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的熟妇教师

杨壳记得自己是从医院回来的第二周开始不明发热,起初以为是气温变化导致的感冒,自己去楼下诊所买了感冒药,但是没有用,只是一直持续发热,他怕是伤口感染导致的发烧就去了医院,可是医院的医生看了下却皱了眉,随后让他在门诊打抗生素的点滴,吊了几天水,还是一直发热,杨壳却开始发现自己除了发热还有其他症状出现了。

例如口渴,他总是特别想喝水,一次可以喝一瓶,每天下来,他几乎喝了几十瓶。

再例如皮肤脱皮,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在身上撕下一层皮,撕下之后的皮肤光滑到不可思议,甚至连体毛都没有。

杨壳渐渐意识到事情的不对了。

他的猜想让自己出了身冷汗,一开始是不敢置信,后面是慌张,最后是想掩盖,当他看到自己在浴室蜕的皮竟然是蛇皮的时候。

对的,他用的是蜕皮,因为他洗澡的时候,那些皮自然脱落了。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竟然觉得自己的面容都有了变化,可仔细看看,还是他的脸,他被这一切吓到,不敢去医院,偷偷把蛇皮给处理了,让严鑫帮他请假,就整天躲在家里,躲家里也不是最安全,因为家里还有苏云玮。

杨壳不敢跟苏云玮打招呼,怕对方发现自己的异样,幸好对方是个除了实验其他都不怎么关注的宅男,但那天晚上,他实在想去超市买包烟,所以出了门,但他这一出门却再也没回来。

一醒来,已经是呆在一个陌生地方的巨大水箱里,周围都是他所看不懂的仪器。

等他看到苏云玮时,才真正意义上意识到这是什么地方。

只是现在的自己,还能活下去吗?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也捕捉到一些蛛丝马迹,他听到那些研究人员提到了什么视频,而他又被紧急运走,恐怕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他心里有一种奇异的报复感,他希望有人能发现这个人间地狱。

这个地方的人根本不把他们的试验品当成生命,那些像人又像蛇的东西就跟垃圾一样丢在密闭的玻璃箱里,他亲眼看见那些人只是摁下玻璃箱外的一个键,里面的东西就开始濒死挣扎,最后变成一堆烂肉。

那些人现在可能自顾不暇,所以自己就只能在这里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

*

孟非沅看完最后一份报纸,哈哈大笑地把报纸丢开,扭头看着坐在旁边沙发的人,“这次简直太完美了,席灯,我这算帮你报仇了吧,那……”

席灯依旧顶着是那张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脸,他表情很淡,听到孟非沅只是挑了下眉,“你的礼物我是很满意,但是我还有事情没做。”

“什么事?”孟非沅皱了下眉,脸有点黑,“你别忘记是谁把你从实验室救出来,是我,我绑架几个专家,还威逼利诱一个人在那个晚上把电全部断掉,我做这些都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的。”

孟非沅说完这些话,他的手机就响了,他咒骂了一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到上面跳跃的名字后,神情却一下子缓和了,仿佛这个来电的人对他很重要。

他从沙发上起身,一边接起电话一边往外走。

席灯已经很熟悉孟非沅这个神情了,每次他接到这个来电人的电话时,他的表情都是在这样,甚至眼里还带着雀跃。席灯能明显地发现孟非沅对这个来电人的感情不一般,甚至他对自己的兴趣似乎都减少了些,不得不说,孟非沅对自己黑脸的次数都变多了,出实验室的这段日子,孟非沅也非常老实,连之前那种戏弄的动作也没有了。

席灯拧了下眉,也站起了身,往孟非沅那边走去。孟非沅打电话太专注,竟然没发现席灯的接近,等到被夺下手机,才惊诧地转头。席灯已经把孟非沅的手机拿到手,他直接把手机贴到耳边,就听到那边人的声音。

“……关那个东西的地点在香里街33号,你放消息给媒体。他是不是闹着要走,你给他……”声音戛然而止,似乎对方也意识到了什么,一时之间只有平静的呼吸声。

席灯盯着孟非沅,用眼神示意对方不要想着把手机抢回去,同时开口。

“虞清宁?不,我应该叫你殷十六。”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瞬,随后响了一声轻笑。

那轻笑让席灯觉得耳朵都发痒。

“十七,你还不算笨。”

明明只是一句话,甚至还带有贬低他的话,席灯却莫名其妙地觉得耳根发热。他努力调整了下呼吸,极力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的异常。

“殷十六,你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上次是因为任务太棘手,所以作者君派了殷十六过来,这次呢?他猜对方是殷十六,完全是因为殷十六的做事风格,就是撒网捕大鱼,温水煮青蛙,而且还睚眦必报的那种。孟非沅这种人怎么会聪明到那种地步,连容亦会主动认罪都猜得对,而且自己碰见虞清宁的两次都太巧,第一次就算了,第二次巧到他不得不怀疑。

“嗯?你想知道?”

“嗯。”

“你先把手机给孟非沅。”

席灯把手机还给了孟非沅,孟非沅接过电话,本来还是因为席灯抢他手机而皱着眉的脸瞬间舒展开了。席灯看着就是默默磨牙,这个该死的殷十六魅力就那么大,连孟非沅都搞定了?排名在前面一名,也没那么夸张吧。

孟非沅接过电话,没几秒就用很古怪的眼神看着席灯,等他嗯了一声把手机拿下来的时候,席灯瞥了眼他的手机屏幕,发现居然电话挂断了。

殷十六挂的,因为孟非沅都没有摁键。

“你可以走了。”孟非沅对席灯说,“趁我还没有后悔前。”

“为什么?他答应了你什么?”席灯现在有种莫名的恼火,又有点嫉妒,而且这嫉妒还不知道是嫉妒谁。

“你说清宁哥吗?”孟非沅露齿一笑,“他答应跟我去欧洲游一趟。”

“是么?”席灯点点头,“看来他的任务跟你有关呢。”

孟非沅嗯了一声,似乎不太明白席灯的意思。

席灯也不准备解释,他对孟非沅说:“那我走了,再见。”

第一次心愿已经完成了,现在只差第二个心愿,他要准备去跳海寻亲了。

找孟非沅借了辆车,就直接往海边开,席灯到海边的时候,正好是夜幕准备降临的时候,他在沙滩上坐了一会,看着太阳彻底下山,看着海边的游客因为夜晚气温骤降纷纷离开,他才从沙滩上站起来。

一步步往海里走,看着海水慢慢淹住脚背、小腿、腰,再是肩膀,席灯直接往水里钻,钻进去的瞬间,身上的衣服全部被崩开,一条蛇尾取代人腿出现。

他摸了一把自己的长发,灵活地往海的更深处游去,但他还没游多久,蛇尾却被捉住了,席灯惊诧地回头,却看到虞清宁,不,应该是说,看到了殷十六。

他一手抓住席灯的蛇尾,身体快速地游到席灯的身边,另外一只手搂住席灯的腰,就带着席灯往上游。席灯被这突然的亲近惊得不知所措,等冒出水面才反应过来,质问对方,“殷十六,你干嘛?”

殷十六倒是超级淡定,说:“我的任务是要变成人蛇,接近人蛇大本营,你帮下我吧,看我帮你的份上。”

“我的蛇毒素都给杨壳用了,变不了第二个人。”席灯愣了下才说。

“不是说交.配也可以吗?”殷十六一本正经。

席灯愣了好久,殷十六的脸突然凑近,唇上落了一个几乎不能算吻的吻。

很轻。

“你真是个笨蛋。”殷十六说,说完再次亲了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席灯的声音响起。

“虞清宁的人设不是瞎子么?”

“嗯。”

“那你怎么看见的?”

“我用了积分。”

“所以梦游都是假的咯?”

“嗯。”

“滚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