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拍男女ktv打野战视频

readx;我们是随风而散的。“saber,还有archer,酒宴的最后疑问——王是否孤高?”站在热风中心的rider开口问道。看他肩上飞舞的斗篷,不知何时他已经穿回了征服王应有的装束。

archer失声笑了。这根本没有问的必要,所以他用沉默来回答。

saber也没有踌躇。如果动摇了自己的信念,那才是对她身为王所度过的每日的否定。

“王……自然是孤高的”

rider放声笑了。似乎是在回应这笑声一般,旋风的势头更猛了。

“不行啊,不是等于没回答吗!今天我还是教教你们,什么才是真正的王者吧!”

不明的热风侵蚀着现界,随后,颠覆。

在这夜晚出现的怪异现象中,距离和位置已失去了意义。带着热沙的干燥狂风将所到之处都变了个样。

“怎、怎么会这样……”

韦伯和爱丽丝菲尔发出惊叹……这是只有会魔术的人才能理解的现象。

“居然是——固有结界?!”

炙烤大地的太阳、晴朗万里的苍穹,直到被沙砾模糊的地平线。视野所到之处没有任何遮蔽物。

夜晚的艾因兹贝伦会在瞬间变样,毫无疑问地说明只是侵蚀现界的幻影。可以说,这是能被称为奇迹的魔术的极限。

“怎么可能……居然能将心里的场景具现化……你明明不是魔术师啊!?”

“当然不是,我一个人怎么办得到。”

屹立在宽阔结界中的伊斯坎达尔骄傲地笑着否定了。

“这是我军曾经穿越的大地。与我同甘共苦的勇士们心里都牢牢印上了这片景色。”

随着世界的变换,原本被包围的五人也换了位置。

原本行成包围之势的assassin们被单独移到了一边,rider站在中央另一边则是saber、archer与两名魔术师。也就是说,rider单独一人站在了assassin们面前。

——难道说现在就rider一人应战?

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凝视着他周围出现的海市蜃楼般的影像。一个、两个、四个,影像逐渐增多,样子看上去像是军队。那色彩也变得逐渐浓郁起来。

“这世界能够重现,是因为它印在我们每个人心上。”

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伊斯坎达尔身边陆续出现了实体化的骑兵。虽然人种和装备各异,但看他们强壮的身躯和勇猛的骑士,无一不展现出军队的强悍。

只有一人弄明白了这怪异场景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些人……都是servant……”

因为在场的人中只有他一人是master,所以他明白了,servant英灵伊斯坎达尔的真正王牌、最终宝具的真身,正出现在他的眼前。

“看吧,我无双的军队!”

充满着骄傲与自豪,征服王站在骑兵队列前高举双臂呼喊道。

“即使**毁灭,但他们的英灵仍被召唤,他们是传说中我忠义的勇士们。穿越时空回应我召唤的永远的朋友们。

他们是我的至宝!是我的王者之道!伊斯坎这尔最强的宝具——‘王之军势’!!”

ex等级的对军宝具,**servant的连续召唤。

有军神,有马哈拉甲王,还有历代王朝的开创者。聚集在眼前的是只有在传说中才听说过的、独一无二的英灵。

他们所有人都拥有显赫的威名——他们都是曾与伟大的伊斯坎达尔共同作战的勇士。

一匹没有骑手的马向rider飞奔而来。那是一匹精悍而体格巨大的骏马。如果它是人,其威风一定不会逊色于其他英灵。

“好久不见了,搭档。”

rider孩子般地笑着抱了抱马脖子。显而易见,“她”就是之后被誉为传说中的名马别赛法勒斯。跟在征服王身边,就连马也成为了英灵。

所有人除了惊叹都再发不出其他声音。就连同样拥有ex级超宝具的archer,在见到如此光芒四射的军队后也再也没有嗤笑。

赌上王者之梦,与王共同驰骋沙场的英杰们。

至死都没有终结的忠义,征服王将此变为了破格的宝具。

saber被震撼了,不是为他宝具的威力所惧怕,而这宝具动摇了她引以为豪的信念。

这完美的支持——

被称为宝具的与臣子间的羁绊——

在追逐理想的骑士王的生涯中,她到最后都不曾得到的东西——

“王——就要比任何人都活得更真实——要让众人仰慕!”

跨坐在别赛法勒斯背上的rider高声呼喊道。英灵们则以盾牌的敲击声作为回应,一齐呼喊着。

“集合所有勇者的信念,并将其作为目标开始远征的人,才是王。所以——”

“王不是孤高的。因为他的志愿是所有臣民的愿望!”

“正是!正是!正是!”

英灵们气宇轩昂的呼喊穿过天空飞翔于天际。无论怎样的敌人或是壁垒,只要是在征服王与其朋友们的面前都显得没有威胁。那高昂的斗志能够穿越大地截断海洋。

所以,assassin们在他们面前也不过如同云霞一般。

“好了,开始吧assassin。”

rider微笑的眼中充满了狰狞和残忍。面对无视王的话语、拒绝了王赐之酒的人他已经不想再留什么情面了。

“如你们所见,我具现化的战场是平原。很不好意思,想要以多取胜的话还是我比较有优势。”

此刻忘记了圣杯,忘记了胜利和令咒的使命。他们已经迷失了自我。

有人逃走也有人自暴自弃地呐喊,还有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乱了阵脚的骷髅面具们确实只是一群乌合之众。

“蹂躏吧!”

rider毫不犹豫地下令道。然后——“aaaalalalalalaie!!”

回应他的是巨大的轰鸣声。曾经横扫亚洲的无敌军队,此刻再次震撼了战场。(可笑,被印度象踩出翔,连天朝的边都碰不着的半吊子,横扫亚洲?瞎啊!)

突然全世界都被不知名的光照亮了,瞬间闪的人睁不开眼,当韦伯和爱丽丝菲尔的视觉恢复时,他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四散而逃的暗杀者,怒吼的士兵;奔腾的骏马;挥动着的闪着寒芒的兵刃;身边面带惊讶的saber;不屑一顾的archer;笑容诡异的马云妃;好似被暂停的电影一样,让人毛骨悚然,犹如置身鬼域。

saber!

rider!

可惜没有人回应他们,甚至他们都不敢触碰身边的人。只能傻愣愣的看着。

突然,所有的servant化作金光点点,随风消散。

随后,用rider他们魔力总和维持起来的结界也被解除了,所有一切都如同泡沫般粉碎,景色又变回原本的夜晚,只剩两人人重新站在了艾因兹贝伦城堡的中庭。

白色皎洁的月光透露着寂静,空气中看不到一丝微尘。

servant们已经消失了踪影,只有被短刀击碎的玻璃杯残骸证实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真是扫兴啊。”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