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

凌洛洛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有某种原因。http://www.xinbiqi./

但她不能说,因为不确定是因为哪一件,只能当作什么也不知道。

“慕南辰,我是跟你签过协议,你放心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你用不着这么限制我的自由。”

“协议……”他目光沉了下来,深深看她一眼。

倔强的小脸上,没有任何解释与示弱的打算。

凌洛洛好不容易挣脱出来,“如果你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她逃似的从慕南辰房间跑了出去,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刚刚看到的首饰盒,还有他阴晴不定的心情,以及他做什么决定都不会考虑别人的想法。

究其原因,只不过因为他觉得他有权那么做。

凌洛洛站在走廊上,想到那纸协议,又想起慕南辰将自己从订婚宴带走的情形,还有他给妈妈的钱。

他真的完全解决掉了她的家庭,看似没有后顾之忧,也从此没有任何指望。

说好听一些,他们结婚是各取所需,互相解决彼此的麻烦。但实际上,她还是等同于他从她妈妈手上买来的新娘。

凌洛洛想到这些就像突然被破了一桶冷水似的,一身的凉意。

她想起自己的包还落在慕南辰房间里,硬着头皮又走回去。

“慕司情,你确定你是看清楚了?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

凌洛洛听到慕南辰在打电话,脚步突然停住。

“我知道那是学校,碰上不奇怪。但下次你要么就看清楚,不要说一半。”

“华旭的官司跟慕明川有很大关系……”

凌洛洛没有再继续往里走,原来是因为慕明川。

他说的看清楚,难道是因为看到自己跟慕明川说过什么?

可那天她赶着上课,只说过几句而已,只不过碰巧是想起了慕明川是谁。

她再想到慕南辰和慕明川的关系,还有陆时寒的话,以及,她当年见到慕明川的时候……

原来慕司情在学校里像牛皮糖一样甩不开,是因为在监视她?

“少奶奶,饭菜准备好了。”

凌洛洛看到佣人,连忙轻手轻脚离开了。

慕南辰依然接着那通电话,冷哼着说,“司情,我只是让你留意着陆时寒,别跟我扯其他的。谁知道陆时寒想干什么,于公于私他都不应该接近洛洛。我会弄清楚,慕明川离开之前有没有见过陆时寒。”

……

凌洛洛一顿饭吃得心不在焉,情绪都写到了脸上。

大约六七年前,她还在美国上学,无忧无虑。

父母没有离婚,爸爸也没有赌博成瘾。

有次假期里,她一个人在家,后院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受了伤,脸上都是污迹和血迹,身上中了枪。

她当时吓呆了,不知道怎么办,第一反应是拨打911报警。

人还没跑,听到那个人虚弱的声音,“不要报警,我会死的……”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凌洛洛答应了他,还给他找来了一些纱布和清理伤口的药。

她同意让他藏在她的树屋里,也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