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全彩漫画挤奶

赤子烈笑了起来,眼睛在帐子里发亮,但目光落在她越发瘦得有些尖的下巴上时,笑容便淡了下来。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她这些日子跟着他南征北战,确实是瘦了。虽然每天他都亲自盯着她进食,却是怎么补也补不丰盈,她胃口不大,每次都是几口就饱,转身就去训练她的自由军。他派人跟在她身后,时不时地捧着点心送给她,自己也是研究完军情便跟过来看看,也没见她吃多少。

赤子烈皱着眉,看着冷霜凝消瘦的脸庞,突然便下了决定,“阿然,大军明日离开赤水!”

不能再如此停滞不前!即便是离开赤水城,炎皇会怀疑拓跋家,那也要继续前进!拓跋尘的父亲若是因此受到牵连,此事他来承担!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她重要!拿下这个国家,从今以后她可以安心行走,夜里安心入睡。

冷霜凝睁开眼,正对上赤子烈深沉的眸,这才道:“我本来就是要跟你说这件事。”

“你打消去万赤城的念头了?”赤子烈一挑眉,眼底神色却是发沉,“是凤天身边的人劝了你,才打消的念头?”

冷霜凝一听也皱起眉来,“这话什么意思?”

她本来就是对去帝京抱有谨慎态度,原本就没打算轻易去,只不过这男人没让她把话说出来,现在又这么问,找茬?

“我也说过不让你去,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听听我的话?”赤子烈郁闷地瞪着冷霜凝。

冷霜凝也很郁闷,“你想找茬?是不是要打架?门口去!”

“谁要跟你打架!”赤子烈一怒,起身黑着脸怒风一般甩了帐帘出去。

气得冷霜凝在里面也是一甩袖子,闪身进了墨玉谷,回到屋里清净去。

这天之后,两人就陷入了冷战。整个军营都笼罩在一股低压的气氛里,赤子烈所到之处都如刮过一道黑龙卷,谁被扫到谁自认倒霉。赤子烈军,包括仲奚和铁洛在内,都是低着头摸着鼻子过日子,一路上大军开拔,翻山越岭,来犯的妖兽,不用大军出马,赤子烈一人提着苍龙战锤,横扫一圈,寒着脸回来,保准没有敢再来犯的。

冷霜凝带着她的三万自由军不远不近地跟在后头,她本就话不多,这下子更是沉默,连一直被她带在身旁很是活跃的阿卿都不敢说话,最后干脆跳去一旁的长生肩膀上,叽叽咕咕地跟他耳语。

阿卿是极少数不怕长生的毒脉的,它本身的灵力修为便是带毒的,加上它修为比长生高许多,便不怕与他接近。长生也是很难得允许妖兽或者人靠近他,阿卿算是个例外。

后面跟着的自由军,由于有男女两军,平时总爱嬉笑怒骂,一路上不消停,这回却是全都闭了嘴,乖乖前进。

一路上大军气氛低沉,却是所有人都时不时地偷偷抬头,瞄一眼赤子烈和冷霜凝。两人却是一前一后,隔着两里地,谁也不说话,就这么坚持到了前方望江城下。

当天夜里,便是一场恶战。

望江城的抵抗不比赤水城弱,各大家族都拉出了多年来积蓄的力量,灵魂契约的妖兽全都带出来参战,但这些妖兽却是没有身为驯兽师世家的拓跋家那么强了,连只神阶的也没有,血脉上也差得远。而且,这些家族不乏帝京万赤城一些家族的支脉,当初在帝京时,冷霜凝一手策划的这些家族子弟之间的矛盾仍在,以赤子烈对各家族的了解和用兵的奇诡,按理说,望江城不会太难攻下。

事实上,也确实不太难。赤烈军对待望江城的守城军,可不像是对待赤水城的那么客气,加上连日来赤水难下积累的郁闷之气,一股脑地发泄在了望江城上。

天蒙蒙亮的时候,一侧城门便已经快要守不住了。

然而,就在这时,后方不知哪里传来一阵轰鸣的隆隆声响,仿佛千军万马踏着大地而来。

赤子烈在这隆隆声中在万军之中霍然回头。

冷霜凝在十里开外的大军中也霍然回头。

只听有人来报:“报!后方发现敌军!初探是赤水城大军!”

在赤烈军和自由军翻山越岭来到望江城的时候,赤水城中,拓跋家接到了帝京传来的圣旨。炎皇果真是对拓跋家起了疑心,命其跟在后头行进,与望江城的守城军一起合围赤子烈与冷霜凝。

拓跋尘的父亲身在万赤城,拓跋家只得从命。拓跋尘领军,带着五只神域的灵魂契约神兽,以及五万大军,在估摸着赤烈军和自由军到了望江城的时候,便由赤水城奔来。

离着望江城还有百里的时候,便听着那边隆隆杀声震天,城战得正激烈。赤水军中,有一位自万赤皇城中派来的仙宫长老,立在低低飞翔的大鹏之上,遥望望江城的方向,看向身旁的拓跋尘。

“拓跋少主,此番率领五万精锐大军,兼领五只神兽断叛军之路,可定要有所斩获啊。”那长老相貌不过中年模样,修为却入了真仙期,虽只是真人境一重,但在五国大陆也算高手。他眼眸狭长,眯起来一笑,总有些冷意。

拓跋尘将他不信任的目光看在眼里,脸上温和神色不改,郑重点头,手中烈焰银枪冲天一刺,回身喝道:“挥军!”

身后大军齐喝,马踏神飞!挥军便卷向望江城的方向。

那监军的仙宫长老却是眉头深蹙,乘着大鹏飞去拓跋尘身旁,提醒,“拓跋少主!此事宜偷袭为上!如此行军太过张扬!叛军行事奇诡,倘若发现……”

拓跋尘回过头来,看向仙宫长老不满的脸,温和一笑,眉宇间有些傲气:“前辈方才也说我有五万精锐大军,又兼领五只神兽!我何惧之有?叛军自有望江城守军牵制,我率军突袭,声势浩荡,也是攻心之策。又怎知叛军得知深陷包围之中,不会自乱阵脚?”

那人微微一怔,垂眸深思,似觉得有些道理。

拓跋尘已傲然一笑,回头烈焰银枪一扫,银色战甲伴着身旁的云英兽,于平日的谦谦温和之态多了三分英姿,喝道:“我赤水城的儿郎们!喝出你们的声势!吓破叛军的胆!随我征伐!”

“吓破叛军的胆!”

“吓破叛军的胆!”

“吓破叛军的胆!”

五万赤水大军齐喝,喊声震天,狂奔如怒潮,自望江城百里外奔涌而来。一路隆隆狂奔之声似进军的号角,远远地,绝逃不过修仙者的耳力。

拓跋尘在率军奔向望江城的路上仰头,望向沉黑的夜空。

你听见了么?

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

朝廷派了监军来,显然是对赤水城两军对峙持久之事起了疑心。我父在帝京受困,此战不得不伐,不想与你战场相见。

你听得到么?

快撤军!

冷霜凝自然是听得到的。

她在望江城十里开外,大军之中霍然回头,听有人来报:“后方发现敌军!初探是赤水城大军!”

“赤水大军?”一名身材魁梧的汉子走过来粗喝一声,额头的刀疤将一身的煞气衬得更深几分,五官刀刻一般在黎明前的黑暗里看着吓人。他直接端了身后背着的一双大锤,提锤上了万赤马,骂骂咧咧,“娘的!背后捅刀子!老子去跟他拼!”

这汉子正是自由军的副统领巴贺。因身量气质像极了冷霜凝死去的大哥常虎,便将他带在了身边,原是派他在丘图城的黑市上坐镇,但因这一路有战事,便还是将他调了回来,反正那边也已被自由军暗中掌控,他不在说来也有好处。

那些家族表面上是从了,背地里自然还会有小动作。冷霜凝不介意有的人为了自身利益动点小手脚,但她不能允许有危害赤子烈和她一手建立的自由军的事。这些家族并不知道,自由军的人早就混进了黑市各个角落,这些人都是仙奴坊出身,能在那种地方活下来的,都是察言观色和演戏的高手。

冷霜凝把巴贺调来身边,一来为了助战,二来也是为了摸摸黑市那边各家族在她离开后的动向。

眼见巴贺上了马,不少将领纷纷请战。

自由军分成了男子军和女子军,女子军中的副统领伊蛊是名纤瘦的女子,走起路来婀娜多姿,看身姿便知是个美人,只可惜头上罩着面纱,无人看得见她的容貌。唯有冷霜凝知道,那面纱下,一只眼睛已盲。

伊蛊本是南方小城里一户人家的女儿,曾被招入仙宫修习仙法,只可惜家族败落,她入仙宫不过一年,便被发配为奴。她入仙奴坊时年纪尚幼,眼睛是年幼做粗活时被护院给打瞎的。一张本该美丽的容貌给毁了,她便练了一身好身段,靠着身体在坊中的争斗中活了下来,设计杀了当初打瞎她眼睛的护院,手段毒辣,心冷残酷,但却是重情义的女子。

她身手不错,只是修为低了些,仍在下仙期,但却是豪不惧死,听了传令官的传报便也翻身上马,腰间一双弯刀夜色里寒霜如雪,声音冷极,“天下男儿皆薄幸!亏统领还视拓跋家小子为友!众女将们,跟我走!活剐了这不恩不义之徒!”

两名副统领上马,全军待命,只等冷霜凝一声令下。

她却立在林子里不动,一袭玄黑战甲,面容如雪。她回望那百里外隆隆奔来的赤水城大军,眸光如黑暗里天地间唯一一抹亮色。那亮色清澈如水,不怒不躁,只是立在那里,便让躁动请战的大军纷纷静了下来。

“全军。”她手中鸳鸯刃在夜空里划出一道电闪般的弧,刺破望江城方向的夜空,喝,“攻望江城!助烈王破城!”

望江城?

三万大军顺着她的刀锋所向,望向望江城,不知她意图何在。

但却是没人问,也没人质疑,大军在少女刀锋直指望江城的一刻,军锋齐整掉转,化作她手中那一柄仙器利刃,向着望江城劈斩而去!

大军所向,兵锋直指的方向,一袭玄黑战甲的少女回头,望向身后赤水军的方向,声音淡淡如水,淹没在隆隆杀声之中。

“谢谢你。但,我为何要撤军?”

“为何要撤军?”这句话赤子烈也在问。

望江城下,玄黑战甲的男子在神骏的万赤马上回头,望向身后的仲奚,深黑的眉宇拢在天光里,沉铁般厚重,“立刻去十里外自由军驻扎之处,把阿然接来!”

赤子烈军令下得果断,回头一指望江城,苍龙战锤横扫而去,一道黑气在万军头顶扫去,直砸望江城门,整个暗沉天空里的云都被这道轰鸣之音震散,赤子烈在轰鸣之声中大喝一声:“一刻钟!给本王攻破城门!让自由军来时,看见咱们打开城门迎他们入城!”

一声军令,五国大陆最精锐的第一军黑风般扫开一地血尸,直攻望江城门!

望江城自然也收到了战报,说是赤水军从叛军身后合围而来。他们等着叛军惊慌失措,仓皇撤军,士气大失之时,再反扑追击!

然而,望江城方面没想到,这个烈王,和那个乱纲之子身份的女子,压根就不按常理出牌!

赤子烈和冷霜凝都没有想过撤军,这念头压根就在两人头脑中出现过。

为何要撤军?

望江城已经快要守不住了,与其仓皇撤军,不如兵锋所向,抢破了望江城!待赤水军来时,咱们城头再战!

两军杀伐之中,传令官再来报:“报!姑娘率领自由军向此方向杀来,助殿下攻城!”

才刚刚让仲奚去接冷霜凝的赤子烈,闻言于万赤马上朗声大笑,痛快大喝一声:“知我者,阿然也!就知道她也不会退!”

传令官低着头,暗地里撇撇嘴——既然如此,你们俩一路上还闹什么别扭?这不是挺有默契的么。

万赤马乃是炎国脚程最快的妖马,十里路程瞬息便到!冷霜凝率军来到望江城下的时候,赤烈军已劈斩至城门下,破城就在眼前。

冷霜凝一挥手,离婴、长生,阿卿、霸王、龙傲、妖儿、黑子、雷霆这些元老除外,以图腾为首的在喀丘山脉来收服的二十多只妖兽首领也纷纷现身,冷霜凝手下大将齐聚,一指前方城门,“攻城!”

……

赤水大军来到望江城下之时,看见的便是一地尸身、血腥扑面、满目疮痍的大战之后的场景。望江城门紧闭,在远处一线天光微现里,更显得整座大城黑压压一片,静寂如死。

城内连灯都没点,但以修仙者的神识,怎能不知城内有人?

帝京仙宫的监军长老面色难看,眯眼看向拓跋尘,“拓跋少主,是你说要率军突袭,声势浩荡,乃是攻心之策。叛军深陷包围,必然自乱阵脚!可如今呢?望江城已失!此罪,是你向陛下去领,还是你父向陛下领?”

拓跋尘的脸埋在晨光尚未逼来的黑暗里,看不真切神情,语气却是温和不改,“监军长老何必如此?城失了,可以夺回来。望江城守军守不住这城池,我们赤水城的儿郎可以将它夺回来。流的是我们的血,拼的是我们的命,监军大人还是一旁观战吧。”

他语气虽温和,话却微凉。那监军长老一蹙眉头,拓跋尘便银枪一指,下令攻城!

然而,他刚一声令下。

城门之上,灯火大亮。冷霜凝和赤子烈双双站上城头,赤子烈手中提着个人,朗声笑道:“拓跋少主,要攻城,我赤烈军和阿然的自由军同样要流血(禁词)拼命,不如,就先从此人的血开始流起吧。”

赤子烈手中的,不是旁人,正是被冷霜凝抓来的拓跋尘的大哥拓跋裘。

拓跋裘人似在昏迷中,被提在赤子烈手中半点动静也没,城下的赤水城大军却隐隐震动,齐齐看向拓跋尘。

拓跋尘尚未反应,便听身旁监军长老说道:“被叛军所虏,本就是耻辱。如今又被拿来要挟。拓跋少主,城重还是家重,我想你拿捏得清。朝廷待你们拓跋家不薄,赤水重城,千年望族,令兄若是于叛军之手被害,那是为朝廷捐躯,陛下自有封赏。若是被拿来要挟,今日这大军一退……”

那长老挑挑眉,不说话了,意味明显。

身后的赤水大军却有所震动。今天跟着拓跋尘来的,都是他的嫡系,他们知道大公子这些年没少暗地里陷害少主,这样的人今日死在城头,也算除去一块心头大病,名正言顺。但此事若是少主下令,那自当别论,朝廷的监军如此言说,未免叫人心寒。

这是拿他们这些人的命不当命啊!只要能拿下城池,他们的命在朝廷眼里压根就无所谓。

拓跋尘看向那监军,却在这时,一道散漫不经的声音随着一线天光由远而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