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被别人在室外调教

只是发生了这件事之后,陛下再也不肯踏足椒房殿,整日里都陪着仪贵妃,让翊凰想下手都没有机会。

翊凰知道,曹睿此举无非就是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

你曹睿向要保护,那我这个皇后也的尽一尽绵薄之力。

“冰儿,产婆说,仪贵妃的肚子是不是这两日就要生了?”翊凰算着日子也是快到了。

冰儿想了想,点头称是。

“此时,仪贵妃人在哪里?”自从陛下亲自照拂仪贵妃之后,这翊凰想见一见仪贵妃都难了。

“还能在哪,在未央宫呗。”如今仪贵妃的孩子是最受陛下重视的。

白日里,陛下在北宫处理朝政,不能陪着仪贵妃,所以就让她在未央宫等着自己。

未央宫守卫森严,皇后一定不会出现在这里害仪贵妃的孩子。

这么多个月,皇后从未踏入未央宫,想来皇后也是知错了吧,只要等仪贵妃的孩子生下来,这些事朕就当做不知道,还与翊凰像从前一样。

曹睿真是太天真了,从你杀了翊凰的双亲那一日,你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这后宫的女人,都应该为本宫活着,冰儿,你说对么?”翊凰双眼无神,透过冰儿的双眼看向远方。

“皇后娘娘。”冰儿真不知该说什么。

“去,将舜妃传来。”

冰儿知道皇后这又要开始了,但是没有办法劝阻皇后,只好去请。

“冰姑姑?您怎么亲自来了?”舜妃在自己的宫里无所事事,没想到今日竟然能看到贵客。

“给舜妃请安,咱们皇后娘娘说想见您。”

皇后传召,岂能不去,舜妃觉得皇后突然召见自己一定不简单。

“见过皇后。”

“免礼,赐坐。”

舜妃何其聪明,她见皇后不发话,自己也不肯说话,只是盯着眼前的杯子。

翊凰心道,是个有心的,只是笑道,“舜妃,你跟着陛下多久了?”

“回皇后娘娘的话,五年了,”是啊,从跟着王爷开始到现在,已经五年了。

“那你为何没有为陛下生个一儿半女?”翊凰笑容不减,仿佛这话不是她说出来的。

舜妃抬头看了一眼皇后,不解的回道,“臣妾无福。”

“呵,”翊凰低头笑了一声,“不是你无福,而是有人故意让你无福。”

“皇后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有人不肯让自己怀上孩子?

“舜妃,你是个聪明的人,怎么到这个时候却糊涂了?你好好想一想,从前在王府,到现在在王宫,你好好想一想,到底是怎么回事?”翊凰笑的越来越美,只是说道最后一个字,笑容便冷了下来。

舜妃不解,但是舜妃疑心很重,这话足矣提醒她是有人害她,“那是谁?”

“害你的人一定是从前王府的人,你好好想想吧,”

舜妃一愣,从前王府的人?只剩下仪贵妃,和一个不受宠的妃子,如今最得宠的是贵妃,难道是贵妃,可是郭仪是最好性子的,她能害人吗?

翊凰见舜妃的表情,就知道舜妃不相信,“有些事你不知情,本宫不妨告诉你,上次问兰的事,就是仪贵妃做的,”

“您是说,仪贵妃故意让王府的所有人都不许怀上孩子?”

“没错,但是,你想想,如果仪贵妃背后没有人支持她,她能一个人做这么多么?”翊凰一步一步的让舜妃相信,真是费尽心思。

“您是说,仪贵妃和一个势力强大的人一起让王府的所有人都不许怀上孩子?”舜妃已经相信了,但是她想不到那个人是谁。

“你想一想,王府里能决定所有人命运的是谁?这天下能决定所有人命运的是谁?”翊凰紧紧的盯着舜妃,

这眼神,舜妃一愣,她似乎想到了,可是她不敢说出来。

那便由本宫说出来吧,“没错,就是你心中所想的那个人,陛下。”

舜妃大惊,一下子瘫坐在榻上。

“不,陛下?不会的,这,这说不通,陛下为何要”

“因为陛下钟爱贵妃多年,可是仪贵妃是个庶女,不能做皇后,便答应贵妃,后宫所有的女人都不许先与贵妃生下孩子,但是郭仪不争气,这么多年也没怀上孩子,进了宫,梦妃先有,问兰后有,郭仪自然不许,”

舜妃打断皇后的话,“可是,可是,陛下一直为您保留皇后的位子啊。”

“那是因为,这都是郭仪出的主意,郭仪使了障眼法,陛下若是太过宠爱她,岂不是让言官诟病?所以她让陛下这么做,当日你也听见了,问兰的孩子没了的那天,问兰说过,本宫双亲的死跟贵妃脱不了干系,难道你还不明白么?”

舜妃突然明白了,“所以,所以,陛下当日大怒,所以不许问兰再说,将问兰打入冷宫,?”

“没错,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翊凰笑了笑,可是这笑容看进舜妃眼里,怎么也看不出皇后这是在笑。

舜妃恨啊,她恨曹睿,恨贵妃,是你们不许我生下孩子,不许我怀上孩子,原来都是你们。

自己还一直以为是皇后惹的。

思及此,舜妃定了定神,看向皇后,“皇后为何这个时候告诉臣妾?”

翊凰一笑,这个舜妃真是不傻,“因为本宫也是深受其害,所以本宫希望和你联手,一起除掉贵妃,”

“那,臣妾有什么好处?”

“好处?自然有,贵妃若是死了,陛下就能让后宫所有女人怀上孩子,你有了孩子,以后不就有指望了,本宫知道,你在乎的不是位份,”

舜妃打断皇后,“不,臣妾在乎名分,臣妾嫁给陛下多年,深知,名分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多重要,就算没有恩宠,有了更高的位份也会让臣妾好过。”

本宫自然知道,只是本宫不想让你觉得本宫一心要拉拢你。

“既如此,那本宫许你贵妃之位,他日你的孩子便是最尊贵的王爷,世代封爵。”

舜妃满意的笑了一笑,“臣妾,唯皇后马首是瞻。”

北宫

“陛下,陛下,贵妃娘娘要生了。”越州满面喜色的跑进来说道。

“太好了,快,起驾未央宫,朕要陪着贵妃。”

“是,”

曹睿在外面听的心惊肉跳,可是产房的门是不能进去的。

皇后此时急忙赶来,“陛下。”

曹睿抬起手,示意皇后免礼。

多久不见陛下了?如今再看曹睿,容颜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等了好久也不见孩儿啼哭,皇后也是急的团团转,“这,女人生孩子,都说跟走了一遭鬼门关,可是本宫怎么听着这贵妃的喊叫声不太对劲啊。”

曹睿一听,更是担心,仪儿,你万万不能再有事了。

产婆大惊失色的跑出来,“不好了,不好了,陛下,仪贵妃打出血,恐怕孩子生不出来了,这,这,请旨陛下,是保大还是保小?”

“自然保大。”翊凰大喝,“陛下看重贵妃,若是贵妃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本宫就要你们陪葬,”

“是,是,”产婆急忙返回产房,与太医一起商讨如何保大。

曹睿感激的看了一眼皇后,“皇后有心了。”

没错,曹睿也是要保大,如今这后宫能走进自己心里的只有仪贵妃,孩子可以再要,但是若是仪儿死了,自己恐怕

“陛下不要担心,郭家女儿向来福大命大,贵妃又深受皇恩,一定不会有事的。”翊凰担忧的看向产房,口中默念,“神明保佑,愿贵妃顺利产子。”

曹睿动容,看来皇后真的是学好了,是不是自己冤枉了皇后?

毕竟都是有口无凭,问兰的话也不能全信。哎,翊凰,朕对不起你。这么久没见,你还肯过来。

若是翊凰知道曹睿的心思,又要冷笑了。

“啊”一声凄惨的声音从产房传出,

众人大惊,所有人一动不动,死死的盯着产房。

产婆破门而出,“陛下,贵妃产下皇子,只是,皇子出生就死了。”

被那一声吓得站起来的曹睿,闻言一屁股又坐在了椅子上。

“死胎?”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两个字。

“臣妾听说,当年郭影小姐也是生了一个死胎,还有太后,多年也生不出孩子,这郭家的女子还真是邪门啊,”这话再人群中不知道是被谁说出口。

自然是皇后授意的,此话就是要传进陛下的耳中。

死胎最是不吉利,有被诅咒之说,可是

“你们不要胡说,贵妃深受皇恩,怎会被诅咒?本宫好性子,你们就敢人云亦云,”翊凰大怒,斥责众人。

曹睿自然将这些话都听了进去,“死胎?诅咒?朕明白了,原来郭家女子都是被诅咒过的。”

这件事对曹睿打击不曹睿亲自去了太后的慈宁殿,坐了许久,“母后,郭家的女儿是不是都被受过诅咒?”

甄宓看着可怜的孩子,“母后也不知道,但是母后知道,郭仪的孩子没了,其他妃嫔还是会有孩子的,陛下,你要去椒房殿啊,早日生下嫡子,才是。”

“母后,儿臣明白,儿臣已经想好了,等仪儿生下孩子,朕就日日去椒房殿,早日生下嫡子,可是如今,如今”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