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辣文林宛宛

</script>

中午吃过饭之后,呆在自己的房间中,深深的呼吸了好久好久的气,把手机放在桌子上面,静默了良久,我再度的拨打了那个手机号码,开了免提,然后立马退得非常非常的远。乐文

手机铃声的音乐的风格是非常的哀伤的,是钢琴的音乐,但是是我没听过的曲目,以我种不知道音乐细胞为何物的人来说,就算我听过,我也忘了。

响了大概有三十秒的时间,我以为不会有人再接听的时候,居然接通了!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声迟疑的声音:“喂?”

我感觉我的腿在发抖。

“那、那个,你先告诉我,你昨晚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穿着黄色睡衣的美女?”

那边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回答:“有。”

“那你是不是有着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八块……”应该是八块吧

“八块腹肌,而且昨晚还围着一块破浴巾的帅哥?”

那边又沉默了,估计是被我破浴巾这三字弄的。

“不算是。”

我含着泪的在想,这哥们太谦虚了,如果像他那样的极品都不算是帅哥的话,这世界遍地都是男恐龙。

我又问:“你是不是人?”

问得太直接,我害怕他会回答两个字,那就是——你猜!

我还你猜我猜不猜呢!

我问得直接,哥们也回得直接:“我是。”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特别的相信人,特别是那种长得帅,身材好,声音又有磁性的帅哥。

松了一口气,走到了桌子前,把手机拿了起来,终于说话没有再带颤抖的声音。

“你是人就好,是人就好。”

那成想我刚确定对方是人之后,换到对方问我了。

“那你,是不是人?”

啊咧?

当即咆哮道:“你有见过这么美的妖怪吗!?”

对方问得很严肃,我回答得很认真,嗯,珍珠都没有这么的真。

回答了之后,我想到了这个号码,我就问:“你的号码怎么那么的奇怪,还有,为什么我会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难道是我穿了?又穿了回来。”

别问我为什么可以这么淡定,不解释,我就是这么的傲娇。

叶言又沉冥了片刻,道:“你的号码一样很奇怪,我从来没看到过这么怪的组合,而且,我并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愣了,我的电话号码奇怪吗?

一点也不奇怪好吗!

全中国的中国移动的号码都是十一位数的数字组合好伐!

还有,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确定是实话?

不然为什么那么的巧,我出现的时候就刚好的洗好澡,真的确定没有色/诱我的打算?

“你的所在地是哪里?”我已经坐在了电脑前,打开了浏览器,只要他一说出地名,我就立即搜索。

“诺拉-501号城。”

“what?”

“诺拉-501号城。”

“what?”

“……”

“靠,哥们其实你是在玩我是吧?是吧!”

从来就没听说过有那座城市数字来排序的!

“没有,我的国籍确实是诺拉国籍,在501号城。”

为此我特意的在百度中搜索了诺拉这个国度,用了不下五个同音字来搜索,诺拉你妹啊,我只搜到了考拉!

还是抱着树,啃着树叶的那一种考拉!

“我告诉你,我是中国国籍,说的是中文,真心没见过这年头还有骗子这么的没水准。”还是这么能帅得让人喷一墙血的骗子。

“中国?”

叶言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疑惑。

“别告诉我,你连中国都不知道!?”

良久之后:“不知道。”

……

我感觉我的世界有点玄幻,如果没有发生昨天的事情,我估计只会认为我现在正和一个智商为负五值的家伙在通话,但经过了昨天晚上那一幕之后,我真的有那么一点怀疑,不是对方的智商有问题,而是这世界真的不对劲了。

“那你说还会不会发生昨天晚上的

那种情况。”

让然而回答还是:“不知道。”

不知道……

我看了看我的房间,没有任何的不对,是不是昨天只是宇宙虫洞突然转移到我的房间来了?

快拉倒吧,就我这小破房间还能遭受得了虫洞的摧残?还有,我的手机和他的手机通话又是怎么回事?

很多的疑惑都没有答案,就像是世界的十大未解之谜一样,我估计等到解开谜底的那一天我的骨灰早已经不知道飞往何方了,或许骨灰的渣渣都没有了,都被别人当成了空气吸进了肺里面去。

怎么感觉自己这个想法特别的惊悚。

由于好奇,我特喵正常得一点也不像是正常人,正常人遇到了外星来电的第一件事就是立马拨打电视台的电话,能不能成为网红就看这次了,但我这个正常人中的正常人选择的却是提着胆子问当地的风俗。。。

基本上还是我在撩,叶言就像是个老和尚一样,问就答,丝毫不会说反问回来,我突然觉得长得这么帅的,声音还那么好听的,还沉默寡言,为么不是和我在同一个世界啊!

简直暴殄天物有没有!

就是从叶言那几句话中,我也了解了一点点,那就是我和他根本就不是在一个频道上面的,我在的cctv1,而他在的频道是湖南卫视,两个有交集,都处不到一块去的。

叶言的那个世界的每个国家的城市开头都是以名字来来开头,后面都是排序的序号,就像是他说他自己所在的城市是诺拉-501号城,所以他的国籍就是诺拉国籍。

而且我也细问不出来有用的信息,叶言那防备的态度简直就像是我这个外星人,要窃取他星球的机密,然后一举进攻似的。

我突然想起来了我看过的地球反击战,就是叶言破解了我其实是地球的间谍,然后试图迷惑他,窃取他星球的重要机密。

……我感觉叶言想太多了。。

……我也想太多的。。。

比起了解他的世界,我其实更想多了解叶言多一点,话说他会不会变身,全身无毛的那种状态,两只眼睛很大,下巴很尖,四肢很长的那种外星人状态,还是说会在满月的时候,会全身长毛,从一米八几的身高一下子噌噌变成两三米的那种不知名的生物?

叶言沉默了三秒钟:“不会。”

“那、那有没有,有没有发情期……?”我觉得我问的问题越来越没有底线了,就像是一个老司机在装小单纯去撩拨年轻的司机。

或许是我的问题一直都这么的赤果果,所以我发现每次叶言回答得时候,都会沉默了三秒,要是我遇到问我这样问题的人,我二话不说先骂一句你脑子有毛病再说,但显然叶言的家教非常的好。

“……有。”

“哦,有啊……啊啊啊???”

我感觉我听到了个不得了的消息!!

我犹豫了一秒钟的时间,我愣是跟个性/骚扰的一样,还是问了出来:“每个月一次,还是每个季节一次?”

又是沉默。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艾玛,完了,我脑子里面已经浮现了叶言那张帅帅哒脸上一片不正常的绯红,衣衫半解,胸/肌外露,两眼迷离,然后仰着头,声音性感迷人的道:“我要……”

瞬间鼻血喷了一墙。

擦了擦鼻子。

用着非常正经的语气问道:“那么,发情期是和女的xxoo,还是男的?”

沉默再沉默,问到了这个点上面,不发飙的基本上都是好脾气的,我估计如果是别人的话,我只有一个想法——这个女的精神有问题,鉴定完毕,是个蛇精病。

我能这么的放飞自我,完全因为不同一个世界,不用天天见面,就是像和网友聊天一样,没见到真人,啥话都能说得出来。

虽然我和叶言有过一面之缘,正是有过一面之缘,我特么才有性/趣去撩这位帅哥。

“嗯……我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下次再聊。”叶言的语气还是非常的客气。

……真的确定我下次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帅哥你还会接我电话?而不是直接把我拉入黑名单之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