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庙里的女人

红鸟似乎躲避不及,眼睛被鹈鹕啄破。可是没有流血!

鹈鹕凭本能感觉不妙,周身黄光大盛,意欲逃遁。突然,红鸟肚子伸出一道剑刃,一下刺入鹈鹕脖子处,剑在创口处一剜,鹈鹕扑打双翼,往下便栽。啪的摔在地上,周身甲胄消失,血水沾了它的全身。

红鸟拍打翅膀落在收重伤的卷羽鹈鹕身旁。红鸟的肚腹突然掀开,从里面跳出一个女孩儿来。女孩瓜子脸,弯弯眉,身形灵巧,十四五岁的样子,手握一把细长剑,剑尖上还流着血。

“可恶的鹈鹕,把我的红鸟衣也啄坏了!”

女孩口中呵斥,非常气愤的样子。她话音刚落,手一挥一道白光闪动,鹈鹕脑袋被斩下。

她上去,抬起绣花鞋,将鹈鹕尸体踢出老远,再将鹈鹕首级踩扁。

这才算消了一口气,收了红鸟衣。此女是女考生菲尘。东南阳域来的女子。

她在附近寻到了三根红条的标识,迅速的抢了进去……

在另外一处地方,有一名长相丑陋的考生,模样在十六七岁的样子。

他看上去显得老成,脸色有些发青,像是从古墓中爬出来似的。



他的名字叫做“苗小邙”,来自西南的朱域,修行的是“巫灵境”。

巫灵境有十个境界,入门境界是第十境界巫罗。他已从巫罗修到了第九境界巫谢,再修到了第八境界的巫抵,其技术职称达到“抵煞”。据称,“巫灵境”的发源处是“关山”——大量埋葬死人的地方。所以,他们使用的法宝,跟坟墓多有牵连。

苗小邙从储物袋中抓出一支凶险的令牌来,那是一支黑色的小令牌。只有三寸长,半寸宽。闪着阴森的芒,正面有一条青蛇,背面有一条赤蛇。他口中念念有词,然后道:“鬼附令,鬼附令,有鬼就有令!”念完最后一句,他将黑色小灵牌往自己手腕上一扎,一滴鲜血浸入令牌。黑色的令牌闪动了红色的芒。

苗小邙用令牌往地上一根倒地的大树一指,大树在一个模糊之间,变成了一副棺木。

“棺木行走,小鬼开路;活尸前进,我行我素!”

苗小邙念叨完成之后,两眼一闭,噹的一声,栽倒在棺木之中。

棺木前后出现四道虚影,似乎用力拉住棺木,往前滑行。整个场面比较诡异。

一路上,竟然没有甲兽和豺狼虎豹熊猪牛的阻拦,也没有飞甲兽的阻拦。

到了内圈之处,苗小邙从棺木中爬了出来,收了法术,冷眼迈入了三道红线标识之内。

当然,他这样做得损耗一部分法力;可他不怕,三个时辰的时间耗得起!

……

在另外一处地方,有一名高高瘦瘦的考生,年龄大约在十五六岁。

他手长脚长,整个人看上去像一株干人参,童鞋们看见他不用别人介绍,谁都会自然而然的喊他“干人”。干人的正名其实叫做“我忿然”,来至玄幻九域东北方向的旻域。他修炼的是“虫灵境”。

虫灵境是一种诡秘修炼,分为三大层次。最低层次是人境界。这个层次分五个境界,分别是:下下、下中、下上、下上上、下上端。技术职称分别是:巴士、巴师、巴雄、巴盛、巴神。

我忿然修炼到了下中境界,已经获取巴师技术职称,算是一名修炼小天才。

而且,他还学会了一种“秋千秘术”,可以在森林里荡移动型秋千,来增加前进速度。

我忿然正在行进之中,忽然迎面飞来一只金雕,从它的显甲上可以看出,是黄九甲。

金雕从树梢密集处突然飞出,朝着人类猛地袭来,它的坚硬的弯钩金喙瞄准了我忿然的脑门心啄了下来。情况十分惊险的样子。我忿然眼睛一瞪,脑袋一低,从背心射出一只一尺长、拇指粗的黑色箭矢,从金雕的脖子处没有甲的空处射入,又准又狠。

“呼!”

黑色箭矢的箭羽宽大,而且是金属制作的。当箭矢从金雕的脖子中射入之后,箭羽就成为了一把锋利的刀刃,瞬间就将金雕飞脖子割断。金雕的头颅在空中飞荡,一腔热血哗的浇了下来,弄得我忿然半边肩头洒满血污。

我忿然在空中一个一百八十度的空旋,头下脚上,一脚将金雕尸身踢射出去,击中了另外一只从背后偷袭而来的另外一只黄六甲的金雕。与此同时,我忿然的手松开了一条长丝,长袖一扫,从袖子里飞出另外一支三寸长的黑色箭矢,箭羽是白色的。这可是一支毒箭。

毒箭“嗖”的插入被撞击的偷袭的金雕身体之中,当即死亡。

我忿然气愤的骂了一句:“我忿然!”

如果有不熟悉的人听见,一定会认为“干人”的正名字是他自己给取的。其实不然,这名字真是他父亲“我泰然”从小就给取的名字。只是他在过去实战中,但凡气愤和杀伐的时候,就会叫一声:“我是我忿然看我不宰了你狗日的!”或者是“我忿然宰了你狗日的!”可是,这话说快了,让旁人听上去像是“我忿然是狗日的!”因而经常惹得旁人讪笑。我忿然只好将这一句话缩减成了“我忿然日的!”后又进化成“我忿然!”他心里的意思仍然是:“已经宰了你狗日的!”

我忿然此时宰了狗日的两只金雕之后,发现已经到了内圈区域,赶紧收了移动秋千术,急匆匆冲了进去,寻找“狗日的”绿甲兽去了!

……

富有逻辑推理的胆首,已经调整好了情绪。他已经进入到了一道红标的低级危险区,他在这儿又发现了铁甲蛹、巴大蝴、铁壳昆等等可以积分的东东。这儿需要消灭的,需要收集的太多了;而且,最让他心动的是,这些东东,只要分辨清楚了,全都是有分可拿的,分值比刚才在外围的可要高得多。

“好呢!”胆首高兴的展开他绿甲师的功法,又是拳打脚踢,又是飞舞法宝,过来一阵子,他低头一查分值,居然获取了十几分。他高兴坏了。对手太弱,只是等着自己像灭杀普通的苍蝇蚊子一样去灭杀。几乎没有什么危险,而只有积分的增加。这样的考试岂不是太好了么?

不过,秒杀了一阵子,在进账了几十分之后,胆首的逻辑脑壳又有所发现了,此处的操作,同样存在两个难题:一是所获东东的体积越来越大,自己的储物袋完全装不下了;二是在单位时间之内,分值仍然太低,自己无论怎么努力,肯定都得不到高分!不,还不是得高分的问题,自己横扫下去,恐怕连180分的及格分,肯定都得不到了。

胆首再一次沮丧。他再次重新调整了策略,往二道红标边沿处挺进了……

性子急躁的咫杀,一路杀来,一路火烧,终于杀到了一道红标边沿。

放眼望去,这儿像一个狩猎场,地上跑的有长臂猿、黑叶猴、大笨熊、鹿、豚,野兔,山鸡;树上和林子里有鹦鹉、榛鸡、角雉、鹈鹕、孔雀雉、雪鸮、血雉、乌游隼、鸳鸯、原鸡、朱鹮、棕颈犀鸟。

“统统杀掉——猴猿!”

“统统杀掉——鹿豚兔鸡!”

“统统杀掉——隼鹮鸮雉!”

咫杀吼叫着,眼睛看见兽类,像容不得沙子一样的冲了上去。

他举起手中的火头大刀,一阵乱砍乱杀,飞禽走兽在他的屠刀下倒在血泊之中。

咫杀并没有注意到,他胸前的令牌,一会儿闪绿光,一会儿闪黄光。

他糊涂的认为:杀痛快了,分值就高了。

“统统杀掉!”

他粗狂的声音在森林中回响。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