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大乱纶

</script>林悠悠把他拉到车上后道:“送我回家吧。www。しwxs。com”

沈立言听话的发动车子,行驶起来。

他一直用眼睛偶尔飘到副驾驶座位上的林悠悠。

只见她从自己的手包里,拿出湿纸巾来,小心的擦拭着,直到把脸上妆容都卸掉,露出清丽的容貌来,才罢休。

她对着镜子叹了一口气:“你看我是不是老了?我怎么感觉我脸上的胶原蛋白少很多啊。魍”

还没得到沈立言的回答,她又开口道:“我是不是特别肤浅,除了说这些无聊的话题,就没说过什么高层次的话题啊,你会不会烦啊?”

沈立言摇摇头:“不会。”

“对了,今晚的事情对你有没有影响啊?要是有什么坏影响,我可以给那个王小姐道歉。”林悠悠咬着嘴唇道檎。

“没有任何影响,我和她一点也没有,你不要担心。”沈立言道。

“那就好,不过,她是谁啊?还认识顾宁翼?”

林悠悠好奇的问:“说起来,她这个嚣张任性的小姑娘,我应该认识才对,可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她是王氏集团的大小姐,刚从国外回来,你不认识她很正常。”沈立言解释道。

“噢,原来如此啊。”林悠悠恍然大悟。

王氏集团在这里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难道刚才那位王小姐可以如此嚣张。

她的确有嚣张的资本。

说起来,只要沈立言跟她结婚,那么他的层次和地位都会提升好几个档次。

可是他为何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呢?这可比在顾宁翼手底下工作,来的更实在。

“学长,你喜欢她吗?”她忽然开口问道。

“我有喜欢的人。”沈立言用低迷的声音轻轻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说有喜欢的人时,那眼神竟然是热热的看着林悠悠

林悠悠的心猛然惊了一下,情绪有了很大的变化。

但是很快的,她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她笑了一下:“是谁啊?”

“你知道的。”沈立言道。

“莫非你还忘记不了学姐?”林悠悠明显的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沈立言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用无比心疼的语气问道:“悠悠,如果你和他在一起不开心,还是离开他吧。”

“他不适合你,他的世界和我们的不同?”

“其实我真的很难以想象,你竟然喜欢上了他?”

林悠悠听了他的话,苦笑起来:“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喜欢他什么,也许是被他偶尔的温柔和纯粹,吸引住了吧。”

“并且现在和他在一起了,不是想离开,就可以离开的。”

“悠悠,如果你不想和他在一起,要告诉我,好吗?”沈立言轻轻道。

他在心底道,只要你不喜欢他了,不愿意和他在一起了,要逃离他,一定要告诉我,因为我会带你离开。

就算是牺牲我的大好前程,就算是无法照顾父母,我也要带你离开。

当初是我把你推到他身边,而如今,我想亲手把你拯救。

不愿看到你不快乐。

只因为我爱上了你。

回到别墅后,林悠悠踏进空荡的客厅,就听到一声冷冷的声音,那是顾宁翼。

顾宁翼担心了林悠悠了一天,可是竟然看到她被沈立言送了回来。

仿佛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仿佛一直以来都是他自作多情。

她自有人关心。

她自有人照顾。

“啊。”林悠悠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她看到了站在一片黑暗中的顾宁翼。

“你在家?”林悠悠轻轻道。

顾宁翼慢慢的向她走进,声音带着无限的轻柔:“你去哪里了?我找了你一天?”

“心情不好,出去走走。”林悠悠有意回避他。

可是他呢,却直直的向她走来,把双手都覆盖在她的双肩,让她无法躲避他:“为什么心情不好?”

“没什么事。”关于刘惜君的事情,她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

万一刘惜君真的怀上了他的孩子,该怎么办?

她要退出,让他跟刘惜君在一起吗?

她还没有考虑好,所以这个话题她不想说。

“你没什么事,我却有事。”

“怎么是他送你回来的?你是不是经常背着我,偷偷见他?”此时的顾宁翼已经失去了这些日的温柔。

“顾宁翼,我很累,我现在不想和你谈。”

“你喝酒了?”顾宁翼却没有任何要放开她的意思:“你和他喝酒了?”

“林悠悠,这些天来,我是不是把你宠坏了?让你忘记了我原本的脾气。”

他很生气,她背着他去见沈立言。

她是他费尽心思从沈立言抢过来,他不允许她和沈立言有一点关系。

“顾宁翼,你是不是伪装够了?要彻底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了?”林悠悠也发了脾气。

“你知道别人都是怎么说我的吗?每次和你出去,他们都说我是情,妇?情,妇?”

“在他们眼中,我根本不是你的女朋友,只是你众多女友的一个而已,只是你的情,妇而已。”说到这,林悠悠的眼泪,忍不住掉落。

“顾宁翼,我好累,我恐怕无法支撑下去,真的太累了。”

原本还想继续发脾气的顾宁翼,看到她的眼泪,顿然心软了。

他一把抱住林悠悠,一脸的心疼:“悠悠,我知道这些日子来,你受委屈了。”

“但是我已经和任何女人没有关系了,我只喜欢你,只想和你在一起。”

“悠悠,从此以后,不管任何人欺负你,你都要反击过去。”

“有我在,不要怕。”他深深的把她拥入怀中。

林悠悠略微挣扎了一下,最终乖乖的拥抱了他。

顾宁翼对她说了,他和那个刘惜君根本没有孩子,因为他连跟她上,床都没有,何来的孩子。

两人躺在一张暖暖的大床上,林悠悠的手放在他坚硬的胸膛:“那林欣彤呢?”

顾宁翼听到林欣彤的名字,顿了一下,然后笑着道:“我跟她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可是她……”算了,林悠悠咬了一下嘴唇,还是没把一些话说出来。

这个林欣彤,根本不是她第一次见到的样子了。

现在的林欣彤虽然还是那高贵的样子,但是对林悠悠的态度却很差。

也许是林悠悠把顾宁翼抢走的缘故。

林欣彤每次在聚会上见到林悠悠,都会趁机对她一阵羞辱。

就连林悠悠其实是顾宁翼情,人这个传闻,貌似也是从她那传来的。

连续好几天,沈立言都在联系林悠悠,要对她解释,他和王嘉的关系。

虽然他妈很喜欢王嘉,但是不代表他要跟王嘉在一起。

沈妈妈死活要让沈立言娶王嘉,说只要他娶了她,就可以重新振兴他们的家族了……

在家族和爱情之间,沈立言左右摇摆!

这天,沈立言终于联系上了林悠悠,约她一家酒吧见面。

原本林悠悠不想去见沈立言,但是有些话还是说清楚的好,于是她答应下来。

这天,沈立言早早的来到酒吧等她。

可是从下班后等到凌晨,都没有等到她的身影。

他对着手机上她的电话发呆,竟然没有给她打电话,问她怎么回事的勇气。

他一杯杯的喝着桌子上的酒,一直喝到醉,也没有按出林悠悠的电话。

喝到最后,他竟然趴在桌子上笑了起来,她一句不经意的话,他就的等到现在。

同样在这个酒吧喝酒的王嘉,在去洗手间时,看到独自一人坐在吧台上喝酒的沈立言。

她走了过去,推了他一把,看到他喝到迷离的眼神,有些惊讶:“你怎么一个人这里买醉?”

沈立言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来:“我在等一个不会来的人。”

一听沈立言这么说,王嘉就知道他在等谁:“沈立言,你真的好没出息。”

“你们男人到底怎么了?一个个都脑子犯浑了吗?一个个都看上了那个贱女人”

沈立言似乎没听到她的话一般,趴在桌子上,手耷拉着,眼睛微微的闭上。

王嘉的又推了他一把:“你真喝醉了?你醒来啊,沈立言,我现在真看不起,我怎么会喜欢你。”

虽然她嘴巴上骂着沈立言,可是看着沈立言那忧伤的样子,无比的心疼。

她不知道那个林悠悠到底有什么好?只是一个为了金钱跟了顾宁翼的贱女人而已,竟然让一向冷静的沈立言,如此的着迷。

她心疼的扶着沉醉的沈立言:“我送你回家。”

娇小的身体,努力的支撑着他的身体,可是奈何,他太高大,她根本无法承受他的身体。

最后找了她的朋友,才把沈立言送到她的车上。

他们把沈立言放在她车的后座上,她开着车,把沈立言载回了家。

她叫了沈立言公寓的保安,一起把沈立言送到了家里。

一进他家,她就慌忙的给他倒水,想让他喝点水,醒醒酒。

可是她刚把水放在他嘴边,想哄点喝点:“沈立言,张开嘴,喝点水。”

沈立言睁开迷离的眼眸来,手无力的推开水,竟然一把抱住她,头垂落在她的肩膀上:“你来了,你怎么来那么晚?”

一听这话,王嘉就知道他把自己当作了谁?

她生气的把水放在桌子上,想要推开沈立言。

可是奈何沈立言用尽力气抱住她,不让她走:“别推开我,求求你别推开我,我的心真的好痛。”

“每当看到你和顾宁翼在一起,我就好难过,是我的错,我不应该为了金钱和权势,把你推到顾宁翼身边。”

王嘉被沈立言抱的好紧好紧,紧到她几乎无法呼吸。

她第一次和他如此的亲昵,她是他的未婚妻,可是他们从前连牵手都没有。

她从第一眼见到他就喜欢上他了,无比想要靠近他,可是却从来被他推的远远的。

现在被他当作了别人,才能有幸贴近他,她感觉到好心酸,对林悠悠意,又加深了几分。

她从自己手包里,拿出手机来,想记录一下她和沈立言的这一拥抱,刚开始的想法,只是纯粹的记录下来而已。

可是当沈立言的吻洒落狂乱的洒在她脸上后,她拿着相机的手,垂落下来,相机被打在了沙发上。

她目瞪口呆的看着沈立言,来不及回应他的热情。

一直到沈立言把自己全部的气息挤入她的樱桃小口内,她才反应过来,热情的回应他。

“沈立言,求求你要了我,要了我。”

一直激烈亲吻她身体的沈立言,得到这样的要求,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王嘉的手游离到他皮带间,抽开他的皮带,两人身体更加的发烫起来,也更加的想要贴近他。

可是当他从口中叫出林悠悠的名字时,她的心一下子凉了。

---题外话---……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