后的表现,肉体压缩,更加实质化。

很快,从树林深处窜出十几头血猿,他们被刚刚死的血猿呼叫而来。萧云提剑扫视它们,根本无惧。

嗷········十几头一同扑来。见同伴被杀,都是愤怒。眼睛赤红,此时已经发狂。

萧云幻灭剑快速出剑,与它们游斗。萧云一剑斩在一头血猿手臂上,顿时破开那血液手臂,出现一道口子。它们肉体强大,居然能受了幻灭一斩而不断。

嗷········又一头血猿被斩伤,它痛呼,退后狠狠盯着萧云。血猿们不敢再靠近,张口吐出一道赤练,那是灵力所化。

十几道赤练飞来,萧云无处可避。生生撑开罡气,硬受一击。

哇·····萧云浑身一震胸口一阵剧痛,张口吐了口血,这是十几头二阶血猿的攻击。萧云能不死已经证明他的强大了。场地更是炸出一个大坑。

“老大行不行?”元宝跑近叫道;毕竟萧云境界还低,不可能越级挑战那么多头妖兽。要是换了其他人,被血猿一巴掌就拍成重伤了。

“无妨。”萧云一立幻灭,体内运转长生诀功法,身影闪了出去。硬抗是不行,只有取巧,拉开距离缠斗。

肉身的强大与灵力浩瀚,决定了萧云的速度。他一个身形扑进一头血猿近前。

快若惊鸿!

一招快到无可阻挡的一剑,瞬间没入那头血猿的脑袋。灵力灌入,将这头血猿的脑袋震烂。

瞬间杀了一头血猿,萧云转身,灵力狂暴涌出。左手一招麒麟拳,轰向旁边的一头血猿身上。

那血猿只来得及用一只手掌抵挡,那手臂被萧云砸断,拳头不停,直接把它肚子击穿。五脏六腑全部镇碎,那血猿满脸惊恐的倒在地上。

这时萧云感觉全身经脉剧痛,几乎要晕倒。

“元宝······”

萧云感觉经脉要断裂开来,浑身剧痛。那是灵力强大涌出的后遗症。接连使出两大绝招,灵力的输出量达到负荷,顾使经脉承受不住,萧云一阵虚弱。

元宝看出了不对劲,张口一声长啸!

嗷········剩下那十几头血猿刚想扑击,要击杀萧云。突然听到一声无比威压的声音,那种气息让他们瑟瑟发抖。

这时元宝浑身冒火,如一头天兽下凡,王者气息冲天。那些血猿惊恐的匍匐在那,浑身发抖,不敢有丝毫举动。

要不是元宝这一声啸吼,萧云估计要被妖兽们轰成重伤。

萧云就地盘坐,运转长生诀,修复经脉。这两招几乎同时使出,耗费太多灵力了,让经脉差点承受不住。

元宝缓缓走来,俯视着那十几头血猿。

“滚!”

十几头血猿灰溜溜的跑了,充满敬畏。

“老大,你怎么了?”元宝跑过来,扶起萧云。

萧云深吸一口气:“经脉还是太弱,刚才运转两大杀招时,灵力狂涌而出,经脉承受不住。看来我要熬练经脉,境界还是太低。”

很快,萧云恢复过来,疼痛只是一瞬间。不过战斗一瞬间的失神就有可能失去性命,马虎不得。这还是萧云的经脉,他的经脉是麒麟火焚烧过的,远超常人。这个远超是大大的超越,也可以用天差地别来形容。

抛开这些,萧云把杀死的三头妖兽拖到一条小河边清洗。三头妖兽,够吃了。

萧云拿出那口金鼎,熬了一头,做汤。又从戒指内拿出做烤肉的家伙,这是不可缺少的东西,萧云都带在身上。

“元宝,熬汤少不了灵药一起,你去弄些灵药。”萧云往金鼎中加入清水。

“我上哪去弄灵药?我挖药不在行啊。”元宝为难道,霍大的前爪挠挠那颗龙头。

“你傻啊,你可以找妖兽帮你挖,只要一声令下。”

元宝一拍脑袋,笑道:“我到是忘了。”说罢朝森林处狂奔而去,带着戏谑的表情。

金鼎是熬夜炼丹之用,有三只脚,不用架就这么烧火,且高达二米,实在是太方便了。

“早知道收个服从,这捡柴火的事情就不用自己来做了,失策啊。”

血猿的红色皮毛很漂亮,要是拿出去还能卖个好价钱。不过萧云不在乎这种生意,随手扔了。找来一大堆干柴,萧云生起了火。

妖兽肉的精血被放光,不久,被烧的油金滑亮。香味四溢,让萧云食欲大动。

那金鼎盖边缘,丝丝白气蒸腾而起,同样是香味怡人。

萧云一一抹上香料,肚子咕咕直叫,用短刀切下一条腿。加以内火加烤了一会,萧云独自吃了起来。

元宝去了那么久没回来,萧云也顾不得等它了。虽说只是一条腿,可也是一条巨腿,足有几百斤。

萧云狼吞虎咽,差点舌头都吞了。

“老大,您怎么开整了?也不等等我。”元宝远远闻见香味,狂奔过来,见萧云先吃不满道;哗~~~~~一大堆用兽皮包裹的药材被元宝扔在地上,凑上来一脸的渴望,还不时咽口水。

萧云那满是油脂的手在元宝背上擦了擦,道:“你急什么,还有大把的,谁叫你去这么久的,肉都熬熟了。”

“我是找灵药去了,你以为我想吗?”元宝夺过萧云的短刀,切下一大块肉,大口嚼了起来。也不管够不够熟,差点要一口吞了。

萧云来到药堆旁,看了看不由眼睛发光。

“这是·······”

“这是高级灵药,这么多·······”

“啊!这是王级的金龟草,天啊,你找来了王级的灵药?”

萧云大吃一惊,数了数,这里面有三株王级灵药,高级的有上百株,最低的都是中级。整整有小山那么多啊,发达了。

萧云心情激动,这是可上好的宝药,没想到元宝找来一大堆。尤其是那三株王级药材,简直是价值连城,不可估量。

“至于那么惊讶吗?不就是几颗草药。”元宝见了萧云的表情,一边吃一边道;萧云白了它一眼:“这是王级药材,有钱也买不到的,它有非凡的作用·······你怎么找到的这么多宝药,难道这里满山遍野都是?”

萧云本来是让它去找几株上好的药材,能找到上级的都不错了,没想到居然找了这么多高级药材,连王级都有。萧云只是感觉幸福来的太突然,还没能完全接受。

元宝咽下烤肉道:“不都是你教的吗?命令那些妖兽给我找来的,我只是在森林那边睡了一觉,它们就给我找来了这么多。嘿嘿,下次还有这种差事,尽管找我。”

萧云跳脚骂道:“你原来啥也没做,只是去睡了一觉,老子又是扒皮,又是清洗,又找柴火,还要烤肉。你却像个二百五一样去睡觉,你好意思吃这些烤肉?”这都什么人,不,这都什么兽,偷偷去睡了一觉,自己在这累死累活的。

“嘿嘿,老大,我不是给你找来一大堆的灵药吗?多做一些又不会死。”元宝笑道。

萧云欲哭无泪,捡出来十几株高级灵药,扔给元宝:“去,把这几株洗干净,放入汤里。”

“我还没吃饱······”

萧云打断:“等下别喝我的汤。”

元宝把剩下的烤肉塞进嘴里:“得得,我去,我去。”然后屁颠屁颠的拿起灵药到水边清洗。

萧云打开鼎盖,顿时一股香味弥漫出来。萧云深吸了一口,感叹:“妖兽肉就是香,就是好吃。”然后加入盐等一些佐料。

元宝回头猛吸了两口,呻yin道:“好香啊,老大威武,啧啧!您的厨技当真到了天人之境。无人能比,无人敢比,皇帝吃了不会上朝。这锅汤,堪称惊天之作,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汹涌不绝,又如擎天巨峰,高无止境········”

“打住,打住。赶紧把灵药给我洗过来。”萧云一阵头痛,这马屁怎么拍得我一身鸡皮疙瘩。

元宝大抓在水中挥了几下,转身拿着灵药跑过来,一把扔进鼎中。

萧云呼喝:“等等·······你洗干净了没有,咋还像还有黄泥在药根上?”可是那灵药沉入鼎中,顿时看不见踪影。

“不打紧,不打紧,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元宝眯着眼睛摆摆手,一副你放心吧的表情。

萧云拿了一个巨大的汤勺,在鼎中搅拌。然后乘起一点汤水试了试味道,感觉有点淡,又加了些盐。就在两货在盯着那锅汤的时候。

“哟嚯,这是·····野外烧烤吗?味道不错啊!”

突然,冷不丁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萧云吃惊,转身看去,不知何时,那里出现了五个青年。萧云和元宝立即警惕,冷冷看着这几个人。明显从他们眼中看出了不屑的表情,还有挑畔的意味。

几人缓缓走近,然后整体双手抱胸,轻蔑之极。当先一个男子道:“烤妖兽?不错啊,我们可以享用一些吗?”

哪有人厚着脸皮取要的,这分明是找茬。萧云看了看他们衣服样式,那是百兽联盟的人。据说都是高手,而且是前一百名的高手,现在一下子出现了五个,麻烦大了。

“不可以。”萧云冷冷道;竟然对方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何必跟他客气。

“嗯?”几人眉头一皱,心中火气上来,心想难道这小子不知道我们是百兽联盟的天才?独自一人也敢大言不惭,好胆。

“咦?这里有这么多高级灵药,天啊,发财了。”为首那年轻人看见地上的一大堆灵药,顿时两眼发光,充满贪婪。

几人走近,在地上拨弄了一番。不由大吸凉气,被这震惊到了。这里有一百多株高级药材,那是宝贝啊。这是哪里挖的,难道这小子找到了药田,给他挖了个痛快?这不是传说中的瞎猫碰到死耗子吗?咋运气这么好?

嗯?运气好?我们运气好吧。这回发了·······“哇哈哈······”

几人想到这些灵药马上就是自己的了,不由笑出声来,而且还是那种肆无忌惮的笑,发财后的那种狂笑。虽然这些灵药还不是自己等人的,不过那有什么区别?自己这边可是五人,那小子才独自一人。真是天将横财,运气不浅啊!

“哈哈哈哈·······”

萧云头冒黑线,这些人看见灵药后先是吃惊,然后震惊。最后发疯一样哈哈大笑,跟煞笔似得。你笑什么?这灵药是你的吗?我送你们了吗?

几个人拿着手中的高级灵药,不停观赏,确定是哪一种药材。完全不管一旁的一人一兽,好像这两人是看戏的土鳖一边,直接忽视了。

“大家平分了,数数,看有多少。”为首那青年抓了一把放进储物戒指内,然后吩咐道。就像几人行走在森林里,突然看见一堆灵药,而且还是拔好了放在这里。他们只要拿走就行了,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嚣张,绝对的嚣张,居然问都不问一下。绝对的嚣张霸道,目无一切。

元宝怒了,牙齿间如液体般的火焰,从齿缝中流淌出来。萧云杀气喷涌,怎么可以忍受这种事情,除非不是男人。还好,那三株王级灵药,萧云找收进了戒指内,不然他们会更加的吃惊。

“你们都得死。”这是萧云的念头。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