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灌满得肚子鼓起来了

手机阅读</fn>

时间一转便过去了二十年。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这二十年里,异族有一位绝世天才横空出世,不对,应该是说龙氏有一位绝世天才横空杀出。

可这么说,又不对。

确切的说,应该是异族王的外曾孙,跟龙氏巫师大人的亲曾孙以绝世天才之姿态横空出世才对。

而异族王的外曾孙,龙氏巫师的亲曾孙,那就只有一个,他叫龙貂。

不错,当年软萌萌的小龙貂,二十年后,如今已经成长为一个叫整个异族贵女们都为之疯狂的妖孽青年。

其天赋与其父相比,甚至还要远在其父之上,因为短短二十年间,龙貂便已经突破紫阶巅峰,成为名副其实的无上真境强者。

他父王说过,只要他抵达无上真境,那他就能够让衡山真灵传消息给他,他会破开虚空,创建一条时空隧道迎接他过去。

而现在,他父王的隧道已经创建好,就等着他过去了。

不过再过去之前,他得过去看看他外祖父。

告别了龙氏一干族亲,也告别了异族一干亲族,龙貂就自己来龙翔国,来找他的外祖父了。

这些年来,他每一年都要过来外祖父家住些天,少则七八天,多则十天半个月,对这条路是熟的不能再熟了,且加上他现如今的实力,实在用不了多久,就抵达了龙翔国了。

“咦,大姨你也在啊。”

龙貂才刚从半空中落下来,就看到大院中冷凤婉在等着他了。

二十年过去了,在冷凤婉身上,看不到一丝一毫岁月的痕迹,与二十年前一般无二。

可喜的事,二十年过去了,冷凤婉如今的实力,也是无上真境。

而这里的原因不在别的,就在她的玲珑之体上。

“来啦,过来坐。”

冷凤婉淡然一笑,示意他坐下说话。

“大姨今天怎么有空回来。”龙貂问道。

早在十九年前,冷凤婉突破紫阶之后修为就开始节节攀升,哪怕是太清宫老宫主,也不得不承认他不如她,于是在十五年前,冷凤婉继承了太清宫,成为太清宫新一任宫主。

虽然身为宫主基本上没什么事,不过还是要留在太清宫坐镇的,且到了她眼下这个实力,基本上是不会再来凡世的了。

“等你呢。”冷凤婉说道。

“等我?”龙貂挑眉。

“你父王已经把隧道创建好了?”冷凤婉问道。

龙貂这下子明白过来了,道:“大姨是要跟我一起走吗?”

“不错。”

冷凤婉点头道:“你三舅舅完全能照顾好你外祖,且如今冷侯府蒸蒸日上,一切的一切,我都没什么好担心的,至于太清宫那边,新任太清宫主我也已经选好了。”

且她也已经把太清诀刻在石壁之上,能不能领悟,全看后人自己,就算她在,她也帮不了太清宫什么。

至于九宝玲珑塔,那她自然是要带走的,因为这本就是为她玲珑之体量身定做的。

“那太好了,我外曾祖父跟我曾祖父他们都不愿意去,有大姨你给我作伴,我也不怕去那边的路上孤单了。”龙貂高兴说道。

冷凤婉点点头:“我会帮你娘亲好好保护你的。”

龙貂咧嘴一笑,转而道:“大姨,我们先过去看看外祖父吧,以后我们可能就回不来了。”

冷凤婉此番回来,就是也想顺道回来看看她爹的。

于是姨侄俩就过来冷啸天的阁院了。

然后远远的,就听到了喧嚣声。

“爹啊,你可是我亲爹,你可是凰儿的亲外祖啊,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凰儿嫁到那种地方去吗,爹啊,你帮帮女儿,帮帮凰儿吧,只要爹你出面,凰儿她就不用嫁了,她就不用嫁到那苦寒之地去了啊。”

一个妇人的哭音刺耳地传了过来,叫冷凤婉微微蹙起了黛眉。

“大姨,小姨又来烦外祖了吗?”

龙貂脸上的笑减了两分,微微蹙着那凌厉张扬,与他父王一般无二的锋眉。

“过去看看。”冷凤婉说道。

姨侄俩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跪在庭院中的妇人,看那妇人依稀的眉眼,此妇人除去冷凤仙外,还能是谁?

“你在干什么!”冷凤婉蹙眉道。

“大姐?”冷凤仙一愣。

“小姨,有什么事先起来再说吧。”龙貂也道。

龙貂时常回来冷侯府陪冷啸天,自然而然,冷凤仙是知道他的,且就算不知道,单看他那长得与君胤有八成酷似的脸,也能知道他的身份。

“小龙貂,你也回来了。”冷凤仙立马就高兴道:“小龙貂,你帮帮小姨,帮帮小姨给你外祖父说说,凰儿她可是你表妹,她可是小龙貂你的亲表妹啊,她小时候你还抱过她呢,可是你外祖现在却要把凰儿嫁到那苦寒之地去,凰儿她今年才十六岁,她才十六岁啊,她怎么能受得了那个苦?”

“松开貂儿,有什么事跟我说。”冷凤婉道。

冷凤仙身子一颤,却也不敢造次,松开拉着龙貂的手就对冷凤婉道:“大姐,你帮帮妹妹吧,凰儿她真的不能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啊,那根本就是要凰儿的命!我就不明白,爹他为什么这么狠心!”

“是啊,我也不明白,爹为什么会这么狠心,是你给我老实说说,还是我找个人来问问具体的事项?”冷凤婉淡淡地说道。

“大姐,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冷凤仙一副受伤的样子说道。

“方管家,五小姐那边发生什么事,你给我说说。”冷凤婉直接就看向侍立一旁的中年男子道。

方管家闻言,没有隐瞒,就把冷凤仙口中凰儿做下的事,说了一遍。

“我说爹为什么会对凰儿这么心狠,原来是你这个当娘的言教身传教得好。”冷凤婉听完,就冷笑地看着冷凤仙。

这件事说起来,还得从十七年前说起。

十七年前,那一年冷凤仙正好十六岁,若是在其他国家,十六岁的姑娘早就及笄了,可是在他们龙翔国,姑娘却得到十八才算及笄,这个规矩在百里暮登基之后,就换了。

女子从此之中,十六便算及笄。

而正好赶到时候的冷凤仙,则在那一年宫宴想要趁乱爬上龙床,想要进宫为妃,与魏兰雪这个后宫中唯一的皇后争宠。

那一晚,冷凤仙的的确确是差点成功了,而这,都得建立在百里暮心智不坚上。

因为那一晚,冷凤仙给她,还有给百里暮都下了烈性春|药,换做一般人在那种情况下还真抵挡不了已经出落得高挑玲珑的冷凤仙的投怀送抱。

但是百里暮却忍住了,不仅忍住了,他还特地找了个品行不怎么样的侍卫,回敬了冷凤仙一把。

这件事发生之后,冷啸天自然是大怒的,可是大怒之余,却不得不谨遵百里暮旨意,把冷凤仙嫁给那个侍卫。

而在冷凤仙入嫁之前,那个侍卫家里就已经有了妻子,不仅有妻子,还有几个小妾,不过冷凤仙还是以平妻之名,嫁了进去。

侍卫府上的那几个女人,那在她们那条街是出了名的凶悍,冷凤仙嫁进去后,凭借那容貌跟冷侯府,自然是最受宠的,可是却也是被那些女人一起联手整得最惨的。

但是这一切怪得了谁,全是她自找的。

十七年前如此,十七年后还是如此,只不过这一次换了主角,从冷凤仙自己,变成了她的女儿。

这主意,就是冷凤仙给她女儿出的。

四国鼎力,除去龙翔国自己外,此番北辽,西陵,南越三国的皇子,全都聚集来龙翔国,参加百里暮特地召开的大宴。

而在这样耀扬国望的时候,却出了三国某年轻有为皇子被下了春|药这种叫人所不齿的事。

很显然,女主角正是冷凤仙的女儿,但男主角,却不是三国之中的某位皇子,而是一个苦寒之地小家小国的皇子,虽说是皇子,可是还不如他们龙翔国三品大臣的家里有钱。

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不过如是,百里暮怒极反笑,这一次他却让冷啸天做决定,而冷啸天几乎想都没想,就说嫁!

可冷凤仙怎么会把女儿嫁到那种地方去?这不,趁着家里的女儿上吊未果在床榻上挺尸,就来求她爹改主意来了。

“方管家,让侍卫把五小姐送出去,交代门卫,以后不准五小姐,以及跟五小姐有关的一切,进冷侯府大门,冷侯府的门楣已经被她抹黑了二十年,从今往后,不准她在辱没一丝一毫。”

冷凤婉望着冷凤仙,清清楚楚地说道。

龙貂在一边动了动唇,但却没说什么。

“大姐,你这是要逐我出冷侯府?”冷凤仙推开方管家,望着冷凤婉道。

“你已经出嫁,算不得还是冷侯府的人。”冷凤婉说道。

“你凭什么赶我,这里是我家,现在冷侯府的当家主人,是我同父同母同胞胎的亲哥哥,你算什么,你凭什么赶我!”冷凤仙愤怒道。

“凭她是大姐,是我的大姐。”一个蓄着胡子的男子迈进了院子,望着冷凤仙说道。

“三舅舅。”龙貂立马唤道。

“貂儿来了。”男子温和地笑了笑。

从那依稀的眉眼看,这男子,除去冷骅宏外还能是谁呢?

“三哥,你……”冷凤仙不可思议的望着他。

“五妹,当年的教训我以为你是知道错了的,没想到你还是老样子,现在连凰儿都被你教成这样,这件事若是姨娘还在,那姨娘肯定还会被你再气一回。”冷骅宏说道。

黄姨娘已经去了,就在冷凤仙出嫁之后,她就因自责自己没有教好女儿,最后郁郁而终了。

“不要跟我说她,我就没见过她那么没用的人,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就只会哭,哭能得到什么,哭能有什么用,她这一辈子最失败的,就是她那软弱无能的性子!”冷凤仙愤怒地说道。

“不,姨娘这辈子最失败的,就是太过于看重你这个女儿。”冷骅宏纠正道。

然后道:“刚刚大姐的话你也听到了,以后你自己珍重吧,冷侯府的大门,不许你再踏进。”

“我爹还在这里,我要来看我爹,你们凭什么拦着我!”冷凤仙怒道。

“就凭你每次来,爹都要给你气得在床上躺三天。”冷骅宏淡道:“来人,送五小姐出去,吩咐下去,以后冷侯府的大门,不准五小姐踏足半步!”

“冷骅宏,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冷凤仙被拉下去后,还一直使劲叫骂着。

“大姐,貂儿,叫你们受扰了。”冷骅宏歉意道。

“三舅舅不用道歉。”龙貂笑道。

“婉儿,小龙貂,你们来了吗。”房门里传来了冷啸天的声音,不管他怎么想掩饰,声音之中,都带着一抹可见的疲惫之色。

“爹,是我们来了。”冷凤婉回道。

“外祖,貂儿进来了啊?”龙貂已经在门外敲门道。

“都进来吧。”冷啸天说道。

龙貂推开门,冷凤婉还有冷骅宏都进来了,冷啸天正坐在桌案边,旁边还有已经凉却了的茶。

二十年不见,冷啸天面容上却没老太多,因为这二十年来,龙貂每年都会带过来最上等的灵草酒,或者是灵果酒,还有冷凤婉太清宫送来的,如今的冷啸天已经是半步紫之境强者,自然不会如寻常老者般老得太快。

可是在他眼中,却有着一抹挥之不去的忧桑。

“爹,宏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四姐她送信回来了。”冷骅宏笑着从怀里取出一份信笺,交给冷啸天道。

“云儿还活着?”冷啸天惊喜道,然后忙不迭打开信,看过之后,之前的萎靡与不振,就都消散不见了,望着信笑着流眼泪:“好,好,过好就好,爹不怪你,爹不怪你,爹只要你们一个个都过得好,爹就好。”

“爹,我看看。”冷凤婉说道。

冷啸天忙把信给她,笑着说道:“云儿比你强,她现在可是四个孩子的娘了,大儿子都快要议亲了。”

“这就好。”冷凤婉看完信笺,微笑着点头。

冷凤婉与龙貂足足陪了冷侯爷一个月,这才一起离开冷侯府。

“你大姐跟貂儿都去胤儿跟轻儿那边了吗?”冷啸天问儿子道。

婉儿跟貂儿怕他伤心,都没跟他说,但是他人老了,脑袋还没老啊。

“大姐跟貂儿应该已经过去了。”冷骅宏点头道。

“嗯,你大姐跟貂儿,都该过去胤儿跟轻儿那边,那边才适合他们更进一步。”冷啸天说道。

“太老爷,老爷,恭喜恭喜,夫人她生了,她生了三公子了!”方管家高兴地说道。

“老三出来了?”

冷骅宏高兴道,他就娶了一位嫡妻,这可是他的第三个嫡子了。

“好,好!”

冷啸天抚须大喜道。

而在遥远的衡山山脉中心,冷凤婉与龙貂,在翼蛇王,龙族长,龙巫师,巫师夫人的目送下,就踏上了前往异世的道路。

“凉儿,再守护龙氏两百年,两百年后,我们也过去吧?”龙天炽望着那消失在天穹之上的空间隧洞,对凤凉说道。

凤凉笑着点头:“好。”

《全文完》

< i="fips"></>< lass="ags"><b>ags: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