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乱人伦小说

拓跋奶奶坚持要自己一个人先过去,拓跋麟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下来。不过因为不放心,还是开车跟在了后面。

拓跋奶奶到的时候,乔初夏正在和王小明吃饭,按照时间来说,这两个人吃的午饭,但是两个人吃的东西却是早餐的内容,清粥小菜。

因为昨天吃了好多大鱼大肉,晚上又喝了酒,所以现在看到这些清粥小菜,乔初夏还觉得挺有食欲的。

“小明,昨日晚上,妈妈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啊?”乔初夏担心昨日晚上自己会做过什么失态的事情,而她自己却完全不知道。

王小明摇头,“我不知道呀,我是今天早上才发现妈妈在那个房间的。”

乔初夏点头,“哦,那就好那就好,吃饭吧吃饭吧。”乔初夏暗自松了口气。虽然她忘记了自己昨天晚上都做了些什么,但是看到自己哭红的眼睛,总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儿。

王小明夹了一个包子放到了乔初夏的碗里,说:“妈妈你多吃一点,杨阿姨亲手包的,很好吃的。”

乔初夏点头,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安。

王小明一张稚嫩的脸上,竟然突然间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神情。其实,昨天晚上乔初夏偷偷到另外一个房间去的时候,他就醒了过来,不仅醒了过来,还偷偷的跟了过去,并且在门口偷听。甚至,他听到的比拓跋麟还要多。

因为在拓跋麟挂断电之后,乔初夏是有多梦话的。比如说,她是多么的想念拓跋麟,多么的想念孩子。又比如说,她觉得自己不能够回去,不可以打破现在难得的平静生活,等等等等。

两个人正各怀心事的吃着,杨阿姨突然间一脸焦急的走了进来。直接走到乔初夏的身边,拉住她的胳膊,低声说道:“初夏,前面有人找你,我和她说这里没有你这个人,可是她···。”

杨阿姨虽然平时也是风风火火的个性,但是像现在这么焦急的样子,乔初夏还是第一次看到。所以当即打断了杨阿姨的话,笑着说:“杨阿姨你不要着急,你和我说说,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杨阿姨深呼吸了一下,冷静了一些之后,开口说:“是一个年级很大的夫人。”

“我知道。”不用等杨阿姨在说下去,乔初夏就猜到了来的人会是谁。心中苦笑,暗想,拓跋烟来的时候她就应该想到的不是吗?乔初夏并没有觉得是拓跋烟泄密,她只是觉得,以拓跋奶奶的神通广大,又怎么会发现不了。

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乔初夏轻笑着说:“杨阿姨,你在这里陪着小明吧,我一个人去见她。”

王小明是没有见过拓跋奶奶的,但是他一直都知道,有一个老奶奶,是非常不喜欢自己的。所以听到杨阿姨说是个老奶奶的时候,他就猜到了是谁,现在听到乔初夏要自己留下来,他干脆直接跑了出去。

因为王小明的举动比较突然,所以乔初夏足足愣住了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等到她追出去的时候,明显已经晚了。

王小明用尽全身的力气,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前面去。

前台,拓跋奶奶正坐在可以说是有些简陋的沙发上。王小明气喘吁吁站到了拓跋奶奶的面前,眼睛直直的看着她。

拓跋奶奶皱眉,旋即想到了这个孩子应该是王小明,于是就露出了笑脸,和蔼的说:“你就是王小明吧?”

王小明礼貌的弯腰,“老奶奶您好,我是王小明,我知道您不喜欢我,没关系的我可以到孤儿院去,但是希望你不要欺负我妈妈。”

乔初夏跑过来的时候,刚好听到王小明说这番话。乔初夏来不及想其它的事情,直接就一把将王小明拉倒了自己的身后,看着拓跋奶奶说:“奶奶,我都已经离开了,您就放过我们吧,我是不会同意把小明送走的。而且,您现在也没有权利这样做。”

王小明拉住乔初夏的手,哭着说:“妈妈,我知道你还是喜欢麟爸爸,您还是想回去的,昨天晚上我都听到了。您就把我送走吧,这样,您就可以回去了,呜呜呜呜。”

看到王小明哭的这么伤心,乔初夏立刻就心碎了,蹲下来抱住了王小明,哽咽着说:“小明不要怕,妈妈不会送你走,也不会回去的,不要怕也不要哭,你是个男子汉,你先去找杨阿姨,妈妈等一下就去找你好不好?”

王小明点头,哭的说不出话来,刚想转身走开。结果却被拓跋奶奶给拦住了。

“奶奶,您这是什么意思?”乔初夏难得用这样的语气对拓跋奶奶说话。

拓跋奶奶微笑,“你们不要怕,奶奶今天来,是向你道歉,接你回家的。奶奶错了,跟奶奶回去好不好?”

一直强忍着泪水的乔初夏,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终于哭了出来。

拓跋奶奶扶着乔初夏站了起来,温柔的帮乔初夏擦去脸上的泪水,继续说:“孩子,奶奶是真的觉得自己错了,来向你道歉的,你能原谅奶奶么?”

乔初夏没有直接答应,而是哽咽着问道:“奶奶,您是真的接受我了吗?”

拓跋奶奶点头,“当然,我今天来就是来接你回家的,愿意和奶奶回去么?”

乔初夏还是没有点头,“那,小明呢?我是不会把小明送到孤儿院去的。”

拓跋奶奶失笑,“当然可以了,奶奶现在也觉得,小明这孩子挺可爱的。”

乔初夏还想要说什么结果胳膊被人一扯,措不及防的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面。

“我来接你回家。”拓跋麟温柔在乔初夏的耳边说道。

乔初夏所有的挣扎和坚持,在这一刻,全部崩塌,用力的点头,说不出话来。

王小明偷偷的拉了拉拓跋奶奶的衣袖,小声的说:“太奶奶,我们不要在这里当电灯泡了,我带你去后面吧。”

拓跋奶奶点头,拉着王小明的手,走了。

特别难惩罚一样低头吻住了乔初夏的唇,发泄着这几个月的相思之情。

正文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