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让我带着跳蚤出门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小楚楚,这些年可有想师兄。<乐-文>小说www.しwxs.com+,.”钟神秀慵懒的半卧在软榻上,一袭白色轻衫肆意都披在身上,把这个平时看起来晶莹易透完美无缺的男人显出一丝不拘来,俊美无比的脸上是浅浅笑意,宛如星星辰眼眸正看着对面的君楚楚。

君楚楚早已换下那身刺眼的红衣裳,身着普通的粉色宫装乖巧的坐在钟神秀对面,规规矩矩地把手放在膝盖上,正经危坐挺直背脊的样子更像一个即将面对教训的小学徒,听到钟神秀的声音浑身一抖,低眉顺眼地看了对方一眼,有些被眼前的美丽风景吓到,忙低下头,“有。”

似乎被这个回答完全取悦,钟神秀稍微坐起来些,身子微微前倾,长发从肩上滑下,“哦?没骗我?”

有些忍无可忍,君楚楚深吸了一口气,自我安慰我这暴脾气必须忍住,抬头看着钟神秀,再次被对方的美色闪瞎,沉了一下才开口把原本想好的话说出来:“我就想着你怎么没被人给砍死!”

“原来楚楚你想我都想的快死了。”满意地点了点头,钟神秀轻轻招了招手,示意君楚楚坐到他边上去。

整个人都震惊了,君楚楚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如此厚颜无耻之徒,她分明不是这个意思,这钟神秀居然如此自我感觉良好,硬是要把她的意思曲解成这样。

然而不管内心多么悲愤,此时已经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案板上的鱼肉君楚楚张了张嘴。愣是不知道如何讽刺,她平时巧舌如簧,说的话随时能把人活活气死。这次却有心无胆,打落牙齿合血咽。

嘀咕着爱谁谁,坐在原地一动不动,把钟神秀的示意当空气。

可惜钟神秀是谁,君楚楚这无言的小反抗对他来说不进不是个事,还是某种小情趣,笑意更甚。食指微微一勾,筑基大圆满的渣君楚楚立马就觉得一阵妖风把她裹着吹到了对方边上,以一个略狼狈的姿势倒在了塌上。

且不说君楚楚这渣才筑基大圆满。就是给她和钟神秀一样的功力,同样的阴神期,她也完全无力反抗对方,君不见长生真人两个分身都被对方一剑斩了么。所以君楚楚压根没理解这阵妖风是什么原理。就被钟神秀搂进了怀里。

钟神秀长发散落。滑倒她脸旁,擦着耳根飘荡在她眼前,鼻尖全是一股难以言明有如海般浩荡又如清风清冽的淡香,君楚楚彻底的,被钟神秀这与众不同的男人味弄得害羞了。

突然间臊的耳根通红,君楚楚努力挣扎起来,这场面暧昧而尴尬无比让她无所适从,虽然去合欢宗也历练了那么多年。春工图就是修炼功法,提高功法的办法也就是合法合理的又又修。但她毕竟是遵师嘱保护自己真操的好孩子,这样的阵势,君楚楚可彻底没辙。

就她的级别,欺负欺负符少卿这样的纯洁少年还行,若要说对付起钟神秀、莫千笑此等级别的妖孽,她还是太嫩了。

“小楚楚,还记得小时候么?”拢着怀里的女孩,钟神秀这个夺天地造化的男人,舒适地闭上了眼睛,嗅着对方发丝的淡香,非常的惬意。

面上如蒸包子一样越来越红,君楚楚喏喏地不敢说话,她背脊紧紧地贴着对方的胸膛,虽然隔着许多布料,心里却能把那完美的身躯勾画出来。

相顾无言,君楚楚僵硬地身躯缓缓放松,没一会居然睡着了,钟神秀似是知道她睡了,将女孩放到塌上,侧身杵着腮静静地看着女孩,这男人平时眼神目空一切,世间万物在他面前皆为蝼蚁,此时却笑得如此得意,眼波温润如水。

君楚楚醒来时,有些迷糊地注视着屋顶,恍惚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想要起床,却发现腰上搭着一只手,顺着看上去,正是那能让天地也为之暗淡物色的容颜--钟神秀。

许久,君楚楚眼神有些黯淡失落,她是多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这张脸了,上一次的时候,钟神秀仅是一个少年,那时他立于云端,风吹的道袍咧咧作响,一手背在身后,昂扬地看向远方,看着这辽阔天地,对她说:“小楚楚,我这便要走了,你等我。”

君楚楚还记得那时的自己哭的很惨很大声,她站在星河宗外的浮云上,婴儿肥的小肉手擦着大颗大颗掉落的眼泪,左手攒紧了被撕扯下来的衣角,看着这男人毫不犹豫离开的身影嚎啕大哭,最后差点哭晕了回去。白天喜这个丢人的师父,受伤昏迷,躺在她脚边睡得很香。老头咂巴着嘴做美梦的样子和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哽咽的样子就是钟神秀对星河宗最后的印象。

君楚楚是有气的,她恨这钟神秀的无情无义,恨这家伙对师父也下的去手,最恨的,就是他抛下自己。

所以当老头告诉君楚楚,星河剑法就在这合欢宗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潜伏进去寻回剑法的愚蠢方案。

合欢宗是怎样一个腌脏地方,君楚楚岂会不知,可她心中有气,自然就不在乎这些,这家伙心大的很,虽然心中再多想法,表面上却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可这钟神秀千不该万不该再来招惹她。

“天地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小楚楚,你和我这大徒弟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老头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若说是找回这星河剑法补全我星河大道的话,这剩下的想法就只剩下看你两早日成亲了。”白天喜这老神棍缕了缕胡子,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若不是君楚楚了解他,还真要被他给骗了。

“老头你就可劲地编吧,分明是你把我捡回来的时候顺便瞎取得名字,什么时候就天造地设了,更何况楚昏晓这名字难听死了。”五岁的君楚楚小脸还有着婴儿肥,圆圆的可爱无比,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自家师父,奶声奶气地嘲讽对面的老神棍。

“楚楚!你可再这么与师父说话,便要打你屁股了!”白天喜气的吹胡子瞪眼,拍了桌子就要起身收拾这小混蛋。

可这小混蛋却跐溜一下跑到钟神秀身后,把自家师兄当做挡箭牌,还对自己吐了吐舌头示威,这可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白天喜瞪圆了眼睛,看着钟神秀笑意盈盈的脸,忍了。

这倒霉老头,怕自己徒弟。

“师兄,我们去练剑!”君楚楚肉乎乎的小手伸到钟神秀面前,笑成一个团子,似乎很得意欺负了自家师父,开心的那么肆意那么简单。

牵着女孩的小手,钟神秀随着她向那剑冢去了,留下山羊胡老头坐在那里干生气,如果看到了老头眼里的笑意,就可以明白这为什么是君楚楚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可惜君楚楚不是一个文艺的人,若真文艺,她便会说越是甜蜜,背叛的时候才越是痛苦。可惜她是一个俗人,所以看着边上睡得毫无防备,已经成长成无人能比的钟神秀,她默默地伸出了爪子,轻轻地摸了摸脸。

滑。(未完待续。。)

ps:  么么哒,我又更新啦~~~~,谢谢大家给我投票还有发言,我都会在上班空隙很猥琐地偷看,然后偷笑,这种志得意满的心情,耐你们~</p>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