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下药被男子脱了

艾娜刻意制造的绯闻犹如深水炸弹,将娱乐圈和金融圈这两个圈子给炸得水花四溅,连带着周围人都跟着湿了身。

回到病房后,文宛若也拿起手机看了些安旭和艾娜的绯闻报道,因为还未得到双方回应,新闻也因此不断发酵,各种不加求证,凭空臆断的报道充斥在媒体网络。

"旭儿,你看看,这条新闻也太不像话了,把文文给曝光了!"

在翻到一篇以安文为主角的报道后,文宛若终于变了脸色,她将手机一把扣在桌子上,面上涌起浓浓的怒意。

安文心中也是一个咯噔,她拿起妈妈的手机,发现自己竟然真的也成了八卦新闻的主角。

虽然此则八卦的内容中对安文不乏赞美之词,夸她容貌清丽,气质胜过一些当红小花,个人资产颇丰,甚至对她的身价还进行了一些估测,且估得还真有那么点意思……

可越是这样,安文却觉得心中发凉,她这几年几乎与安家断绝了往来,虽然不排除那些专门盯点安旭的娱乐记者会因为他对安文偶尔的探望而得知安文的存在,但如此肆无忌惮的曝光……

"哥哥……"

一想到以后会曝光在社会大众的目光中,安文心中是难以描述的慌乱与忧虑。

"旭儿,这个艾娜也太不知分寸了!若是因为她而让你妹妹受到了什么骚扰,我定不会放过她!"文宛若愤愤然说道,而后又瞪了安旭一眼,"也不会饶了你!你明知道她要拿你来做文章的,现在可好,连你妹妹也牵扯进来了!"

铺天盖地的报道中,安文都被牵扯入内了,文宛若却还独善其身,竟然没有任何媒体敢泄露她的消息!

每张照片都巧妙地避开了文宛若,甚至在给安文特写时,也将她身前坐于轮椅上的文宛若的身影给截了去!

纵然安文对娱乐圈不甚了解,也能明白这种套路,定然是媒体得了某些人的授意,才敢如此行事,将她毫无顾忌地曝了出来,以此为新闻添加热度!

安旭的脸色早已冷若千年寒冰,一双黑瞳不断向外渗着丝丝危险的气息,他居然高估了那个艾娜的智商,本以为她会有点小聪明,没成想竟然愚蠢如斯!

艾娜自以为避开了文宛若就能不触安旭的霉头,可她错估了安文在安家的地位,脑残地以为安文真是个不受宠的千金,如今一脚踩中了安旭的雷区还不自知,说不定还在自作聪明地洋洋得意……

掏出手机来,安旭拨通了自己助理的电话,"通知艾娜,若是不善后好安文的曝光,我让她明天继续上头条。"

话虽未挑明,但谁都能听出来安旭的怒火,那话中的威胁自然也就不言而喻。

安旭坐在文宛若身旁,小手轻轻握着妈妈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抚慰,恐慌过后,便是坦然,安文忽然间觉得其实这也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被曝光了又怎样?

有哥哥和妈妈这么护着她,仅仅是这份关怀,便可以给安文战胜一切的勇气。

“哥哥,你也别太生气了,我没事。”安文又开始劝慰安旭,“公众的注意力不会集中在我这里的,我又不是这场绯闻的主角,再说了,新闻热度只要降下来,公众的注意力自然就会转移,到时候更不会有人记得我,所以哥哥你就不要再担心了!”

蹙着眉,安旭显然想得会更多些,不会因为安文这几句话就放下心来,“现在的网络太可怕,网友只需丁点的信息就能人肉出来一个人,你如今连正脸都被曝光了,若是我这边再阻挡不及时,恐怕网友连你的地址和车牌号会泄露!”

安旭这么一说,立马便惊得文宛若苍白了脸,“那你赶紧阻止啊,文文万一真被曝光了那些信息,恐怕连人身安全都会受到影响!”

点了点头,安旭表情很是凝重,静静思索了片刻,他拨出去一个电话……

安文望着哥哥挺拔的背影,听他在电话里指挥公关团队与各家媒体交涉,费尽心思只是为了保她一份安宁的生活,这种深沉厚重的关爱,令安文的心被融融暖意包裹着,眼眶却被撩拨得格外酸涩。

“宝啊,有你哥哥在,放心吧。”看出了安文一直小心掩饰的慌乱,文宛若叹了一息,轻轻说道。

安旭宝贝安文的程度,一点都不亚于文宛若,也许是因为曾经伤害过失去过这个妹妹,如今失而复得,便将她疼惜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文宛若思及至此,是深感欣慰的。

便是以后她文宛若不在了,也不怕安文被人欺负。

有安旭在,怕是谁都伤害不了他妹妹的。

“宝啊,记着,你和你哥哥身上流着一样的血,你们俩是最亲的人,待以后不管遇见什么事情,都不许自己扛着!在你未遇见另一半之前,你哥哥就是你最大的依靠,天塌了他都会在你身前给你顶着!”

文宛若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心中感触良多,“妈妈没用,一辈子性格懦弱,生了你却没能照顾好你,让你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

“妈妈,你别这么说!我哪有受什么委屈!我吃得好住得好,零花钱都花不完,这都算吃苦的话,那我也太没良心了!这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人处在温饱线以下呢……”

文宛若却是摇了摇头,“宝啊,你别安慰妈妈,妈妈知道你从小在乎的就不是这些,你在乎的是……”

“艾娜!”

安旭冰冷的声音顿时让病房安静下来,只听他沉着嗓子缓缓开口,“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但凡在任何一个网站上还能让我看到有关安文的消息,我不介意让你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这是我唯一也是最后一次警告。”

冷静的话语带着刺入骨髓的寒意,安旭轻轻地眨了下眼睛,不待艾娜解释便兀自挂了电话,那幽黑墨瞳中,是安文之前未曾见过的狠戾。

安文可以想象电话那头的艾娜会有多么的气急败坏,安文也可以预料此时的艾娜定然是惊慌失措的。

毕竟,哥哥的性格,单相思了他十多年的艾娜,又怎会不知晓呢?

言出,必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