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男神老公太粗鲁最新章节!

第465章 全本大结局

有些决定当时很容易做。www.wenxue6.com但是决定了以后要面临什么?

她没有她以为的那么有把握。把一切交给时间,其实还不是就那样原谅了纪湛东?

唐离渊的话虽然没有明的说,但就是那个意思。不离婚,把一切交给时间。那还不是给纪湛东一个机会?

她真的要这样吗?她怎么有些不确定呢?真的要再信那个男人一次吗?

“你怎么了?”

纪湛东进门的瞬间 ,就看到唐沛沛坐在沙发上发呆。他少得见她有这样的神情,以为她身体不舒服。

“是哪里不舒服吗?我跟你说过,让你多休息两天再去上班的。”

纪湛东抬起手去碰她的额头,唐沛沛的身体突然就往后面退了一大步。身体往后,盯着纪湛东那举在半空的手,似乎是有些抗拒。

纪湛东极自然的把手放下来:“不是不舒服?怎么了?”

“我没事。”

唐沛沛就算是决定了,也不想就这样,她感觉这一切,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沛沛。”左嫂带着人在厨房里忙,小张在后院泳池陪纪欢。客厅里现在没有什么人。

纪湛东握着唐沛沛的手,跟她四目相对:“你还是不能接受我吗?”

唐沛沛看着他,有一瞬间 想点头。是,她确实是不能接受。不,不是不能,是不想。

她只是不想再跟纪湛东有什么关系了。她只是有些害怕 ,有些——

“沛沛。把一切都交给时间可以吗?”纪湛东知道她不愿意,但是他想让她愿意:“不要抗拒我,也不要再说要离婚。你试着去相信我,我也会努力的去当一个好丈夫,好父亲。让我们一起努力。可以吗?”

他的话跟唐离渊一样,唐沛沛甚至怀疑他跟唐离渊是不是套好招的。

“我——”

“答应我。”

“我不——”

“答应我!”

“纪湛东。”唐沛沛转开脸,有些心烦意乱:“你不要逼我。”

“不,我不是在逼你。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们不离婚。我们一起努力。不,这一次你不需要努力,我来。我会证明给你看。”

他们的关系,她向他走了九十九步,在第一百步的时候,累了,不想走了。那这一步就让他来。

若是她累了,只愿意踏出一步,那就让他走剩下的九十九步。

唐沛沛看着他眼里的专注,想到这半个月以来,他对她,对女儿的那些举动。垂眸,她深吸口气。

“纪湛东,我不会压抑我的本性。我很尖锐,很刻薄,我很张扬,也不温柔 。你以前看到的我,都不是真实的我。我也决定了,不会再去压抑我自己的本性,就算是这样,你也还要跟我在一起吗?”

“要。”纪湛东重重的点头:“沛沛,我不知道要怎么说你才能明白。但是我真的希望你知道,我爱的人是你,单纯的是你。不管你是什么个性,什么性格。我都爱你。不管你以后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爱你。也请你相信我。我真的,真的是认真的,也是真心的。”

相信他吗?听起来好像也不是很难的样子,只是有些忐忑 罢了。

唐沛沛的唇 抿成一条直线,她想到了过去,那些年,她一直苦苦支撑,觉得自己特别辛苦,特别难熬的时间。

那时她还没有得到过他的回应,就是单纯的,暗恋着一个人,好像也没有什么过不下去。

既然是这样,那她现在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失去的。再坏,也不会更坏了。是吧?是这样吧?

“沛沛。”

“纪湛东。”唐沛沛抬眸,眼神是从来没有过的认真与严肃 :“我承认,我确实没办法抛开你。我也承认,我确实还爱你。若是以前,你不要我,我无话可说。但是现在,你已经答应了跟我在一起,你已经亲口说过这你爱我。若是你敢背叛我,或者有一天,你想要收回你的爱,那么,我会杀了你,然后再自杀。”

“你看到了,我就是这么疯狂的一个人。若是你能接受,那我们就再试一次吧。但是这一次,你不会有退路,也不能反悔,不然,我们就一起死。你相信我,我说得出,我就做得到。”

纪湛东感觉到=心脏像是被她的话给敲了一记,一半痛,一半喜。

他伸出手抱紧了她,紧紧的,用力的抱紧了她:“沛沛,沛沛——”

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再信我一次,谢谢你愿意给我一次机会。

“你放心,若是我对不起你,不用你动手。我会自己动手的。我也是认真的。”

唐沛沛不说话,靠在他的胸膛 前,在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好像也没有那么怕。好像确实还能再信一次。

既然 是这样,那就再信一次吧。

纪湛东感觉到她的放松,心头的喜悦愈盛。这十几天,每次他碰到她,她的身体都 绷得像是一张要断掉的弓。

他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被她这样靠近过了。抱紧了她,克制不住心中的去雀跃,他低下头去吻她。

唐沛沛任他亲吻,只是在他的想要更进一步时,她突然就克制不住的推开了他,然后腾的站了起来。

“沛沛?”

纪湛东被她的举动惊掉了,还是不行吗?

唐沛沛这会却没空去管纪湛东,她快速的起身,冲向了洗手间的方向。

“沛沛?”

纪湛东站了起来,这突然而来的变故,让他完全摸不着头脑。

心里的担心却让他快速的起身,跟在唐沛沛身后。

却见唐沛沛在盥洗台前吐得天昏地暗。纪湛东的脸有些绿了。

不是吧?他的吻让她想吐?

“沛沛——”

这一声就有些哀怨了。不是说给他机会吗?不是说原谅他了吗?为什么他不过是想吻她一下,她竟然就吐了?

唐沛沛这会没空理纪湛东了。反胃的感觉一阵又一阵的,根本克制不住。

这个感觉作为已经是过 来人的唐沛沛,心里多少是有数了的。事实上这段时间她每天都很累,很困,很想睡。

她只当是陪纪欢太累了,可是这会才想起来,好像是她出了门之后,例假一直没有来过。

想到她跟纪湛东上一次的那个,他在暴怒 之中,而她又满腹伤心,根本没有措施。她只怕是,又中招了。

“沛沛?”纪湛东上前一步,正想问清情况,却不想唐沛沛被他一叫,吐得更厉害了。

“呕——”

纪湛东铁青着一张脸看着唐沛沛,这算什么?他就连叫她一声,都会让她难过吗?

“沛沛。”她怎么可以这样?

“闭嘴。”唐沛沛终于好一点了。缓过来,恨恨的瞪了纪湛东一眼。

被老婆瞪了的纪湛东,丝毫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站在那里,一脸无辜的看着唐沛沛:“沛沛?你——”

“我说 闭嘴。”

都怪他,都是他。唐沛沛恨死了。将身体倚在盥洗台前,她拍着自己的胸口,努力的把那种想吐的感觉压下去。

看着镜子里自己一脸苍白,再看看纪湛东一脸莫名。她在心里叹了口气。

得了,也不用把一切交给时间了。现在就算是她想说不愿意原谅,只怕也晚了。

“沛沛?”她的脸色很难看,纪湛东就算是有些委屈,这会也是先把她的身体放在第一位:“你没事吧?”

唐沛沛给了他一记白眼 ,已经不想说话了。没想到啊,这么多年她都没怀孕 。偏偏在这个时候又有了。

“沛沛?”见她瞪自己,纪湛东越发的委屈了:“你要是真的这么讨厌我,下次我不吻你就是了。”

虽然 那会让他很难过。不过,他可以忍。不过:“但你总要给我一个期限吧?”

比如什么时候才会不反感他?什么时候才会任他吻?什么时候才可以真正原谅他?

“闭嘴。”唐沛沛真的不想跟他说话了:“我想我怀孕了。”

“你就算是怀孕 ,你也要给我——”纪湛东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瞪大眼睛看着唐沛沛:“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可能怀孕 了。”

这个反应,还有那一直不光临的例假。估计**不离十了。

“……”纪湛东的嘴巴张得足以塞进一个鸡蛋。他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唐沛沛,很长的时间,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你,你说什么?”

唐沛沛不想跟这个人说话了。眼刀子飞过去扫了他一眼,漱口之后就往外面去。

纪湛东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般,快速的拉着她的手:“走,我们去医院。”

“你疯了?”

“你都怀孕 了,我们先去医院。”

纪湛东脸上的表情有些慌乱:“你刚才吐得很厉害,我们要去问一下医生到底 是怎么回事,还有,看看是不是有了,还有——”

“纪湛东。”唐沛沛打断他的话:“你闭嘴。”

纪湛东看她,真闭嘴了,可是又控制 不住:“你说你可能怀孕 ,那我们——”

“明天再去。”这事也不差这一天。

“可是。”

“没有可是。”她现在已经不想吐了,深吸口气,唐沛沛突然抬起手指着他:“还有,不许跟别人说。现在谁都不许说。”

“可是——”

“要说明文学楼。”

唐沛沛看着他那傻掉一般的模样,突然就有些头痛。这个男人,好像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吧?

好吧。她忍了。她只想把这个男人这会的失常当成是一时的好了。

纪湛东跟在她身后,几次想开口,都让唐沛沛给瞪得没声了。

“你还有哪里不舒服?”

“你要不要去楼上躺下来休息?”

“算了,你还是不要走楼梯了,我抱你上去好了。”

“沛沛?”

“闭嘴。”唐沛沛被他那些“关心”的话弄得头痛,她转过身瞪他:“现在开始,不许说话。一句都不许说。”

“我——”纪湛东在唐沛沛的瞪视下,最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只是在纪欢游好泳,冲进来要把唐沛沛的时候,纪湛东主动上前去抱女儿了。

唐沛沛忍不住就想白眼 他,一再提醒自己忍住,忍住。

更夸张是晚上,她想去洗澡,纪湛东竟然问她要不要他帮她洗?

“纪湛东。”

“你怀孕 了。”他声音很轻,态度却很热切:“我想照顾 你。”

“纪湛东。要不要我提醒你?”唐沛沛深呼吸 :“纪欢在我肚子里的时候,你好像也没有这样吧?”

“沛沛?”纪湛东有些委屈:“以前是我不懂。我以后一定改,你告诉我,还要注意什么?”

“你想知道要注意什么?”

“恩。你说。”

“现在,闭嘴,不要吵我。”

唐沛沛说话的时候,自己进了浴室:“还有,你再这么夸张,我保证,这辈子都不理你。”

“我——”

纪湛东没声了,最终只能是让唐沛沛自己去了。

第二天一早,纪湛东又请假不去上班了。他陪着唐沛沛去了医院。

当医生证实,唐沛沛真的怀孕 的时候,纪湛东脸上的笑意几乎是藏不住的。

从妇产科出来,他一直咧着嘴笑。那个模样一点也不像以前那个稳重沉着的纪湛东。

“我又要当爸爸了。”他笑得有些傻:“我又要当爸爸了。天啊,我竟然又要当爸爸了。”

”你够了。“看着笑得像个傻瓜一样的纪湛东。唐沛沛用力的在他的手臂上拧了一下。

只不过他的手臂肌肉 比较结实,没能把他拧痛。

“你别说了。”没发现别人都在看他了吗?唐沛沛都要不敢去面对那些人的目光了。

“我又要当爸爸了。”纪湛东看着她,突然就啊的一声,然后用力的把她抱了起来,转起了圈圈:“我又要当爸爸了。我又要当爸爸了。”

“纪湛东。你放我下来。”

唐沛沛拍起了他的肩膀,可是兴奋至极的纪湛东哪里就停得下来?

“沛沛,沛沛,我很高兴。我真的很高兴。”

纪湛东之前 心情还有些忐忑 ,还有些担心。可是现在他不担心了,也不忐忑 了。

说他无赖也好,说他心机也罢。唐沛沛有多喜欢孩子,他是知道的。

只要她怀孕 了,那么她就不会再离开他了。

“你放我下来。”看到他还在疯,唐沛沛不得不使出杀手锏:“你别再转了,小心孩子。”

果然 ,那四个字一说出来,纪湛东马上就停下了。快速的把唐沛沛 放下,一脸担心的看着她:“没事吧?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唐沛沛已经不想说了,看看他现在的样子,再想想以前怀着纪欢的时候,轻笑一声。

“纪先生,纪大总裁,纪大少爷?我这个孩子现在是你要的吧?”

“沛沛?”

“我说真的啊。”唐沛沛可不认为自己说错了:“纪欢是你不想要的。那这个呢?你也是不想要的吧?”

她这一脸要翻旧账的模样让纪湛东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就消散无踪了,呆呆的看着唐沛沛:“沛沛,不要这样。我要,我要他。”

“恩哼。”唐沛沛摊了摊手:“上一次怀孕 ,产检,生产,好像都跟你无关。我以为你不喜欢孩子。所以你现在在高兴什么?”

“沛沛。”纪湛东有些头疼:“以前是我混蛋,都是我的错。我们都说了,重新开始,那么可不可以不要翻旧账?”

唐沛沛轻笑一声:“我要是不翻一下,你又怎么会知道你以前有多混呢?”

“沛沛——”

唐沛沛看他的样子,轻哼一声:“算了。原谅你了。”

“沛沛?”

“这样吧,纪湛东,接下来的时间,就算是你的考察期吧。若是你考察期内不能通过我的考察,那么,我们离婚。”

“沛沛?”不是吧?昨文学楼好了吗?

“若是你考察期内通过了我的考察,那么我们以后一家四口,就好好在一起。”

“我保证,我一定会通过你的考察。”纪湛东赶紧举起三佷手指发誓。

通过?那可不一定。唐沛沛笑着看他。眼里流露出几分玩味。

这个考察标准可是她说了算。至少考察期是要延长,还是缩短,那就看他表现了。

这样一想,唐沛沛倒觉得舒服多了。毕竟当初那口气她不发出来,实在是难受,总要让他也受点教训吧?

“沛沛,你相信我。”纪湛东见状急了。快速的跟在她身后:“我一定会通过你的考察的。”

“再看吧。”

“沛沛。我保证,这一次我一定全程陪着你。”

错过了她上一次怀孕他绝对不会错过这一次,以前的事情 是他错了就是错了。是错了的事情 ,他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可以后他不会再错了。

“沛沛,你相信我。”

“我看看再说。”

“沛沛。我保证。”

“恩。”

“沛沛。谢谢你。”

“恩。”

“沛沛,我爱你。”

“你好吵。”

“沛沛——”

唐沛沛微微蹙眉,有些不耐烦,不爱听,脸上却染上了淡淡的笑意。

她用了十四年,从豆蔻少女,一直到到如今,每一步,每一天,都很艰辛。

曾经 以为是无望的苦恋,没想到最后却迎来了美好的前景。

那些伤心难过,好像是昨天的事,又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

看着身边那个男人,有些笨拙的扶着她,一脸小心的模样。他的眉梢眼角 ,都是喜色。

有些事情 ,看起来是真的不同了。她想,也许真的可以相信他吧?也许这一次,是真的不同了吧?

唐沛沛走出医院,外面阳光正好。恩。今天是个好天。她想接下来的每一天,也许都会是好天吧。

“下一个,十五号。”

等患者进门的瞬间,年小帅看了眼病历表,那个名字让她嘴角抽了抽。

甄南仁,真男人?噗。名字起得这么男人,却不举?抬眸,进来一个男人,看起来三十不到,长得跟个娘炮似的,一脸弱鸡样。

看到坐在里面的主治医师是个女人时,那个甄南仁的受到惊吓一般,抬手捂着自己的心口。

“怎么,怎么是女医生?我,我要找男医生。”

年小帅忍着翻白眼的冲动,看着眼前的甄南仁:“看不看病?看病就坐下,不看就出去。”

神烦这些男人的表情,女人就不能当男科医生了吗?

被年小帅这样一吼,那个男人不得不坐下,坐下时的姿势看起来十分委屈。年小帅几乎忍不住想骂人了。

怪不得现在越来越多的女人不愿意结婚,看看现在这些男人,娘炮真的是越来越多了。

“名字?”

“甄南仁。”

年小帅忍着嘴角抽抽的冲动:“年龄?”

“二十五。”

“症状?”

甄南仁的脸都红了,明明有写,怎么还问?年小帅就是故意的。她最讨厌这些长得像个娘们一样的男人的了。

“说啊。症状。”

“我,我那方面好像有点问题。”甄南仁一脸尴尬,极度不好意思说出口一般。那畏畏缩缩的模样,引得年小帅想飙脏话了。

“哪方面?是突发性的,还是一直这样?”

“我,我——”甄南仁又一脸羞涩,好像开不了口的样子,年小帅都要抓狂了。那个甄南仁才开始说话了。

好不容易送走了这个一点都不真的甄南仁。接下来又来了个韦长夫,起了个“伟丈夫”的名,也是一点不伟,更不是丈夫。

这些奇奇怪怪的名字就算了,最坑的是还有那些奇奇怪怪的症状。每天面对男科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年小帅当初选择这个专业是自己选的。怎么讲?男人中用不中用,总是要先自己过过眼吧?

结果真的成了男科医生才知道,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一上午的时间,等着把这些奇葩患者都送走了。年小帅跟科室的护士说了一声,不接待了。

想着下午有一台手术,中午去吃点什么好呢。不等年小帅出去。那个男人又来了。

挡在门口,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让开。”年小帅看也不看他。

“不让。”段惊鸿看着她:“你去吃饭?我请你,一起。”

“不用。”年小帅冷哼一声:“看到你我怕吃不下。”

“你以前看到我的时候好像挺吃得下的。”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年小帅冷笑:“青菜刚炒出来的时候自然是让人有食欲的。不过吃进嘴里,又消化在肚子里的时候,你觉得再出来还能让人有食欲吗?”

这话里的暗示 让段惊鸿拧眉,向前一步:“小帅——”

“别叫我。我不认识你。”她只认识一个叫阿洪的。而现在那个叫阿洪的,已经死在边境上了。

“小帅。”段惊鸿伸出手拉住她的手:“床都上过不知道多少次了,现在来撇清关系好像太晚了一 点吧?”

不要脸。年小帅看了他一眼:“上过床又怎么了?人家结了婚还可以离呢。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年小帅。”段惊鸿气结,来找了她多少次,就是油盐不进。这个女人,真的是够了。

“让开,我要去吃饭。”

年小帅伸出手要去推开他,却不想段惊鸿一把抱起了她,长脚 一伸,将办公室的门一关,转个身,就把年小帅压在墙壁上了。

“段惊鸿。”

“我发现,对你我的耐心太好了。”

段惊鸿说话的时候,伸出手去扯起了她的医生袍。该死的女人,长着一张如此魅惑的脸,却偏偏穿着这样一身圣洁的医生袍。

妖艳与圣洁,魅惑与率性。在这个女人身上得到了最充分的结合。他眯起眼睛。只恨不得当场把这个女人给法办了。

“段惊鸿,你敢——”

“我就是太不敢了。”

一直想着顾忌她的感受,为了一个小误会,这个女人跟他闹了这么久,真的是够了。

“段惊鸿——”

年小帅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她看着段惊鸿恨得咬牙,在他脱自己的衣服时,张嘴咬上了他颈上的肌肉 。

太硬,咬不动。她暗恨,那个男人却已经堵住了她的嘴。直把她吻得喘不过气来,

“别闹了。”

他说:“以后我都听你的。”

“哼。”谁跟他闹?他脸可真大。

“我喜欢你。做我的女人。”

“滚。”你喜欢我,我就要做你的女人?我还喜欢钱,我能去抢银行吗?

“年小帅。”三两下把她扒光,他抱着她转站到办公桌前:“我认真的。我已经把结婚报告交上去了。”

“去你的。”

她还年轻,没想结婚。

段惊鸿把她一把压住,低下头,用力的吻她,最后唇 转战到了她的耳边:“除了我,我想也没有其它 男人可以再这样满足你了吧?”

年小帅咬牙:“你放心。能满足我的男人多得很。我——”

后面的话,她却是再也说不出来了。

想着今天遇到的那些极品,好吧,能满足她的男人确实是不多。不过——

“段惊鸿。”年小帅在他身上用力的咬了一记:“你要是不能满足我,我就踢了你。”

“没问题。”

“不光是这方面。”年小帅睨着他,眼神满是傲骄:“所有的方面。”

“遵命。”段惊鸿抱紧了她:“我的女王!”

女王么?恩,这个称呼不错。她喜欢。

她就是女王,以后不光是要做自己的女人,还要当他的。

察觉到她竟然在分心,段惊鸿觉得不能忍。越发的热情了起来。

很快,年小帅就没有办法再思考了。

一场意外 开始的爱情,却可以一生想守。这样看,果然 不错。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