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胸摸腿摸下面视频

时间一晃三天过去,不出意料的到达四级寻魂力者,还剩下九百五十点,一鼓作气直接冲到四级与五级的临界点,也耗光了所有的死能,剩下最后的五十点。

古山川除了那些建筑外,还有一片山谷,弟子们可以在那里练习死技,当然也是分区域的,外围弟子有属于他们的区域,内门弟子有属于他们的区域。

外围山谷中,伊卡洛斯寻找着自己喜欢的地方练习刚到手的死技。

森林?不行,处处受限制了,平地?更不行了,谁也不想让自己的绝招给别人看见。最好的就是在奇石耸立的石林。

“嗯?瀑布,太好了”看到瀑布的伊卡洛斯双眼冒光,石林是好,但还是没有瀑布好,自己的修炼之路就是从瀑布开始的。龙须草等一些宝贝也都是在瀑布那里得到的。

瀑布底下,伊卡洛斯正让身体熟悉水的冲击,等习惯后拿出噬魂。《波动斩》让死力汇聚到自己的剑上,然后把聚集的死力带着剑气一起给甩出去。

先练习动作,拿着剑轻轻的一甩,伊卡洛斯感觉少了什么,多练习的几次还是有这样的感觉。

脑海中演练几遍还是找不到错在哪里,算了还是实践吧,反复的练习,一次又一次,终于找到了错在哪里。

甩剑的方法不对,伊卡洛斯是横甩,这样死力就成了冲击波,纯粹的攻击死技了,波动斩最大的特点就是打断对手的攻击。

再次,从后往前甩,练习很多遍后发现还是不多,只有杀伤力,不能打断别人,到底错在哪里呢?伊卡洛斯陷入了沉思。

再次翻看了死技波动斩,妈的,伊卡洛斯想打人了,这上面除了解释,还告诉你怎么才能练成,只翻了第一页就没看后面的了,浪费了这么多时间。

波动斩的要义除了聚集死力外,就是把剑顺速的往上提,使死力散开,从而达到打断敌人的效果。

这下知道怎么做了,伊卡洛斯马上又投入到了波动斩的练习,一遍又一遍,等反应过来时,已经天黑了。肚子也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先去吃点东西吧,在古山川什么都要死能,就吃饭不要,但是也不是很好,管饱,管够。想要吃好的,还是要死能。

伊卡洛斯经过了这两年,都习惯了,只要能吃就行,管它好不好吃,在别人惊讶的眼神中,一个人吃了三个人的量,就算脸皮超厚的伊卡洛斯也脸红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外围山谷中,瀑布底下,伊卡洛斯早早的就在练习波动斩了,他也想看看这个波动斩有多厉害。

又是一次,四朵深黑色黑莲全部变淡,所有的死力全部聚集在噬魂上,“呀,”一道强力的冲击波击在瀑布厚的石壁上,居然一点痕迹都没有,太失败了。

练习了这么久,能成功早就成功了,以后再说吧,还是先练习念气炮吧,伊卡洛斯在心里决定。

把噬魂收起来时,没站稳,噬魂从手中脱离出去,一下就插在石壁上,除了剑柄之外,其他的齐根没入石壁中,这……四朵黑莲还去如噬魂的随便一插,这也太戏剧化了吧。

把剑拔出来,伊卡洛斯试了试,还真是切豆腐一样。看来自己有个隐秘的好地方了。

伊卡洛斯爬上山跳入河中,顺着瀑布下来一米朵,噬魂一挖,挖出个落脚的地方,接下来,噬魂就完全沦落为锄头了,连续半天的时间,伊卡都在这里打洞,打了一个很大的洞,在里面不管做什么都够,在入口处,伊卡洛斯特地留了张石门,没东西挡住很容易发现的。

上午练习波动斩,下午打洞,晚上回到房间,拿出一堆在瀑布后面挖出的石头,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石头,居然这么硬。四朵黑莲全部耗光连一点痕迹都没有,一点石屑都没有。

这些石头里面居然含有死力,这怎么可能??身为鬼界王子的伊卡洛斯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如果把这一堆石头放在旁边,修炼速度会加快很多吧。等等,想起什么的伊卡洛斯震惊起来,这么说,那瀑布后岂不是一座宝山,发达了了,哈哈,这下不用用死能去死灵塔了,光是想想就爽啊,口水都从伊卡洛斯嘴里留了出来。

伊卡洛斯拿出一堆石头放在床边,晚上睡觉时,即使没在修炼,死力也在增长着,不过很慢,可时间长了就恐怖了。

第二天一早,伊卡洛斯就前往噬魂洞,噬魂挖出来的洞,所以命名噬魂洞。

噬魂洞内,伊卡洛斯运转功法,清清楚楚的感知到这里的死力浓郁了很多,而且不要死能,哈哈哈哈。这里就将是我伊卡洛斯崛起的资本了。

念气炮,二星上品死技,哪怕会了一星半点,在现在这个时候,可是杀手锏的存在。

一遍一遍,这念气炮是非常容易练成,伊卡洛斯不到一天的时间就练成了,不过因为自己等级太低,所以威力非常的小,小念气炮。不过还是不错了,伊卡洛斯现在也才四级而已。

又是一天,伊卡洛斯早早的赶去噬魂洞,这次要一举突破五级。

就在伊卡洛斯刚到瀑布往上爬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喂,你是谁?来这里干嘛?这是我的地盘你知道不?快点下来给我滚”

反头看去,一个穿着瘦瘦小小的少年,正插着腰对着伊卡洛斯吼,旁边还跟着几个外围弟子,看来他在外面的后台不小啊,在这里都有小弟。

“我老大叫你滚,你听见没有,哪里来的杂种,居然敢到奥斯顿大哥这里来,活得不耐烦了吧。”旁边一个弟子点头哈腰,阿谀奉承的道。

伊卡洛斯可不管对方是谁的,自己可是鬼界王子,“这里是我发现的,我有资格在这里修炼。”尽管不怕对方找茬,可伊卡洛斯还是低调低调再低调,这里只有自己,忍字头上一把刀,这都不能忍,那就更别提为父母报仇了。

“你有什么资格,我在死灵塔几天,老家都被占了,看来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还是得动粗啊。”奥斯顿对着伊卡洛斯叫道。

“空气炮”一个二星下品死技直接丢往伊卡洛斯。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