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疼轻点好大好热

蒸腾的热气伴随着寿喜锅的温度氤氲缭绕在眼前,层层的藕片、蘑菇之上平铺着一层漂亮而鲜嫩的肥牛,配上甜度适中且锅底香浓的汤汁,切得厚薄均匀,点缀着金针菇白菜等蔬菜,分量超足,光是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狛枝凪斗并不喜欢吃甜食,应该说,带有甜味的食物都不太爱吃,这种甜味就像是缓性药物一样麻痹着自己的味觉,尤其是与自己不怎么美妙的心情和不幸的遭遇成反比时,就像是一种腻味的毒-药在凌迟着自己。

最可笑的,是那些觉得吃甜食就能让人获得幸福和快乐的言论。甜食不过是在刺激人的大脑皮层,分泌一种暂时性使人的智力下降的物质,诱发人才产生了一种快感。

这种幸福和快乐短暂而虚无缥缈,简直比笑容能给人带来幸福更加的无稽之谈。

所以吃饭的时候,狛枝凪斗对寿喜锅里热腾腾的美食兴致缺缺,但在浅川夫妇关怀备至的热情下,他的碗里已经不知不觉地堆积起了满满当当的牛肉。

他一脸感谢地夹起一块肥牛放进嘴里,心里却是微微苦恼了起来。

只是,当牛肉柔软的质地在口腔中化开,蘸上香浓润滑的蛋液甜香迸发有着一种甜滋滋的美味。这样微甜的味道与紧嫩的口感让狛枝凪斗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微微一停滞。

若说鳗鱼寿司里面是咸鲜中透着一点淡淡的绵甜的话,那寿喜锅里的牛肉就是完全的甜味。可这样的牛肉,配上金黄的蛋液和甜度香浓的汤汁,却偏偏没有曾经那样讨厌的感觉。

“狛枝君,请不要客气,多吃一点。”浅川芸笑眯眯的给狛枝凪斗倒了一碗汤。

浓厚的汤汁依旧是那样的甜味,但这样香甜口感浓郁层叠在口中,却如同一股暖流缓缓地、不自觉地在体内慢慢扩散,热乎乎地遍布了全身。

暖暖的却很温馨,一点没有自己想象中的腻味。

在浅川家吃饭后,已经不是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温度,呆的时间越久,越能感觉自己今日的自己与往常的不同寻常……

是吃饭的地点变了,所以味觉也一同变化了吗?

一股奇异的躁动随着蠢蠢欲动地浮现而出,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直接描绘的感受,是再昂贵精致的料理也比不过的强烈感官。

他知道自己有在羡慕,隔着厨房玻璃远远地望见浅川一家在客厅里吃饭的场景时,那种温暖的光芒似乎围绕在他们身边,是那样的闪闪发亮和充满希望。

他憧憬着的希望啊……

只是,像他这样垃圾蛆虫一般的渣滓,也能这样理所当然地享受这些不属于他肖想的幸福和平和吗?

“狛枝君,你怎么了?是不是汤不合胃口?还是寿喜锅里有你不吃的忌口?”

见狛枝凪斗似乎脸色不太好的样子,浅川芸有些担心地询问着。但如同打断了那些噩梦的阴影,一直低着脑袋的狛枝凪斗连忙反应了过来。

掩去眼中的阴郁和顾忌,他似有些不好意思地屈指挠了挠脸颊,笑得像一个单纯无忧的孩子。

“不不,实在是太好喝了……无论是肉还是汤,叔叔做的寿喜锅都很棒!味道刚刚好!”

很快一碗汤见底,他还有些意犹未尽,舔了舔染着水光的唇瓣。

得到狛枝凪斗肯定的回答,浅川芸笑得合不拢嘴:“喜欢的话,就多吃一点,再添一碗吧。”

寿喜锅内翻涌的汤汁发出咕嘟的声音,眼前,不再是冰冷孤寂的房间和干涩难啃的食物,近在咫尺的料理散发着热气腾腾的诱人气息,每一道都可谓是家常便饭,但在这样热情关怀和灿烂的欢迎中,和他们一样围坐在饭桌前一起吃饭、吵吵闹闹的聊天,偏偏给自己的胃部带着一种曾经无法拥有的慰藉,仿佛深夜里所有的寒冷全部温暖了下来。

这种绵绵软软的感觉,如同一间许久照不到阳光的密室里,阴冷的漆黑中突然不知从哪里透进了丝丝缕缕的微光。

令他心底的一根弦被隐隐触动,就连身体中的血液,也跟着悸动起来,仿佛这样相似的味道,让他回忆起了曾经不敢去奢望的事情。

脸上洋溢的笑容,愉悦轻松的心情,并不是一如既往面具式的伪装。这似乎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不需要大脑来为自己判断思考。

家庭温暖融洽的气氛,夫唱妇随的默契生活,父母与孩子之间的互动拌嘴,即使言语普通常见,也能让他的内心升起一股温暖平和的幸福感。

或许正是因为是单纯的话语,才看起来这么熠熠生辉。

这就是浅川家的“希望”吧。

果然真正接触到后,真的很温暖呢……

似是回忆到了什么美好的事,狛枝凪斗浅碧色的眼睛眨巴眨巴,眼角弯弯高兴地眯起眼睛笑:“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饭菜了,谢谢叔叔阿姨的招待。”

“狛枝君客气什么,随时都欢迎狛枝君来我们家玩~”

“是啊是啊,到时候我教两手,狛枝君也能做出这么好吃的寿喜锅哦!”

狛枝凪斗重重地点头,漂亮的白毛在空中摇晃着软绵绵的弧度。他冲着浅川夫妇笑弯了一双漂亮的眼,眼中甚至亮起了小小的光芒:“谢谢叔叔阿姨。”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沙哑,为了避免让浅川一家听出异常,又似是证明自己真的很喜欢而不是客套话,他又低头往嘴里塞了一个寿司和一块牛肉,直把腮帮子撑得圆鼓鼓的,直到所有不该有的情绪全被泛起的笑意遮住。

他微微低着头,遮掩着眼中那淡淡弥漫着的雾气。

如果真的有等价的厄运要降临的话,也请在今天晚上之后再降临吧。

请务必只降临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虽然他这个垃圾渣滓的存在,妨碍不了浅川家所拥有的希望。

但他,果然还是不想……被讨厌啊……

这一顿晚饭,浅川一家和乖巧健谈的狛枝凪斗坐在一起相谈甚欢,吃得其乐融融,饭桌上充斥着欢声笑语。

狛枝凪斗光是汤就喝了三碗,四周堆着吃得一干二净的碗碟,脸颊白皙的皮肤因寿喜锅氤氲缭绕的热气蒸出了粉粉的漂亮色泽,他每次优雅地吞咽,那突起的喉结微微地上下滚动,都刺激着他身边眼巴巴望着的浅川爱梨敏感又脆弱的小神经。

总之,看着狛枝凪斗依旧如往日一般悠哉游哉灿烂的笑容,四面八方翘起的白发随着他的动作一颤一颤,是那样的温和无害和好心情,浅川爱梨心里有股说不出的郁结。

明明狛枝凪斗长得瘦瘦的没有几两肉,怎么吃起东西来是个大吃货呢!

她鼓鼓嘴巴生了一会儿闷气后,又立刻自愈地咬了两块烤肉,却发现狛枝凪斗指了指她的嘴角,慢慢牵起嘴角温暖如阳光的笑容。

浅川爱梨面无表情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轻轻碰了一下,随后眼呆呆地望着两粒米饭从她脸上掉下。

浅川爱梨:“……???!”

不知道这两粒米饭在自己脸上明晃晃地挂了多久,浅川爱梨的脸腾得烧了起来,耳尖红得发透。

她连忙用纸巾乱抹一气,似乎刚刚的失态只是对方的错觉,但在心里,却凶狠地朝狛枝凪斗扬了扬她的粉拳,将“好心”提醒她的狛枝凪斗从头到尾狠狠地挑剔了一顿。

狛枝凪斗幸运的能力和搅屎棍的危害力果然是毁灭级的!

就算没有做搅屎棍的事情,他的存在也是个搅屎棍!哼!

晚饭后,狛枝凪斗主动地帮忙一起清理餐桌、收拾碗筷,但他毕竟是客人的身份,于是在浅川芸“狛枝君果然乖巧懂事”的目光下,浅川爱梨只好硬着头皮地去厨房自荐洗碗。

狛枝凪斗不好意思地还想跟上去帮忙,浅川爱梨立刻洗了一盘水果塞进了他的手里,随后,二话不说地把他推出了厨房。

乖乖站在厨房门外没敢进来的狛枝凪斗,望着里面默默地探进了他一头棉花糖般的脑袋。

“浅川同学,真的不用帮忙吗?”

“狛枝君,你是我们家的客人。若是让客人洗碗,我这个主人可就太失格了。”

浅川爱梨挽起袖子系上卡通的方格围裙,重新高高地将自己马尾辫用了一根橡皮筋绑了起来。她斜睨了一眼门口歪着脑袋望进来的狛枝凪斗,说道:“还是说狛枝君这么不放心,觉得我是连洗碗都无能的废柴?”

“怎么会呢?”面对浅川爱梨故意的歪曲,和奇怪上涨的敌意,狛枝凪斗露出略显无奈的笑容,摆摆手乖乖地答道,“我只是不想浅川同学一个人太过辛苦,毕竟有这么多要洗的东西。在打扫和清洗方面,我还是十分擅长的。”

他说完,发现浅川爱梨压根不理自己,只好转移话题,没话找话地问道:“浅川同学围裙上的卡通图案也是自己画的吗?”

浅川爱梨“嗯”了一声,依旧是简短的回应。

“浅川同学果然很厉害啊……”狛枝凪斗轻轻喃喃了一句,随后望了两眼浅川爱梨不打算让自己帮忙的背影,有点小失落地垂下了白毛。

浅川芸整理完餐桌后,笑眯眯地招呼着拿着一盘水果呆站在厨房门口的狛枝凪斗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但听着厨房里传来的唰唰水声,心里却同样不怎么放心自家女儿洗的碗。

不过进了厨房后发现,从来不干家务的宝贝女儿,洗碗的姿势却十分的干练。

“妈,洗碗就交给我吧。放心,我会洗干净的。”厨房里的大灯是暖黄色的,浅川爱梨半张脸在灯光下,仍有些稚气未脱的脸上却有着难掩的认真。

她擦了擦脸上的水渍,转头对着浅川芸道:“以后我也会帮忙做家务的,不会再做出让你们操心的事了。”

这一世的浅川爱梨其实是个娇娇女,家务方面的确从来没有做过,但对于前世父母双亡后过了三年独身生活的浅川爱梨,区区洗碗自然已经熟能生巧。

而刚才吃饭的时候,她虽然一直默默地在一旁吃着,但也一直认真听着父母与狛枝凪斗之间的闲谈。

曾经调皮捣蛋的自己,曾经不懂事净惹祸的自己,真的有太多的不足和缺点。

狛枝凪斗虽然是个性格堪忧的搅屎棍,但他身上的确有自己该学习的地方。

至少未来,不能让父母一直叨念着他的好才行。

哼!父母心中她才应该是第一的!

浅川夫妇一直把自家宝贝女儿当家里的小公主和小霸王。此刻浅川芸闻言,严重怀疑自己听错地愣了一下,随后她恍恍惚惚地走到客厅,不敢置信地对着浅川峰道:“爱梨好像一瞬间长大了,竟然连碗都会洗了!还懂事地说会帮忙一起做家务呢。孩子她爸,我是幻听了吗?”

浅川爱梨听了差点一口血吐出,在厨房里不满地嚷嚷道:“妈!别把我说得好像除了画画什么都干不了的废柴啊!”

“难道不是吗?”浅川峰哈哈大笑,“我一直以为我家爱梨只会画画呢。”

“爸!”

“哈哈看来爱梨真的长大了!要不要趁着这次春假,跟爸爸学一下烧菜?这样假期里呆在家里就不用总是订外卖,外面的食物哪有自己做得干净放心。”

“才不要。”浅川爱梨毫不犹豫地否决。

“不会做饭以后会嫁不出去的哦!现在哪有女孩子不会做饭的~爱梨要多多点开其他技能点,爸爸以后才能完全地放下心来。”

“妈妈也不会做饭,但她嫁出去。爸,你这个假设是不成立的。”

“额,那是因为你妈妈遇到了像爸爸一样厉害的料理王,所以不会做饭也是不要紧的。”

“所以,我以后也一定要找一个会做饭的男人,不会做饭一律pass,什么都能亏待自己就是不能亏待自己的胃。”吃货属性的浅川爱梨坚定地开口,“连饭都不肯为妻子亲自料理,认为家务活必须由女方包干的、一定不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可是……”浅川峰摸了摸下巴,有点小自恋地开口,“现在像爸爸一样的好男人可是很稀缺的。爱梨这么挑,以后要是嫁不出去宅在家里,爸爸岂不是要烧一辈子的饭……”

“好像我嫁出去了爸爸你就不烧饭了一样。”浅川爱梨鼓着包子脸反驳道,“而且我现在才初中,爸爸你想得也太远了。”

“因为刚答应狛枝君教他下厨,原本还想让你们一起学习的,真是太可惜了。”

“……”没有答应真是太好了。

眼前温馨吵闹的场景实属平凡常见,却像一幅想要永远珍藏着恒美的画卷,印刻在狛枝凪斗的心里。

或许是这样的光辉略微刺眼,狛枝凪斗微微眯起了眼睛,小口地啜吸着浅川芸递给自己的热茶。

“狛枝君,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爱梨果然很犟脾气吧,刚说她懂事长大,其实一旦自己认定的事情哪怕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明明这么爱吃,却偏偏不愿意自己下厨。”

被默默点到名字的狛枝凪斗一怔,随后,他轻轻点头,嘴角勾起露出一个惯有的微笑,动作优雅地削了一个肥肥白白的雪梨,然后小心翼翼地切成了片。

“不瞒叔叔阿姨,我其实有点赞同浅川同学的观点。如果那个人真的在乎浅川同学,哪怕不会下厨也一定会为她努力学习料理的。如果连料理都不能胜任的话,就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废渣,浅川同学不喜欢这样的人也是正常的,毕竟这样的人只是浅川同学人生路上的垫脚石而已。”

浅川爱梨洗完碗出来的时候,就见自家父母和狛枝凪斗都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父母的表情似乎有些严肃,完全被电视新闻里的内容吸引住了全部的视线。

狛枝凪斗同样也在看着电视,只是双手乖乖地放在并拢的双腿上,一副小媳妇般的坐姿,让浅川爱梨奇怪地多望了他两眼。

而当瞧见浅川爱梨走来后,狛枝凪斗才微微地动了动,不着痕迹地将自己身前的一盘切成小块状的雪梨朝她坐下的方向推了过去。

浅川爱梨以为是浅川芸切的雪梨,很顺手地插着牙签,自然地就开吃了起来。

新闻里正在播放着失踪案的最新进展,画面是家属哭哭啼啼的现场和两位播音主持对这整件事的分析,浅川爱梨一边吃着雪梨,一边莫名其妙瞥了一眼某只盯着电视嘴角却奇怪上扬的棉花糖白毛。

失踪案这么严重的事,他却感到这么愉悦,不会还在想绝望是希望的垫脚石吧。

搅屎棍的思维果然不是我们这种正常人能理解得了的。

“最近,青少年失踪事件不断发生,截至目前,行踪不明的学生已经增加到了第七名。警方猜测,这极有可能是一场连环失踪案,现在正进行公开搜查,向大众寻求信息。”

新闻里的一名女主持说完,另一名男主持在旁补充道:“目前,家属们尚未收到犯人索要赎金之类的要求,所以还不能最终确定是否是一场连环绑架案。”

“如果是绑架案,犯人的动机目的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而且离第一起失踪案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孩子们的安全也让人非常担心。”

“我们恳请今天收看到节目的热心观众,如果您有相关的线索,请拨打屏幕下方的电话跟警方联系,或许你微小的一个发现,就将是警方破案的关键……”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