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小说排行榜前十2019

顾阳苦恼地叹息了一声,随后将下巴搁在林晚的肩头,说道:“不就是陈若宁喽,你知道,她以前是我的邻居,和我妈比较合得来,也不知道我妈说了什么,高中同校之后她就一直追求我,不过你是知道,我只喜欢你一个,对她实在没那份心思。”

顾阳说的都是实话,他料想林晚可能会生气,可她皱着眉头努力想了想后,突然问他:“这个陈若宁是谁啊?”

“呃……你忘了?”

“她是什么人,我该记得她吗?”

顾阳愣了一愣,随即笑了,将林晚搂的更紧些,是了,他的宝贝儿就是这般率性洒脱的性子,她不伤心的人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更别指望她会记得。

倒是他自己先乱了阵脚,担忧她知道陈若宁对他纠缠不休会心生怨怼,其实她根本就不会在意,只要和她解释清楚就好,他真的很喜欢她的真诚美好。

“不用,她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你不必记住她,我会把一切都处理好。”

林晚靠在他怀里忍不住莞尔,在他看不见的角度,眼底划过一丝阴沉……

陈若宁,美丽动人的官宦千金,温柔大方,高中起便一直追随着顾阳的脚步,在海市一中时,曾被很多人误以为是顾阳的女朋友,因为她和顾阳站在一起是那么相配,仿若天生一对。

天之骄女般的陈若宁,她怎么可能忘记!陈若宁的外表永远单纯善良,温和无害,彼时她却是一个人人厌弃的大胖子,暗地里遭了她多少次奚落讽刺,连林晚她自己都记不清了。

“陆林晚,你长成这样,成绩又是吊车尾,我都不明白当初你是怎么进入海市一中的,不会是靠着关系进来的吧?可是我听说你家里特别穷,还有个神经病的爸爸,啧啧……不知道你会不会遗传了你爸的神经病,我要是你,就不会还厚着脸皮待在学校了……”

“陆林晚,我警告你,就你这猪样,最好离顾阳远一点,顾阳他这么优秀的人,不是你能高攀上的……”

“陆林晚,听说你数学又考了个位数,真是给顾阳丢脸,亏他还特地抽出时间来辅导你,你自己蠢就不要连累别人,更不要心存妄想,顾阳也就是可怜你病成这样……我可告诉你,顾阳只有我陈若宁才配得上,杨阿姨都说了,她未来的儿媳妇必须是我这样的,家世好、有教养、又知书达理学业优秀,陆林晚,你有什么?你凭什么跟我争……”

“陆林晚,你要是再敢对顾阳纠缠不休,我会让你在海市一中没有容身之地……”

温柔可人的陈若宁,大家闺秀般有教养的陈若宁,出现在她一个人面前时,那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面孔,她怎么会忘记?

而陈若宁也的确说到做到了,因为顾阳对她执着的亲近和不离不弃的照顾,陈若宁利用自己楚楚可怜的外表和厉害的手段,让学校里许许多多的人都误以为是她对顾阳纠缠不放,破坏了陈若宁和顾阳之间的感情……

她那时候,孤苦无援,又因为突然不受控制的体型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她连顾阳都不想见,哪有心思去理会那么故意针对她的谣言!

她那个时候,可是吃了很多陈若宁给她的苦头,尽管已经事过境迁,现在再次想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陈若宁,面目依然可憎。

“林晚,其实我有一件事没告诉你,就在大学开学没多久,陈若宁来找我,看见我和你在一起,大发脾气,在我面前又哭又闹,我很烦她,我明明就不喜欢她,已经明着暗着说过很多次了,她总不信,后来我也烦,直接打了一个电话给精神病院,说他们的病人私自跑出来了,让他们来这里接人,结果他们真的把陈若宁当成精神病人带走了,接着我就没再见过她,听人说她出国留学了。”

本来还因为想起了陈若宁而心有不快的林晚,听到他的坦白立时开怀大笑:“哈哈,你也太不留情面了,人家那么喜欢你,你既然让人家被当成精神病带走……”

“我也的确是烦的不行了,都说了对她还无感觉,还不死心地往我身上扑,手都掰不开,我也是没办法,和她好生说话她又不肯听,对着一个没法进行正常沟通的人来说,打精神病院的电话应该是最直接管用的吧。”

“哈哈,那她岂不是伤心死了。”林晚腻在顾阳怀里,笑的眼泪都出来,笑着笑着又觉得其实陈若宁也很可怜。爱情里爱而不得是最令人伤心的了,若是陈若宁没有爱上顾阳,而是喜欢上一个也喜欢她的男子,以她的条件,幸福是触手可及。

“那是她自找的,可不能怪我,我的心里只有你,除了你我谁也不会动心。”

“我知道。”林晚闭上眼靠在顾阳怀里,他的怀抱又温暖又可靠,好安心。

顾阳看着她闭上了眼睛,以为她累了,怜惜道:“困了吗?”

林晚应了一声,缩在他怀里很舒服,烦心事都不去想,放松下来就会觉得困。

“晚饭还没吃呢,你这几天都没怎么正常吃晚饭。”

“我没什么胃口,想睡觉了。”林晚微微笑着说道,有个人疼爱,把她视若珍宝,一直是她从小的愿望,如今实现了,她的心会收敛好,只爱他一个人,也决不允许别人抢走他。

“至少喝几口鸡汤吧,好不好?”

“好……”林晚不忍他总是为她担心,偶尔也变现出柔顺的一面,其实她还是很听话的。

翌日一早,顾阳送林晚去杂志社上班,苏誉伦看见她来了,很是高兴,凑在她身旁叽叽喳喳个不停。

林晚打断了他,浅浅一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意味,说:“很开心你那天能来看我,我的病已经好了,有一件我想先告诉你。”

“什么事,莫非是今晚有时间和我一起吃饭?”苏誉伦看她的眼神很热切,这几天她不来上班,他在杂志社的日子过得很无聊,想去看她又怕碰上顾阳,两人都尴尬,要是见着林晚和顾阳恩爱亲密,他纯属是给自己添堵。

“不是,我可没时间和你一起吃晚饭,我要结婚了,就在下个月。”

“什么!你要结婚!”苏誉伦惊呼一声,将办公室里同事们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你能小声点吗?现在已经是上班时间了。”林晚不满地瞪了苏誉伦一眼,她一个星期没来上班,总编今早已经将她单独“教育”了一顿,他现在上班时间大呼小叫,要是让总编听见了,又以为她上班也和他瞎闹。

苏誉伦也注意到旁人探究的目光,可他任性惯了,才不管现在是不是上班时间,就算是开会时间,他也坐不住了。

起身将林晚拉了起来,便扯着她的手往外走。

林晚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又挣不开他的手,只能匆匆跟上他的脚步。

“哎,苏誉伦你要带我去哪?现在还是上班时间,不能擅离工作岗位,要是让总编看见,她对我意见该更大了。”

“我才不管这些,你必须跟我说清楚。”苏誉伦脸色阴沉,语气急促。

“说清楚什么啊?哎,你倒是先放开我啊,让别人看见成什么样子。”林晚此时觉得将结婚的消息告诉苏誉伦,是很没脑子的事,以为上次她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他也听懂了,就不会再做无谓的纠缠了,念着他算是她的朋友,提前将结婚的消息告知他,谁知他还是这般不理解。

“不管成什么样子都好,你给我说清楚,结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走到写字楼下,临街的露天咖啡馆,苏誉伦将林晚的手放开,但是此刻他的脸黑的像块炭。

“能是怎么一回事,当然是我要结婚了。”林晚气呼呼地看着苏誉伦,一边揉着自己的手腕,他那么用力地拽着她出来,不点也不考虑她的感受。

“你有没有脑子啊?你今年才22岁,结什么婚啊,这么担心嫁不出去吗”苏誉伦也是被她要结婚的消息气到了,原本以为时间还长,他和她在一个单位上班,迟早能撬了顾阳的墙脚,他可以一点点让她习惯他的存在。

林晚受不了他质问的语气,她念着他算是朋友好心把结婚的事告诉他,祝福没收到,却平白无故遭来一顿骂。

“你才没脑子呢,我已经到了法定结婚年龄好吧,结不结婚是我自己的自由,你那么激动做什么?不是和你说过了,我们只能做朋友,你不也说好吗?”

闻言,苏誉伦突然自嘲一笑,随后失落地说道:“到底是我没说清楚,还是你故意装做不知道,你结婚了我怎么办?你要是结婚了喜欢你的我该怎么办?”

这回换林晚错愕了,眼中流露出不知所措的慌乱,上一次他去看她,那时她就跟他讲了,她现在只想安心和顾阳在一起,而他是她的朋友……

“以前我看不清自己的心,如今好不容易又重逢,我不想再后悔了,林晚,我喜欢你啊!”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