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污图

前面两人高调地吸引去了所有路人的注意,他在后面搂着神凰,时不时摸摸翅膀,摸摸背脊,摸摸屁屁……咳,只有那么悠闲了。

而安分下来的神凰直接睡死在灵狐的怀里,任摸。

两人两兽就在这样一高调一隐蔽的情况下,回到了客栈。

“好多储物袋,我太厉害了!”

卿钰将储物袋里的战利品源源不断地掏出来,这回赚的不少,那些大家族参加拍卖会,能有几个少带钱的?

虽然储物袋就那么大一点,加在一起也给卿钰扔了一地。

凌飞也不拆穿,明明大部分都是他抢来的。

“来,把这些都拆开,分分类。”

卿钰撸起袖子就要抓向离得最近的一个储物袋,凌飞突然握住他的手臂:“怎么回事?”

“诶?”

卿钰一愣,低头,自己白皙的手臂上,满布的红色小点让他浑身一冷。连忙撩起另一只手的袖子,同样的红点,异常醒目。

“凌飞。”卿钰哭丧着脸,“我我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别乱说。”凌飞皱眉,将卿钰的手抬起来细看,“有可能是过敏。”

听见这么现代的词语,卿钰只觉得分分钟出戏:“那怎么办?古人怎么治过敏的?”

凌飞摇头不语,拿出那瓶世容给的解药递到卿钰嘴边:“喝了解药或许会有用。”

卿钰摇头将解药推开:“不能浪费,万一以后再遇见同样的毒呢?”

“以后再说,乖,听话。”凌飞严肃道,“我不放心,万一这毒又复发了呢?我可不想再被你讨厌一次。”

“你放心,我现在喜欢你喜欢地要死。”卿钰再次严肃地拒绝。

凌飞一挑眉:“这是必须的,来,喝药。”

“我不……”

“卿钰你就听凌飞的,喝了吧。”灵狐建议道。

卿钰正色道:“药不能乱吃……”

“没错没错,吃了多浪费!”

系统贱贱的声音突然响起,卿钰一愣,就见半空中,出现一个黑呼呼的洞口,从里面挤出一坨白色。

“哎哟卧槽,卡住了!”

卿钰黑线地看着系统又白又软的身体卡在其中扭啊扭,一点点地将残余的身子拖出来。

“艾玛真累。”系统挥挥貌似是手的白色条状物,隐去来时的洞口。

系统转身,两个黑点面向几人,白条状的手搭在圆润的身子上,微微向前倾:“初次见面,你们好,我是卿钰的绑定系统。”

似乎用力了一点,圆圆的身子向前一栽,随后稳住。

“噗!”

系统干脆落在桌面上,黑色的两个圆点便成两条黑线,瞅着两人:“知道卿钰这是怎么回事么?你们倆亲一口我就告诉你们。”

“好。”凌飞干脆地答应道。

“我不同意!”卿钰抗议。

“之前在那么多外人面前都亲过了,对着你的系统而已,怕什么。”凌飞捏住卿钰的下巴轻轻掰向自己,“来,就一下。”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