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妽妽的性故事

皇家学院自宋以来其实是禁止学生在学院内打斗的。

一方面宋朝不像唐朝那般重视个人武力,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用金钱更新武备以维持。

另一方面,唐朝鼓励学生以决斗的方式来解决问题,那么宋朝自然就要反对这个传统了。

但是皇家学院毕竟是唐始皇一手建立,学院高层明文规定禁止学生私下打斗,事实上却是对这种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说这么多只是为了解释为何朱元璋眼前的演武场如此破破烂烂的。

遥想当年唐朝时,学院内的演武区从早到晚都是热热闹闹的,十八块演武场从来没有空过。

学院每天都要派专人来翻修这十八块演武场,事情最多的那一年,隔三差五,这演武场一天要翻修三次,一年下来,翻修演武场的费用占了学院支出的三分之一。

现在嘛……用演武场遗址来形容这片演武场比较合适。

碎石遍地,杂草丛生,几朵小黄花随风摇晃。

不少学院学生揣测正是因为演武场翻修靡费过多,学院高层才顺水推舟的颁布了禁止学生打斗的规定。

“啊,真是心旷神怡啊”虎鲨王子感叹道,“我仿佛听到了千年来在这演武场来的争斗!真是令人兴奋的气息!皇家演武场名不虚传!”

其他的学生们也围成一条弧线围观,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庄灿阳也悄悄来到这里,混迹在人群中。

朱元璋与虎鲨王子相对而立。

“能在你这个年龄达到大剑师的实力也是不容易了,待会你要是求饶的话我也会放你一马的。”虎鲨王子淡然说道。

他只对自己看得上的人有此优待,连一拳都接不下的话,虎鲨王子是不会管拳下人的死活的。

曾经有人问过虎鲨王子为什么对待能接得下他一拳的人与接不下一拳的人态度差别如此之大。

我很期待你们这些接下我一拳的人的成长,不然等我踏上巅峰之后,就太寂寞了。s虎鲨王子如此回答道。

“请吧。”朱元璋拱拱手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对于虎鲨王子这种人,拳头才是最好的语言。他说完面对虎鲨王子,摆出一个架势,双手一前一后举在胸前,重心下移形成虚步,正是咏春拳的起手架势。

没错,这就是他答应比武的依仗咏春!

朱元璋本来是不会咏春拳的,但是孔圣给他开窍让他回忆起了他穿越前看过的咏春拳理论以及电影叶问中打斗的场景,更有亚瑟为他提升身体素质到大剑师的程度。

亚瑟给他提升的身体素质是全方面的,肌肉强度,细胞活力,身体协调能力以及神经反应速度全部提升。

“哼,中古世界的拳法吗?”虎鲨王子眼中露出有趣的神情。

那就试试你的斤两吧!虎鲨王子脚下一点,跃到朱元璋的身前,右拳飞快的袭向他的脸部。

啪!朱元璋左手拿住虎鲨王子袭来的手腕,右手毫不犹豫发力打向虎鲨王子的耳朵,同时提腿挡住虎鲨王子的踢腿。

虎鲨王子也不含糊,用左手挡住了耳朵,同时收腿再踢。

却没想到朱元璋提起的腿却没有收回,直接发力踹中他的膝盖,左手带着虎鲨王子的手打向他的鼻梁。

虎鲨王子右手发力缓住朱元璋打向自己鼻梁的一拳,同时左手格开耳旁朱元璋的右手,攻击朱元璋的小腹。

朱元璋却对虎鲨王子这一拳视而不见,右手顺势画了一个圈,正中虎鲨王子的下巴,使他攻向自己小腹的那拳失了准头,同时左手反手一拉将虎鲨王子拉近自身后放开一直控住的虎鲨右手,出拳击中了虎鲨王子的咽喉。

此时虎鲨王子接连被打中两拳,也不知道是被打懵了还是陷入僵直,身体一条中线上的要害被朱元璋接二连三的击中。

好古怪的拳法,速度好快,发力竟然不用蓄力。虎鲨王子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品味朱元璋的拳法。s

“好凶的拳法,攻击连绵不绝。”

“你们中古世界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套拳法?”

“招式再妙也不过是小道罢了……”

围观的同学们议论纷纷。

“呔!”虎鲨王子一声大喝,周身卷起一阵蔚蓝色的斗气,将朱元璋整个人击飞失去平衡,同时脚下一顿,出现在朱元璋身边,一条手臂带着蔚蓝色斗气如同一把钢鞭般甩向朱元璋的天灵盖。

朱元璋勉强偏过头,让这一击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却是被打回地面,将地面撞出一个浅坑。

霎时间沙尘弥漫,将朱元璋的身影遮盖住了。

“哼,刚才就觉得奇怪,原来你真的没有练气。”虎鲨王子轻巧的落在地面,缓缓地走向朱元璋。

沙尘落地,朱元璋一手捂住肩膀却是痛的动弹不得,就连头顶的高冠都摔了下来落在一旁。

好痛……练气?大意了……这是异界啊,肯定是有斗气魔法内功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我一个不会练气的人竟然跟别人决斗,实在是太大意了。

“没有练过气却能有大剑师的肉身强度,你还真是一朵奇葩。”

“但是你的拳法的确了得,是我见过最精妙的拳法。”

“在你身上我学到不少。”

三句话说完,虎鲨王子已经走到了朱元璋身前。

朱元璋抬头看见了虎鲨王子做出嘴型,代言人?

朱元璋缓缓点头。

他想到了虎鲨可能要做什么,但是他还是点了头。君子待人以诚,骑士也必须秉承诚实的精神。

“你是一个好对手,我很期待你的成长。”虎鲨王子说道,同时一拳带着蔚蓝色斗气打穿朱元璋的左胸。

“但是抱歉,这回我食言了,信仰之争,你死我活。”

庄灿阳在虎鲨王子出拳时就从人群中跃出奔向朱元璋,但是没想到虎鲨王子这拳极快,没有经过蓄力就击出,几乎是瞬间就洞穿了朱元璋的胸口。

庄灿阳在经过虎鲨王子身边时随意拍下一掌,拍散他全身力气,让虎鲨王子不由的瘫倒在地。

同时赵发财从人群冲出趁机控制住虎鲨。

娘希匹,没想到这竟然下死手,完蛋球了,这小子死定了。庄灿阳蹲下身查看朱元璋的伤势不禁在心中破口大骂。

不过这伤势竟然还没有死掉?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庄灿阳又是一阵疑惑。

朱元璋此时胸口被洞穿,心肺糜烂,一股股鲜血不要钱的扑出来,染红身下一大片土地。

我这是要死了吗?朱元璋经过最初的疼痛,现在已经失去了知觉,只觉得自己飘飘欲仙,仿佛要灵魂出窍一般,但是有一股力量护住了他的灵魂,将他的灵魂束缚在身体内。

呼……异界好危险……老妈……老爸……朱元璋心中涌起一股悔意,这次是自己太过自大了,被力量蒙蔽住了心灵,竟然跟人决斗。

好痛……朱元璋吃力的睁开双眼,看见庄灿阳关切的眼神。

原来庄灿阳将内力渡进他的身体,使他恢复了知觉。

“段长……”朱元璋呢喃。

“我只能吊住你的一口气,抱歉,没能保护好你。”庄灿阳快速的说道,“虎鲨必定会被学院处死,你还有什么遗愿,学院必定会帮你实现。”

遗愿吗……看来是真的要死了……朱元璋眼神涣散,默默想到。

孔师肯定会照顾好爸妈的……那么就不要让更多的异界人去打扰他们了吧……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遗愿呢……

朱元璋悲哀的发现自己除了父母,竟然是个了无牵挂的人。

“呵……我希望……”朱元璋颤抖的开口。

庄灿阳仔细倾听。

“咳……世界和平……”

!?你希望世界和平?!

庄灿阳愕然看向朱元璋。娘希匹,这小子心真大,这种时候开玩笑?

“小伙子,你是真的要死了,学院没有起死回生之能,认真点好不好!”

朱元璋无力的动动嘴角,涣散的眼神瞄到身边掉在地上的高冠。

随后他的眼神也就凝聚在高冠之上了。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故事,或者说一段历史。

他身上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股力气。

“段长,谢谢你,不用费力气了。”朱元璋轻轻的说道。然后他轻轻地推开了愕然的庄灿阳,捡起了地上的高冠。

正襟危坐。

戴上高冠。

扶正。

整理散乱的青衣。

双眼正视前方。

史书记载,孔子的弟子子路再一次战争中被敌人挥戈打落头上高冠,他在系好帽缨的时候被敌人砍成肉酱。临死前子路说:“君子死,冠不免。”

君子即使临死,也要衣冠整齐。

老师,对不起,我辜负了你的期望了。朱元璋内心叹道。

然后等死。

……

然而没有死。

庄灿阳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神迹。

透过朱元璋的胸口可以看到他的内脏不断重新长出。

胸口的皮肉也一层层长好。

随后就连沾满血泥的衣服也变得整洁,虽然依旧是破损的。

朱元璋的面容仿佛有玉光流动。

他的眼神也从灰暗变得明亮。

总之,满血复活。

……

朱元璋突然感觉一阵神清气爽,仿佛从睡梦中醒来一般,五感陆续恢复正常。

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口,又甩甩手,感觉身体里一阵阵活力不断涌出。

他环顾四周,目瞪口呆的围观同学,目瞪口呆、按住虎鲨的赵发财,目瞪口呆、被赵发财按住的虎鲨,目瞪口呆的段长庄灿阳。

“我在做梦?”朱元璋傻呆呆的向庄灿阳问道。

“我在做梦……”庄灿阳如此回复。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