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很多的糙汉文

崔胜弦的人生发生了极为重大的转折,在他的爱人朴宥拉去世的那天。

他站在太平间里守了她一天,他看着她被火苗吞没,他把她的骨灰盒抱得紧紧的,放在从今以后就只有他一个人住的家里面。

然后,或许是闹鬼了,或许是他眼花了,也或许是他老年痴呆,也或许是上天看他可怜,把他爱的那个人重新送回他的身边。

“主人你好,我是编号00037的商铺管家。”

款款走来的妙龄少女,就像是初见那天一样,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声音温和而轻柔,像是羽毛搔在人的心坎上。

“宥拉!”

他没有忍住,直接上前抱住了她。

而怀里的人没有挣开,也没有说话,过了好半晌之后,才轻叹着气抬起手来,环抱住了崔胜弦已显佝偻的脊背。

“本来想吓一吓你的,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重新变成npc呢。”

或许是和崔胜弦在一起生活太多年了,年纪越大,朴宥拉的性格越是跳脱,当两个人都老了之后,反而是朴宥拉更像是那个喜欢恶作剧、永远也长不大的小孩了。

“我哪里会知道,只是觉得能再见到你,就已经很是庆幸了。”

崔胜弦心绪起伏太大,急急地说了几句之后,便按住胸口一阵咳嗽,那声音嘶哑而沉闷,像是破了的风箱一样,只能发出些毫无力气,同时又并不是那么好听的声音。

“喝点水,慢慢地喝。”

朴宥拉虽然变回了年轻的模样,熟门熟路地去厨房里取了水回来时,却是习惯性地佝偻着腰,步伐拖沓迟缓。

崔胜弦抿了两口水,又觉得不开心。

“你还年轻着,我却变成了这样!”

从外表上来看的话,朴宥拉简直像是他的孙女,这样的对比对于一个臭美了大半辈子的老男人来说,实在是太残忍。

朴宥拉摸了摸自家老公的一头银发,笑着哄道:

“别急,我在这里等你。”

朴宥拉说的这里,是跟了她一辈子的位面商铺,这个商铺刚出现在她的生活中时,还是所谓的全位面最先进的实验性系统,而现在,其他位面里已经出到了商铺十八十九代。

然而这依旧不耽误,这个远超地球文明的商铺,在朴宥拉生命特征消失的最后关头,约束着她的灵魂,把她重新装回了个人专属的位面里。

而她,还能够往这个位面里带人,带那些愿意放弃自己的*,被朴宥拉的世界约束灵魂的人。

三年后,崔胜弦躺在医院里,奄奄一息。

“家里……有个木盒子……不要扔,想我们了……就对着木盒说话……”

崔胜弦知道,朴宥拉就在旁边陪着他,可是好奇怪,他们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们,却看不到她。

“不要伤心,我要去找宥拉了,我很开心……”

布满了皱纹的手,颤颤巍巍地抬起来,握住了长子的手腕。

“豌豆,好好照顾所有人。”

那样一个玩笑一样的外号,崔胜弦叫了很多年,直到他真的闭上了双眼。

“宥拉啊啊啊啊啊!!!我来了~~~~~”

崔胜弦觉得自己只是眼前一花,碧海蓝天,还有他爱的那个人,就都出现在了眼前。

朴宥拉在笑,崔胜弦也在笑,两个人都像是傻了一样,紧紧地贴着对望了好久,像是怎么看都看不够一样。

只是……

“欧巴,你果然还是年轻的时候比较帅。”

朴宥拉看着这张皮肤光滑生机勃勃的脸,有些陌生,但更多的却是怀念。

她抬起手来,把那轮廓描绘了一遍又一遍,然后突然踮起脚来,在这位帅气的年轻男士唇上狠狠一啄。

“很高兴再见到你,二十代的崔胜弦xi。”

在位面里等着爱人的这两三年里,朴宥拉早就研究明白了,她会回到现在这模样,是因为当时她重新成为商铺的主人时,就是这样年轻的面貌。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2014年,那时候的她与位面商铺绑定了灵魂,那么属于她的这个位面,便一直停留在了2014年。所以,如果之后她要再把人给拽进来的话,那个人便也会恢复那时的面貌无疑。

“哦,难怪啊……”

崔胜弦听过朴宥拉的解释之后,倒是想通了另外一桩事情。

“我说刚刚在病房里,豌豆他们怎么都看不到你的存在呢,是因为他们是在2014年之后出生的对吧,所以他们无法进入到这个位面里,也无法看到被缩在2014这个时空中的你。”

找到了死亡之后的另外一种存在方式,但这方式却无法与儿女子孙们共享,崔胜弦还是略觉遗憾。不过人在世上活了几十年之后,很多事情其实都能轻易看开了,能再和朴宥拉相爱相守,已是极大幸运,崔胜弦抱着自家老婆在大海中遨游几圈,切切实实地感受到肢体中源源不断的力量之后,突然间一拍脑袋,开心道:

“我们去找至龙他们吧!”

朴宥拉本来挂在崔胜弦身上正游得痛快,没想到崔胜弦这突然一撒手,一辈子都没学会游泳的时尚界女皇咕噜两下,直接沉到了水面以下。

“哈哈,忘了,忘了啊。”

崔胜弦也是还没习惯自己的肢体反应速度如此之快,照他还老着的时候的话,他脑袋里就算突然有个念头,手也不可能那么快就抬起来拍头,当然也就更不会把挂在他手上的朴宥拉也直接甩出去了……

“呵呵。”

朴宥拉被崔胜弦惯得,越老脾气越大,这会儿人变回了娇俏的少女时刻,性格却回不去了,按着崔胜弦头让他把自己驼到岸边之后,便直接走人,任某人怎么再后面喊,也不让他追到自己面前。

嗯,介于这个位面是属于朴宥拉的私人产物。

所以,唔,她是这个位面的神。

换句话说,在这里得罪她的下场很惨。

当晚,已经在床上翻转了三个多小时,但却怎么也睡不着觉的权至龙,迎来了两位老朋友。

“嗨,至龙。”

崔胜弦从房间里的阴暗处走出来,站到月光里,他咧着嘴挥着手的样子有些尴尬,因为过来了之后他才开始忐忑,他这样突兀地跳出来的话,会不会把一把年纪的弟弟给吓出个好歹来了。

“哦,哥!”

权至龙倒是很高兴的样子,扶着床边的拐杖坐起了身来,眯着眼睛把崔胜贤打量了好几遍后,有些恍惚的说道:

“这么多年了,没想到我还是把你年轻的时候,记得最清楚。”

这意思就是,他把面前这位年轻版的崔胜弦,给当成了幻觉,或者是梦中的场景了。

“至龙欧巴,好久不见。”

朴宥拉也跟着走到了崔胜弦的旁边,两人又一起走到床前,一左一右地侧坐在床沿上,都有些讷讷地不知该说些什么。

“哦,宥拉呀。”

权至龙更开心了,枯柴一样的手抬起来,把崔胜弦和朴宥拉的手都抓过来,叠着握在手心。

“现在你们又能在一起了啊,真好。”

崔胜弦看了看朴宥拉,朴宥拉也看了看崔胜弦,最终由朴宥拉小心翼翼地坐到旁边的医疗器械前,一边监控着权至龙的身体反应,一边示意崔胜弦把该说的都赶紧说了。

“唔,是这样的……”

崔胜弦摸了摸鼻梁,斟酌着用词,尽量委婉地告知了权老人,他和朴宥拉为什么会这样出现。

而权至龙猛然收缩的瞳孔,以及越来越疾的心跳,让一直连接在他身体上的器械发出了极其刺耳的尖叫。

“快!3017号病房发生紧急状况,快!”

伴随着人声以及杂乱的脚步声,四五个身影快速地冲进房门,也不管在站在权志龙豪华病床旁的两位陌生人,各自井然有序地去到了自己的职位上,开始为权至龙检查他的身体状况。

“欧巴,他们好像也看不到我们。”

朴宥拉在去世后的三年里,一直只是呆在她和崔胜弦的家里,所以她其实也是最近才知道,原来还有人看不到她。

“对,他们年纪还太小了,大概都是2014后出生的吧。”

崔胜弦摸了摸蹭在自己胳膊旁的脑袋,又轻轻拍了两下。

然后房门再一次被推开,拄着拐杖的老人,腰板却挺得像松,他推门的动作可称粗鲁,等门一弹开后便快速扫视病床旁抢救的状况。

“李先生,你不能……”

后面还有个粉嫩粉嫩的小护士,试图劝阻老人迈进病房里的举动。

可是崔胜弦却忍不住了,大踏步地上前几步,搂住了那老人的肩。

“忙内啊……”

崔胜弦原本以为他不会再流泪了,可是看着他们当年最为精神奕奕的忙内,都变成了这样虚弱而无力的模样,有些伤感还是忍不住了,再一次化作温热的液体,淌到了李胜弦的肩上。

“塔普……哥?”

直到这个突然就哭了的年轻人退后一步,露出了自己的脸来,李胜弦才看清这人到底长什么模样,而这一看清,就差点吓得他把拐杖给扔了出去。

“嘘,等至龙的情绪稳定一些,我再给你讲我和宥拉的事情。”

崔胜弦也是怕一晚上直接害死两个弟弟,所以还是想尽量稳妥地,向弟弟们传达他想要分享的这个好消息。

只是没想到忙内听到他的话之后,眼睛往旁边一转,就看到了还站在权至龙病床前的朴宥拉。

明明是三年前就去世了的人,却回到了二十来岁的模样,长发飘飘,一袭白裙。

等注意到李胜贤在看她过后,还转过头来,冲他露出了微笑。

“梆”的一声……

李胜弦很是干脆地翻了白眼,晕倒在地。

又过了十年,东咏裴有些郁闷。

权至龙崔胜弦姜大声还有忙内李胜弦,前两天又过来了,一脸得瑟地炫耀他们又去了什么原始位面游玩。

忙内大概是真的玩得很爽,胳膊粗了一圈,脸上黑了几度。

“喏,咏裴哥这是我亲自猎的老虎!而且还是异界的老虎啊老虎,我记得虎骨泡酒的话能治很多病的,哥你赶紧泡上,每天都记得喝!”

东咏裴看着手中那两块骨头,满脑门都是黑线。

欺负他人老了但还活着,不能跟他们一起去到处潇洒就算了,都打了只老虎就只送他两块骨头是什么意思,欺负他现在打不过他们了?

“咏裴啊,你放心,孝琳怒那在那边过得挺好的,就是前两天和宥拉一块去参加一个什么闺蜜的婚礼了,所以这次没来得及过来看你,你也别太想她哈,哈哈哈。”

东咏裴把一口假牙咬了又咬,浑浊的眼中不断发射怒火。

“呀!你们都给我走!别来看我!!!”

实在忍不下去的东爷爷一拍桌子,冲着虚空就是一通怒吼。

“你听,太爷爷又在发脾气了。”

楼下的两个小包子凑在一块,嘀嘀咕咕地讨论着自家那位已逾百岁,但吼起人来依旧中气十足的太爷爷。

“你们平常要多去陪太爷爷说话知道吗,太爷爷岁数大了,一个人的话也会觉得寂寞。”

小包子的妈咪围着围裙路过,一边摸着两个包子的头,一边轻声叮嘱。

公元xxxx年,东咏裴,卒。

据后人回忆,那天他居然是笑着的,像是终于了解了什么心愿一样。

小包子之一猜测,大概是因为他能去见太奶奶了,所以格外高兴。

小包子之二猜测,大概是因为能够去往天堂,所以走的时候也毫无伤感。

除了死去的人,并没有人知道,死亡之后,我们将去往何方。

但善良的话,大概可以期许天堂。

相爱的话,大概可以期许再次执手相望。

我们的故事从来都没有终点,我在这里停下了,而我爱的人,请你们继续往前。

回见。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