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另一个元神,则是她杀死的神的元神,她也没有吞噬,她准备留下来,给夜攸离。

魂魄已经成型,只需一点儿时间,将血肉塑造成功,再将元神与血肉灵魂融为一体,他就可以回来了!

一想起这些,叶非然就已经迫不及待了。

小龙在地上蹦蹦跳跳的,发出一阵接着一阵的响声,叶非然伸出手,放到唇上,小声的“嘘”了一声。

小龙很有灵性的懂了叶非然的意思,很快就安安静静的躺在叶非然脚边,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叶非然看他安安静静的,方才专心给夜攸离塑造肉体。

她要一分不差的将夜攸离的肉体塑造回来,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错误,就连头发丝,都不能少一根。

她把自己困在一个任何人都无法进入的空间里,关了三个多月,终于将肉体塑造成功,当她看着那具跟夜攸离一模一样的身体的时候,她的手忍不住抚摸了上去,她轻轻的抚摸着这具冰冷的躯体,手指抑制不住的颤抖着,她轻踮脚尖,深深的吻了上去。

即便她现在亲吻的只是一个冰冷的,尸体式的东西,而那具躯体正闭着眼睛,身体冰凉。

叶非然吻够了,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又将魂魄渡入其中,最后将元神完全融入其中。

当她全部做完这一切,本来该激动的心情,反而变得无比的平静。

她所创造的空间里,有一张巨大无比的床,她把夜攸离的身体放到床上,此时他还没有醒来,闭着眼睛的样子,十分的安详。

叶非然就坐在床边,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夜攸离冰凉的脸颊,小龙不知何时已经跳了上来,安静的躺倒在床沿旁,一双小眼睛安静的、一眨不眨的看着床上的男人。

叶非然俯下了身子,将温热的吻贴到了夜攸离冰凉的唇上,辗转反侧,夜攸离嘴唇的味道,她许久未尝过了,再尝起来,竟然久违的觉得熟悉和食髓知味。

她又是舔,又是咬着,希望夜攸离能被她咬的痛的快点儿醒过来。

“夫君,快醒醒啊。”

“快醒醒吧。”

“我很想你啊。”

叶非然轻声喊着,嘴唇却已经凑到了夜攸离的耳垂处,一下一下的,轻轻的舔舐着。

突然,她感到冰凉的躯体竟然有了温度,并且那样的温度在渐渐的升高。

叶非然瞪大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夜攸离平静的脸庞,双手就撑在夜攸离的身躯之处,长长的、柔软的黑发自然的垂落在身体的两侧,流泻到了夜攸离的锁骨之处,妖娆妩媚而华丽。

眼前男人的眼睫毛微颤,等了许久,男人的眼眸依旧紧闭着,似乎并没有睁开来的意思。

叶非然嘴唇颤抖着,忍不住喊道:“夫君,快醒醒啊,夫君。”

说完,她又颤抖着嘴唇,吻了上去。

突然,她感觉到纤细的腰被人用力的往下拉,很快,她便跌入了一个宽广温热的怀抱里,那个怀抱温暖而厚实,让人感到无比的安心。

她停下了嘴上的动作,微微仰头,想要看清那张熟悉的脸。

一双明亮如黑曜石的眼睛,闪着微笑着亮光,正灼然的盯着她,他微笑着,嘴角勾起了一抹温润柔和的笑意,双臂紧紧箍住她。

温和的笑声在她的耳边带着温柔的笑意在她耳边响起。

“夫人,我回来了。”

那一刹那,叶非然的眼中,仿若有万千绚烂桃花盛开。

她俯身用力吻上他的唇,用不清不楚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声道:“既然回来了,就陪着我看地老天荒吧。”

“遵命,夫人。”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