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性姿势二十四动态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1月18日晚上8点,心缘号启航离开港口,航程预订11小时,明早7点返回港口,介时能睡的继续睡,不能睡的自己早起下船上班,或者上学……

就在心缘号离开码头后不久,海上十几里外的葫芦岛,一艘看起来老旧,但吨位不小的渔船“突突突”喷着黑烟启动出发。

驾驶室里

“柱子叔……”

“说了,在外面不许叫我柱子叔,叫我强哥!

今晚过后,江市只有一个强哥,那就是我李强!”黝黑汉子嘴里叼着大前门,大拇指戳向自己胸口,霸气道。

“强……强哥,海这么大,我们能找到游艇吗?”

李强:“早就告诉过你平时多读点书,特么每回工地一发工资,你小子不是钻赌场,就是钻洗头房那些个骚娘们裙裆里。

吗的,你想一辈子就玩30块钱一次的破货?”

年轻小伙憨笑摇头:“贵的我也玩不起啊。”

看不惯他那蠢样,李强赏了他一记头皮,一手把舵,一手掏出手机显摆道:“鸡屁碍斯听说过吗?这可是高科技!

只要拿着手机,不管到哪都能找得着。

你瞧人家二狗子,高中毕业去了趟东/浣,回来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特别能拿主意。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你看强哥我多有文化。【文学楼】”

小弟点头:“是是,我们村里就数强哥最有文化。布鲁弗莱高级职业学校毕业,不光会开铲车,还会开渔船。

强哥,布鲁弗莱怎么报名?我也想去学。”

李强顺手又是一记头皮:“明一早咱就都是有钱人了,还学个屁!到时候铲车买两台,你一台我一台,咱两没事就在村口开铲车互怼,我告诉你,那家伙可比拖拉机得劲多了!”

小伙一脸艳羡,又问:“强哥,我打牌的时候听人说,周强可厉害了,咱能干得过他吗?”

李强指了指船舱:“怕个卵,咱这里50几条汉子,个个都是工地上每天能搬几百斤砖头的狠角色,周强船上不是老板就是娘们,还怕砍不过他们?”

小伙认真点头:“嗯,有道理,还是强哥想的周到。

那一会上船,咱是砍娘们还是砍老板?”

李强额角青筋爆起,放开船舵,对着小伙就是一顿头皮:“叫你砍!叫你砍!

你敢不敢长点脑子?拿家伙比划两下不会啊!

你忘了上回咱怎么讨工资的?那些个老板命都金贵,一吓唬他们就软了。”

小伙再次点头:“那娘们呢?她们砍不砍?”

李强猛翻白眼:“特么你裤裆里那活儿是假的?干娘们还需要用刀?”

小伙低头看去,眨了眨眼。【文学楼】

…………

晚上9点30,大型游艇船舱洗手间里

纪安的热点扫描雷达不是对所有事情都会提示,毕竟即便新闻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世上总有一些事情永远不会见光。

不知道无/遮/大会什么时候开始,纪安看了下时间,悄悄打开洗手间门。

游艇一层是餐厅,这时候一个人也没有。

二层宴会厅门口,纪安难受解开领口口子,光头身板太壮,把衣服撑得满满当当,全给绷紧了,勒得他有点喘不过气。

正要迈步进去,纪安突然感觉屁股上挨了一下,回过头,一穿着华贵礼服的丰腴妇人在对他呵呵娇笑。

见妇人眼中冒出如狼似虎的绿光,纪安一阵哆嗦。

身边同样一身黑礼服的小胡子道:“我老婆看上你了,一会11点你来二层。”

纪安心中暗骂“你大爷”,勉强笑了下,走进宴会厅。

宴会厅里放着音乐,莺莺燕燕的外围/女服饰异常节省布料,纪安一进来就被一双双大白腿晃花了眼,反倒人数比例只占三分之一的男士都是西装领结,衣着整齐。

纪安一边装模作样拿起酒杯托盘,一边四下寻找,看到不时在电视上出现的齐开阳端着酒杯围在一老头身边敬酒献媚,纪安放下心来,轻扬嘴角:“今天只要你脱下裤子,就等于和一世富贵说再见。”

视线旁移,纪安挑眉,他看到了一个熟人。

一群人围着严老不知道在说什么,纪安就见一敦实中年人把周柏桐那家伙拖到严立伟面前。

天不怕地不怕,一副纨绔性子的周柏桐在中年人手里老实地很,被掐着后劲,乖乖向严立伟鞠躬。

中年人说了两句之后,周柏桐一口饮尽杯中红酒,严立伟浅尝辄止。

这已经很给面子了,中年人抱拳感谢,拉着周柏桐离开。

门口,纪安靠近

“你下去吧,今晚你在工作人员舱房里睡。”

“爸,时间还早,睡不着啊,这里这么多……”

“闭嘴!下去!

天亮以前不许上甲板,听到没有?”

“可是……”周柏桐在他爸周强冷视下住嘴,等了一会,他讨价还价道:“爸,程冰也在,让我跟她拍张合照好吗?拍完我就走。”

“不许!她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

“她注定要成大明星的,跟她合照,好像我也不掉价啊。”

“哼,她这种明星,以后给你洗脚都不配。

你先去舱房睡觉,今天这场合不适合你,要不是为了给你引荐严老,我都不想带你来。等过春节,爸带你去加勒比海玩。”

周柏桐这才不情不愿离去。

偷听完父子对话,纪安撇嘴,心想人跟人果然不一样,自己到现在能不能安心过年都不确定。

拿起托盘,纪安同样往船舱走去,打算在厕所等到11点再出来。

“你叫什么?怎么以前没见过你?”一层甲板,突然有人叫住纪安。

纪安僵了不到05秒,一遍遍默念:“我是流/氓我怕谁……我是流/氓我怕谁……”转过身,他学着电视里山鸡哥的表情,用下巴戳人,瞪眼道:“老子是强哥的人,叫什么你管得着吗?”

问话那人一身服务员领班打扮,看到光头一脸凶神恶煞,身上鼓鼓囊囊全是腱子肉,气势顿时弱下:“你和那个二狗一样,也是强哥今天临时叫来的?”

纪安闷哼一声,算是回答。

领班:“那好,跟我去更衣室吧。

11点我们员工舱房就要落锁,之后都得靠你俩上下跑了。”

纪安眨眨眼,跟上。

从甲板楼梯走下船舱,领班抱怨道:“都怪上回那小子手贱,拍了张女明星果照,回家还放到网上,害的我们春/宫都没得看。

本来就算没资格上,去送酒的时候趁机瞄两眼也好,那可都是大明星啊,一个个叫的跟母狗一样,别提有多过瘾了。

唉,如今这美差归你们了,如果以后有机会看到电视里那位娘娘,跟我好好说道说道,我就喜欢她那模样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