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我

时至正午,洛城公会原本在这个时间应该是最为清静的,大部分的狩猎者要么聚集在酒楼里大吃大喝,要么关在屋中闭目养神,很少有在这个点出去的,然而今天公会里却是人头攒动。

无数的人流同向着一个地方涌去。

“喂,兄弟,你们这是干嘛去啊?”一个刚执行任务回来的狩猎者问。

“你不知道?”被拦下来的人有些鄙夷地看着这人,说道:“今天是凌轩与黑无义生死间决斗的日子,我们赶去生死间看个热闹。”

“与黑无义生死间决斗!”那名狩猎者心中一惊,黑无义的名字他在公会时常听到,自是熟悉,可是凌轩是谁?“谁是凌轩,敢跟黑无义进生死间?”

“公会一新人,好了,不跟你罗嗦了,想知道情况自己去看。”

那人似乎急着赶路,而这名刚回来的狩猎者在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是跟着不断涌动的人群向着生死间而去,竟是不急于去递交任务了。

这里是洛城公会决斗场,在这足有千个平方的巨大决斗场旁边聚集了数千人,而这些人的到来却并非因为决斗场,今天这决斗场也是意外的没有人进去决斗,在决斗场的旁边,一个独特的建筑吸引了数千人的目光。

那是一个类似鸡蛋一样的巨大椭圆形建筑,全封闭式的盖在地面上,整个建筑全都是由钢铁浇铸看起来犹如铜墙铁壁一般不可破坏,在建筑的前面一面石碑散发着惊人的杀气,三个大字让人看上一眼就忍不住发自内心的颤抖。

生死间!

这里就是凌轩和黑无义即将决斗的地方,比决斗场更加残酷之地“生死间”。

在决斗场,你若是不想接着撕杀还可以求和,而进了生死间,必须是一个一生一死的局同才行,因此许多人对于这生死间都是心存敬畏,既向往着那种抱着必死决心的撕杀,又畏惧于那三个散发着惊人杀气的大字。

此时,生死间前已有上千人到来,可是四面八方天空地下依然不断有人群涌向此地,嘈杂声、议论声不绝于耳,一些精明的人早在此地开了赌局,押注生死。

“我押黑无义生,十晶钻。”

“我押黑无义,二十晶钻。”

从押注的情形来看,大部分的人对于凌轩这个刚加入公会的新人并不看好,导致凌轩的赔率上升到一赔五,而就在开设赌局的人心想着是否在上调一些赔率的时候,一支九人小队到来了。

“快看,是暴风狩猎团。”

“暴风狩猎团先到了,那走在前面的就是凌轩。”

“好年轻啊,应该还不满十八岁吧,他真如传言中所说敢与黑无义斗的那个凌轩吗,真让人不敢相信。”

在一片喧哗之中,这支九人队伍之中,一个少年走了出来,少年平步前行,没有去看身边嘈杂的人群,目光触及到生死间那三个大字的时候,眼神微变,最后还是大踏步地走进了那犹如地狱之门的生死间中。

“真的进去了,他真的是凌轩,天啊,太年轻了。”

“哎,本来我还想押凌轩的,现在看到他如此年轻,还是算了,他不可能是黑无义的对手的。”

上千号人都在不停地讨论着结局,也在不断地议论着刚才踏进生死间的少年,当一阵骚动之后,又是一群人跑到赌局前押注黑无义,这让得开设赌局之人不得不挂牌将凌轩的赔率提升到了一赔八。

“押凌轩,五百晶钻。”

就在赌局前的赔率变更之后,一群人却是来到庄家前,押了凌轩五百晶钻,这让得庄家忍不住的倒吸了口冷气,五百晶钻可不是个小数目,要知道前面的押注大部分人都是十晶钻、二十晶钻地押着,一下子押了五百晶钻却是太多了。

庄家抬起头就看到这群人胸前的徽章,暗皱眉头:“原来是暴风的人。”

“团长,我们这次地榜任务的五百晶钻全押凌轩身上,若是输了怎么办?”大嘴巴问道。

“嘴臭,说什么呢,那是什么地方,一但输了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白沉远喝责。

大嘴巴自知说错了话,立时闭嘴,看向前面生死间三个大字,这里是生死间必定是一生一死的局面,他们押注输了最多就是赔上五百晶钻,而若凌轩输了,那就是一条命。

一时间暴风的众人都是在内心里暗自祈祷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人群再次骚动起来。

“快看,无义堂的人到了。”

只见西边天空之上,一支足有三百多人的团队齐刷刷地踏空而来,三百多人的团队全都是穿着黑色的团服,黑压压的一片,无比的庄严气势,立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好霸气,不愧是无义堂,登场方式都是如此的特殊。”

“前面走着的就是黑无义,他的实力虽然还停留在魂变境第一境上面,但是听说他的实力已经堪比魂变第二境的强者了,居说他修行了两门噬灵战技,战技一出,魂变第二境强者都不敢与其撄锋。”

走在天空之上,无义堂的众人对于地面上数千人的惊叹之声很是满意,而团长黑无义更是飘飘然起来,两天时间生死间前能够聚集如此多的群众,与他的推波助澜也有一定的关系。

他就是要让全公会的人都知道,得罪了他黑无义会是一个什么下场,因此他希望这场决斗越多的人看到,越多的人知道越好,今天生死间前聚集数千人,他还算满意。

“黑无义。”

暴风的众人看到黑无义的时候,则没有其他人那么激动了,均是握着拳头为凌轩担忧,似乎感受到了暴风众人与众不同的眼神,凌立半空的黑无义低下头来,略带戏谑地看了看暴风的众人,轻蔑一笑,然后便是身形一窜进入了生死间。

“门关了。”

随着黑无义进入生死间的刹那,那犹如地狱口般的生死间大门也是轰的一声关闭,观众们知道,当那扇门再次开启的时候,进去的两人之中必须要有一人躺着才能出来。

生死间,生死各由天。

一但踏入就是一生一死无法改变的局面。

咕咚,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地滚动喉结,期待着结果。

生死间内。

这生死间从外面看来只有百个平方左右的大小,而内部却是自成一片空间,犹如一片荒漠般一望无垠,地面沙土随风抚动,天空碧蓝,真如身置一方小世界中一般。

凌轩看着对面站立的黑无义,黑无义也是冷笑着看着他,两人就那样面视而立,皆是有着轻笑。

“大门已经关了,接下来就看谁能笑到最后了。”一身黑色长袍的黑无义说道。

“说实在的,你笑起来实在难看,所以我想外面的人应该更加期待看到我的笑脸。”凌轩的笑容更加的灿烂起来,不得不说他笑起来十分好看,而此时他笑更多的是为了刺激黑无义。

“我讨厌小白脸。”黑无义果然收敛了脸色的笑容。

“我也讨厌黑炭脸。”凌轩毫不相让地说。

这一句话立时击中了黑无义的痛处,他自幼肤色就黑,在没有拥有实力之前常被别人嘲笑,后面拥有了实力之后大部分人都会讨好他,因此再也没有人敢于嘲笑他的黑脸,如今被凌轩提及,让他怒不可揭。

“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等你死了之后,我一定会刮花你的脸。”黑无义怒道。

“你若是死了,就算我不去刮你的脸,也一样难看。”

如果要说吵架,凌轩还真不怕他黑无义,果然,凌轩的这句话又一次地激怒黑无义,黑无义脸色铁青,一生气之下脸色更加的黑了,滚滚的战力也是随着怒气升腾起来。

“黑蛟杀!”

轰隆隆,这一次黑无义一上来就使用了噬灵战技,黑蛟向着凌轩扑了过去。

面对黑无义使出的噬灵战技黑蛟杀,凌轩这一次并没有以“火鹰炎炽拳”来应对,竟然是向着那长达十丈的黑蛟冲了过去,犹如蛮牛般一撞而上。

轰。

凌轩并不算强壮的身体撞在了那头黑蛟之上,一时间飞沙弥漫,而身处沙尘中的凌轩竟是一双肉臂死死地抱起了十丈巨蟒,可以看到他的双臂之上隐隐有古铜青光泛出,一股巨力惊天动地。

嗵。

在他双臂巨力的夹杂下,那头巨蟒居然是被他双臂夹断,一条蟒尾断折在沙漠之上,然后消失无形,无数的黑光又回到黑无义的身后化成他身后一缕一丈高的战魂。

“怎么可能!”

初时还信心满满的黑无义看到凌轩以如此野蛮的打法,生生地撕裂了自己战魂幻化成的黑蟒,内心就像是一记重锤敲击了一下一样,不断地震动着。

“只凭**的力量就能挡下我的噬灵战技,他的怪物吗?”

黑无义感觉凌轩现在的模样就像是一头凶兽,一头沉眠了数万年觉醒过来的凶兽,一身青铜色的肌肤,生撕妖兽的巨大气力,真像是从蛮荒中走出来的凶兽一样可怖。

“我就不信了。”

黑无义再一次动了,这一次他身上的战力更加的厚实强烈,战魂一动之下竟是一分为二,幻化成两头黑蟒,从两个方向噬咬向凌轩。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