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文越污越好

等期间,推荐朱随的另一本完结,隐门成员白狐的故事。【最新章节阅读】

书名《一等狂妃:逆世大小姐》,包月完结,可以放心看。

第一章重生王府

“不许动!不许说话!不许哭喊!否则老一枪崩了你们!告诉你们,现在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们!”

中国与某国边境,有一个美丽的渔村,然而此时渔村里的渔民却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渔村里的一大半渔民都被一个走私毒的组织挟持,被带到了一处位于荒郊野外的密林里。

此时,手持机关枪蒙着面的五名彪形大汉正将枪口对准了无辜的渔民,厉声的恐吓着忍不住哭喊的人们。

突然,正厉声斥骂着渔民的那个彪形大汉猛然倒地,直直的瘫倒在了正惊慌失措的渔民们的面前。

渔民们看到这个彪形大汉的眉心处,已经被弹打出来一个血洞,那鲜红的血液正往外汩汩流着,感到惊怕的同时,大家暗暗的在心里祈祷着自己能够获救。

剩下的四名歹徒顿时就警觉起来,这些都是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歹徒,他们提起机关枪就往空中扫射。

可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这四名歹徒都倒在了地上!一个活着的都没有!

渔民们向空中看去,只见空中仙影飘飘,那身着一袭白色衣裙的女伸手解开秀发,长而直的青丝在风中飞舞,衣袂飘飘,仿似自九天而落的仙。

“是仙女!是仙女来搭救我们了!”

渔民们高兴的大叫起来,激动的流下了热泪,两两的相拥在了一起,感受着这死里逃生后的温情。

天空中,代号为“白狐”的女佣兵身上背着五颜六色的降落伞正缓缓降落。

在距离地面还有数十米高的时候,她开始焦急的向下面张望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

“在这儿,在这儿。姐姐我在这儿!”

突然,被挟持的人质之中,有一道喜悦的女声响起。

白狐寻声找去,见到人质之中的妹妹正望着自己微笑,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的这个妹妹,虽然与自己是同父异母所生,可是,白狐没有一母同胞的亲生兄弟姐妹,能有这样一个妹妹,她已经感到很满足了。

对待这个妹妹,白狐比对待自己还要好。

今日她本没有这个任务的,一切只因为听说了自己的妹妹在这些人质之中,于是便义无反顾的赶了过来。

还好,她来得及时。

还好,她没有白来一趟。

看着妹妹安然无恙,她就放心了!

降落伞带着白狐降落在地面之上,白狐顾不得解开降落伞,便狂奔向了刚刚经历了死亡惊吓的妹妹,希望她的拥抱能够带给死里逃生的妹妹一些安慰。

妹妹的脸上露出好看的笑容,望着白狐甜甜的笑着,漂亮得像花儿一样。

从小到大,白狐就喜欢看见妹妹的笑脸。

“姐姐,幸亏你及时赶来,刚才吓死我了。”

妹妹张开双手,与白狐拥抱在了一起,娇嗔的说道。

“你没事就好。”

白狐的心中虽然很是欣喜,然而做为雇佣兵,她习惯了这种冷冰冰的说话方式。

“姐姐,这辈我若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希望下辈能够补偿你。”

突然,与白狐拥抱在一起的妹妹诡异的说道。

“妹妹你在说什么?”

这简短的一句话还没有从白狐的口中问出来,她便猛然的感觉到了从自己后背处传来的巨烈的刺痛,下一刻,她便呼吸困难,喘不过气来。

“姐姐,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够得到幸福。你知道吗,我未来的姐夫,他说他根本就不爱你,只不过是利用你罢了。现在,你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价值。他说,只要我能够将你的那枚狐形玉佩拿到手,他将要娶的人便是我。姐姐,只有你死了,才能成全我们。

你相信人有下辈吗?我不相信!什么前世今生,都是骗人的!所以,姐姐,只要这一辈我得到了幸福,就让我在下辈狠狠的补偿你吧!”

一瞬间,白狐所熟悉的妹妹那甜美的笑容,顿时变得阴冷起来。

妹妹冷冷的看着她笑,美丽的面孔上全都是狰狞之色。

妹妹放开拥着白狐的双臂,毫不犹豫的将她抛在了地上,犹如这是一个她所嫌恶的布娃娃,玩厌了,对她而言不再有价值了,便将这布娃娃给信手扔了出去。

五颜六色的降落伞仿佛是天边的七色彩虹,带着白狐的生命消失在天际。

最后一眼,残留在白狐双眸之中的依然是妹妹那狰狞的面孔。

她在说什么?

这个杀死自己的女人在说什么?

那个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犹如生命的男人,不是说好了待她做完那单任务,就结婚的吗?

绝望……

痛恨……

愤怒,是白狐最后的意识。

而白狐的妹妹,则目光阴冷的拔出了那柄沾染着白狐鲜血,刀刃上喂了巨毒的短匕。

她粗暴的撕扯开白狐的衣领,当她看到白狐脖颈上佩戴着的那枚狐形玉佩时,目光阴冷的女,脸上立即泛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狐形玉佩!

她终于可以拿到手了!

任务圆满完成!

她可以和“姐夫”结婚了!

她可以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共结连理,从此以后,她可以安享荣华富贵,安然的拥有尊贵地位,成为天底下幸福而又令人艳羡至妒忌的女人!

可是,女唇角得意的笑容还来不及绽放,白狐脖颈中佩戴着的狐形玉佩,却在女手指刚刚触及的瞬间,奇怪的消失了!

狐形玉佩,无影无踪,凭空消失!只留下了一道蔚蓝色的,犹如海洋一样的光芒。

这道蔚蓝色的光芒一闪而过,如绚丽烟花般稍纵即逝,仿佛从来就不曾存在过一样!

白狐死了!

想不到身为顶级女佣兵的白狐,竟然会死于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妹妹之手!

下辈……

前世今生……

假如能够重生,假如我能够再活一次……

“小贱人,丑八怪,竟然敢装死?看本郡主不打死你!”

就在白狐还来不及思清楚的时候,耳旁突然传来尖锐的咒骂声音。

痛!

身上好痛!

白狐猛的睁开双眸,她看到了一抹水蓝。

“看,我就说她是个小贱人吧,不打不行!刚打她一鞭,她就乖乖的睁开了双眼!”

身着水蓝衣裙的少女手中扬着鞭,得意的向身畔的少年说道。

小贱人?

不打不行?

白狐抬起双眸,冷冷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女。

少女触见白狐那冰冷的眼神,心中猛然一凛。

心虚的同时,是变本加厉的对白狐的折磨。

“呸!”

俏丽的少女突然向白狐吐了一口口水。

“丑八怪,小贱人,竟然敢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信不信本郡主打死你?!”

少女向白狐冷声喝道。

“二郡主,您何必如此生气呢,不过就是一个丑八怪罢了,何必劳您大动干戈呢?”

站在蓝衣少女身畔的少年,低声下气、讨好的向她说道:“交给这些下人来办就好了。”

说罢,少年向不远处侍立而站的一众奴仆招了招手。

那些奴仆一个一个手中都拎着竹篮,此时得了少年的召唤,于是便都围在了白狐身边。

“扔她!扔她!”

一众奴仆口中大喊大叫着,从竹篮里拿出一些烂菜叶、烂水果,甚至还有一些鸡蛋,狂乱的向白狐身上丢去。

白狐本能的想要躲避,却在这时发现,她竟然被关在了一个铁笼之中!

这是一个不大的铁笼,显然不是专门用来关人的,应该是关狼、虎之类的兽类吧?

一种被狠狠羞辱的感觉,在白狐的心中滋生。

这些奴仆从四面八方将她团团围了起来。

那些竹篮里的烂菜叶都丢在了白狐的身上之后,这些奴仆们开始冲着白狐吐起口水来。

仿佛此时关在笼里的少女,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一个动物,可以供他们玩乐戏耍。

“哈哈,哈哈。”

蓝衣少女看着被关在铁笼里头的白狐,那狼狈不堪的模样,得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姐姐啊姐姐,好歹你也是我们王府里的大郡主,可是,怎么就连一只狗都不如呢?”

蓝衣少女嘲讽的说道:“我们王府里的狗,即便是走在街上,都没有人敢得罪它的!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可是姐姐你瞧瞧你,是不是连一只狗都不如呀?下人们都骑到你头上了!”

痛!

身与心的巨痛!

尤其是那一声“姐姐”,狠狠的刺痛了白狐的心。

白狐试了试活动身,发觉虽然经历了一场痛打,自己的身体却还是能够活动的!

乖乖受辱,然后悄无声息的死去,像自己所占有的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一样?

不,那不是她白狐的行事风格!

猛然之间,白狐伸出双手抓住铁笼的两根栏杆,用力的往两旁拉着。

“砰!”

一声铁器与石板地面相撞的声音响在众人的耳畔,那些近距离围在白狐身边的一众奴仆,都被这一股蛮力被弹飞了开来。

只见那看起来坚固无比的铁笼,竟然被王府的废物大郡主给硬生生徒手掰了开来!

白狐随手抓起已经残破的铁笼,手中仿似拿着一根羽毛般轻若无物。

她将这只残破的露出尖锐断截面的铁笼当做自己的兵器,横扫向了那一众奴仆。

立即,前一刻还嚣张无比,狗仗人势的奴仆们,都吃痛的呼叫了起来,纷纷躲避着突然发威的大郡主。

众人都吃了一惊。

如果没有记错,前一刻这位大郡主就已经奄奄一息,已经晕死过去一回,眼看着就要死透了。

可是想不到临死之间,她竟然会一反常态的爆发一回!

看来当真是人之将死,其行也怪啊!

难道这是回光反照?废物大郡主,在临死之前也终于能够发威一回?

“呼!”

铁笼被白狐舞得虎虎生威,在空气中划出了凌厉的响声。

“啊!该死的竟然敢伤我?”

蓝衣少女突然发出来一声刺耳的尖叫,接着便往身后接连跳了好几步,躲避着白狐的袭击。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死废物,看我不杀了你!”

说着,蓝衣少女便欲运功伤人。

正在这个时候,院外面传来了喧哗声音。

“王爷,我求求您去看看大郡主吧。大郡主她……她就快要死了啊!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们王府的大郡主,都是您的亲生女儿啊……”

是谁人哭泣着哀求着的声音?

白狐眉头微皱,有一些搞不清楚状况。

“是父王!”

蓝衣少女立即换上一副乖巧的神情,收回了已经伸出来的手掌。

“好了,好了,一大清早就哭丧似的在本王耳边吵吵,大郡主她已经活着跟死了没什么两样,还能惨到哪里去?”

一道中年男的声音,传入白狐的耳中。

“大郡主,大郡主……”

喊叫着自己的声音越来越近,紧接着是院门被猛然推开的声音。

“大郡主……”

那一声一声凄厉的呼唤,响在白狐的耳畔。

“父王,您来了?”

蓝衣少女娇滴滴的如同一只轻快的小鸟,飞扑到了步入院中的中年男的怀中。

“父王,您来得正好,不然,我可就被姐姐给打死了。”

蓝衣少女说着,便轻挽起了衣袖,露出了手腕上的一抹伤痕。

“姐姐她突然发疯,抓着铁笼到处伤人,也不知道从哪儿来得力气。您看,我的手臂都被她给弄伤了。”

少女委屈至的向中年男说道。

中年男一脸的威严之色,冷冷的看着白狐。

“你不是说你的主快死了吗?!”

中年男嫌恶的从白狐身上移开目光,瞪视着千方计哄骗自己前来的丫环春玉身上。

“方才……方才……大郡主她确实……”

丫环春玉也有些弄不明白状况了。

“哼!白傲霜,你别的本事没有会,倒会打自己的妹妹了!你们主仆二人,都给我听好了,从今日起,不许你们踏出‘霜雪院’半步!”

中年男怒气冲冲,一眼都不愿意多看白狐。

他说罢这话,便爱怜的揽着蓝衣少女,一边走一边向紧跟在身后的少年交待道:“快去请大夫来,好好的给二郡主诊治一下,别留下什么疤痕才好。”

白狐站在院之中,手中依然举着铁笼。

一抹冷笑浮现在她的唇边。

凄冷,就是她现在的感受。

“大郡主,大郡主,您怎么了?”

丫环春玉从来没有见到自己的大郡主这样过,尤其是大郡主素来都手缚鸡之力,此时此刻怎么突然举得起如此沉重的铁笼了?

“没什么。”

白狐信手将铁笼扔到了地上,拍了拍双手,一脸的冷漠之色,向春玉淡然说道。

“大郡主……”

春玉却看得想要哭。

“大郡主,您是不是快要死了?”

“为什么这样说?我为什么要死?”

白狐不悦的看着春玉。

“先前,先前二郡主那样打您,您昏迷了过去。春玉以为您要死了……就赶紧去喊了王爷过来……对不起啊,大郡主,是春玉行事过鲁莽了,害得您被禁足……”

“不关你的事。”

白狐淡漠的说道,漠然的扫视了春玉一眼。

突然,她感到一阵头晕目炫,身体里仿佛有一股力量正冲撞着自己,令她不由自主的往地上倒去。

眼前,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吞噬着自己。

“大郡主……”

耳畔传来最后一抹春玉的呼唤声音,是那样的焦急,可是,白狐已经听不到了。

“我这是死了吗?”

记忆里,自己已经沉睡了很久很久。

白狐发觉自己身处于一个无边无际的旷野之上,大地苍茫,天高地阔,偌大的土地上,只有她一个人。

这是在什么地方?

正在白狐思着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一声一声急切的呼唤声音,“霜儿,霜儿,你快醒醒,快睁开眼看一看娘亲啊!”

双眸,猛然之间睁开。

初睁开眼眸,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妇人焦急而又惊喜的面孔。

“霜儿,霜儿,你终于醒过来了!”

妇人喜而泣,几滴晶莹的泪水已经从眼眸之间滑下,落在了白狐的脸上。

白狐从这具身体的记忆里立即知道,这是自己这具身体的亲生母亲,独孤寒梅。

而自己所占用的这具身体的真正主人,闺名则叫“白傲霜”。

这具身体不仅体质不好,容貌也不佳。乃是一个天生丑女,脸上带有整整半边黑色胎记,形如鬼魅,是遭人忌讳的“阴阳脸”。

“呜……呜……”

丫环春玉也在一旁抽泣着:“大郡主您终于醒过来了,您昏迷了天夜,可吓坏夫人了。”

白狐最不喜欢眼泪和哭泣,此时此刻,她望着眼前这两张哭得泣不能成声的面孔,一句话也不想说。

这个世界上最没有用的就是眼泪和哭泣了!

眼泪和哭泣,是弱者的象征!

她白狐不需要!

“春玉,快去给霜儿端碗粥来。”

妇人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这才想了起来。

“夫人,粥来了。”

春玉刚刚迈脚,身还没有走出门外,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接着,一个面容清秀的女便迈步走了进来。

“夫人,春香早就将粥给准备好了,时时都在锅中温着热着,随时等着大小姐的醒来呢。”

丫环春香将白粥送到了白狐面前,一脸甜笑的向那坐在床畔的妇人说道。

“大郡主,让春香喂你吃粥吧。”

白狐正想要说出“不必”两个字,却觉得自己浑身竟然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于是抬眸看向了春香,打量起她来。

初到异世,白狐谁人都不会相信!

陌生人送来的粥,能不能吃,她心里没有把握。

“让娘亲来喂你吃吧,霜儿。”

那坐在床畔的妇人,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唯恐自己眨一下眼睛白狐就会消失不见了一般。

此时她已经看出了女儿眼中对春香投以的怀疑目光,于是从春香的手中接过粥碗,自己先拿小勺试吃了一口,稍待片刻之后,这才喂向白狐。

白狐见状,这才乖乖的将一碗粥尽数吃了下去。

她还真的饿了。

“大郡主,要不要再来一碗?”

丫环春香接过已经吃空了的粥碗,很关心的问着白狐。

白狐点了点头。

她需要食物来补充体力!

她不能再倒下去!

白狐一连吃了碗粥,这才觉得自己渐渐的有了些力气。

“我想睡觉了,你们出去吧。”

白狐方一有了些力气,便向房间里的个人下了逐客令。

“好,霜儿,你好好休息,娘亲晚上再来看你。”

妇人恋恋不舍的自白狐身上移开目光,带着春玉和春香两个丫环走出了房间。

白狐见个人的脚步声渐渐消失,这才从床上跳下了地。

她将房门关好,开始打量着这个房间。

看样,自己是穿越到了古代。

只是,到底身处于哪一个朝代,还不得而知。

白狐望了一眼木窗,信手打开了窗。

窗外,翠柳的枝条摇曳多姿,鲜花开得正好,繁花似锦,蝶儿飞舞。

哼。

这个地方不欢迎她,她也不屑于留在这里!

区区一个王府,以为能留得下她白狐吗?

天高地阔,自有她的去处!

离开这里!去寻找适合自己的天与地!

这是白狐此时心中唯一的念头。

想至此,她便开始打量着这个房间。

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扫视了一遍,甚至白狐还打开了那些衣柜和抽屉。

唉!

她心中略感到有些失望,堂堂东王府里的千金大小姐,房间里竟然一件值钱的物件都没有!

看来,她只能身无分的离开这里了!

做为一个女佣兵,身无分出去闯荡,她倒也不怕。前一世,她已经经历过多这种情况。只是,怎么说她所占有的这具身体,也是堂堂东王府里的千金大小姐啊!

她过着这样的日,连一个下人都不如!

下人好歹还会有一两件金饰银饰傍身!

这,岂能令白狐甘心?

无论如何,她占有了这位白傲霜的身体,就算是离开,也不能便宜了东王府里的这一群人!

白狐脑中灵光闪现,想必那位二郡主的闺房里,一定是另一番洞天吧?

白狐关好窗,开始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夜色,如期而至。

白狐从窗里跳了出去。

夜色里,她的身影窜得飞快,身轻如燕。

白狐好歹是松了一口气。

看来,她所占有的这具身体,虽然娇娇弱弱,但是自己前世的力量,却还是存在的,并且不仅仅是没有消失,而且还能在这具身体上发挥出来!

凭着一个顶级女佣兵的能力,白狐很快就进入了她那位“妹妹”的闺房里。

东王府二郡主的闺房,果然跟白傲霜的迥然不同。

这闺房布置得非常奢华,且不说里头的器具、家具全都是上等名,单是那个梳妆台,已经令白狐恨得牙齿痒痒,恨不能一掌劈了它!

白狐轻轻的拉开了这位二郡主的梳妆匣,方一打开,便被那满匣的金银珠宝给灼了双目。

满满一匣的金银饰,上等玉器以及名贵宝石,与她这具身体的主人白傲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就在白狐打算将这些金银珠宝、奢佛饰席卷一空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令她感到毛骨悚然,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呻吟。

“嗯……”

白狐能够听出来,这声音正是从东王府二郡主的口中发出来的!

她不加理会,开始将手伸向那个珠宝匣。可是,紧接着又一声娇吟声音传入她的耳中,令白狐感到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的好哥哥,你真是让我爱死了!”

“啊!”

突然,那娇吟浅哦的声音变成了一声刺耳的尖叫,“你弄到我手臂上的伤口了!”

“伤口?怎么会有伤口呢?”

随即,白狐便听到了一个男的询问声音。

“还不都是那个该死的丑八怪!”

东王府二郡主恶狠狠的开始骂了起来:“今天她差一点儿就死在了我手里,谁知道她竟然起死回生,还狂性大发的打烂了铁笼,弄伤了我!”

“真是个该死的贱人!”

那男听完东王府二郡主的话,不由的也开始咒骂起来,“她一日不死,我们一日都得这样偷偷摸摸,真是晦气!”

“不过,你放心好了,我看这个丑八怪今日已经狂性大发,估计活不了多久了!”

东王府二郡主窃窃的笑着,想象着自己的亲姐姐即将死掉的情景,不由的觉得快乐至。

白狐听着这两个人的言谈,有一些莫名其妙。

她死不死的,跟这两个狗男女有什么关系?

只是令她感到意外的是,自己只不过是来“拿”一点儿珠宝,竟然会意外的撞上两个正在偷情的狗男女。

“什么人在外头?”

猛然之间,东王府二郡主开始警觉的喝斥起来。

白狐急忙将那一匣的珠宝饰往怀中一倒,就往窗边窜去。

可是,她已经不再是前世那个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女佣兵“白狐”!

先前她没有屏住气息,已经被东王府二郡主听出了异样。

现在,她的身手更加不如从前那样敏捷,才刚刚移了两步,便发觉有一道厉风向自己呼啸而来。

“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胆敢闯入本小姐的闺房?”

东王府的二郡主,连同那位男,已经从床上跃身而起,一道紫色的炫目光芒,随着声音向白狐飞射而来。

紫色的光芒仿似一支锐利的短箭,迅猛的向白狐射来,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白狐才发觉自己的力量,到底还是不及前一世的!

房间里,灯火通明。

那两道疾速飞过来的身影,连同那枚飞射而来的紫光利箭,已经离白狐很近。

突然,灯火通明的房间里暗成一片,所有的灯烛都于一瞬间集体熄灭。

甚至于放在房间中央的那一枚夜明珠,也于一瞬间失去了光彩。

紧接着,白狐觉得自己的腰间一热,有人抱住了自己!

与此同时,那即将射中自己的紫光利箭,像是被什么人给轻易的击了回去。

这一切都发生得如此之快!迅猛如闪电!

快得令这一世的白狐都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结束了!

“不能放过这个人!否则我们的事情就败露了!”

与东王府二郡主偷情的那个男,见此情景气急败坏的喊道。

“我当然知道!”

随即响起的是东王府二郡主气怒的声音。

两个人怕是连衣衫都来不及穿好,就冲白狐飞冲过来了吧?

可惜,就在两个人说话之间,那个怀抱着白狐的人,便已经带着白狐离开了这个房间。

短短片刻的时间。

白狐发现这人怀抱着自己,已经身处于一个荒凉的院落之中。

看来这人的身手不容小觑!

“滚下去!”

猛然之间,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入白狐的耳中。

不待白狐将这个荒凉的院落打量清楚,便已经被人给重重的扔在了地上,那嫌恶的动作和语气,如同扔一个被遗弃的废物一样。

白狐重重的被那人扔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她一个敏捷的翻身便半蹲在了地上,做好防备的姿势,想将眼前这个男打量清楚。

“知道自己是个废物,就别去冒险送死!下一回,你可不一定有这么好的运气!”

男一脸冷漠的向白狐说道,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既然如此讨厌我,又何必出手相救?!”

白狐其的反感这男说话的口气,不由怒问着他。

“你以为本公想救你?只不过是念你活着对本公还有用处罢了!警告你,给我好好的活着,不许你再去招惹那对狗男女!想送死,本公还没有同意!”

“你是什么人?”

白狐听了这陌生男的话,更加的愤怒了。

“你眼睛瞎了吗?”

男仰头看着夜空中悬挂着的一轮明月,神情其的孤傲清高,嘲讽着白狐。

夜色之中,明月皎洁,点点星光,映照在眼前的这个男身上。

白狐能够看清楚他的面容,可是,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傲慢自大的男人!

“这瓶中的药丸,一天一粒!”

男嘲讽完白狐,便自怀中摸出来一只小小的白玉瓶,向白狐抛去。

“记住本公的警告,给我好好活着!”

那男再一次郑重的警告了白狐,这才飞身翩然离去。

白狐一跃而起,伸手接住了这个白玉小瓶。

她看着那男潇洒离去的身影,不由得咬牙切齿。

前世她虽然是顶尖的女佣兵,可是这飞空之术,却并不擅长。

据说,在二十一世纪,这飞空之术已经失传!因此,她顶多能够在高空中飞跃几米,却根本做不到这男的身轻如燕,高飞长空!

她一定要会这飞空之术!

“霜儿,霜儿……”

就在白狐心中暗暗下定决心的时候,院落里响起了轻轻的呼唤声音。

这是那位独孤夫人的声音。

也就是自己这具身体主人的娘亲,独孤寒梅。

“霜儿,快跟娘亲回去。”

独孤夫人也不问白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是赶紧拉起白狐的手,将她往院落的小门口带去。

独孤夫人说话的语气非常焦急,令白狐感到异样。

“发生了什么事?”

她问向独孤夫人。

“快跟娘亲回去再说。”

独孤夫人的声音压得更低了,急急忙忙的硬拖着白狐,穿过几道小门,将白狐带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依白狐的本领,独孤夫人根本就奈不了她何。

只是,念在她是自己所占的这具身体主人的娘亲,白狐还是乖乖的跟着她回到了房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白狐再次问道。

“二郡主的房中失窃,这会儿正在一间房一间房的查找。娘亲担心你在外头惹人注意,又叫她抓到把柄,对你不依不饶。”

独孤夫人见房门已经关好,门外一片安静,这才悄声向白狐说道。

“哼。”

白狐轻哼一声,站直了身,将怀中自东王府二郡主房中所取来的金银珠宝,尽数倒在了脚下的地面上。

“你!你!”

独孤夫人感到震惊至。

“你……”

接连说了好几个“你”字,下一刻,独孤夫人的双眸之中就有晶莹的泪珠滚落了出来。

“这要是叫他们知道了,你非得被打死不可啊!霜儿,你要是有个长两短,娘亲也活不下去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