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淫后骆冰

237、第 237 章

*   景霆瑞左思右想, 在返程的途中, 爱卿坐在车里显得郁闷,说要去湖边看

看风景,自己就带他去了。

湖边的风光果然很美, 还有一座亭子,亭子里留着过路文人墨客写的诗

词,有不少是情爱的话。

御林军都退守在外边, 四下无人,两人调侃着情话,便自然地拥吻上了,

到后面的宽衣解带也成了水到渠成之事。

因为爱卿半推半拒的样子太诱、人了, 也就没忍住一而再, 再而三地……还

差点误了启程的时间。

也因为匆忙,景霆瑞未有替爱卿擦洗, 直接抱着他上了马车。

景霆瑞觉得自己可以把它说成是“一次不小心”,可是却没办法骗过自己的心。

‘是真不小心?还是借故为之?’景霆瑞不否自己,想让爱卿生一个属于他

们的孩子, 而且想得发狂。

但是有太多需要顾忌的事情, 所以一直以来,他只能将此事深埋在心底。

也许是压制得太久,让自己终有失控的一日, 明明知道这么做可能会让爱

卿怀孕,还假装来不及赶路了,而选择无视。

爱卿要是知道了, 一定会气得不轻。

但要景霆瑞选择一个可以要孩子的时机,又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也许两

人都老了,才能牢牢把握住真正的大权,才能不必忌惮任何一个反对的声音。

“既来之,则安之。”景霆瑞握紧了手里的毛笔,不过也很清楚此事关系到

太多的“人”、

“事”和“权”。

“不管要付出多大代价,爱卿也好,还是孩儿,一个都不能少。”景霆瑞眯

起眼睛,黑眸里闪着分外明亮的光,“皇位、江山、霸权,亦是如此。”

######################################################

灰蒙蒙的天,欲雨还不下,满园的□□都黯淡了好几分。

爱卿身穿鹅黄衮服,披着一件银白绣有双龙纹样的大氅,沿着汉白玉雕的

栏杆,边望着湖里悠游的锦鲤,慢慢散着步。

以往的这个时辰正是视朝听政、审理国务的时候,但景霆瑞仿着他的笔

迹,颁下一道圣旨,把每日的早朝改为午朝,理由是为了照顾中老年的大臣

们,在这春困时节,可以睡个好觉,不用凌晨起身洗漱,还要冒着春雨,辛苦

地等候在宫门外,所以就把上朝的时间给延后了。

而因事由更改上朝的时刻,历代皇帝都有做过,太上皇淳于煌夜在政事繁

忙之时,还增加过好几次的晚朝呢,所以百官对于此并无异议,只要不耽误正

事儿就好。

老臣们自然是最高兴的,连声叩拜说‘皇上圣明!’。

接着,御书房里的奏折都被秘密地送到了青铜院,由景霆瑞代为批写,然

后分发各部执行。

爱卿一下子清闲下来,可以说他从小到大都没这么得闲过,可以做一切他

想要做的事,画画,写字,去湖里泛舟,去山上摘果子,景霆瑞也不在身边,

没人可以管得了他。

——才怪。

也不知这些面生的宫女、太监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就好像影子一样,紧跟

着他到处走,连沐浴的时候,都呼啦啦地站了一圈,虽说不是直盯着他瞧,也

足够古怪的了!

肚子也渐渐地隆起,虽然依然不大,但爱卿依然不喜欢在旁人面前赤、

身、裸、体,也不知道偷瞄到的宫人,心里会怎么想。

虽然景霆瑞一再地说明,这些人都是可信的,当初爱卿偷溜出宫,也是这

一批人严守着长春宫,任何一个王公大臣都不得擅入,包括永和亲王在内。

加上景霆瑞写的“圣旨”,让所有人都以为皇上真的抱病在床,而担心不已。

对于那件事,爱卿至今感到歉疚,觉得自己的做法欠缺考虑,若那段时间

发生什么大事,他这个皇帝却在外头,无法及时赶回皇宫处理而引发大的灾

祸,那自己就真的愧对于天下百姓了。

“皇上,您不舒服吗?怎么一直拧着眉头呢?”小德子在爱卿的身边,陪着

他逛御花园。

“朕没事,只是想看看湖里的鱼儿,结果才探出头,看到的却是一圈人

影。”爱卿苦笑着道。

可不是嘛?那些人贴得也太紧了,是生怕他这个皇帝消失不见了?还是怎

么地?

“你们退后些吧。”小德子转过身说,“这儿由我伺候着呢。”

三个太监、三个宫女,彼此看了一眼,就有一太监出来说道,“这是将军

的吩咐,要寸步不离地伺候皇上。”

“你、你们……”小德子抬手指指戳戳,但终究没话可以接下去。

“算了,去亭子了吧。”爱卿说,沿着汉白玉的栏杆,往不远处的凉亭走

去,这时候,毛毛细雨开始飘落下来。

“皇上,这儿没有挡风的帘子,要不,还是起驾回宫吧?”一年轻的宫女上

前行礼道,“万一龙体着了凉,对孩儿不好。”

还从没有人指示皇帝该干些什么事,爱卿明白她职责所在,理应提醒,可

是心里的郁结越来越深。

‘朕是怀着孩子呢,但朕不是囚犯啊……!’爱卿装作没有听到,用手撑着下

巴,望着远处湖面上泛起的烟云。

“皇上,请保重龙体!”宫女跪下了,其他人也跟着跪下,这亭子原本宽

敞,如今却显得狭窄,且让人感到窒息的气氛。

“小德子,给朕传召景将军!”爱卿不悦地道。

“皇、皇上,将军正忙着处理军务……此时,恐怕传不来呀。”小德子并不想

拆爱卿的台,可事实如此。

爱卿站起身,瞪了一眼小德子,“所以,朕现在是孤家寡人了吗?连个陪

的人都没有?!”

“怎么没有,奴才不是……”

“你和他们一样是‘看管’着朕,而不是陪着朕!”爱卿气呼呼地,“景将军

说的话是话,朕说得就是耳旁风么?你们就不怕被朕砍头?!”

“皇上息怒!”

“皇上,怎么这大的火气,是昨日没有睡好吗?”有人笑吟吟地打着伞过来了。

“吕太医!”爱卿一愣,“怎么你没有出宫去?”

“嗯?”吕承恩走进亭子,把油布伞交给一个太监。

“今日是你母亲的六十大寿吧。”爱卿一笑说,“每年的这个时候,你都会

请假一日,不当差的。”

“多谢皇上惦记卑职母亲的寿辰,但卑职这儿要做的事更……”

“能有什么大事,朕现在已经好多了,呕吐也减轻不少,你可是大功臣,

朕还不知道该怎么赏你呢,不过今日早晨,朕让内务府备下上好的绫罗绸缎,

还有人参林芝,赐予你的母亲,这会儿应该已经送到府上了,没想你竟还在宫

里。”

“卑职感谢皇上恩典。”吕承恩跪下了,喜悦之意溢于言表,“母亲大人收

到之后,定会万分高兴的。”

“你别在这啰嗦了,朕准你的假,快回府去替母亲贺寿吧。”爱卿笑着说。

“卑职……”吕承恩一时不知该作何回答,小德子机灵地拉了拉爱卿的衣袖,

让他别说了。

“这是怎么了?这宫里的规矩还有不让臣子回家祝寿的?”爱卿感到莫名其

妙地说道,然后,就像突然明白过来一样,他盯着吕承恩的头顶,“吕太医,

你抬起头回话。”

“是,皇上。”

“是不是景将军不准你出宫?”爱卿肃然地问。

“这个……”

吕承恩面露难色,他已经背叛过一次将军,不能再说不利于将军的话,可

是他也不能欺君啊。

“果然如此,他太过分了!”爱卿握着拳头,压抑着怒意地扫视一圈,“派

这些木头人围着朕倒也罢了,怎么连你也被困在宫里!朕明明交代过他,不要

为难你的!”

“皇上言重了,将军也是为了皇上好,这一切都是情有可原的。”

“一句‘情有可原’就能做的坏事实在是太多了!”爱卿正色道,“朕今日就

特旨准你出宫贺寿,景将军要是有微词,就让他来和朕说吧。”

“皇上,景将军并不是不近情理之人哪。”小德子看着情形不妙,想帮着景

将军解释下,“像罚没奴才一年俸禄之事……”

小德子想说,景将军就没有答应,是他自己愿意这么做的。

“什么?!”爱卿闻言,震惊地站了起身,“他还罚你一年俸禄?!难怪你

最近省吃俭用的,连心爱的糕饼都很少托人买回宫了。”

“皇上!息怒啊!罚没俸禄之事是奴才自愿为之,和将军无关啊。”小德子

真想抽自己这张笨嘴,在景将军面前捅娄子,在皇上面前也一样!

“小德子,你就别替他说好话了,来人!摆驾青铜院,他答应过朕的事,

一件都没做到!”爱卿这会儿是真恼火了,吕承恩和小德子对他而言一个是朋

友,一个是弟弟,再怎么样,也不该那样罚他们!

毕竟这件事,自己才是始作俑者!他们只是奉旨行事而已。

“皇上!”小德子和吕承恩还想劝,但爱卿主意已定,叫了御辇,就直奔青

铜院而去!

——待續

*——

作者有话要说:  端午節安康。

谢谢 one.的地雷

谢谢 aaa大a砸 的地雷

谢谢 南食的手榴弹

谢谢花开的玫瑰的地雷

谢谢福山莉雅☆潤潤的地雷

谢谢 23658963的地雷

谢谢嗣嗣嗣嗣嗣南呀 的地雷

谢谢 黑珍珠的地雷

谢谢 小蘭的地雷

谢谢 雪舞的深水鱼雷

麼麼噠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