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让人湿的文字

休息室通往外面的每一条路都是有摄像头的,查看了每一个通道的摄像头之后,终于找到了康盛和简宁的踪影。=乐=文=

画面上,简宁披着个黑色的外套,头上戴着帽子,脸上还戴着墨镜,跟在康盛后面一起走出了婚礼现场。

“新娘子这是要逃婚吗?”

艾伦看到这录像之后,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被人控制了。”

徐璈看的仔细。简宁的一颦一笑,每个神色动作,他都了然于心。这画面上的简宁虽然用墨镜和帽子伪装好了,但是脸部的其他线条显得很呆板,显然不是简宁会有的神色。

她也被催眠了。

徐璈懊恼的捶打了一下桌面,暗恨自己太轻敌了。如果他没有顾虑那么多,早点将康盛给解决掉,今天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boss,你不要担心,我们的人现在已经在找了,警察局这边也在找,现在正在监看整个海市的交通摄像头,很快就能找到他们的踪迹的。而且整个海市的出路都已经被封锁了。康盛跑不了的。”

徐璈心中苦涩,他倒是希望他们是跑了,而不是……

康盛那个疯子,他已经彻底疯了,变态了。谁知道他会怎么伤害简宁。

徐璈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被一双大手给抓住了。

康盛会去哪里?

海市地皮贵,公墓的价格也贵。海市郊外的青山公墓更是寸土寸金。

这里葬着的无不是在海市有些身份地位的人。

徐璈以前每次回国,都会来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因为简宁的身体就埋葬在这个地方。

此时简宁的墓碑前站着两个人。

康盛看着墓碑上简宁的笑容,面容有些沉醉的样子。

“阿宁,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被人欺负,你帮我跑了那些人。你说你要做我的家人,保护我。我当时真是高兴,因为我有了属于自己的亲人,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亲人。没人再和我抢。你会一心一意的只对我一个人好。”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几分沙哑,显然有些激动。

“可是你为什么变了呢。你明明答应我,只做我一个人的亲人,你为什么要喜欢邵博宁。你爱上他了,眼里就再也没有我了。每天和我说的是他,看的也是他。他对你笑一下,你能高兴一整天。为了帮他追宋佳妮,你费尽心思。可他不爱你,对你真心的人,只有我一个人。”

后面的语气有些高昂和愤怒。

康盛回过身来看着木然的简宁,这漂亮的身体不是阿宁的,看着真是令人讨厌。

“没关系,我很快就会为你重新找到新的身体的。思思的身体还不错吧,她和你很像,你进入了她的身体,才是真正的重生。”

说着,他动手开始挖简宁的墓。

很快,墓碑挖开了时隔多年,里面的木质骨灰盒早就已经腐烂,脸骨灰都已经与尘土融为一体,唯一还能看到的是一只生了锈的镯子。

他贪婪的抚摸着上面的纹路。

就是靠着这个,当年他才能锁住阿宁的魂魄。只可惜,他只锁住了阿宁的魄,却丢了她的魂。为了吸引他的魂魄,他只能将手镯和她的身体一起火化,埋葬在地底多年。

辗转多年,她的魂魄才再次合在一起。那一次,差一点,他就成功了。

不过没关系,这一次,他一定能够成功。

康盛将镯子戴在了简宁的手上。

简宁的手指微微的动了动。

“这具身体不是你的,阿宁,等你成为了思思了,就没人会和我抢你了。徐璈只不过是喜欢你现在的这副身体而已,等你变成思思了,他也不会喜欢你了。”

康盛拿出绳子,套在了简宁的脖子上。

很快,他就能带着阿宁回英国了。

绳子拉紧的一瞬间,简宁突然睁开了眼睛,向后打了一拳头,康盛吃痛的松开手,简宁下意识的往前跑了几步,然后回头看着康盛,迷茫的眼神清醒过来,“阿盛,你想什么?”

“你醒了?”康盛笑了笑,“也对,你毕竟不是这个身体的,*术不会有多少作用,不过没关系,阿宁,你会同意我的做法的,对不对。你也不想一直在这身体里吧。”

简宁虽然神经有些大条,可此时也知道康盛不对劲了。

之前她在化妆师,还没和康盛说两句话,就失去了意识。现在醒来却出现在这里。而且刚刚康盛还要勒她的脖子,显然是想害她。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康盛,“阿盛,你为什么要杀我?”她和阿盛不是亲人吗,阿盛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康盛摇头,“不,我不是要杀你,我只是想给你换一个身体。你也让认识思思吧,她的身体很合适。她和你很像,又被我培养的和你以前的性子像,你成为她之后,也没人会怀疑你。如果你嫌弃她的身体脏了,也没关系,等我找到更合适的,再给你换。”

“你疯了……”

“我没疯,我只是想永远和你在一起。这是你答应我的。”康盛愤怒道,脸上全然没有了往日里的笑如春风。

“你答应我要永远陪着我的。可你背叛了你的承诺。先是邵博宁,后来又是徐璈。为什么你要为了别人抛下我?!”

简宁被他这陌生的样子给惊了一下,连忙道,“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抛下你,就算我结婚了,你也永远都是我的亲人。阿盛,你不要胡思乱想,现在放下还来得及。”

“不,我不会让你成为别人的妻子。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我们永远都要在一起。”

康盛笑着走了过来。

简宁往后退了一步,感觉到手上有东西在晃动,低头一看,是个生了锈的镯子。那镯子很像康盛第二次给她戴过的那种镯子。只是这只看起来年代更加久远一些,似乎埋藏在地底下很多年了。

她看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自己被挖开的墓地,“这镯子……”

“没错,就是我当年送给你的那一只,可惜你没戴。”康盛笑道。

简宁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只镯子。

当年她拍戏要上场的时候,康盛要送给她,让她戴着的。后来她因为拍戏就摘下来了。

所以后来,康盛还是给过她戴上了……在她死后。阿盛为什么会给她戴这个镯子,难道说当年……简宁的心砰砰的跳动起来。

“阿宁,乖乖的戴上吧,这样你就不会魂魄分离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康盛一步步的走过来。

简宁下意识的想反击,却发现自己的这身体竟然没什么力气,动作也慢半拍。康盛动作却比她还快,手飞快的砍到了她的肩膀上。她只觉得一阵巨疼,整个人陷入一片黑暗中。

只是陷入黑暗之前,她似乎还听到了枪声。

简宁感觉自己像是飘起来了一样。

浑身暖洋洋的,有种永远沉睡过去的冲动。她这是死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她天生就是孤家寡人的命,偏偏命还弱,没克死自己的未婚夫,倒总是把自己克死了。

上次她死了之后,邵博宁立马就娶了宋佳妮。这次她要是死了,徐璈是不是也会立马就娶了别人。

想到这个可能,她就觉得很不甘心。心里酸的要命。徐璈怎么能娶别人呢!她自私的希望徐璈独身一人,然后永远念着她。

一片白光从眼前闪过,简宁终于清醒过来,然后发现自己到了一片黑暗的巷子里面。

里面传来闷哼声,像是压抑着痛苦一般。

简宁顺着声音飘过去,发现是几个衣衫褴褛的人在围殴一个人。确切都说,是围殴一个孩子。

那孩子被踩在地上,狠狠的打着。简宁看着没来由的心疼。

她赶紧飘过去想要制止,却发现自己根本碰触不到被人。“别打,再打就出人命了。”

可惜这些人压根就听不到她说的话。她正绝望,那被打的孩子却突然抬起头来,半张脸都被血给染红了,他看着简宁,眼中一片死寂。

不知道被打了多久,那些人终于收手了,在他脸上踩了一脚之后,这才走了。

“你还活着吗?”简宁问他。

他没动。

简宁自嘲,她自己都死了,还管得着别人活着不活着吗?

她坐在一边叹气,正要走,突然发现似乎有同类接近了。之所以是知道是同类,是因为她发现,对方也是飘过来的。而且飘的很快。只是对方忽明忽暗的,她不大看不清楚对方的样子。

那同类飘到男孩身边,伸手想扶他起来,却也是和简宁一样,手穿过去了。她急的大喊,“笑笑,快起来,笑笑。”

笑笑?简宁下意识的看着那孩子,那孩子也抬起头来,看到那同类之后,终于露出笑容,“简,你回来啦。”

简宁闻言,心神一震,然后看向了那一人一魂。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她甚至快速的飘到了那人身边,然后看到仔细的盯着他们的脸。

离得近了,她终于看清楚了那个同类。

那,那分明就是二十多年前的她!

她又看向地上的男孩,“所以这是徐璈小时候……”

这是她和徐璈的过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