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

从公司出来后,乔安没有半点停歇,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到c市,之前答应过母亲,等自己毕业后就接她出来,下星期自己要去上课就没有时间了,加上马上就要大四毕业,毕业论文、答辩等到时候肯定很忙,加上还有两个教授的学分未搞定,想到这两个学分乔安就脑仁一阵泛疼。

现在如果不把母亲接出来步入社会之后,自己也无暇顾及她,且恐商场竖敌颇多,放在医院终归是不安全。

之前都是从电话中了解母亲的病情进展,不知道母亲真实的治疗进度和如今的状况,乔安心里有些紧张。

直到来到医院,院长亲自接待,带着乔安到了一高档小区内。

“我妈怎么在这?不是在医院吗?乔安不解。

“乔小姐,您进去就知道了。”院长露出莫名的微笑。

乔安进入房内,却看见母亲与一年轻女子正在聊天泡茶,好不惬意,乔安有些吃惊,“妈?”

女子连忙起身对着院长跟乔安点了点头,站到一旁。

“乔乔,你终于来了,等了你好久。”听到乔安的声音乔母有片刻的呆楞,缓了五六秒钟才反应过来,说完这话她又低头继续泡茶,在女子的指点下直到一套完整的泡茶流程做完,她面无表情的抬起头,“这次来是接我回去的嘛?”

这样的母亲完全不同于之前智商下降的样子,也没有呆滞的表情,只是动作反应慢了许多,难道真的好了?乔安疑惑的看着院长。

院长对着女孩示意,让她继续陪乔母,跟乔安走到房子的阳台处。

“小姐安排李女士过来的时候,我们就她的情况开了个小型会议,其实李女士的状况与大多数精神病人的分裂情况相同。”

“每一个精神病人都拥有一个自己的世界,当这个世界越大时,她的病就越重。我们千方百计的希望可以帮她们,打破那个她们的世界,回到我们现实的生活中来。”

“李女士正是这样的情况,我们了解到她作为一个一辈子都在农村的妇人且在那样封闭的情况下,因为丈夫出轨受不了别人异样的眼光与嘲讽,所以精神奔溃,出现了问题,她给自己划了一个世界,一个丈夫还在的世界,大多数的时候她在这个世界呆着不愿意出来,可是等清醒的时候回归现实,却发现是别人的冷嘲热讽,这么一来二去,因为有幻觉或妄想支配,怕自己和家人受到伤害就会发病打人,只有偶尔的情况才会像我们正常人一样,不过很少,估计也只在乔小姐您面前会这样,因为您母亲的状况属于精神分裂,究极发病的源头是怕自己和您受到伤害以及外界的议论。”

“之前在那个医院吃的药物还是有效果,治疗病人的方法、对于发狂的病人打镇定剂是没错的。”

“只是因为那家医院殴打病人,让病人产生了抵触,不愿配合治疗,刚开始李女士过来的时候,一星期发病过好几次,还打伤了我们医院几个护士,我们也费了很大的劲才注射了镇定剂,后面因为吃药,李女士的状况才好些,就是这样这样我们才发现李女士在没见到医院的护士时情绪还是比较稳定,发病次数也越来越少,偶尔还能跟探望别的精神病人探望的家属聊天。”

“因此我们商量决定把她带到小区,派一个护士平日里照顾,偶尔出去散散步,情况比之前有了很大的好转,只不过因为药物的治疗,思维等比较迟钝,而且她现在已经不记得自己得过精神病的事了,可能是因为疾病有所恢复病人认识到自己的疾病故意掩饰而已亦或可能是记忆受到影响,短时间记起恢复很难。”

“乔小姐,李女士现在的行为举止虽看起来与常人无异,但还是要小心照顾,现在她的内心极为敏感,之前发生的事万万不能提及,而且不能受到刺激,只能等她自己慢慢恢复。”

“还有调节情绪、放松心情很重要,要给她营造一个轻松愉快的氛围,我们建议还是留在这治疗观察,当然这也是我们的一个建议。”

乔安看着正在与女孩聊天的母亲:“不了,谢谢你的建议,我还是接出去吧。”院长不明白,前世还过几个月就是母亲的去世的日子,想来想去,乔安决定还是接到自己身边为好,至少自己看着能安心点。

“好,办理一下出院手续等流程就可以了,另外出院侯药物还是要继续吃,份量适当逐步减少直到病情完全好转。”院长一一叮嘱着,乔安点点头。

“妈,我来接你回家。”乔安走过去忐忑的看着正在与年轻女子聊天的母亲。

李舒雅点点头过了片刻脸色瞬间阴沉:“回家?是回r县的那个家?我不回去我要在这里!”

“您忘了,之前乔乔说过,毕业之后就把您接出来,乔乔在j市买了房子,就我们两个人,不回r县。”

“不回r县?”李舒雅的神色变幻着,说不清是开心解脱还是难过。

“嗯,不回r县。”

“就我们两个人?”

“就我们两个人。”

“街坊邻居都不认识我们?”

“都不认识,没有来往。”

乔安看出了母亲的焦虑与恐惧一一回答着她的问题。

“精神病人有社交敏感性障碍是常有的事,只不过在李女士身上更严重了些,且敏感异常,所以这也是我最担心的。”等乔安与母亲对话结束,院长开口说道。

“出院后一步一步让李女士接触人群,凡事都一步一步来,不可操之过急,说实话,现在病情还不是很稳定,我有些担心。”院长叹了一口气。

“我有个请求不知道院长你能否答应。”

“乔小姐你有什么请求尽管说出来,只要我们医院能办到,自然尽力。”院长一愣连忙开口说道。

“我还在上学,可能时间不是很多,所以我想有个人照顾我母亲,如果她愿意去j市,我工资照付,吃住全包不知院长你看同不同放人?”

院长了悟的点点头:“多大的事,只要她本人同意我肯定举双手赞同,这哪还要您破费,我们医院的人当然是我们医院出,小芋,你过来下。”院长对着那边的年轻女子招手。

女子小跑了过来。

“明天你就去j市上班吧,照顾离女士,费用吃住医院全包,工资提升三分之一,你看如何?如果不行我们再换人,只是你跟李女士熟悉了我还是希望由你去照顾她最好不过。”

女子点了点头,对着乔安伸出手:“还未来得及介绍,我姓曾名芋,年龄25,乔小姐您就叫我小芋就行。”

乔安面无波澜也伸手握住了女子的手:“不用那么客气,我才21,你比我大,直接唤我名字就行。”

“谢谢你们这段时间对我母亲的照顾与包容,有机会乔安一定报答。”

院长挥挥手:“这都是小事,照顾治疗病人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何况您还是苏家大小姐的朋友,我们更不敢懈怠,这都是应该的,还望…乔小姐能在大小姐面前美言几句。”

乔安点点头:“这是自然。”

院长闻言绽开一丛笑意,从前额到眼睛,再到嘴角,逐步展开。

“麻烦芋姐你收拾一下,我们就出发吧,不好意思,我去趟卫生间。”乔安对着两人说道。

走至卫生间,乔安无意识的洗着手,皱起双眉,刚来时还以为院长说的小姐是指苏晴,刚刚那么一说才知道是指苏蔓,原来苏蔓在苏家的地位既然比苏晴还要高吗?上次在吃料理的时候明明听到苏晴说苏蔓不是苏家人,苏蔓的身世另有隐情,那外人知道吗?苏家人又是否知道?

苏晴想必也是不甘心,那次学校宴会就可以看出来她的野心跟城府,只是隐藏的很好罢了,自己前世七年都未了解过她。

还有她们之间的感情…苏晴好像并无多大反感排斥的样子,种种行为举动反而更像是与苏蔓情人之间的闹别扭,这到底是真的还是演的?

乔安只觉得脑海中一团乱麻,不由感叹世家果然是非多,苏晴是自己上辈子加这辈子的闺蜜,至于苏蔓虽然这一世才认识,可自己是极其欣赏她的为人处事,而且她对自己的事情极为上心,帮过不少忙,不管是私心还是公心,自己肯定是不愿伤害她的。

若是真有两人反目成仇那天,自己又该如何面对?如何处理?还是当个旁观者互不插手?乔安摇了摇头,擦拭手中的水渍,估计到时候想不插手也难。

罢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何况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至少现在两人还是相处无事,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