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p欧洲大胆图片

高中的课程难度较大,我们这些怀揣大学梦的龙门县之娇子,一进学校就被学习成绩压得喘不过气来。第一个正规的半期考试,英语、物理和数学三科全年级半数以上的同学不及格。大家都拼命的补课,很多休息时间都用来记那该死的老外的英语或俄语单词与背诵课文,但收效甚微。

由于高一年级的学习生活很紧张,所以大家总是烦躁不安,生怕升不了高二。

记得我班的陈林少,国庆节放三天假,他除了补他的有几十个补丁的衣服外,全部时间都在背英语课文和记英语单词,但考试英语还是不及格。

曾经是我们龙门九中学生会干部的*小子周文之,这次大出丑相,每科都不及格。晚上睡不着觉,睡到县油棉厂深夜一点拉闸放哨时,他都还在*上折腾。有时听到放哨时还没睡着,就在*上哭。第二天晚上他就迟点睡,等值周老师走后,他就坐起来讲他在读初中的辉煌故事。

我们都爱听他吹,所以他每天讲到大家都出鼾声时才停止演讲。

一天晚上,他等值周老师走后就宣布:

“我今天要讲最安逸的故事给你们听,不要睡着了哈!”

“你先讲最安逸的嘛,不讲,以后就不准讲了,我要给班主任告你睡觉讲话。”一个想听的人说。

“好!我讲我和我们现在四班的吴蝶花的故事。”

“就是四班那个小美女吗?”有人问道。

“你该不会说她爱你吧?你那么丑,成绩又不好。”又有人讥笑他。

“你不知道我读初中时可红了,是学生会干部,成绩也比现在好得多。美女云集在我身旁”他很得意地说。

“我们学校有美女吗?一个个长得像丑八怪,”一个原九中的同学扫他的兴说。

“你小子不懂得美是何物,不知道美丑标准。总而言之女生爱和我交往,总比你小子的女朋友多。”周文之反驳道。

“你狗日的现在太张狂了,敢说读初中都在*女同学,要是当时老师知道了,你娃考狗屁高中。”那同学被说得只有用漫骂代替战斗。

“那时肯定不敢说,都是悄悄的。但是你娃不得不承认吴蝶花很漂亮,不但是我们班最漂亮的,也是我们九中最漂亮的。”周文之把话题转了过来。

“吴蝶花是可以,但不过是山中无美女,蝴蝶显*罢了。”那同学让步了。

“谁在讲话?”值周老师杀了一个回马枪。

吓得周文之和那同学大气都不敢出。

等值周老师真走后,周文之假装起来解手,到外面看了一阵回来说:“平安无事了,现在正式讲我们的故事。”

“你狗日的两面三刀,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怪不得读初中你能当上学生会干部啊!”那同学又和他叫板。

“不要说话了,有话明天再说,太晚了大家都要睡觉了。”我们的现任学生会干部雷阵子招呼道。

于是周文之今晚的演讲只得暂停了,看来学生干部还比值周老师管用。

到第二天晚上,灭灯钟还没打时,周文之就通知大家演讲开始:“我昨晚没说完的,闷在心里很难受,现在也不卖关子直接进入主题。放假时我留校,她是我们的同班同学,平时我都爱和她一起聊天,我们互相都有好感。那天她没回家,我就叫她到我守校的宿舍玩,她真的就来了。”周文之兴奋地说。

“你们干了什么?”有几个同学异口同声地问。

“孤男寡女,甘柴猎火。除了干那事,还会干什么?”

“你们真干了吗?”

“我俩都把衣服脱光,两个人抱住,亲热到天亮她才走。”

“安逸不?”

“安逸得很!”

“好嘛!你狗日的干那种事,明天我要给老师告你!”昨晚和他过不去的同学在关键时出击。

“可别那样做,老师会开除我的,我求求你们千万不要告我。”周文之央求道。

“我以为你有好张狂的,还是怕开除你吗?看你以后的表现再说告不告你。”那同学笑道。

我根本就不相信我们的美女同学吴蝶花会喜欢他,所以并不在乎他的胡言乱语,可是消息不知怎么会传播得那么快。第二天在下课时,吴蝶花一出现,站在二楼走廊上的男生就“哦哦哦”地起哄。连学生会干部雷阵子也和班长两人一起跑出教室看美女,看到后他俩说确实有点小乖小乖的。

在后来的日子里,同学们议论的话题就是周文之与吴蝶花的桃色事件。有时吴蝶花一出现,周文之也会出现在她前后。这时学们就更大声地吼:好安逸啊!鲜花插在牛屎上。”

那时的中学生是不准讲恋爱的,一旦现就会被开除。这样闹下去,是会毁了我们的美女同学吴蝶花的。

我在读初中时都很喜欢她,她不嫌弃我长得瘦小,穿得破烂,有空时就和我聊天,让我感受到了学习生活的乐趣,而且还送过我一张照片。我真有点为她抱不平,但我也不可能去问她是否真有其事。不懂事的懵懂的我们,为了排除烦躁,竟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的基础上。可我还是不明白,周文之为什么把他和吴蝶花的故事公诸于众?难道他真的想吴蝶花想疯了吗?

后来有人告诉我们说:“吴蝶花长得那么漂亮,成绩也很不错,会看上他吗?十有**是得不到别人,就想毁坏别人。”

“也许正是这个道理,以后我们九中来的同学千万不要再跟着起哄,以免上他的当。”我们几个就说。

后来周文之再吹牛皮时,我们就假装睡着了,送给他的是一个比一个大的鼾声。他觉得无可奈何,也就又一个人在*上折腾。

正当这事快要平息之即,一个周末,我们原九中的同学都接到“晚饭后到人民广场集合的通知”。我们都很准时地到了位于食堂前面的广场,召集我们开会的是原来在初中时上我们政治课的老师唐才冷。他数了一下人数后,说:“差不多到齐了,我给你们打个招呼:有人在背地里乱说女生的怪话,你们也就跟着乱起哄,像话吗?党和政aa府培养了你们九年多了,你们还不懂事,你们的精力是用来嘲笑女同学,还是好好读书,长大后好报效国家和人民?我听说有的人几科考试都不及格,还有人没有一科及格。你们对得起谁?就连供养你的父母都对不起。如果你们还认我是你们的老师的话,从明天起把主要精力都用在学习上,不要再搬弄是非,不要再看到女生就起哄,好吗?”

“好!”我们都吓得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说完后,唐老师就和吴蝶花的哥哥一道怒气冲冲地走了。

散会后,我看到吴蝶花用眼睛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那眼神至今都还刻在我的脑海里。这责备的眼神,怪我也在起哄的队伍里,还是怪我没有招呼同学不要乱说?我至今都弄不明白,我真是冤啊!但是自从毕业后到现在,我都没有再见到过吴蝶花。

果然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看到吴蝶花而起哄了。周文之掀起的绯闻风波,终于以失败而告终。

后来在一次放假回家时,我俩走到了一起,我就问他讲的和吴蝶花裸睡的故事是否真实时,他却很得意地说:

“你相信是真的吗?”

“我绝对不会相信,我了解吴蝶花,她眼光是很高的,她不可能上你的当。”

“算你小子有能耐,确实是假的。”

“那么,你为什么要那样说?”

“你知道,在读初中的时候很多人偷偷追她,她一个都不理睬,我把她请得动吗?我就是见不得她那高傲劲。到了高中,就更牛,有次我一个人碰到她时,我喊她,她都爱理不理的。”

“你不知道我们和女生是不单独在一起的,即使碰到了也不会谈话吗?”

“我不管大家的规矩,我只想编个故事来气她,以解我心里之恨。哪知你们越闹越凶,越传越远,几乎整过高中校的人都知道了。幸好她哥请来了唐老师,才平息下来,不然我可能真要被开除。”

“你怕不怕被开除呢?”

“我本来就不想读书了,我的成绩全班倒数一二名,我考得上大学吗?虽然不想读书,但被开除还是太丢面子了。后来我不是没能升上高二当了留级生吗?”

“你真够缺德的!”

“哎!人非圣贤,熟能无过?那时学习又跟不上,觉也睡不好,烦躁得很,就想寻点开心的事刺激一下,但我还是觉得我做得有点过分。”

<!--div netbsp;mgt12"></div-->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