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和男友一起洗澡

“老头儿,刚才和一阴间的府主了,如果真的是硬碰硬,六卦估计有点难度,不过我发现,咋们的术法,貌似对这类人有克制作用!”干掉雍苏之后,张秋枫寄出道印,传了一道消息给张道明。

“哎,现在鬼事城一点动静都没有,早知道我就出去了!”很快,张道明便是传来一道叹息。

这些时日,面对阴间九州这一重大的消息,和张秋枫和一番长谈后,张道明境界提升,竟是迈入六卦的境界。

自阴阳世家有记载以来,六卦已经是巅峰了,如今阴间的练气强者,一下挑起了张道明的战意。

无缘与僵尸至尊一战,是张道明的遗憾,本以为会带着这个遗憾进棺材,哪知有了阴间的变故,所以此刻进入六卦之境的张道明,很想与阴间州主一战。

“老头儿,有件事情我很疑惑,那就是黄泉路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秋枫看着手里的那个令牌,又发了一条信息给张道明。

这令牌是雍苏死后所留,在那种力量下,居然丝毫无损,如此可见不是凡物。

荆州无常说明阳界有其他八州的府主进入,以往为何没有,这其中隐藏了什么。

张秋枫看着这个令牌,微微出神,一旁的林静见此,不说话,也是盯着令牌,这一看,微微的有些出神。

“想来是阴阳两界的秘密……”半天,张道明传来这么一句话。

“切不说黄泉路了,每月的初一,荆州无常进阳界进货,他们是怎么来到阳界的!”张秋枫将这个信息传出去后,看着手里的令牌,似乎有所悟。

也不等张道明回信,便是拉着林静,准备离去。

然后便是发现林静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令牌。

“喂喂……”张秋枫手里令牌,摇了摇了林静。

“啊!”林静醒过来,看着张秋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张秋枫摇了摇头,拉着她离开了。

“虽然知道你不是清苑,但是……”一间酒店里,郑机看着面色苍白的花火,挣扎道。

之所以挣扎,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此刻花火身受重伤,精气神极度不稳定,很有可能消散,化为烟火。若想要救治花火,必须大量的灵气,然而天地再也没有气,此刻有灵性的只有人或者阴人,当然妖和鬼也可以,但是不管哪一样,都需要有人去抓来,郑机的纠结便是在此处,此刻他是否要违背阴阳世家的意志,去杀人或者捉阴人救花火。

“清苑……”终于,郑机不再纠结,看着床上的花火,眼中满是柔情,然后吻了上去,便是见到纯白的气体由郑机的口中流入花火的口中。

好一个痴儿,道是用自己的命去救花火的命,如此他不负阴阳世家,也不负自己的心。

随着精气进入花火的身体,花火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而郑机本就不壮硕的身体,此刻竟是在慢慢的收缩,从而干瘪起来,像是身体里的血和水都被抽走了。

“嗯……”花火悠悠醒来,模糊中看见了郑机,立马推开了他。

看着他枯瘦的身体,眼睛顿时湿润,然后泪水倾斜而出,“你疯了,不要命了,我说过你认错人了……”

“你身为阴阳世家的人,对我这个妖做这些,算什么……”

“清苑……”郑机此刻精气流失太多,已经无力说话,低估了一声便是昏了过去,脸上却是带着微笑。

大概在想:“这一次没有看到你死在我的怀里吧!终于做了件男儿该做的事情啊!”

“白痴……”

“笨蛋……”

“傻瓜……”

花火怎么没有想到,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还是阴阳世家的人。

她无力的从床上爬起来,抱着郑机,骂起来……

然而却是那样的有情,此时此刻,她好像躺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听着他温柔的唠叨。

两人都明白!

她明白他是人,而她是妖,从不知情为何物的她,就因为他的几句话,她从而痴情,她想要去做人。

传说,妖修炼到最后,会化成人。

对于这个传说,许多妖都是嗤之以鼻,人有什么好的,穷尽一身,从而修来人身,散去自身修为,困于生老病死,这不是自讨苦吃吗,所以根本没有妖相信这个传说,更没有妖去证实这个传说。

但是此刻,花火好像去证实这个传说,好像努力的修炼成人……

他明白她是妖,不是他的清苑,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将她搂入怀抱,因为她真的是他的清苑啊!

所以这一次,他不想清苑死在他的怀里,他想要做一回真正的男儿,保护自己的女人。

“以前从来没有妖这样做过,今日我倒是想试一试!”花火抹了抹眼泪,看着怀里的郑机,眼神坚定,自语道。

而后一阵风起,便见得花火闪着红色的光芒,一道道红色的气体自光芒中飞出,融入郑机的身体。

片刻的功夫,红光消失,红色的气体却是没有消失,依然的进入郑机的身体,但是颜色却是淡了许多。

慢慢的,郑机干瘪的身体犹如获得新生,竟然是快速的膨胀起来,面色红润,而富有光芒,晶莹剔透,比女子的皮肤还要水灵。

终于红色的气体消失,郑机的气色看起来,好得不行,至于花火,此刻她的身体竟是变得透明。

看着脸色红润的郑机,她展颜一笑,然后消失不见。

鬼节还未结束,天空依然灰暗,但是此刻却已经是早上了。

某酒店里,郑机悠悠醒来,看着空无一物的房间。

眼泪,不自觉的掉了下来,而后起身,出门而去……

“我觉得吧,为了我一只狐狸,不值得,清苑姑娘当真是好福气,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当一个平凡的人!”

“现在我讲你的命还给你,我将我毕生所修炼的东西化作精气神,融入你的身体,我不知道这会发生什么,所以不管你是生是死,都跟我没关系啦,谁叫你这么傻,将命给我的!”

“如今,我把命还给你了,所以互不相欠……”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