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乱睡

当霜剑带着林绝再次站在了皇城门前之时,林绝有些恍惚。仿佛现阶段发生的事情,都如一场梦。

“一切恍若昨日。”林绝怔怔道。

眨眼之间便是三年,故地重游,带来的不一定是欣喜,但一定会多几分感慨。

“呵呵,你自己逛逛,我先去见见老朋友,两日后我来接你。”霜剑突然开口道。

“好,大师叔再见。”林绝对着霜剑行了一礼,抬头一望,发现霜剑便是消失了。

皇城的人变得多了起来了,各路的番王,带着该城的天赋卓越之人前来练兵。本就宽大的街道,拥挤了许多。

“让开”

“快点让开”

林绝走在青石路面,但是背后却传来,一阵娇呼声。

“小伙子快点闪开呀。”

“注意皮鞭”



林绝刚转过了身,便看到一个粗大的皮鞭,向他的脸颊甩来。在常人看来极快的皮鞭,在林绝的眼里十分的缓慢,林绝眉头一皱,伸手一抓,便将皮鞭拽在了手中。

“哼”骑在雪白大马上的女子,狠狠的拉回皮鞭,结果却是不动分毫。

这名女子约莫十五岁的模样,两颗小虎牙,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别样的光彩,她的三两青丝,从面庞处飘落而下。遮住了她有些通红的脸颊。醉心章&节小.說就在嘿~烟~格

“哪里来的臭小子,快给本郡主放开”女子鼓着嘴巴,单手插腰道。

“逍遥郡主,又被放出来拉”人群中有人嘀咕道。

“是呀,逍遥郡主三百六五天有一半时间都在闯祸,所以一半时间被禁足,如今看来,禁足时间过了。”又有人说。

“马路杀手,逍遥郡主又出现了”人群之中突然出现一道声音。

林绝闻罢,摇了摇头,便放开了握住皮鞭的手。逍遥郡主,用力过了,结果头一仰,差点摔落在地。

林绝见状,连忙跑了过去,将逍遥郡主接住。



一个粉嫩的手掌,拍打在林绝的脸颊之上,逍遥郡主,面容红透,哼声道:“臭流氓,你手放在哪里还不赶快将本郡主放下来。”

林绝一个着急,将手搭在了逍遥郡主的胸脯处,他只觉的很软很舒服,于是又捏了几下。

“你”逍遥郡主的头差点钻进了脖子里头。

这时,林绝才恍过神来,连忙松开了手。

“哎哟疼死我了。”逍遥郡主在林绝放开手后,落在僵硬的青石地面之上。

哈哈

周围的人群,似乎也不怕逍遥郡主,在那里哈哈大笑,十分欢快。

“小子,还不赶快将郡主扶起来。”一个老大爷满脸通红,手握着一个酒葫芦道。

林绝闻罢挠了挠脑袋,手搂着逍遥郡主的腰间,将她扶了起来。逍遥郡主满脸通红,低着头,差点埋进了林绝的怀里。



一道冷哼声,从人群后方传来,大家一听到这声音连忙分开了一条道,让此人还有他的家仆走了进来。

“落落,他是谁”男子指着眼前的林绝气道。

此人生的面白如玉,满头的棕发,梳成一条条的辫子,垂落而下,他年方十八,正值风华。

逍遥郡主听到这个声音,连忙从林绝的怀中脱离开来,来到了男子的身边,红着脸低着头道:“哥。”

“哼,你还有脸叫我哥,我们恭王府的脸都被你丢光了大白天的,大厅广众之下,与陌生男子搂搂抱抱,成何体统,女孩子家,竟然不懂一点羞耻。”男子指责道。

呜呜

落落一听,低着头,手捂着眼角,一把推开男子的胸膛,逃离了此处。男子对着站在身后的家仆道:“去,保护郡主。”

“是,少主。”那名家仆叩首行礼后,离开了这里。

男子望着林绝,眼眸渐渐眯起,对着林绝道:“是你欺负我妹妹的”

林绝挠了挠脑袋,一会摇了摇头,一会有点了点头,一脸害羞的望着男子道:“我是无意的。”

男子见林绝这般回答,满脸的黑线,伸出拳头,打向林绝道:“无意你个叉叉”

“看我不揍死你个小王八蛋。”

“这么小,就开始调戏良家妇女,啊不,调戏我家小妹,我要替天行道。”

林绝自觉理亏,兵没有还手,而且男子也没有用元力打他。他刚入归元天象的法门,这等攻势对他来说,只不过挠痒痒。

许久之人,男子打累了,从林绝身上爬了起来,一边手摸着拳头,一边道:“奶奶的,你这小子,皮真厚,估计能抵得过三尺厕墙。”

“#”林绝一阵无言,正要站起身来,结果却被男子一脚踢飞在角落。



林绝只觉得喉咙一甜,手捂着胸口,吐了一口鲜血出来,因为男子这一脚,用了元力,不对,还有附加力量。被踢中的地方,竟然隐隐的有灼烧之感,这是火性的力量

“师傅说了,不可惹是生非。”林绝握紧的拳头,又渐渐松开。

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水,站起身来,冷冷的对着男子道:“我们还回再见面的。”

男子扬起嘴角,对着林绝道:“嘿嘿,我等你。”

男子说完,就转身离开,结果却是被一名身着紫衣,脚踏紫靴,满头紫发的男子一拳轰倒在地。

“打了我三弟,就想要走么”男子冷酷道。

紫发男子的身后,出现一道身影,他身后背着半刀半剑的半斋,食指之处,带着一枚戒指,戒指有水云相交,祥纹横立。

林绝回头一望,眼眶一红,跑到了男子怀中,道:“大哥。”

倒地男子手捂着胸口,望着紫瞳衣道:“紫瞳衣”

眼前的两人,便是元盛歌与紫瞳衣。元盛歌的元幕斋,还有紫瞳衣的原居一脉都受到了邀请,两人又是杰出的青年,自然随着长辈一同前来。

不料在这街角,便是望见了林绝,所以才有了这一幕。

有缘自然再见,无缘强求也是无用啊。

很显然,元盛歌与林绝还是及其有缘,有缘的人,做朋友乃至兄弟,都是极好的。

元盛歌双手扶住林绝的肩膀,将他从怀中移出,道:“小绝,你先在旁边站站,大哥替你出这口恶气”

“哟谁这么大的口气,要教训恭王府的少爷”一道怪理腔调的声音传旁边传来。

“宫自挥。”元盛歌望着眼前的男子,眼眸微眯道。~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