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人同时玩我下面

</script>

我离开台湾的时候是冬天。

这个季节的台北常常下雨,伴随着侵入骨髓的湿冷和漫长的阴天。但我离开那天,虽然没有放晴,雨好歹停了。住处的走廊里都是废弃的箱子,苏巍和我搬了三趟才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搬到楼下的计程车上。上车之前,我抱了苏巍一下,说,加油。

苏巍什么话都没说,我觉得他很难过。每次告别,谁也不会知道下一次再见是什么时候,而这也正是告别的意义。我在以前的一篇散文里写,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我最擅长的就是搭讪,但最不擅长的,恐怕就是告别了。所以我有好多话想对苏巍说,但最终还是只说了一句加油。

告别应该是一件非常郑重的事情,郑重得让人有莫名的胆怯,生怕破坏了细节,以后回忆起来就不生动了——那就拥抱一下,轻轻说声再见好了。走的那天,凯米、乃萱和peter来松山机场送我,小威打电话来说再见。本来我觉得,走了就走了,以后还会再来的。结果他们一出现,电话一打进来,我又变得难过起来,觉得自己真是个矫情的人。

从台湾回来之后,我写了一些故事,发表在一些地方。之后有很多人,包括我在台湾认识的一些朋友来问我,故事是真的吗?我不敢说百分百都是真的,但它们确实是发生过的。

写这本书的过程,就像是一场漫长的回忆。对我来说,把它们写下来是为了以后能够更清楚地回忆这些人,这些事,这些我走过的地方。

和别人分享自己的故事,或者是听来的故事,都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这里面包含了你自己的爱恨情仇,还有你对这些故事的态度。你筛选了自己的记忆,你在回望自己念念不忘的人和物。

我从十六岁开始写文章,直到现在。对于这几年坚持写下来的自己感激不已。写文章的第六年出版自己的第一本书,难免,书里的故事有自己回忆的影子。

我总是有很多奇怪的想法,在午睡醒来的时候,在晚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或者是在经过某个地方的时候。我爱这些奇怪的念头,所以我必须把它们记下来,或许它们会变成故事,或者仅仅是在纸上的一段没头没尾的句子。

但我想,就是这种冲动才让我对生活有了更多的观察和想象。

在台湾的这段日子,想必会成为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回忆。我遇到了很多人,在台湾的这个冬天,多雨、寒冷,但是在每个下雨的日子,我总是会想起那些在雨里走过的人。

有天从捷运辅大站走出来,阴雨跌落在地上,所有的人都神色匆忙。我撑开伞走进雨里,就是那么一瞬间,我忽然想起了从小到大的很多个雨天,父亲披着雨衣载我上学的雨天,放学后在马路上玩水的雨天,去上海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的雨天,参加面试却弄湿了皮鞋的雨天,这些浮现在我脑海里的画面,让我真实地觉得自己是一个生活着的人。

我希望在这本书的这些故事里,也能有一些片段,像那天跌落地面的雨水,勾起你的回忆,让你再想起曾经的自己。

我已经辞别了这座岛屿上所有的爱,但我相信,所有的爱都已经活在我的脉搏里。

最后,当然还有一些感谢的话要说。

要特别感谢周宏翔,谢谢校长第一次写序就奉献给了这本书。在厦门的相遇有些仓促,但相信没有说完的话会留给下一次的相聚。

要特别感谢张子易,谢谢你优秀的摄影作品为这本书提供了另一种视角。萍水相逢,后会有期。希望再见到你的时候,你依旧帅气。

谢谢学弟刘文田,非常耐心地为我拍照。

谢谢我的编辑范筱薇,非常好脾气的姐姐,包容我一次又一次的奇怪要求,陪伴这本书的诞生。谢谢设计师叁囍给这本书美妙的躯体。谢谢陈忠杰的督促和支持。

谢谢爸爸妈妈这么多年的理解和呵护。我二十余年的生活中,每一次选择都能被信任和支持,我为此感到自由和幸福。我爱你们。

最后,谢谢你。谢谢你的阅读。

但愿没有让你太失望。

2015年5月1日初稿

2015年7月13日定稿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