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配大小姐HH

120章

没多久,云沐被软禁了。【www.wenxue6.com

如今上京城的,除了秦王铁骑之外,还有皇上的御林军将整个团团包围,围的水泄不通皇上这样的做法明显是和秦王叫板。

秦王在西州行天子之政,招募兵马,然后秦王就被扣上了意图谋反的罪名,程婓截了云沐的书信,可这并没有阻止消息传入西州京城局势变幻莫测皇上处置了镇国公,慕容昀这边的探子早就连夜送信去西州。

秦王收到书信,招来西州官员来商议,此时的西州王宫内百官肃穆气氛沉闷,秦王冷着脸,双眸冷锐,光芒如同刀锋般凌厉。

赵璞玉站出来道“不管殿下如何决定,臣下等愿意誓死追随殿下。”

随后,朝中的官员异口同声的符合“臣下等愿意誓死追随殿下”

慕容昀站起身来,目光直视前方,他低声清冷的声音在殿内十分清晰

“王妃被禁,本王不能不救,众位随同本王杀入上京城,救出王妃,待大事一定,立下功劳之人,本王一定铭记在心,给与封赏!”

众位官员齐齐跪拜下来,朝着慕容昀施礼“臣下等愿意与殿下同生共死,救出王妃!”

建元十五年,六月十七,上京皇宫接到急报,秦王率领三万兵马直逼京城,打着营救王妃的旗号来的,皇帝扣押了秦王的王妃,秦王冲冠一怒为红颜,为了一个女人,不惜犯下谋反这等大罪,老百姓肉眼凡胎看不出这其中的门道,只道是秦王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其实救王妃只不过是个幌子,想要谋反才是真的。

在乾元殿的圣上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居然气的吐了口血,脸白的像张纸,然后双眼一翻,整个人就晕过去了,圣上龙体孱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沉疴已久,想要治愈也不大可能,一直以来也都是用药物控制着,眼下受了点刺激,气急攻心,一下子晕厥过去,让乾元殿内的大臣们顿时手足无措,皇上怎么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呢,眼看着秦王就要杀入京城了,圣上晕倒了,谁来主持大局啊?

赶紧派人去把太医院所有的太医都叫过来,为皇上诊治,程婓暂时的稳住混乱的局面,他冷静的说道

“众位大人,切莫慌张,皇上不会有事的”

如今安国公满门被杀,镇国公又下狱,上国柱是个粗人,向来只会打打杀杀,如今能主持大局的,也只有定国公一人了,众人六神无主,这圣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但是朝廷上面总得有个能做主的人,大家就好像商量好了的一般,齐齐看向程婓,拱手长揖道

“程大人,咱们该怎么做,你倒是给我们指一条明路啊,这秦王眼看着就要到上京城了,若是再没个决策,那咱们就只能等死了!”

程婓镇定道“众位大人先莫要着急,等太医为皇上诊断过,咱们再商量如何?”

众人一听,也十分有道理,皆点了点头,出了乾元殿,在外头候着。

现在,宫中的娘娘已经来了,皇后被废之后,如今主持大局的就是柔妃娘娘,定国公同父的姐姐,太医在里头诊断了半个时辰方才出来,跪在地上给柔妃娘娘请罪

“娘娘,皇上自小身子羸弱,多年以来一直靠药物延缓病情的发作,可也终究是有个时限,皇上病入肺腑,臣下等也是无能为力啊,请娘娘降罪!”

柔妃娘娘听罢之后,脚下一软,宫女及时过来扶住她,险些就倒在地上,她脸色惨白,默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般道

“此时,不许对外宣扬,你们只说圣上龙体欠佳,需要静养便是,若是谁敢对外说圣上大限已到,小心你们的脑袋!”

太医们赶紧磕头答应。

等人散了之后,柔妃招了朝中几个得力的大臣过来,将朝中的大事交给程婓来决断,下令文武百官必须得听命于他,众位官员也是群龙无首,程婓又是皇上的近臣,向来是足智多谋,众人也愿意听从他的命令。

一夜之间,上京城进入紧急戒备当中,城门内外都有禁军把守,皇宫内外被御林军严严实实的包围着,另外程婓拿虎符调动京畿地区十万的守备军前来守卫京城,还有远在边境的云佐和云腾叔侄也被秘密调遣回来,和京城的兵马一起对慕容昀的三万大军形成包围之势。

朝中天子命不久矣,程婓一手遮天,虽然说是为了圣上守护大燕的江山,可实际上这场叛乱全是由他一人而起,他的目的就是要逼着秦王造反,然后与他拼个你死我活,以报夺妻之仇!

是夜,云沐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也不知道如今慕容昀怎么样了,她既然已经被软禁了,那就是说皇上已经准备要对秦王动手了,他们想要激怒他,可是慕容昀,他断然是无法忍受这种屈辱的,他一定会带着西州的大军杀入京城,到时候京城已经准备好十几万兵马在等候着他,慕容昀贸然前往,未必能取胜。

这一切,并非她能阻止的,云沐心里头有些难受,纵然上辈子慕容昀成功的攻入皇宫里,逼的皇上退位让贤,可是这辈子什么都变了,程婓重生了,他事先知道了一切,也知道如何利用秦王的弱点来对付他。

正当云沐思前想后的时刻,忽然间眼前一亮,的院子里顿时灯火通明,外头响起一片兵刃交接的声音,云沐一惊,赶紧从床上起身,将衣裳迅速的穿好,绕过屏风出去。

“吱呀”一声,门被从里面打开,云沐站在门开处,望着院子里黑压压的站着一堆人,将士们身披铁甲,手里头举着火把,外头还有人,应该是和秦王的铁骑将士在厮杀。

火光照耀着每个人的脸,云沐看清了站在正中间的那个人,他身穿着圆领斓袍,一张脸白皙如玉,五官俊美不凡,云沐的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之色

“程大人,你来这里做什么?”

程婓从人群中走出来,来到她的面前,他忽然伸出一只手,将云沐往怀里带,云沐没站稳,一个踉跄扑入他的怀里,被他用单臂搂住,头顶上响起他冰冷的声音

“秦王谋反,你是秦王妃,现在跟本大人走吧,也不知道你在秦王心中到底有多少分量,秦王为了可愿意放弃这大好的江山!”

云沐一口银牙紧咬,她恨恨道

“程婓,你这个卑鄙小人,你以为用本妃就可以威胁秦王么?你做梦吧,识相的就将我赶紧放了说不定秦王还能饶你一条狗命!”

程婓用手指捏着她的下巴,眼皮垂下来,微阖的眸子露出森冷幽寒的光

“是么?本大人倒是要看看,秦王是不是你说的这样!”

说着,将云沐打横抱起来,带出。

云沐被关押了十天,她所在的地方,是定国公府后院的柴房了,说来可笑,上辈子,她就是在这间柴房里断送了性命。

兜兜转转,她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难道又要在这里死一次么?

也不知道如今慕容昀到底怎么样了?

他来京城了吗?

临死之前,是否与他能再见一面?

终于在第十一天,柴房的门忽然被人从外头给撞开,程婓满脸是血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他的手里还提着一把带血的长剑,血珠顺着剑身滴落在地上,形成浅浅的一小滩。

云沐被程婓眼底森冷的目光吓得往里头一缩,程婓步步逼近,这方寸之间,她无论如何也是逃不开他的,接着,一股大力将她整个人提起来,程婓带血的手握着她的手臂

他张嘴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

“跟我走!”

不管云沐愿不愿意,他拖着她就往外带,云沐从柴房里出来之后,看到定国公府上的仆从四处逃窜,她似乎明白了什么,眼睛猛地一亮,幸灾乐祸的笑起来

“程婓,你打了败仗,输给秦王殿下了,对不对?”

程婓回头瞪了她一眼,白皙的俊美脸蛋上沾了血,显得有些狰狞,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云沐,你是我的,我就算死,也要拉着你下地狱,他休想得到你!”

云沐被他这模样吓了一跳,印象里,好像从未看到程婓这般狼狈的样子,可是她觉得十分解气,上辈子程婓将她们母子害死,如今终于得到报应了吧,哈哈,真是老天开眼,让她能看到自己憎恨的人下场如此惨淡。

死又有什么可怕的,只要他能下地狱,就算赔上自己的性命又如何?

想到这里,云沐反而坦然了,这辈子本就是个例外,她能和慕容昀在一块,她心里头已经很满足了,老天爷终究是没有亏待她。

她的脸色渐渐的柔和下来,也不反抗,就这样跟着程婓出去了。

马车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如今秦王大军杀入京城,城中的百姓四处逃散,早就乱成了一团。

程婓将云沐丢上马车,自己紧跟着也上去,然后命令侍卫赶马快行,马车穿跃混乱的大街,往城门口的方向奔去。

他这边的马车刚走,慕容昀带领将士们已经到了定国公府,他骑马直入定国公府,一干将士们在府上大肆的搜查,抓了不少女眷,然而,却没有程婓和云沐的身影。

慕容昀翻身下马,抽出腰间的长剑,指向瑟瑟发抖的婢女

“说,程婓去了哪里?”

此时的秦王,银色的铠甲上染满了鲜血,他站在日光底下,脸上带着残酷和冷漠,如同地狱的修罗一般。

那婢女吓得肝胆俱颤,双肩不住的抖动着

“国公爷…带…王…王妃…跑了”

慕容昀带着人马一路追到城外,在城外将人给程婓的马车给堵住。

程婓带着云沐从马车上下来,他手里头拿着匕首,匕首贴着云沐的脖子。

慕容昀站在对面,目光锁住云沐清瘦下来的小脸蛋,眉头狠狠的一拧

“程婓,你放了王妃,你要什么条件,本王都答应你!”

等他说完,程婓好像听到了一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他仰天疯狂的笑了几声

“慕容昀,她本来就是我的,是你从我手上将她抢走了,除了她,我什么也不要,不过你若是想要夺回她,我宁愿让她跟我一起死!”

慕容昀的人已经将他整整包围了,可碍于王妃在她手里,不敢贸然动手。

两方对峙着不动,慕容昀正要松口,忽然间传来有一个女子的声音

“夫君,你等等我,别走!”

忽然间,一辆马车冲入重围当中,将士们往旁边一闪,那驾车的是个宫装女子,头上的发髻歪歪斜斜的坠在一旁,直奔程婓和云沐二人,待众人看清那女子的容颜,马车已经停下来了,女子从马车上下来,朝程婓扑过去。

居然是七公主,慕容雨。

程婓往后退了一步,神色冰冷的望着自己的夫人。

“你来做什么?”

慕容雨来不及收势,整个人都跌在地上,趴在程婓的脚下,她仰起头,殷切的望着他的脸道

“夫君,我是来救你的,你跟我一起走。”

然而,在程婓冰冷的目光里,她站起身来,朝他走近,停在他身边,忽然间,她张开双手从后面抱着他的身子,脸贴在他的脊背上,轻轻的说道

“夫君…”

程婓无动于衷“公主,不要胡闹,放开”

慕容雨的手并没有松开,依然紧紧的抱着他,她贴着他的身体说道

“夫君,我知道你心中没有我,可是我心里头只有你”

忽然间,她的手腕里滑出一柄匕首,紧接着手腕翻转,那把匕首又狠又准的刺入程婓的胸膛。

你如果要走,我想到的唯一能留下你的方式,就是让你永远走不了,死了就永远走不了了。

程婓,我不让你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我想你一直陪着我身边,生也好,死也罢。

眼泪,从慕容雨的眼中滑落出来。

程婓手腕一松,匕首掉落在地上,云沐迅速的推开他,飞快的朝慕容昀扑过去。

程婓回过头来,去看慕容雨,他睁大了眼睛,似乎怎么也不相信,慕容雨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你…”

慕容雨带着泪痕的脸上露出一丝疯狂的笑意,她抱着摇摇欲坠的程婓,残忍的说道

“你想跟其他女人跑,我宁愿杀了你…”

那边,慕容昀抱着云沐,紧紧的搂在怀里,深深的吸了口气

“沐沐,让你受苦了!”

云沐热泪盈眶,她摇摇头,抱紧他的身体,泪水落在他冰冷的铠甲上,哽咽道

“昀哥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救我的!”

慕容昀抬手轻轻的抚摸她的黑发,柔声道

“不哭了,咱们回去吧!”

建元十五年,皇帝晏驾归西,膝下无子,朝臣奉秦王为天子,改年号为承元,封镇国公女云氏为后,朝中作乱的奸邪,定国公等人已经被尽数清除,圣上欲要镇国公官复原职,镇国公推脱不受,致仕回乡,再不问朝堂之事。

承元三年

云皇后为圣上产下一女,圣上封为长公主,赐名明宜

承元五年

云皇后为圣上产下一子,圣上封为太子,赐名慕容珏

此后,帝后二人一共有三子二女,恩爱无比,圣上更是为了皇后,虚设六宫,没有一妃一嫔。

本书完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