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晋江文学城首发, 谢绝一切转载

听弟弟这样讲, 又生安心许多, 一门心思投入到拍戏中。

《飞狐》整部剧长达五十多集,为加快拍摄进程,剧组采用分场景、分片段拍摄方式, 进行集中拍摄。

又生戏份不算多,仅在前十集和最后两集,前十集场景多在叶氏影城取景,唯有最后要去摩星岭悬崖拍摄。

以往又生对演员了解不多,进入这行以后, 才体会到其中艰辛。

在剧组中她是新人,不仅要和工作人员处好关系, 还要琢磨如何演好, 不拖累拍戏进程。长时间下来, 又生难免分.身乏力, 忽略了弟弟。

这天又生拍戏回来, 已经快凌晨,和往常一样推开弟弟房门,却不见人踪,又生吓一身冷汗, 忙打电话给九叔赌档, 拜托四九仔去诊所看看苏又存在不在家。

四九仔不耽搁, 很快给又生回电, 讲不在。

听出又生话中慌张, 四九仔忙道,“别急,给飞哥打电话,油尖旺一带我们地盘,只要不出九龙,都能找到。”

又生转给阿飞电话。

“叼他老母,哪个敢动存仔,让我找到,扔轧纸机绞碎了做猫粮!”阿飞怒气冲冲,喊手下小弟放话出去。

又生坐立难安等消息,心思百转间,蓦地想到一个最可疑的人——叶思危。如果叶思危真的不正常,弟弟又被他带走...

又生不敢多想,慌忙电召出租去浅水湾。

......

今日老船王七十大寿,叶令康代表叶家去恭贺,很晚才回,平治房车还未进大门,便停了下来。

叶令康睁开眼,问司机,“前面有车?”

叶家大宅并未建在山道口,而是从浅水湾山道延出一截小道,藉此避开反弓煞。

司机头伸窗外仔细看,“大少,前面停一辆出租,阿辉似与人起争执。”

叶令康先下车,准备步行进宅,确如司机所言,家中保镖门口拦下一女人。

“大少。”保镖先看到叶令康,忙道,“这位身份不明的小姐要找小少爷,小少爷早已睡下,她不信,一定要进去看。”

借门口路灯,叶令康认出又生,不动声色道,“苏小姐,我是思危父亲,有事与我讲。”

年届而立之年的男人,早已退却青涩,气势迫人,一双眼格外锐利,看又生时带三分审度,似在思考她找叶思危的缘由。

“我弟弟没回家,他和叶思危同班,叶生应该清楚,我们家长会上见过。”又生不惧他气势,抬头迎视。

“所以,你弟弟丢了,来找思危?”好似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叶令康嗤笑一声,“照你这样讲,思危的同学丢了,全来找?把我叶家当什么了?”

“O记登门查案尚且要出示搜查令,苏小姐,你夜闯家宅,仔细有人请去警署喝咖啡。”

又生被他一阵抢白,到底涉世未深,心里一慌,大脑短暂空白,竟不知如何回应。

叶令康看她一眼,不再理,扔下保镖司机先进门。

又生情急,忙拉住他西装衣袖,“叶生,事关叶思危名声,我有话和你讲。”

叶令康止步,回头看她一眼。

妹妹仔脸涨红,眼眸晶亮,抓他衣袖的手用了力,指节泛白,死死扯住不放,大有要和他纠缠不休的架势。

“进来吧。”叶令康怠懒与人拉扯,抬抬胳膊,示意她放手。

又生松口气,随他进去。

叶家大宅是本埠盛名在外的石头庄园,古堡式建筑,雕花大门上蔷薇花盘绕,主楼连副楼,另有车房犬舍,环顾四周,随处可见常青藤包绕,恍若堡垒。

穿过花池,便是主楼偏厅,叶令康解下啵呔,靠坐沙发上,向又生随意做个手势,“坐下讲。”

又生坐他对面,思虑片刻,委婉开口,“叶生,你有没有注意到叶思危举止异于常人?”

叶令康原本靠在沙发上,听又生这样讲,他直了身体,脸色随之而沉,“什么意思。”

私心里,又生并不想将叶思危划为异类,但她弟弟无辜,如果不讲,任由叶思危骚扰,她弟弟心理上会受到伤害。

“叶生,你儿子同性恋,他恋我弟弟。”又生道,“我弟弟一直未回家,我有足够理由怀疑他被你儿子带走...”

又生觉得她再讲下去,对面人可能要发火,他脸色极难看,想来是不知情。

不过很快被他掩去,叶令康复靠在沙发上,想点烟,却没找到打火机,只得将烟盒狠扔在茶几上。

两人皆未讲话,又生在等。

良久,叶令康才喊马姐,“阿香,上去看少爷在不在。”

阿香是叶家老仆,广府顺德女子,早年自梳进叶家,先带大叶令康,后照顾叶思危,她心疼叶思危没阿爸阿妈,对他极溺爱,加之叶令康在教育叶思危上,惯来缺乏耐心,非打即骂,是以阿香时常帮叶思危掩护,一起欺瞒家主。

小少爷放学带同学回来,阿香心知肚明,眼下见人家找上门,不免心虚,脚步踯躅。

叶令康看出端倪,索性自己上楼,又生忙起身,紧随其后。

自古慈母多败儿,叶令康想不通哪里做错,竟把儿子教成这样。

心里有火,又深觉丢脸,并无多少耐心敲门,叶令康直接抬脚踹门板。

砰一声巨响,吓得叶思危一个激灵,手中浴巾掉落,顶一头湿漉漉头发,下意识后退两步,紧贴在浴室门框上。

“老豆,这、这么晚,找我有事?”待看到叶令康身后的又生,叶思危警铃大作,下意识先朝大床看去。

叶令康顺视线看去,四柱大床上蚕丝被鼓起一团,虽然背对门,也能看出是个细路仔。

“叶思危。”叶令康咬牙,面上青筋骤起。

叶思危立刻抱头,蹲缩在墙角。

又生不管这对父子,她只担心弟弟,三步并作两步到床前,急拍苏又存,“存仔?”

苏又存睡得极沉,毫无反应。

又生喊几声无果,气得脸涨红,“你对存仔做了什么!”

叶思危心虚,不复往日趾高气扬,“没、没做什么,请他来家里玩而已...”

话讲一半,对上叶令康视线,他低头,视线落在脚下地毯上,低低道,“真是请他来玩。”

叶令康一言不发,去起居室电召家庭医生。

家庭医生很快过来,又生略有诧异,积在心中的怒火因叶令康此举也消了一半,配合家庭医生解开弟弟衣扣,等待检查结果。

“不要担心,细路仔无大碍,睡一觉自然会醒。”当着又生面,家庭医生没讲太多。

私下对叶令康时,又是另一番说辞,“叶总,危仔该好好管教了,少让他接触别有用心的人。”

......

又生为弟弟穿衣时,叶令康踱步进来,在单人沙发里坐下,闷声抽片刻烟才道,“苏小姐,思危我会管教,我问过,他没对细路仔做什么,我会给补偿,另外让思危道歉...”

又生竖耳听着,并不认为世上有这样好的事。

果不然,他有所求,“思危和细路仔差不多大,缺乏管教,难免做出些常人难理解的举动。出了叶家大门,希望苏小姐和细路仔讲话谨慎,如果我听到任何风声,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又生恼怒,不客气道,“叶生,我也希望你管好儿子,再来打扰我弟弟,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对外乱讲。”

叶令康审视她片刻,点头道,“不错。”

又生不明他话中意思,只将弟弟扶起,“麻烦叶生让司机送我们回。”

其实她在旁人眼中并不胖,夜总会里的红牌阿姑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比她丰腴,比她有风情,但她日后需要生活在镜头下,想在镜头里仍然美,必须付出更大代价。

陈凤仪难免心疼,一时后悔同意她拍戏,可惜为时已晚,实在看不惯便会叨念她几句。

又生每每应声,却仍坚持节食,所幸有了成效,两月的时间,足足瘦下十几磅,脸比原先小了一圈。

新年伊始,又生存足房租钱,准备搬出去住。

“阿婆,高姐在清水湾附近有处房产,答应租给我,离我上班地方近。”

晚饭时,又生讲出自己想法。

陈凤仪微愕,随即落寞,“一个人住安不安全?”(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