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绳结磨花蒂

元明大陆尚武,何谓武,武及武力,修士的武力。^^^百度&搜索@巫神纪+<a href="ww.baishulou.net@"" target="_blank">http://www.baishulou.net@" target="_blank">ww.baishulou.net@</a>" target="_blank">www.baishulou.net@</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方一舟十分想要修炼,村里一般孩童都在他们5岁左右的时候便开始学习些许武艺强身健体。最不济的孩子也在8岁左右初识气感。

小山村里方一舟最喜欢去的,不是周大婶的那儿,而是这村里的学堂。

学堂教书,但更多的教授的却是《清元诀》。《清元诀》由夫子教授,夫子姓李,单名立。方一舟从小身体便比同龄人健硕不少,但让人奇怪的是魏大叔就是不让方一舟修炼,方一舟一次又一次的向魏大叔提过想要修炼的事情,但每每方一舟提起,魏大叔都是告诉方一舟不可。

一次又一次的提起,一次又一次的禁止,这仿佛成了永远。从7岁那年开始,方一舟就时常趴在小山村书塾的屋檐上偷听,偷看李夫子的教导。那整整三年的时光,足够书塾中的人儿熟悉这个时常趴在屋檐上的同龄人。

方一舟羡慕那些可以修炼的同学,但却从未修炼果一丝一毫。只是因为魏大叔不许。

瞪着红透了的双眼,方一舟如野兽般的扑向一株小草,热情的抚摸着它的根部,“220。《清元诀》爷来了。”

深夜,子时,一个少年如死狗一般趴在了村子里唯一还亮着灯的院子前,手死死的捏着竹篓的肩带,鼾声大起......

许久,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走出来了一个胖乎乎的女人,抖动层层的肥肉考验着那极尽脆弱的衣服。

女人就是周大婶,村口周家餐馆的主人,也就是周云儿的妈妈。方一舟一直很怀疑两人的母子关系,那清秀可人的周云儿与胖胖的周大婶....方一舟每每想到这里都会打一个寒颤。

周大婶小心翼翼的将方一舟抱起,拥在怀里,缓缓的走向小屋。

怜惜的抚摸着方一舟的小脸,轻轻的把他在土炕上放下,周大婶的脸色不由得阴沉着,“舟子还小。”

“恩,挺小的。”屋内一旁耷拉着脑袋的魏大叔,迷迷糊糊的应付着。

周大婶,不语,最后看了眼床上蜷缩着的舟子,消失在夜色中。魏大叔抬了抬头,从床底缓缓的掏出一个包裹。灯光下包裹布紫金光泽流转,给人以不凡的感觉。层层除去,魏大叔脸色开始肃然。

小心翼翼的将包裹中的物件取出,一件通体墨绿的古玉,古玉成果状,精益剔透,光华流转,翠绿的垂涎欲滴。

轻轻的将翠果悬停于方一舟的天灵,悬停,魏大叔的手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幅度开始摇晃,天地的元气如河面般,而魏大叔手中的翠果便是那颗石子,石子入河,层层的涟漪如波浪般荡开,一丝一缕,划开了这天地的的秩序。

珠翠果,碧洁恒天。这一抹翠绿深邃而又宝洁,如慧光....

“咔。”如鸡蛋般,魏大叔将翠果轻轻的磕在方一舟的头上,也不担心将方一舟惊醒。

宝色的翠绿光华,如流水般丝丝流淌,缓缓从果子中流下,如丝如缕,碧色恒天,翠如慧光。慧光掩映,射于方一舟的额上,点点滴滴,如诗如画,好不美丽。

异变在刹那间发生,路色的荧光如利剑般冲天而起,如欲破苍穹。

绿色的光华如丝线般将方一舟缠绕,丝线越来越多,层层缠绕。如蚕吐丝,融丝成茧。碧色的光辉照耀着小屋,入慧光般可人。

魏大叔目光柔和的看着方一舟的那半张裸露的小脸,看着他被丝线缠绕,看着这可人的宝光,醉人的宝光映射着他脸上的慈祥。

缓缓的放下自己手中的物件,魏大叔怜惜的再看了方一舟一眼,挥动手掌,轻轻地在方一舟的手掌上留下了一丝划痕,一滴鲜血艰难的渗了出来.....滴落在那冰冷的刀锋之上。

月夜,黑色的夜枭在长风中长鸣。

雪色的长袍在月光的反映下格外的刺眼。长袍老者宛若闲庭信步般一步步走着,古有道:身影两相随。

白衣老者的身形与其影子也就是这般若影若现,最终落入这落魄小院。

“李公。”魏大叔,向身前的老者微微低头。来者便是,书塾夫子,李立,李夫子。

悠悠一叹,“小舟子明儿就可以修炼了。”难言的苦涩在老者眼中酝酿,老者目光死死的盯在那冲天的荧光之上。

“恩,明儿开始。”魏大叔又是微微的低了下头。

“那你想过那一天终究是要来的吗?”李夫子用苍老的手抚了抚魏大叔,“何必呢?”

“雄鹰终是要靠自己去飞翔。”魏大叔脸上带着点点的苦涩,言罢,魏大叔微微一拜,“舟子近几日劳李公费心了。”礼毕,魏大叔慢步走入房中。

李夫子,一袭白衣在夜风中飒飒,眼中仿佛有无尽的故事,细细的品着这一拜。

我名李立,取意于大丈夫傲立立于九天之意。罢了罢了。

李夫子苦涩的笑了笑,凡人未尝不是一个好选择。舟子,这是你自己选的路啊。

只是啊,真的太急,太短,太仓促啊。

老人抬头看着天上的星夜,神情略微恍惚。

这夜小山村中多少人无发入眠。

启明星在天际缓缓升起,李夫子抚了抚雪色长袍,踏入魏大叔的小屋。

魏大叔紧闭的双眸也在这一刻瞬间的睁开,轻轻的笑了,慢步走到方一舟面前,屈指弹额,手指轻盈,弹击不重,却又有着一定的规律,一次,两次,三次.....见方一舟并没有醒来,魏大叔也不放弃,一次又一次的弹着。

随着大叔的弹击,小院周边那隐隐的血色纹路一下又一下的闪耀着,忽明忽暗,照着大叔手指的规律。

方一舟睡得很香甜,前所未有的香甜,迷蒙的双眸确实在大叔的弹击之下缓缓的睁开。

“大叔?”方一舟迷茫的看了一眼满脸凝重的魏大叔,对魏大叔吵醒自己便是不解。

边上,李夫子见方一舟转醒,不由得和魏大叔相视一笑。挥手按于方一舟的额前。

方一舟只是感觉额前一凉,刹那之间睡衣顿去,思路前所未有的清晰。

“大叔,向日草我都采完了,在背篓里。”方一舟一清醒,立马向魏大叔交接自己的任务,“等等,背篓呢?”方一舟发现背篓并不在视野里,一时不由得着了急。

“臭小子,算你完成了”魏大叔不由得被这货气笑了,忍不住狠狠地揉了揉方一舟的脑袋。

“耶?李夫子你怎么也在?”方一舟瞪着李夫子道,你想想,你大半夜起床看到你床头坐着一个老头你会怎么想,咳咳,恩这老头虽然长得不错是吧。呸呸呸,娘的,我在想什么。方一舟狠狠地自己也揉了揉脑袋。

“臭小子,过来。”魏大叔走到家中唯一的太师椅前坐了下来,对床上的方一舟喊道。

方一舟看着魏大叔脸上严肃的表情,知道现在不是自己耍宝的时候,不由得认真起来,恭恭敬敬的走到魏大叔跟前站定。

李夫子看着方一舟一丝不苟的样子,不由得点了点头。

“跪下!”魏大叔突然喝道。语气中的威严不容任何人质疑。

方一舟一愣,急急的跪倒,双膝与地面碰撞,发出一阵闷声。

方一舟心里很沉,从小到大,魏大叔从来没有让他跪过,魏大叔说,男儿膝下有黄金,随便下跪的除了女人就是软蛋。然而今天,大叔让他,跪下!

看着方一舟战战兢兢的样子,魏大叔不由得轻笑一声,“给我磕九个头吧。”

方一舟心里再是一沉,乖乖的磕完九个头,一个又一个,个个都是响头,知道自己的前额渗出了殷红的鲜血。

“小子,.......”

“大叔,我错了。”魏大叔刚想出口的话被方一舟急急地打断,“大叔,你是不是要赶我走?大叔,我错了,我不该偷看小云儿洗澡,不该在背后和小云子喊你魏老头,不该采药的时候偷偷地去书塾,我错了,大叔,我以后再也不说要修炼了。李夫子被他婆娘吊起来打的事我也不会说出去的,大叔.....”方一舟一边说着,一边爬着抱住了魏大叔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着。

李夫子走过来狠狠地给了一个暴栗,拂袖转身,给了方一舟一个大大的背影。要不是今儿事没完,这老家伙肯定拂袖就走。

“啊,夫子,你怎么打我啊。。。啊!”方一舟揉着自己的脑袋抱怨着,却又吃了魏大叔的一个暴栗。

“臭小子,谁说了要赶你走?”魏大叔既好气又好笑的说。

“大叔你不赶我走啊。”方一舟揉着自己的脑袋更委屈了,心想着不赶我走还打我。

“哼。”魏大叔冷哼一声,“先把事情干完。”

“过来给我敬杯茶。”魏大叔敲着椅子扶手。

“大叔....”

“你小子还墨迹啥?”魏大叔狠狠地瞪着他道。

“家里没茶叶啊。”方一舟委屈的眨着眼。

“咳。”魏大叔狠狠地咳嗽了一声,“恩,恩,那啥,我说的是水,过来给老子敬杯水。”

方一舟恭恭敬敬的端了碗水放在魏大叔跟前,对,是碗,就是一只碗。

魏大叔黑着脸喝了口清水。

“小子,从今天起,你叫我老爹。”魏大叔黑着脸道。“知道了吗?”

“啊?”方一舟揉了揉脑袋,“哦,好。”

看着方一舟傻乎乎的样子,魏大叔脸色更是黑了几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魏浩天的儿子,我就是你的义父。”

魏浩天?方一舟看着魏大叔的脸,这是魏大叔第一次说出自己的名字。不,不是魏大叔了,或许从今天起,他就是魏老爹了。

“9年前,我在一只大钵中捡到的你。当时我看你因大钵而免于淹死,我便随口叫你一舟。”魏老爹好似在回忆。

方一舟不由得庆幸,还好老爹没有看那只钵中意,不然那时候叫他方一钵,或者是方一坨,真叫这样的名字他还不如去死。

“你是我义子,为人父母者必先取其名,定其命,合其礼。一舟不过是我的戏言,可以做你**名。你的名字......”魏老爹缓缓踱步,好像在给方一舟想着什么霸气的名字。

等等,要改名字?方一舟嘀咕道“我会姓魏?”魏一舟还是魏一钵?方一舟心里不由得冷汗连连。

“臭小子,想什么呢?生人者为父母,你是我义子,但姓不跟我。”魏老爹又是在缓缓的踱着步,“小子,老爹给你取名为辰如何,星辰的辰,舟上之辰。”

魏老爹,看着天上的星星,一咬牙一跺脚方一舟的新名字就这么定了下来。

方一舟,阿不,方辰的又是一阵冷汗和一阵庆幸,看着屋内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由的想哭,还好不是方灶,方盆,方大树。

“臭小子,听见了吗?”魏老爹,瞪着开小差方一舟,感觉自己的智慧凝下的名字受到了侮辱。

这次方一舟应的十分认真,“我叫方辰,舟上之辰。”

只要是你的儿子,叫什么都成。方辰心里默默的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