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渴男女办公室激战

第二天,秦婳起来都临近中午了,封瑾有给她留言,说是去公司处理事情了,下午,他会去医院找她。(文学楼)

这几日为了她的事封瑾东奔西跑,公司里的事务肯定堆积了不少,是该去处理一下了。

秦婳随意给自己煮了点吃的,又收拾了些许的洗漱用品,打车去到了医院,刚走到了病房外头,就见封建国在那儿探头探脑的。

她忙咳嗽了声,封建国忙回头,堆起了笑容来,“小婳,你来了啊。”

“伯父,你在这儿干什么?”

“我给你妈买了点吃的,可她就是死活不让我进病房。”封建国说着露出了一脸的无奈。

秦婳也是无语,想着自己母亲的拒绝姿态做得这么足了,他怎么还不懂?

瞬间,她知道了封瑾的死缠烂打是遗传自谁了,她开始怀疑,封瑾会不会遗传了封建国的花心?

大抵不会吧,封建国的性格还有一个极大的毛病,就是忧柔寡断,可很显然,不管封瑾还是封绝熙和封峥,都没有遗传,她想自己或许是多心了!

她打起了精神,说道:“买了什么东西,我给你拿进去吧,不过伯父,我想我妈跟你应该把话讲得很清楚了,她现在的身体急需休息,您这样三番五次的过来,只会让她的情绪波动,这样好像不太好呢……”

封建国知道她的意思,他叹息,“小婳,伯父知道你跟你母亲对我都有极大的误会……你母亲的身体,你也应该知道,我想娶她,就是想着让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日子里有个丈夫疼惜她,至少可以让我名正言顺的照顾好她……”

“名正言顺?”秦婳笑了,“当朋友也是名正言顺的呐。”

封建国表情微微一僵,急切得道:“那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秦婳反问他。

封建国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只是觉得愧疚,愧疚当年抛弃了张澜,现在想弥补而已,怎么就那么难?

“伯母那边,”秦婳顿了下,然后道:“脾气也不大好,我妈要是再被人指着鼻子骂小三什么的,我怕我妈真的会受不了自行了断的,所以伯父,请你也别再为难我妈了。”

封建国尴尬的沉默了。

秦婳往病房走,拧门把发现门被反锁了,便敲了敲门叫道:“妈,是我,开门吧。”

很快,她听到里头的门解锁的声音。

秦婳回头看了眼还站在原地眼巴巴看着病房的封建国,轻叹了气,晃了晃手里的袋子,笑着道:“谢谢伯父东西的,我替我妈谢谢你了。”

然后她进了病房,很快把房门关上。

张澜做着手势跟她抱怨封建国有多麻烦,她现在烦他烦得不行了,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还真当自己是万人迷啊。

秦婳笑了笑,说话,“其实,我觉得封叔叔也挺好的,要不然,你就从了他得了。”

张澜的脸色很难看,拿过手机,重重的打字。

秦婳一看,上面写着“他不要脸我还要脸的!”

她忙吐了吐舌,搂住母亲的肩,笑着道:“我是开玩笑的。”

张澜白了她一眼。

下午三点的时候,封瑾过来了。

张澜还是对他没有好脸色。

封瑾也没在意,照样问侯过她后,便同秦婳去看那个小姑娘。

走过去的时候见病房外没守着警察,心想不会是出院了,忙进去,就看那小姑娘坐在病床用一只手高难度在那儿玩手机游戏。

秦婳看得目瞪口呆的。

小姑娘一抬头,看到她时,嗨了声继续低头玩游戏。

封瑾笑了,跟秦婳讲,“还挺有性格啊。”

等到一局游戏完了,她骂着***,看来是输了,才抬起头来看秦婳,说话,“你被放出来了?”

秦婳点头,“真凶逮到了。”

“恭喜啊。”小姑娘视线转到封瑾脸上,便坐直了身体,“你老公啊?挺帅啊,比我那个金主长得帅多了。”

秦婳发现虽然她救了自己,还是对她喜欢不起来啊?

她尴尬了下,说话,“我是来谢谢你救了我的……”

“要不是看在你分我好吃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呢!”小姑娘不是很客气得道。

秦婳被噎了下,敢情还得谢谢自己大方?她正了正神色道:“不管怎么说,我都得要谢谢你,要不然,我可能就活不下去了。”

封瑾适时得道:“你要什么需求,可以尽管开口,我们这边尽可能满足你,毕竟害你受了伤。”

小姑娘闻言思考了一番,然后试探着道:“我没什么需求的,就是要钱,很多很多钱。”

封瑾笑了,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叫事,便道:“要多少?”

“一,一百万!”

“好,你把你的帐号给我,我让人给你汇。”封瑾很甘脆得答应了。

小姑娘愣了下,大概是没想到她救的人这么有钱吧!

秦婳顿时觉得她有些狮子大开口,可也没法说什么,只道了句那你好好休息,便拉着封瑾要走。

小姑娘突然又从床上跳了起来,大叫起来,“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你给我介绍男朋友!”

秦婳和封瑾皆错愕。

她得意洋洋得道:“男朋友,年轻的,帅气的,要跟你差不多的!”

封瑾眼眸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得冷然,他笑了笑说,“好,只不过对方能不能看上你就不一定了。”

小姑娘有些得意得笑起来,“你只要介绍人给我认识,其他的,我自己搞定。”

封瑾说了声好,然后道:“等你伤好后。”

“ok,一言为定。”小姑娘很满意得继续躺回了床上,低头玩游戏。

秦婳拉着封瑾出了门,有些不满得道:“你怎么什么条件都答应。”

封瑾倒是心宽,“无所谓,她也说了,我只要介绍人给她认识,能不能拿下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秦婳皱眉,“贪心。”

封瑾拥住她,说话,“别生气,总归她也救了你,用钱能解决的事儿都不叫事。”

秦婳白了他一眼,“那是你钱多!”

封瑾淡笑,“钱多才能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啊。”

秦婳笑骂他不要脸。

在彼此的笑中,秦婳觉得生活,像是要开始多云转晴了。

秦婳本来还想着过去看看封老爷子,不管过去他怎么样,但是他在她心目中,还是个慈详的老爷子。

可是秦婳没有机会了。

在看过小姑娘的隔日中午,噩耗就传来了,封老爷子寿终正寝了。

很突然的,毫无预兆的死去了。

秦婳感觉自己都还没反映过来,人就已经没了。

封瑾对于爷爷死掉没什么感觉,说真的,没什么感情,内心真的毫无感觉,想要做个悲伤的表情都难。

那边陈凤枝却在暗暗着急,她想的东西,封建国可还没给她办成功了!老爷子这个时候死了,那公司,岂不就是落在了封瑾的手里?

她暗暗着急,可是此刻该悲伤的时候,她却不能表露半分!

白事要在家里办五天,陈凤枝头戴白花,寻了个机会将封建国拉进了房间里商量事迹。

封建国很疲惫,老父亲死去,他这个当儿子很悲伤,泪也流了几天,这个时候哪还有什么心情跟陈凤枝聊遗嘱的事儿!

他看着陈凤枝心生厌烦,冷声道:“我爸的尸骨未寒,你现在就跟我来谈什么遗嘱,陈凤枝,在你的眼里,是不是就是利益最重!你当初嫁给我,是不是也是为了钱!”

陈凤枝脸色一变,对着他也没了好脸色,怒气冲冲得对他吼道:“封建国,我当初跟你在一起是因为什么,你心里清楚!这么多年了,你在外头拈花惹草,我说过什么?我对你的满腔热情爱情都被你给消磨了!我不再抓点钱,到最后我就什么也得不到了!我没有那么傻?”

封建国脸色微变,心底大概也是有点内疚的,却不梗着脖子道:“你说的事,等爸的事办完再说吧!”

陈凤枝哼声,“你最好说话算话,要不然,你别想跟那小妖精重新在一起!”

“说话好听点,”封建国懒得说她了,拂袖离开。

陈凤枝翻着白眼,还在计算着自己能拿到的钱是多少,老头子没有留下遗嘱来,那么按律法来分,她起码也能分到一半的遗产吧!

很快,她听到了敲门,封峥叫她出去,说是小姨来了,陈凤枝忙整了整脸色,做出了悲痛的样子走出了房间。

夜半,封瑾回家,他打算明天把灿灿送到医院去,秦婳挂念的紧了。

进屋,却见石文秀一个人在吃烛光晚餐,手里端着红酒,心情颇好的样子。

“妈。”他叫唤了声。

石文秀睁开微醺的眼,笑了起来,“回来啦,怎么样,封家那边,是不是很热闹。”

来悼念的人很多,可那种场合也不能称得上是热闹吧,他回答道:“人是挺多。”

石文秀站起了身,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大笑了起来,“老头子死了,很好,下一个,该让封建国陈凤枝痛苦痛苦了!”

封瑾总觉得石文秀这话说得很奇怪,倒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指了指楼上,说是去看看灿灿。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