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script>“下楼吃早餐了,再不下来又赶不上校车了,”墨非打着哈欠,熟练的的将早餐摆上餐桌,吃完煎鸡蛋后端着杯子在楼梯口等着孩子们下楼。:乐:文:小说 3w.しwxs.com

顾询最先出现,砰砰跳跳的下了楼,抱着墨非的脖子连续亲了几下,“早,墨妈。”

“去吃东西,哥哥呢?”老二顾询五岁,是她们第二个小孩,墨非接着又打了个哈欠,坐回座位上。

顾询撇撇嘴,“哥哥还在换衣服呢。”

想想墨誉也已经十二岁了,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难怪最近特别注意外形,对了,上次来家里找墨誉的小姑娘说不定就是墨誉的女朋友呢。墨非正脑洞大开之际,穿着干净的白衬衣和蓝色牛仔裤的墨誉下了楼,最近都没有像小时候一样粘着她又亲又抱,感觉这些小屁股一下就长大了,真是伤感。

“早,墨妈,”墨誉乖巧的坐在椅子上。

墨非点点头,突然想起还有一个还没下楼,长长的叹了口气,任命般的上了二楼,打开卧室的房门,果然又躲到然然怀里去了。

老三是闺女,作为年龄最小又是唯一的女孩,大家都宠着她,结果给她惯出一身的毛病,将人从然然怀里抱走,轻轻说道,“小小,起床了。”

顾然揉了揉了双眼,“让她再睡会,你等下开车送她去幼儿园。”

墨非无力的翻了个白眼,她们家boss顾都发话了,只好把人重新轻轻放在床上,略带抱怨的说道,“你不能老这么惯着她。”

顾然手指放在唇边,示意让她不要吵醒了孩子。

墨非头疼的走出了卧室,她得找个机会好好和然然谈谈了,前面两个男孩明明严格不得了,怎么到了老三这完全变了,想想电视里的问题少女不都是被家里惯出来的吗?等顾晓到了青春期的时候难道还要她这个当妈的去警局赎人,这把老脸往哪里搁,想想都可怕。

开车送了顾晓去幼儿园,墨非和顾然一起到了总局,她现在的职位已经特别罪案科的主管,而顾然也成为了总局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副局。

快下班的时候墨非接到顾晓幼儿园老师的电话,顾晓在学校里,把另一个孩子给打了,让她下班抽出时间去一趟学校,一天的好心情瞬间化为泡影,她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这熊孩子不可。

开车去了幼儿园去接顾晓回家,小公主倒好一进家门就打开了电视,气得墨非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掉,从沙发上拎起小小站在自己面前,神情严肃的说道,“知道老师今天为什么让我去幼儿园吗?”

顾晓撇嘴,一副快哭了的表情,委屈的点点头。

墨非心一下软了,随即又逼自己狠下心,好不容易然然不在家必须教训教训她,“你弄坏了别人的画笔,已经不对在先了,怎么可以还动手推他呢?”

“画笔坏了就坏了,我说会让墨妈赔,可是他还一直在哭,”顾晓不开心的说道。

“小朋友哭,是因为伤心呀,你想想,要是墨妈哪天把你的小熊不小心弄坏了,你会不会心疼,”墨非试图和小公主讲道理。

顾晓想了想,抬头看向墨非,“妈咪会给我再买一个。”

墨非愣在原地,半响没接话,居然还会顶嘴了,“那要是妈咪丢了呢,你也再买一个?”

没等顾晓回答,就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音,回头看原来是顾然。墨非些微惊讶的说道,“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顾晓一见到顾然,眼泪马上掉了下来,开始哽咽的痛哭起来。

“怎么了?”顾然马上放下手中的东西,赶紧走过去将顾晓抱在怀里,“妈咪抱抱,小小怎么哭成这个样子?”

顾晓埋在顾然的肩膀哭了好一会,才断断续续的说道,“墨妈说,如果妈咪丢了,就再买一个妈咪,小小不要其他的妈咪。”

墨非目瞪口呆的看着顾然,着急的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跟她比喻一下。”

顾然狠狠的瞪了一眼墨非,亲了亲小小的额头,“小小不哭了,小小只会有一个妈咪,乖。”

顾晓紧紧的抱住顾然,重重的点了点头,“小小不要其他的妈咪,哥哥们也不要其他的妈咪,墨妈坏。”

墨非长长的叹了口气,墨妈说顾晓和她小时候一模一样,天哪,这真是在夸她!这些熊孩子果然都是来讨债的!

“墨妈是大坏蛋,妈咪陪小小画画好吗?”顾然柔声说道。

“可是我想看一会动画片,可以吗?”顾晓期盼的问道。

“那好吧,但是只能看二十分钟,看完之后我们一起画画,”顾然笑着点头说道。

顾晓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随即抱着顾然的头重重的亲了下,“妈咪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咪!”

安抚好小小,顾然来到厨房,墨非已经在准备食材煮晚餐,“你打算什么时候给孩子们换妈咪?”

墨非放下菜刀,无力翻了个白眼,“我今天接到小小老师的电话,她今天在学校里,弄坏了其他小朋友的画笔,还推了人家。”

“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很正常,小小道歉了没有,”顾然倒了一杯白开水喝了一口问道。

墨非点点头,她们家的小公主每次犯错之后认错态度非常好,“等她长大了,抢人家东西那可是犯罪,我们现在得教她,你不能老是纵容他,上个星期顾询在学校和同桌起了争执,你可是罚他站了两个小时,你不能区别对待呀。”

“墨非,你真的是越来越啰嗦了,”顾然皱眉说道。

墨非一副懒得和你计较的表情,继续切菜,幸好墨誉和顾询没让她操什么心,当初真不该被顾然唆使再生一个孩子。

“忘了恭喜你,刚破了一个大案,”顾然笑着说道。

“又不是我一个的功劳,罪案科和公共关系科一起合作的,”墨非开心挑了一下眉头,随即谦虚的说。

顾然点点头,“是吗?听说新任公共关系科的主管能力挺强,和你搭档的挺不错的吗。”

“嗯,能力很强,雷厉风行,和.....”墨非手一顿,转头看了下顾然,怎么有种被下套的感觉,随即耸了耸肩说道,“我们只是普通同事而已。”

“嗯,”顾然轻轻答道。

墨非一回味,这话好像不对,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赶紧的补了一句,“她是直的,都订婚了。”

“哦,”顾然不经意的说道。

墨非心头一跳,这、这怎么那么熟悉呢?放下手中的活计,一副百口莫辩的表情,“我不是那个意思。”

顾然扯出一丝笑意,“我就随便问问。”而后走出了房间。

墨非一拍脑门,生无可恋靠在壁橱旁,顺手拿起一块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真完蛋了,这回估计没有一两个月是不会让自己上床睡觉了,擦完汗一看毛巾,居然是擦灶台的抹布,一脸嫌弃的丢在一旁,赶紧用清水冲洗了脸,到底是谁在背后乱嚼舌根!

在书房睡了一晚的墨非没精打采的到了罪案科,看到吕念在自己的办公室,将外套挂在衣架上,好奇的问,“怎么这么早?”

“哇,你昨晚又被罚去睡书房了,”吕念惊讶的说道。

墨非摇摇头,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你来干嘛?”

“来提醒你一下,今天晚上我们家小公主六岁生日,别忘了带礼物,”吕念说道。

“好了,不会忘记,”墨非翻了个白眼说道,“你上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吕念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昨天和顾然聊了会,一不小心说到了你和新来的公共关系科主管挺投缘的,我其实就随便说说,还特意强调了你们只是普通同事。”说完后,赶紧拔腿离开了墨非的办公室。

“吕念!”墨非一拍桌子大声的喊道,害我这么惨,还想要礼物!

坐在办公椅上转了几圈,努努嘴,发了个短信给顾然,“今天是庄家小公主生日,下班一起去买礼物吧。”

顾然的短信回得很快,墨非划开屏幕一看,脸色瞬间黑了,“下班约了安吉打网球,吃饭时候见。”

墨非郁闷的将手机扣在办公桌上,又是安吉!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这人还阴魂不散!“怎么没听你提过?”

“在忙。”

墨非失落的摇头,她都能想象发这条信息时候然然的脸色了。打网球是吧,我诅咒你下班有个大案!唉,想了想继续发了条信息过去,“不知道要买什么礼物?说不定小公主将来可能会嫁到我们家,顾询可喜欢她了,上次把他从念念家带回来,哭了一路。”

“小小也喜欢,你将来得操心帮儿子还是帮女儿了。”

墨非的头又开始疼了,一听到小小的名字她就犯病,这种事情她才不会插手,谁都不帮!想了想还是违心的发了短信,“肯定是帮小小呀。”这条短信之后顾然再也没有回信息,墨非握着手机长长的叹了口气。

一整天没有什么工作,墨非难得的在办公室里打了会盹,到了下班的点,关掉电脑,正准备起身,突然看到顾然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嘴角不由自主的洋溢出一丝微笑。

“还愣着干嘛,”顾然看着墨非的样子,禁不住也笑了出来。

“好好,”墨非拿起自己外套披上,赶紧的走到顾然身边迅速的亲了一下她的嘴唇。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顾然眉头一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是一种熟悉而久远感觉。

*!墨非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心虚的看向顾然,“然然,不要接!”

瞬间明白的顾然,从口袋拿出手机,是总局的电话,眼神狠辣的看向墨非,“回家给我等着!”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