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昨晚没喂饱你吗

皓月当空,林间清风微过,些许凉意说明此时的季节有些舒适。

一路游行,这天这地都是伴侣。花花草草虫虫兽兽也是一个个朋友。

深夜的天空还是湛蓝的深邃!

“哇哈哈,要说这风景,还是第一州独好呀!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最主要的还是不时出现的大坟可以陪伴而不显得寂寞!”一只巴掌大的乌龟趴在一个紫衣青年的肩膀上,对着周围的景物指手画脚。大抒自己的感概。

“嗷吼~你龟爷爷我又可以欣赏这漂亮的月光了!”可能是被天石困了几百年给困出了毛病,一路上寿仙龟总是在不停的叫嚷,还不时的与林尘互动,谈论着哪一座坟修建的规模最大最宏伟。

这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存在,竟然还能不时拍着自己的小脑袋瓜子说出墓里埋藏的是哪一个强者。

“诺诺诺,你看,前面不远处的足有一座山大小的那土堆,你知道里面藏的是谁吗?”寿仙龟又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座山般大小的孤坟,洋洋自得的说道“那是二百九十万年前第四州的一代域主在寿元不多的情况下,来到第一州,将自己埋藏起来的!”

“那老头当年要死之时竟然还四处打听龟爷爷这一族的下落呢!”

寿仙龟喋喋不休的能和小柔有的一拼,坐享其成的趴在林尘的肩膀上享受着迎面而来的微风。

此刻的林尘可没有搭理它,而是敏捷的跳跃在一颗颗大树的顶端,赶着路呢!

“不行不行不行!我们过去看看,听说那老头子当年带下了好多宝贝哦!今晚我们好好的做一番盗墓的勾当,把家底弄起来在说!”寿仙龟站起身子,在林尘的耳边说道“你那该死的真龙师叔怎么没给你啥宝贝?有那么抠门吗、我们这是出去历练,动不动就打生打死的,一件宝贝都没有怎么行?”

林尘想想也是,此番出去,连得虎牙剑都忘记带来了,一点家底都没有,拿什么保命呢!

只是对于寿仙龟所说的盗墓勾当就有点不认同了,既然他们已经死去,宝物留着也会随着历史的云烟而消散,还不如拿出来用!发挥宝贝们剩余的光辉呢!这叫废物再利用!不叫盗墓!(当然,这只是林尘的个人观点!与小一无关滴!)

“那是一代域主的坟墓呀!就我们两能行吗?”只是林尘有些想不明白,一代域主,那可是天地间的真正英杰,一方雄主,功参造化,他的墓,自然有阵法加持,是说挖就能挖的吗?

说是这样说,可是林尘的步伐可坚定的紧,一直朝着大坟奔去。

“这你就不懂了!那老头子生前做了一些天怒人怨的事情,坐化之后,各方势力就群起而攻之,将他的势力彻底瓦解了,连得他的坟都被无数次的光顾,一次次的破坏,现在进去应该不难咯!”寿仙龟摇了摇手,对于这段历史很是了解。

听到这话,林尘脚步停顿了下来,问着寿仙龟“既然已经被光顾多次,我们去了也是无用呀!”

“如果无用,我会还提出这个计划吗?”寿仙龟信誓旦旦的拍着胸部,示意林尘听它的不会有错。

也是,如它这样的老妖怪,知道的东西自然比他这个十九加一个万古年纪的年轻人知道的还要多!

这社会呀,丰富的经验就是一切呀。

林尘听从了寿仙龟的计划,但是总觉得这次行动,有不对劲的地方。微微一侧头,看着一脸期待的寿仙龟,这种感觉就更盛了。

现在,林尘可以肯定的就是,寿仙龟有什么在瞒着自己。

看着面前的大坟,寿仙龟一把跳下了林尘的肩膀,而后盘坐在地,与墓碑对视了一小会儿之后,又抬头看着天上的繁星,陷入了冥想之中。

林尘知道,它这是在寻找破除守护大坟阵法的办法。关于这一方面的知识,林尘一知半解,现在只能站在一旁等着寿仙龟。

“有了!”忽然,寿仙龟再次跳到林尘的肩膀之上“直走到半山腰处!”

林尘点头,一步一步的走上如山般一样大的坟墓!其实,经过了百万年的风吹雨打,大坟墓已经可以说是一座大山了,上面长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上去一点也不费劲。

“停!”寿仙龟喊了一声,而后看着面前的一颗参天大树“这就是阵眼所在,我们只需要将它砍掉,而后往下挖,就可以直达墓室了。”

说着,寿仙龟锋利的爪子往前一划,就将这株参天大树划断,而后竟是伸进龟壳当中取出了挖坟用的工具!

“嘶!”林尘倒吸了一口凉气,倒不是为了寿仙龟随身携带盗墓的工具惊奇,看它那个性,就知道平时没少干这活。让林尘吃惊的是,寿仙龟从龟壳里掏出东西的手段竟像极了传说当中的须弥芥子,,体内自成世界呀!

它怎么可能有这等手段?

“嘿嘿,活的久了,际遇也多了,须弥芥子,容纳万物!”寿仙龟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同时又是一种解释!

林尘没有说话,他知道老龟的身上有好多秘密,也知道很多的秘辛,不然师叔不可能让它在自己身边帮助自己,所以看到了老龟的种种手段之后,心里反而有些窃喜,他已经在心里盘算着怎么从寿仙龟的须弥芥子中拿出宝贝了。

黑夜里,林尘拿着大铲子,寿仙龟拿着小铲子,一大一小的在那里铲着土,没过一会儿就挖开了一条通道。

“走!”寿仙龟招呼一声,从龟壳当中拿出一个罗盘,率先跳入坟里。林尘二话不说,也跟着跳了下去。

坐化,被很多大能者视为是另一种方式的新生,所以很多大能坐化之后会尽可能的将自己的坟墓修建的精美一点,让自己所谓的‘新生’能够过得更加的舒适!

坟里的这位也不例外,干脆来了一个坟里乾坤,将墓室建造的如同一个地下皇宫,一座巨大的府邸屹立在中间,宏伟壮丽,各种各样的石质雕刻龙飞凤舞,好不夸张。墓顶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天石组成的繁星,借助外面星光的照耀而闪闪发光。

墓里的空间,绝没有外面看的土堆那么简单!

“现在须弥芥子就这么不值钱了?”林尘看向正呆在原地转着罗盘的寿仙龟,问道。

“他这哪里是什么须弥芥子?只是一个雏形,正常境况下,只有修为到了神将,才会明悟法则的力量而构造出属于自己的须弥芥子空间,而更上一步,才能去完善!这老家伙只是一个域主,领悟到的大概也就这么多。”寿仙龟抬头,目测丈量了一番地底的宽度。

“知道!真正的须弥芥子一粒沙就是一个世界,一粒尘土就是一个创世的开始!”林尘对这方面的知识也懂一点,小时候常听师父为他们讲道,听多了自然就记心里了。

“你才求仙的修为,怎么知道的?”寿仙龟一愣,而后自说自话“对哦,你要是不知道那才叫奇怪!”

继而,寿仙龟收起了罗盘,再次跳到林尘的肩膀上“走吧,所有的死地都已经被破坏的一滴不剩了,曾有大能者闯进来,将一切杀机都给灭绝了!”这是寿仙龟推测了半天得出来的结论。地宫没有被破坏的痕迹,但是死地都破坏的不能运转了,只有一个可能。大能者来过。

“既然如此,我还真的不懂我两进来是为了什么!”

“一部功法!”

“呵,我最不缺的就是功法了!”林尘鄙夷,这天下,还真的没有能让他瞧得上眼的功法了!

“是给我的,又不是给你的!”寿仙龟反驳到。

果然,林尘一开始就觉得寿仙龟的目的不纯,现在看来,还真的是这样子的,只是寿仙龟的体质根本不适合修行,它要功法来做什么?

似乎知道林尘心里所想,寿仙龟解释道“这老家伙生前有大机遇,得到了上古的一部天功,据说能够改变天下所有的体质,从而使得修行没有难度!”

原来如此,寿仙龟打的是这么一个主意。

“如此说来,他的坟墓之所以被大能者光临,是因为那部功法的关系咯?”

“正是如此!”

“被盗走了怎么办?”林尘心存疑虑,如此功法,那些盗墓者恐怕已经将整座坟墓翻得个底朝天了,怎么可能轮到他们喝汤水?

“嘿嘿,这些对于龟爷爷我来说,统统不是事儿!我们只要找到那老家伙的尸体就行!”

“切,又是一些调虫小计!”

林尘与寿仙龟步入了宫殿当中。但是,宫殿里面的景象把他们给惊呆了!

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的陈列在地上,他们的身上有着各种各样的伤口,死去了万载,竟然还没有腐化。这是仙尸,仙人的尸体!

宫殿里的装饰都被破坏的一塌糊涂,面目全非。

“原来如此!”老道的寿仙龟已经猜测到了一个大概。

“这是盗墓者与守墓者的厮杀!最后两败俱伤,同归于尽?”林尘问道。

“猜对了一半!”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