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块被他一点一点推进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ww.wenxue6.com

那黑衣渣男不死心,对我吼道,“你说谎。”

我一把将圆妹儿揽进怀里,一开始圆妹儿还有点推脱,但因为是逢场作戏,不能露了马脚,圆妹儿只好委屈的蜷在我怀里,我道,“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什么谎,你问问她自己不就是了?而且她都怀了我的孩子了。”

我其实就是想装得像些,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装得过头了,有孩子这么狗血,谁信啊,我才十八。

圆妹儿难以置信的神情看着我,一副天哥你到底在说什么的表情。

可我没想到那黑衣渣男当真的,听后一脸懵逼,震惊十秒后痛哭了起来,“圆妹儿,你说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圆妹儿一时很为难,也不知道到底该说是还是说不是。

人群里挤出一个人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猪头妹顾倾城。

她会从人群里站出来我还挺意外的,特别是想起下午和她干架竟然输给了她,还给摔得差点成了豆腐花,我想想就觉得丢人。

我这人一紧张就嗓子发干,忍不住又干咳了两口。

身边梨子还挺可爱挺细心,听见我干咳还特地问我,“天哥,要不要来杯果汁饮料什么的。”

我说,“给我来杯白开水就好了。”

猪头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点也不怯场,还挺得意的模样,走到我面前,“他还叫你天哥啊?看不出来啊。”

我咳咳两声,“兄弟跟我熟,瞎起哄叫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比看见班主任还紧张,说实话我看见班主任一点也不紧张,一点也不。

我不知道这猪头妹到底想要干什么。

猪头妹走到圆妹儿跟前,阴阳怪气的道,“美女,这位叫天哥的到底是不是你男朋友啊?”

旁边围观的人估计也都很想知道,跟着瞎起哄,“就是啊,到底是不是啊,你说了就好了。【文学楼】”

圆妹儿起初也就是想让我帮她个忙,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围观,要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说一个慌比当着一个人的面说一个慌要难很多,圆妹儿始终开不了口。

猪头妹脑袋瓜子比谁都好使,一眼就看出端倪来了,道,“你怎么说不出口啊?是还是不是这不很简单的事情嘛,如果不是,那你岂不是欺骗这位男子?”目光指向黑衣渣男,“可如果是,那你就有脚踏两条船的嫌疑。”

原来猪头妹是专门来为难圆妹儿的,这货该不是故意想和我作对才这么干的吧,这就过份了啊。

关键是黑衣渣男智商不够用,把猪头妹的话都当真了,一个劲的逼着圆妹儿问,“就是啊,你说是不是?他是不是你男朋友?”

圆妹儿心里气恼,一下把我推开,道,“他不是我男朋友,但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咱们不可能了,都分手这么久了,你还对我死缠烂打,有意思么?我不想分手了还享受着你的家暴。”

圆妹儿说出了事实真相,可真相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本来大家就趁着看着热闹的心情顿时有了变化,众人纷纷把愤怒和指责的目光对准了黑衣渣男。

猪头妹大概觉得自己的举动成了一个笑话,对着我不屑的哼了一声,走了!

我心里暗暗窃喜,猪头妹终于也输给了我一回。

黑衣渣男无耻行为已经被公之于众,竟然还挺不好意思的,梨子对他吼,“你他妈给老子滚开点,下次再欺负圆妹儿老子跟你急,信不信?”

黑衣渣男早就被梨子给打怕了,一见梨子就缩,梨子让他滚,他不敢不滚,连滚带爬的出了天宫。

事情结束了,大伙儿也都散了,该干嘛干嘛去了,圆妹儿也跟我说谢谢了,我说没事儿,工作去吧。

倒是刚才,梨子在我面前小露了两手,这家伙脑子有点横,就是有点傻愣,但是身强体魄,肌肉发达,心也直,对我忠诚,我挺喜欢梨子的,但也有点嫉妒他的一身肌肉。

他刚才在我面前小露了两手,我心里特别羡慕嫉妒恨,我要是有那么几招,对付那个猪头妹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在一个女人面前丢脸,而且是丢大发了的脸。

我偷偷把梨子喊过来,“来,梨子,你教我几招。”

梨子手把手教了我几招互搏术,并教我怎么化解对方的招式和技巧,我学了两下还觉得挺好玩的,缠着他多教了我一会儿。

到了差不多时间,圆妹儿进来跟我说龙哥到了。

我立刻整了整衣衫合天宫里的兄弟沿着走廊毕恭毕敬站了两排。

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一位剔着寸头,穿着花衣,脖子上挂着一条大金链子,肚子比八戒还丰满的主儿过来了,后头跟着黎叔很沈康。

这气场,一看都不用猜了,肯定是龙哥。

我以前一直都想,黎叔那么像一位老干部,身为黎叔的上司,龙哥是不是应该比黎叔更老奸巨猾一些,可当我见到龙哥的时候我彻底知道自己想错了,眼前这个人就彻彻底底一混混头子的模样,而且打扮的毫无深度,笑起来露出一颗大金牙,满脸横肉,十分难看。

龙哥长的其丑无比,可身边跟着的美女却腰肢纤细,比我们天宫这场子里所有的女的都好看。

这世道,女人都是看钱不看品貌的。

龙哥朝我走过来,肚子最先到达,立定双足,“你就是刘天命?”

我点头,给龙哥点燃雪茄,道,“我就是刘天命。”

说来奇怪,第一次见黎叔和东仔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十分复杂而且很紧张的,可是见龙哥,我却一点起伏也没有。

大概是最近在夜场里待习惯了,人际关系搞多了,一切就都麻木了。

龙哥看了看我,那神情犹如打量一件自己准备购买的商品似的,最后眉头皱了皱,嘴里却道,“好好干!”

我心里有直觉,龙哥不是很喜欢我。

我将龙哥等人一并引进了包间,不一会儿对方的人也出现了,出现的人是峰哥,我还是有点小意外的,峰哥这次竟然亲自登门,这是给足了龙哥面子。

双方一坐下来,龙哥便对我道,“你去外面守着。”

看来在龙哥眼里,我完全就是一个外人。

我和梨子一块儿在外头守着场子,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里头谈了些什么,一直谈了两三个钟头,峰哥最后夺门而出,满脸怒气的快步离去。

过来片刻,龙哥也带着人从里面走出来,但和峰哥完全不同的是,他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临走前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子,好好干!”

沈康对我匪夷所思的笑了笑,也道,“好好干!”

说完一路向外边走去。

送走了龙哥,我坐在黑皮沙发上,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天宫里所处的地位并没有和自己想像中一样,沈康觊觎我,龙哥明显不大看好我,我如果想要在天宫立足,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天龙门本来就是个物竞天择的地方。

天快亮的时候我给三胖打了个电话,我告诉他说我突然觉得很迷茫,三胖睡的迷迷糊糊,突然听我来这么一句,立马从床上蹦起来,“你说,你是要喝酒还是要撸串?”

我一笑,重重呼出一口烟,烟雾丝丝缕缕,在房间昏暗的光线下妖娆的卷曲着。

我道,“我就是想跟你絮叨絮叨!”

三胖打回原形,“哦!”一声,“没事啊,没事我继续睡了啊。”

我说,“三胖,你觉得后天我能打赢猪头妹吗?”

三胖叹了口气,道,“天命,说出来,你可别伤心啊,在我看来你是打不过人家的,就算打过了,那又怎么样,你能出去跟人家说你终于干赢了一妞?再说了,就算赢了,就猪头妹那脾气,她还得继续折磨你,要不然你就只有两条路可走,一,辍学,二,继续忍受!”

我道,“两条都有点难啊,我总不能被一妞给逼的辍学吧,这传出去多丢人,再说了,我要是辍学,我二舅还不得打死我呀!得了,我自己想想办法!”

挂了电话,我开始思量着怎么解决猪头妹的事情比较合适。

想来想去,关键还是在那两万块钱上,可我一时间上哪儿去找那两万块钱呐。

我在天宫上班没多久,按规矩,新人是不能工资太高的,低薪三千,不外加提成,等龙哥觉得时机成熟后才能正式提拔我为正员工,到时候工资会加点,还会提销售提成,但除去平时花销,我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攒出两万块钱来,除非挪用天宫里的私款,那就更不可能了,被黎叔或者龙哥知道了,我将会被直接赶出天宫。

越想我越纠结,越纠结,越睡意全无。

那个死猪头妹,家里那么有钱,两万块对于她来说什么也不算嘛,干嘛一直刁难人。

不想那么多,先练习练习拳脚再说。

转眼到了约定的时间,我带着三胖在老地方和猪头妹赴约,没想到一走过去,那地方站满了人,而且那些人都看着特别兴奋,大喊大叫,“刘天命来了!”

这些人我通通认识,都是自家班上同学,其中还包括我的班主任。

看热闹不嫌事大,可是连班主任都来凑这个热闹,算什么意思啊。

这肯定又是猪头妹出的主意,她心想我肯定打不过她,所以叫了这么多人来看我笑话。

虽然这几天和梨子学了些拳脚,我也刻苦认真的学了,但能不能打过猪头妹,我心里是真的没底!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