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上面吃奶一个吸下面

夜空中的云与星辰彼此变幻着,竟形成了一座巍峨的高山。

高山下,一个不起眼的身影,正在努力攀登。

“扑通,扑通!”

心跳声,是如此的有力,是如此的壮丽。

“什么是正义?”

一个仿若神祇般的声音,在他心底最深处响起,不断的暗示他。

“正义,不是光明,但,是一切错误的对立面。正义,不是自私,是一切不包含任何利益而付出代价。正义,不是毁灭,而是守护一切美好的事物。这就是我的正义,我并且为之努力终生。”

“正义,是一生的守护!”

阿诺德在心里坚定的回答道。

等那个发问的声音消失后,他再次重重的踏出一步,身影模糊,再次清洗出现在人们面前时,已经在半山腰。

风与火,时间与空间,灵魂与自然。

这一刻,阿诺德明白了世界构成的基础。

“什么是生命。”

阿诺德一顿,沉思片刻后,才继续前进。

“生命,是拥有灵魂的生物。是拥有生存意识,拥有把握命运机会的任何生物。生命,不是一两个词汇,它是一个世界成长中不可确实的要素。生命,它拥有意义,它或可短暂,或可不朽,但,它在每个人眼中,都只有一次,值得任何生物珍惜,保护它而存在。”

“生命,是不朽的荣耀!”

阿诺德的声音,响彻整个瓦洛伦世界。

所有人,为之感动,为之热泪盈眶。

这一刻,阿诺德明白了世界成长需要的要素。

下一刻,阿诺德已经出现在山峰之上,只差短短几步的距离,就能到达山巅。

忽然,整个山峰开始分崩离析,一头傲然的苍翠巨龙,出现在山峰之上,巨大的身躯之下,阿诺德渺小如蚂蚁。

顷刻之间,这头苍翠巨龙已然与阿诺德对视在一起。

“你来得比我想象之中更晚一些……”

她慢慢地转过身,明亮的漆黑眸子注视着阿诺德,轻轻地开口道。

两人之间,是一座王座――

一头横亘天空的巨龙,与山峰之上的王者彼此注视着对方。

每个人的眼中,此时此刻,都倒影着如此的辰星与梦境,火焰与死亡,那是有史以来文人写下的,最为壮丽的一幕――永恒的巨龙——苍穹翡翠。

“一切都结束了,阿诺德。你就是那把钥匙,很早以前,我就知道了。”艾丽茜亚轻声说道,她一边伸出手掌,那洁白的手心中是一道纯洁无瑕的光;那光缓缓地流转着,犹如一首无声的诗,描述着几个时代以来的故事。

在数不清的神话之中,它有着许多的名字。

最终的王座。

艾丽茜亚静静的站在永恒巨龙的脚下,注视着那璀璨的光芒,说道:“看吧,这就是你们一切的依仗,最终的王座――而它,现在已经属于我了。”

她抬起头来,欣赏着这壮美的星空,眼中倒影着斑斓的光芒,仿佛迷醉于此:“我将亲眼见证你们的世界在火焰之中走向灭亡,如此壮丽的星空,终究也要点点消散于无尽的漆黑之中,当恒星一一熄灭之后,宇宙迎来的便是永寂。”

“不觉得很美么,阿诺德?”她轻轻地笑了起来:“因为真理总是很美的,还记得我们一起在辉煌要塞的夏夜所见的星辰吗,虽然很惋惜,但它们终是要消亡的啊――”

阿诺德静静地看着她。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艾丽茜亚还是那个爱惹事的冷淡女孩。

“你就是毁灭意志,艾丽茜亚。”

阿诺德静静的抬起了头来。

一点明亮的光,从他身后渐渐浮现——

那是时间与空间的共鸣。

“什么是世界!”

那道声音,终于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仿佛间,阿诺德感受到了这道冷漠的声音,竟有一丝颤抖。

阿诺德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他要拿到最终的王座,他必须要前进,但眼前的路被这头世界之王――永恒的巨龙——苍穹翡翠挡住了。。

但他心中此时此刻,却没有丝毫的激动。

银色的法则之线在他身后,在他脚下延伸,空间与时间之力隔绝了一切,构成了一个庞大的网络,整个山峰之巅消失了,不再有分崩离析的山峰,不再有光,也不再有黑暗;他与永恒巨龙之间便只剩下一片虚空,无数的银线彼此交错,仿佛构成了这个世界的全部。

那是流动的时间,与彼此叠加的空间。

它就是宇宙的本身。

他的目标不是艾丽茜亚,艾丽茜亚是毁灭意志,她无处不在,她此刻也可能就在山巅之上,但她触摸不到最终王座。

他叹息了一声。

艾丽茜亚回过头来看着他:“为什么叹息呢,是为这一切感到惋惜吗?”

阿诺德摇了摇头。

“我感叹的,不过是那些一去不复返的时光,它萦绕在我心头,总是叫我不忘那些逝去的美好。”

“但逝去的,终究是逝去了。”

阿诺德缓缓抬起头来,看着艾丽茜亚的眼睛,静静地开口道: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艾丽茜亚。”

“你错了――”

他伸出手来。

黑暗之中,两道延伸的金色之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那线彼此勾勒出一把圣剑的形状,那分明的剑刃,所闪耀着的,乃是抗争的光芒。

圣剑罗兰,一点点倒影在了水面之上。

“世界是一切,是包容万物的母亲,是一切最初的开始。世界是家,是所有生物生存,成长,死亡,为之一生所在的家。世界是创造,拥有了它,就拥有了你想要的一切。世界是万物,世界是本源。世界是灵魂的伊所,世界是所有爱的终点,是一切存在的意义。”

“世界,即命运。”

话音落下,阿诺德感觉整个世界一颤,他与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了隔阂,不分彼此。

比法则更强的,是世界法则。整个瓦洛伦世界,这一刻,在阿诺德面前,没有了任何隐藏。

代表着时间与空间之弦的法则,每一根都锁定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存在,任何流动的、不确定的,在这里都变得明晰起来。世界上不再存在其他的虚伪之物,只剩下最纯粹的法则,数不清的法则,像是悬挂于天空之中烂漫的星辰。

而每一点光芒,又与法则,与这个世界本身紧密相连。

代表时间的轴,锁定了在任意一刻所存在的苍翠之龙,它所谓的永恒,在这个只由法则所限制的世界中被凝缩成了一个点,不再任意自由。

那个银色的平面继续收缩,最后两个光点彼此交叠。

苍翠之龙近乎无穷的存在性,在此一刻化而为一。或许在所有的世界之中,在所有的历史之中,自此一刻,是这头苍翠的巨龙最接近于‘有限’的状态。

一片寂静的空间之中,一人一龙,便在这交叠的点所形成的世界中对峙着。

苍翠之龙的存在性被锁定在下一刻,而即使是再下一个刹那,那怕是一微秒的时间,它就会重新恢复不朽。那么,他应当以怎样的手段,才能在一个最基本的时间单位之内,彻底抹除它的存在呢?

“那就是比时间更快的速度。”

阿诺德高高举起圣剑罗兰。

阿诺德已经明白问他问题的是谁了,那就是‘瓦洛伦’。是瓦洛伦世界世界的本源意志在考验他。

这里,就是瓦洛伦世界本源所在地。

永恒巨龙,原本是‘瓦洛伦世界’的本源守护者。

“吾定当斩杀眼前之物。”阿诺德扬声高喝,仿佛喊出这个世纪最有力的声音!

誓约之剑——约定必当完成的命运之剑。

璀璨的金光,跨国时间与空间的界限,

虚空中的苍翠之龙犹如一座绵延的山脉,阿诺德在它身边面前一粒尘埃。

他坚定的挥出此生最巅峰之剑,这一剑,包含了他所回答三个问题后所领悟的一切。

深邃的空间之中,传来一声悠长的哀嚎。

但时间重新开始流动时,一个有关于不朽与永恒的神话在此一刻终结了。就像是一个循环的终结,能量与物质,无穷无尽地向四面八方放射开来,迸射入虚空之中。

一片无穷无尽的白光之中,黑暗世界的灯塔,无尽的山峰坍塌了。

阿诺德出现在山巅之上,一个山峰已经消失,悬浮在云层之上的山巅。

他的面前,就是那清除无比的王座。

……

“哈哈哈哈,你就算是来到这里,也迟了。”

艾丽茜亚笑嘻嘻的看着阿诺德,忽然从背后取出了一把圣剑,那是被黑龙奥古斯汀夺取的那一把。

艾丽茜亚看着面无表情的阿诺德,笑眯眯的坐在王座上。她收敛笑容,金色的瞳孔徒然放大,恐怖的神力席卷而出,她仰着头高高俯视着阿诺德,宛若是神祇在漠视一只小小的蚂蚁。

阿诺德冷静的看着她,缓缓举起他手中的圣剑——罗兰。

“瓦洛伦的命运,当以凡人来掌控。自由的意志,至高无上,定然消除一切敌人。”

阿诺德铿锵有力的话音落下,瓦洛伦世界的虚空中,出现了青红白紫橙五色流星。

每一道彩虹,都是一柄至高无上的圣剑。

“这?”艾丽茜亚手中的风暴圣剑忽然放出湛蓝色光芒,挣脱她的把控,飞到空中。

夜空之中宛若升起了璀璨的星辰。

在瓦洛伦世界之上的每一片土地之上,人们都怔怔地看着这样的一幕。

六把圣剑,开始闪耀在夜空之上。

火焰圣剑,那是代表着抗争的火焰。

寒冰圣剑,智慧的光辉。

光明圣剑,无私的公正。

自然圣剑,自然的生命。

风暴圣剑,奔放的自由。

大地圣剑,无言的守护。

六道光芒,一一消寂了。但冉冉升起的六个星辰,却彼此合而为一,在人们的注视之下,化为了一个新的星座。

在许多年后,人们仍旧可以记得这一夜,那闪烁于夜空之上的这个星座。

那是一把璀璨的剑――

它有一个名字。

被称之为命运。

……

阿诺德手持着那把剑,立于王座之上,在剑刃之上闪光,水与火,风与地,生命与光明,六把圣剑,一一在他身后消逝了,它们彼此合而为一,化为这样一柄无暇的、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利刃。

它璀璨如华,犹如一枚金色的水晶。

而水晶中,盛放着这个世界的命运。

艾丽茜亚愣住了,她分明从那剑上感受到了一种不祥的威胁,低声问道:“那是什么……?”

但阿诺德只是静静地看了艾丽茜亚一眼。

“这是战神之剑。”他轻声回答,柔和的声音仿佛描述着这把剑的一切传奇。

“战神?”

艾丽茜亚不解地皱起了眉头。

但阿诺德竖起了手中的剑,那透明的剑身之中,像是蕴含着某种无形的力量。他专注的眼神,与艾丽茜亚隔着那王座相对而立,但两人之间,却仿佛是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看了么,这剑中的轨迹,就仿佛凡人的命运――”

“因为这把剑,本来就是用来盛放时间与历史的容器。”

“当命运被置于其中时,一切都定格于此。”

阿诺德抬起来来,认真地回答她道:“瓦洛伦世界世界本没有战神神格,战神不是神,而是凡人的命运。战神之剑,不是真正的剑,乃是责任。”

艾丽茜亚终于感到了一丝不对。

她后退了一步,问道:“那又有什么不同?”

阿诺德笑了起来:“战神之剑存在的意义,并不在于掌管一切。而有一种力量,它并不是至高无上的王者,而是将权力交予每一个凡人的手中,便是桎梏。而桎梏存在的意义,却在于它可以为人们所打破。”

那是那个铿锵而有力的回答,在此一刻响彻云层之上。

“战神,因此战无不胜,战神之剑,攻无不克。”

“你还不明白吗,艾丽茜亚,”阿诺德的声音像是带着一种淡淡的骄傲,“从你进入瓦洛伦世界的那一刻起,你就败了。伟大的母神,已经为此付出了一切,也为我们,为凡人的世界,付出了她最后的力量。”

他轻声吟道:“母神大人,我头戴王冠,承负其重――手持圣剑,誓言斩断这一切的锁链;而历史的循环,亦将在此一刻终结,我答应你所做到的一切,现在皆在此处了。”

高原之上,星空中仿佛发生了变化。

那星辰之上,群山的巅峰,一位君王长身而立,缓缓从云端接过一顶王冠。

凡人的善意绘成的战甲,缓缓披在君王身上。

群星繁盛的天空之上,仿佛横亘于天空的星光河流,那是瓦洛伦世界的王,凡人的战神,正在践行他的诺言。

阿诺德的声音终于透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味道。

“艾丽茜亚。”他抬起头来,微微一笑:“你准备好了吗?”

“不!”艾丽茜亚尖叫一声,她终于意识到了阿诺德要做什么,有惊慌地喊道:“不,你不可能杀死我,你要明白我的本体并不在此,你最多不过杀死我的一个意识而已!”

但阿诺德却摇了摇头:“不,我并没有杀你。当你的意志在瓦洛伦世界毁灭后,会彻底融入瓦洛伦世界中,真正成为了瓦洛伦世界的一部分。如此你就再也不能毁灭她,因为她就是你。”

“你――”艾丽茜亚终于慌了:“你一直都等着我拿到风暴圣剑的这一刻,你早知道这个结果,对不对?”

阿诺德默默点了点头。“当你接触圣剑时,你就成了瓦洛伦世界的一部分。六大圣剑皆是瓦洛伦的一部分本源。”

“不!”艾丽茜亚尖叫了一声:“你也触碰了圣剑,你也被同化成瓦洛伦世界的一部分,你杀我,就是在杀自己。”

但阿诺德只是不为所动地看着她。

阿诺德摇了摇头。

“不!”艾丽茜亚感觉自己快疯了,她尖叫道:“我已经把自己的生命跟莉迪娅连在一块,你连她也杀吗?”

阿诺德的眼中有一丝柔软,但眼泪中闪烁着一丝亮晶晶的光芒。

“对不起,莉迪娅。”

他没想到阿芙拉竟然也是毁灭意志的一部分。

他轻声回答道:“我要的,不是你的一部分,而是全部。”

伴随着温柔的话语――

这位凡人的战神无比坚决地举起了手中的圣剑,他向前一步跨出,一剑斩向中央的王座。那一剑,将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璀璨的剑光,因为它所挣脱的,不仅仅是这个世界的命运。

虚空之中。

似乎传来了一切支离破碎的声音。

……

莉迪娅怔怔地仰望着天空。

那层层云端,一位战神正身负光之羽翼,璀璨如初。

他轻轻将那王冠戴在自己的头顶之上,缓缓在王座之上坐下,他是如此的威严地注视着这片土地,他的骑士们仿佛正在这样一个广阔的国土之上为他开疆扩土。

而他的目光早已注视到了更加遥远的地方,在遥远的天空中,云层之间犹如如纶圣音,轻歌浅唱,一个温柔的声音正在对他说道。

我予你以‘永恒的战神’称号,我必因你而骄傲。

我的孩子。

燃烧的云层,层层淡去了。

银色的世界在瓦洛伦世界上空闪烁崩溃。

晚风轻轻地吹拂着高原,晚霞正在褪去最后一丝光晕。威廉忽然抬起手来,手腕之上一道醒目的口处,正缓缓流出鲜红的血液来。

凡人的时代来临了。

天空中金色的眼睛,正在缓缓合拢,一个世界哀嚎,响彻了整个大地之上;毁灭意志殒落了,就如同它的降临一样,五个时代以来的战争,在一刻走到了最后的尽头。

天空中出现了第七颗星星,那是罗兰圣剑,它是第七把圣剑。

它还有另一个名字——

黑暗圣剑,代表纯洁的信念。

……

世界仿佛重归于黑暗之中。

在那无尽的黑暗之中,艾丽茜亚仿佛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

“这是最后的希望,希望你好好珍惜――”

……

“黛博拉小姐!”

“领主大人呢?又去了哪里?”

一片黑暗之中,莉迪娅猛然之间惊醒过来。柔和的阳光,正温和地从窗外洒入这房间之内。单薄的窗帘,遮不住夏日的明媚,书桌之上,摆放着一支温馨的百合花。

莉迪娅忽然明白自己是作了一个噩梦,她坐在床上,轻轻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过去的一切,温柔地流淌在心间,她抬起头来,有些安宁地看着闪耀在天际的七颗星星。

黛博拉与贝亚特莉的声音远远地从外面的庭院之中传来,听见格拉蒂丝呵斥的声音。

窗外,天空碧蓝,一片如洗。

马车缓缓地行驶入森林支中,梅瑞狄斯握着手中的信笺,默默地注视着某个方向,直到看见森林中开花的果树。

她低下头来,看着手中的信笺――明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欣慰的神色,然后步伐轻快地转过身去。

……

高高的拱窗,明媚的颜色,窗外的庭院,还是一如既往的景色。仿佛这几年以来,这个有些安静的书房,距离他父亲离世的那一年,并没有发生太多的变化。

阿诺德静静的站在窗前,看着静默的母亲。

那件事情之后,阿诺德在征得新一任阿德莱德国王的许可,接上他的母亲,一起回到了他父亲的领地。

并且以一名世袭伯爵的名义,向欧内斯特大公提亲,在初夏的头天,赢取这位欧内斯特公主。

西尔维娅静静地看着帷幔之下的那张长背椅,椅子上红色的绒垫,还倒映着午后金色的阳光。

长公主殿下缓缓眨了眨眼睛,她收起心绪,轻轻合上门,这才转身向外走去。

但一个声音却在她身后叫住了她。

“姐姐。”

爱曼纽头带王冠,在背后看着她姐姐有些纤细孤高的背影,这几年以来,他早已长大,有了作为一个国王的担当与责任。但有一些东西,始终在他心中不能放下。

“叫我长公主。”

“姐姐,”爱曼纽忍不住轻声说道:“带我向老师问好。”

西尔维娅回过头,目光流转地看着自己的弟弟。

从那天之后,爱曼纽就拜阿诺德为师,为此爱曼纽可是高兴了足足一个月。

公主殿下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为什么不自己去呢?”

“姐姐,你可是伴娘,我去合适吗?”

爱曼纽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的姐姐。

……

阿诺德来到自己曾经第一次踏足的地方——熔炉森林。

说起来熔炉森林的宝藏终于开启了,果然是千年前丘山矮人的宝藏,这也导致了所有人都进了熔炉森林处,此地倒是没什么人。

猛然之间,一道身影出现在阿诺德身后。

“你是?”

阿诺德诧异一声。

出现在他面前的,骇然是曾经间接救过他一命的生命圣鹿。

“我回来了,阿诺德。”

熟悉的声音响起,阿诺德怔立当场。

但不知何时,那眼中已饱含着泪水。

身影重重地投入了他的怀抱。

他抬起头来,眼中闪动着那种最为感激的光芒:

“谢谢你,瓦洛伦――”

“人生能够彼此相遇,相知,相爱,便是最好的希望。”

……

(全书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