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经过姐姐的说明,我对这辆自行车更加的喜爱了,也不由得感慨,原来陈教授可以做出有用的东西啊。

同时我也直到现在才真正了解这辆车,首先,车能在撞上物体前停下,不是因为我技术好,而是车带有自动刹车功能,还可以通过电子地图自动导向;再就是我没有开启车的防震仪,所以在高速行驶时才会难受。

而最后,虽然我也亲眼见过,但是没有意识到,这辆车的最大承重是一百五十公斤,而且在这个限度内感觉上不会有变化,难怪我刚才骑得时候,感觉和来的时候一样呢,而且这辆车折叠后可以直接放进背包内,质量也很小,不会造成负担。

虽然姐姐一开始表现出了很想要这个自行车的意愿,但最后还是给了我,毕竟是陈教授送给我的(等等,这台自行车他有说送吗),晚上我也是骑着这辆自行车回了家,羡慕得叔叔也想试一下了。

当天晚上,晴初就把今天和我成为好朋友的那几个女生的联系方式发给我了,我们还互相加了微信,几个女生也没想到,现实中高冷的女神,在网上原来是那么容易接近。

虽然她们一开始因为是晴初的朋友的原因,才和我走在了一起。

但经过短暂的接触,也认可了晴初的这位同样是女神级别的朋友。

我也留了一个心眼,没有问晴初陈蓉的事情,谁知道她还会做出什么傻事。

我转而问一个看上去很老实的,叫做王冉的女生,知不知道一个叫做陈蓉的女生,没想到王冉当即就发来一个惊恐的表情,告诉我这个陈蓉是林名澄的一个好朋友,两个人经常一起做一些坑害人的事情,但是这个陈蓉却伪装得非常好,可谓是用可爱的外表挡住了肮脏的心。

我看到这句话,顿时眉头紧皱,看来今天下午的综合课,还真是被人特意接近了。

江尾市某栋高级公寓内--

“(英语)温莎,你查清楚她是谁了么。”一个金发蓝眼的女人,慵懒地横躺在柔软的沙发上,不同于普遍的西方女性身材,她的身躯纤细而瘦弱,皮肤白皙的如牛奶般。

此刻,她正左手拿着电话,右手拿着酒杯,时而晃动酒杯,时而摆弄电话。

“(英语)没有,她过去的经历几乎是一片空白,而且,没有任何一间学校有她的资料。”

电话的对面,是一道柔弱的女声。

“哦,是么,温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用了。”

女人眼神骤变,似有寒光从中射出,如果此时有人见到此景,一定无法将她与淑女二字相互联系。

“哼,白兰地,你自己又不去找,还叫我去。”

电话对面的声音,似乎非常的不满。

“温莎,你知道你为什么还活着吗?”

女人忽地大笑一声,眼神中带上了一丝玩味,紧接着又说道:“那个间谍,比垃圾还不如,我叫你去拿回存储器,你的速度比一个个六十岁的老家伙都慢,现在,我叫你去帮我看一个高中生,你还给我那么多废话!”

女人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战,外表如白兰地般清澈,内心如白兰地般毒辣。

女人喝下了酒杯中的最后一点液体,口中的酒气有如她现在的杀意,她看了看这座城市的夜空,灯光如此地耀眼,甚至盖过了月光,但也总有那么一两颗星星,在令人迷茫的夜色中,不断地闪着,无论城市多么繁华,也不会因此黯然失色。

【她们,还真是像啊】

江尾市一个普通的小区--

我得知陈蓉是林名澄的朋友后,玩心顿起,哼哼,想玩我?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笑里藏刀。

第二天,我再次被姐姐叫醒,迷迷糊糊的,刚想再次躺下,突然,想起了昨天陈教授说过的一句话:“那是秀英拜托我做的”,等等,那是什么东西来的?嗯,是清醒手环,如果是这样,姐姐肯定会问教授它的用法了,诶?等下等下.....。

“啊”

伴随着一阵惨叫声,我全身的睡意都退去了,一脸懵懂地看着眼前的警花同志。

警花同志偷笑了一声,嘴里说了一句“还真的有用”后就走出了房间。

我不满地嘟囔着,拿起了校服。

虽然我有些抗拒穿裙子,但毕竟昨天已经适应了一天了,今天也不会那么突兀,关键是...今天是我自己穿上去的。

因为昨天的经验,今天我把运动服的短裤穿在了里面,然后才没像昨天那么紧张了。

有了新的交通工具后,我都不愿上叔叔的那辆小车了,于是叔叔就和姐姐两个人去上班了,临走前,姐姐还叮嘱我不要让同学们看见我的自行车,不然会引起不小的骚动。

简单吃了些早餐,我就迫不及待地展开了我的自行车,一转把手,车身就如箭一般飞了出去,虽然我昨天已经适应了一下,但,这还是很快....反正比我昨天坐车还快。

车骑到昨天的那个箱子里后,我赶紧按下了刹车钮,结果整个人差点被甩出去,我又忘记转减速钮了,把自行车收进了书包中,我才急忙跑进了学校。

今天上午的课是语文物理和体育,没有我想了一个晚上的化学课。

我顿时有些失望,去办公室看了一眼,发现林谨老师根本就没来上班,顿时有些沮丧。

不过我却发现,坐在立林谨老师比较远的地方的英语老师,布兰琪,却有意无意地在看我,途中我也装作不经意地瞟了她一眼,发现她居然在对我笑。

【难道是我太美了?】

体育课时,我和晴初以及昨天已经成为好朋友的五个个女孩聚在了一起,个子最高的王烁和昨天晚上告诉我陈蓉的事的王冉是亲姐妹,虽然她比王冉高了足足有十厘米,但,她才是妹妹。

此刻她正在篮球场上热情地挥着手,除了姐姐王冉还有跑过去之外,还有一个叫做郑贞的女生,郑贞在外貌上并没有什么突出的特点,无论是丑还是美,都和她沾不上关系。

但,她和王烁一样,是运动的爱好者,和我这个除了打人和打沙袋外什么都不想打的人不一样,因此也带上了一丝阳光少女的气息。

好像,现在就我一个是阴暗的少女了?。

当然,我也不可能向她们说:“我比起打球,更喜欢打人”吧,我想保持一个文静的形象,虽然之后晴初就无情地告诉我,我已经成为冰山女王了,而她是女帝。

不过说到底,我还是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我没管晴初说了些什么,脑海中都是昨天晚上想的计划。

果不其然,王烁王冉还有郑贞去篮球场后,不远处,就出现了一道身影。

我太熟悉那身影了,初中生般的身高,可爱的容颜,不正是昨天来找我搭话的陈蓉吗。

当陈蓉看到身旁为了陪我而没去活动的晴初时,笑颜如花顿时变成乌云密布,看得我直在一旁偷笑,便拍了拍晴初,示意她先去和王氏姐妹以及郑贞去打篮球。

晴初看到陈蓉后想说些什么,但被我无情地赶走了,免得她破坏了我的计划--我要利用林名澄名声不好这一点教训一下她。

“兰姐姐!”

看到晴初走后,陈蓉赶紧跑了上来,表示对我和她居然同时上体育课一事表示惊讶。

看到她连谎都不会说了,我顿时有些无趣,这对手的档次也太低了。

一堆客套话后,她终于表达出了来找我的目的,装作和我聊天,不经意间走到了器材室,然后指着一堆器材,让我帮她拿一下,她拿不动。

我乐得都快笑出来了,这也太明显了吧,就是想试探一下我。

毕竟,哪个体育老师会让一个可爱的女生去拿器材呢?。

我装作心疼地劝住了正在用力抬起一大叠坐垫的陈蓉,赶紧跑了过去,装作吃力地往上抬,手还应景地发抖。

在装了好一会后,我终于“抬起”了坐垫,摇摇晃晃地跟着陈蓉。

楼梯口,晴初似乎一直在等着我,但她看到眼前的场景后,愣了一会,而陈蓉则是别过了脑袋,努力不去看晴初,小脸苍白。

正好,我装都装累了,趁陈蓉不注意,示意晴初把手上拿着的水壶里面的水弄一些到我额头和背上。

“兰我来帮....”

晴初不理解我在干什么,想帮我拿手上的东西,吓得我赶紧用口型示意她停下,不停地眨着眼,而后者很快也明白了我的意思,悄悄把水抹在我背后和头上,还是温的。

而陈蓉全程都没有转身向后,这也给了我极大地便利,交代晴初一些事情。(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