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放轻松要夹断了

飞天猫的闪身术在于它能够瞬间的移动,即使反应再快的人,在出手的一刹那也会被飞天猫出其不意的闪身至身旁然后出手被阻挡,从而无法发挥真实的实力水平,因此如果无法克制飞天猫的闪身术,那么即使再厉害的人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飞天猫制住自己,无能为力,就像当初我被飞天猫瞬间制住一样。

萧洛恰巧也会闪身术,而且这闪身术与飞天猫不相上下,甚至更甚一筹,所以飞天猫每次与萧洛交手,总是讨不到好处,甚至萧洛不想与飞天猫交手时,可以随时脱身。

如果会隐身术就不一样了,闪身术是有目标的,当会隐身术的人隐身了,对于会闪身术的人来说就失去了闪身的目标,没有目标就如同无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飞,那么隐身的人随时都可以对会闪身术的人发动袭击,所以说隐身术的确是闪身术的克星。

我闭目养神用心记忆萧芸母亲口中所说的每一句隐身术的口诀,闭目养神并不代表我不用心学习,而是从a市被抓乘蝠鱼兽到s市直到现在,这么长的时间,完全没有合过眼,决战在即,我不仅要刻苦学会隐身术,还要偷空休息会,期待恢复些精力好同飞天猫决战。

外边传来隆隆的声响,想必飞天猫的属下已发现 萧芸不见,大举追兵已接近萧氏集团,那些由萧芸母亲带来的生长在苗疆的黑甲虫组成的甲虫阵,对抗那些丧尸,稀奇古怪的野兽,自然不再话下,即使飞天猫派来了有力的指挥者,面对萧洛和萧芸两大当世绝顶聪明的智囊以及非常优秀的指挥者,相信抗住它们也没什么问题。

问题是,我最担心的还是飞天猫的亲身前来,拥有不死之身的她,谁能挡得住?

不过,我还是有些心安理得的,毕竟这点破事,飞天猫还不会立马前来,正如西山女妖所说,飞天猫近期很忙,一时半刻的自然来不了,除非,飞天猫的下属一波又一波的攻击被打得落花流水,不得不被飞天猫重视时,想必她定然会亲身前来,那时,才是绝杀她的最佳时机,决战的最后时刻。

学会口诀,便修习动作,加上我体内的黑龙之力,修习进展速度神快!

约莫过了半天,隐身术的修习内容已学了大半,我已学会基本的隐身能力,只是还不能完全的融会贯通,毕竟修习的时间比较短!

萧洛和萧芸在外围已经扛了近半天的时间,想来如潮水般进攻的飞天猫下属们,即使有再多的黑甲虫,只怕也难以抵挡得住。

必须要助他们一臂之力。

我提出了建议,萧芸的母亲采纳了!两人迅速来到萧氏集团的大厅,在外围,如同潮水般的丧尸朝着萧氏集团的方向蜂拥而至,阵型庞大,看着都瘆得慌,不过,当它们涌至甲虫阵时,很快便被黑甲虫绞杀殆尽,虽然黑甲虫也死伤一片。

和萧洛、萧芸汇合后,我仔细观察着战局的一举一动。

“丧尸已经是第几波攻击?”我问道。

“第十波,看情形,再来十波,也无济于事!”萧芸应道。

“不!这一波结束,不会再来十波!”我回应道。

“哦?你怎么知道 ?”萧芸好奇的问道。

“小文弟说的不错!以飞天猫的作战风格,怎会如此不计损失的进攻,对方的指挥者也一定在观察着我们的情形,说不定下一波,他们就有了破解的方法,任何严密的阵型都会有弱点!”萧洛在一旁说道。

“哥,你怎么长别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萧芸问道。

“我——”萧洛无言以对!

“别争了,你哥说的对,眼见为实,看前面!”我说道。

大家抬头看向前方,丧尸群已经停止了进攻,它们停在那里开始像两侧让去,在让出的巨大的缺口里,慢慢走出一群黑影,我仔细数了数,一共是十一个!

“这又是它们的什么新型武器?”萧芸的母亲问道。

当黑影越来越大时,我瞧清楚了,是十个阴人加上一个西山女妖!我仔细思索了会,突然一哆嗦,不好,它们找到了破解甲虫阵的办法。

“如果不想黑甲虫被灭绝,尽快收了甲虫阵?”我连忙说道。

“为何?”萧芸的母亲不解的问道。

“它们找到了克星,这些阴人正是黑甲虫的克星!”我解释道。

“可是就算是克星,它也只有十个,怎是我千军万马的对手?要知道 我的黑甲虫有无数只!”

“话虽如此,可也别太小瞧这些阴人了!”我说道,“萧洛大哥,你知道 阴人吗?”萧洛摇了摇头,“萧芸呢?”我继续 问道。

“我也是第一次见,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阴人?确实不知道 !”萧芸说道。

“阴人害怕 人气,但能突袭人类,偷袭厉害,有很强的攻击性,敏捷度很高,携带病毒,被攻击受伤者会被感染病毒!”我解释道,正说着,阴人已开始对甲虫阵发起攻击。

对付人类它们使用突袭,对付这些黑甲虫,它们可就换成光明正大的攻击。

阴人的速度很快,眨眼间便到了黑甲虫的面前,虽然黑甲虫的组织速度也很快,但是黑甲虫的坚硬的脚爪,完全不是阴人利爪的对手,阴人所到之处,黑甲虫尸体成片。

“怎么会这样?我的黑甲虫!”萧芸的母亲悲叹道。

“先稳住情绪,黑甲虫没了还可以养,自己的身体才是最重要 的!”我安慰道,看着萧芸母亲的激动表情,我心知,这些黑甲虫的培养,她付出了很多的心血,是有感情的。

“该到我出场的时候了!”我说道。

“我随你去!”萧洛说道。

“我也去!”萧芸紧接着喊道。

“不!你们去太危险,我是阴人的克星,对付它们不在话下,你们又何必白白冒这个险?”我说道,“你们在这里静候佳音,看我的手势行事,先照顾好母亲,以防对方使诈,明白不?”我看向萧芸。

“明白!”萧芸应道。

我走出萧氏集团的大厅,踱着步子,踩在黑甲虫的尸体上一步一步的朝前走去。

十个阴人,有一个很特别,体型相比其它阴人要更加的庞大和壮实,而且我认识它,它站在西山女妖的身边,阴森森的朝我发笑,其余的阴人开始在眼前这个体型更大的阴人的手指鼓动下组成三向品字形,合围之势滴水不漏形成一个极佳的攻击阵型。

“赵小文,咱们又见面了!”阴人阴惨惨的笑道,它咧开的的嘴巴就像要迫不及待的吃掉我。

“不错!又见面了!”我淡然的说道,同样留意观看周边的情形,“看你体型庞大些,想必是这些阴人的头头!”

“不错!好眼力,我就是阴人的头目——阴人王!”

“阴人王,你和西山女妖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妹妹!”阴人王看了眼身旁的西山女妖,说道:“赵小文,想不到你上次被我所伤,现在竟然没事,你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哼!被你偷袭还有脸说,就你那点道行,岂能奈何我?”

“哼!不知天高地厚!赵小文,这是咱们第二次交手,希望也是最后一次,如今战局对我极其有利,我劝你还是主动投降比较好,说不定我还能给你留个全尸!”阴人王阴森森的说道。

“我很想知道 ,阴人死了会怎么样?是羽化登仙呢?还是永堕地狱?”

“瞧不起阴人,会让你死的极惨,待会将你大卸八块,永世成不了人!”阴人王狡黠而又愤怒 的说道,它捏紧了拳头,准备 对我发起攻击。

我暗暗运起黑龙之力,将防御布及全身,以防来自四面八方的突然袭击,凭着黑龙之力的威力,将它们一击必杀不成问题。

我正密切注意着阴人王,突然阴人王的手指动了动,我心知它定是下达了什么命令,果不其然,蹲在西北角的阴人迅速朝我袭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