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

夜狼略施小计使俏玉返回万神宫报信之后,他又匆忙去追魔邪、魔玲、魔殷。

在此之前,妲己已令魔邪、魔玲,以及魔殷三人去宫谷山协助申公豹一起完成计划,而这会儿他们正在赶往宫谷山的路上。

夜狼为了能借助万神宫之手杀死申公豹为兄弟报仇,想法设法在路上对魔邪等人进行堵截,若是他们与申公豹汇合,自己的计划就会失败。

他紧追慢赶,在离宫谷山还有二百里地的上空终于追上。他飞到魔邪前面挡住去路说道:“魔邪,看你们如此着急,真的要去宫谷山吗?”

看上去魔邪有些不耐烦,斜瞪他一眼说道:“夜狼,你什么意思,你不是故意追来看我们笑话的吧?”

夜狼连忙说道:“不敢不敢,此话怎讲?”

“哼!”魔邪冷哼一声接着说道:“当时你可是在场的,没听到妲己给我们命令让我们前往宫谷山协助申公豹吗?不说了,若是没什么事我们先行一步了,告辞!”

魔邪说完之后正想赶路,可瞬间被夜狼挡在了面前,并拦住了去路说道:“听你这话好像心里有气啊?不过并不奇怪,妲己不光胆敢当面数落你们,而且还敢掀翻你们的宴席,这口气给谁身上他也咽不下不是?何况你们还是帝辛领主的三大弟子,一点情面都不留,要是我肯定与她翻脸!”

本想着魔邪听到这些话应该愤怒才是,可是,他并非想象的那么容易冲动,竟然还仰天大笑了几声说道:“好大的胆子,你是想挑拨离间吗?”

夜狼急忙说道:“怎么会呢?我只是为你们感到委屈而已,既然你们不领情算我自作多情吧,真是看错了你们,领主身边最亲近的人被一个后来者骑在头上拉屎,而且还拉的如此舒坦,真是替你们师父感到丢人啊!不说也罢,告辞吧!”

虽然这些话说的难听,但确实是事实,不过,魔邪内心刚刚燃起的愤怒又被他坚定的意志强压了下去,毕竟妲己是师父最*信的女人,而自己怎么可以因一件小事与她翻脸?

想到这儿,魔邪只是狠狠的瞪了夜狼一眼没再说什么。可他的三师弟魔殷却再也无法忍受,顿时火冒三丈,破口大骂道:“师兄,虽然师父给了妲己一些权力,可她也不应该仗着师父的*信对我们吆五喝六,竟然还敢掀翻我们的宴席,简直太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了,以我看夜狼说的非常对,这事儿不能作罢。”

夜狼暗自观察了三人的态度,魔邪不冷不热,对这件事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而魔殷恰恰相反,此时已被气昏了头脑,对妲己的所做所为已忍无可忍。也只有魔玲最为冷静,她既不赞成师兄的无谓态度,也不赞成师弟的激愤态度,而是折中的说道:“师兄师弟,你们先冷静一下,依我看,此事妲己做的确实有些过分,若不给她一点点教训,日后更会变本加利的对我们,而且还不能引起师父的注意,不然,吃苦头的可是我们。”

虽然魔玲平时话不多,但相对来说比较聪明,而且魔邪又暗地喜欢这个师妹,所以,她所说的话魔邪一般都非常在意,言听计从。

魔邪思索片刻说道:“师妹说的不无道理,可是,我们怎么才能给妲己一点点教训又不被师父发现呢?”

可魔玲一时陷入了沉默,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可以对妲己实施教训,而夜狼正是抓住这个时机匆忙说道:“这个简单,不如我们无视她的命令,我们找个地方该吃吃,该喝喝,也好让她知道没我们她妲己什么事儿也干不成,你们说怎么样?”

可魔殷并不赞成他的建议,认为这个教训对妲己来说实在太轻了,并厉声说道:“夜狼,你这是什么破主意?不执行命令也是教训,真是笑话。”

但魔玲非常赞成夜狼的建议,微微一笑不慌不忙说道:“夜狼说的没错,不执行她的命令就是在挑战她的地位,即便是师父知道了也不算什么大错,并不会责怪我们,比起别的教训这个再合适不过了。”她又转向大师兄说道:“师兄,你觉得这个注意怎么样?”

虽然魔邪在这件事上并不想闹出什么事,可师弟师妹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这个当大师兄的也不好再说什么,便说道:“好吧!那就小小教训她一次吧,不过,现在我们还不能回万魔山,我们应该找个地方待上一阵子再回去较妥。”

成功堵截了申公豹的外援使夜狼非常高兴,这样以来,申公豹只能独身与万神宫对阵,申公豹又孤身无援,仅凭他身边的葛宏、沈悦绝非是万神宫的对手,看来,此计成功,申公豹必死无疑。

想到这儿,夜狼脸上露出一丝歼笑,说道:“呃……不如咱们去沙海待上几天,沙海离此地不过八百余里,可以顺便见见蜥蜴王,也好联络一下感情,三位觉的怎么样?”

魔邪看了看魔玲,魔玲微微点头,示意听从夜狼的建议。魔殷虽然对妲己耿耿于怀,可师兄师姐都已经这样决定了,只要听从。

随后,四人化作几道暗光疾驰向沙海方向奔去。

他们刚走不久,玉灵道长带着俏玉、火灵圣母就已经赶了过来,一路火急火燎的向宫谷山一路前行。

何云道长来到宫谷山之后并未直接采取行动,先是住了一晚,暗里调查村民所说的妖魔究竟是什么东西,毕竟在这里发现的是魔气,相对来说,对付魔比对付妖的危险大很多,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经过一晚上的调查,这里的妖魔并没有出来伤人,也就是说,妖魔没有显身就没有线索,没有线索也就没有办法找到恶魔的藏匿之处,而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妖魔再次显身。

其实,申公豹和葛宏、沈悦就藏在宫谷山的深处,及其隐蔽,而且还得知何云道长已经来到宫谷山。

何云道长的到来意味着万神宫已经开始行动,只要一个个将他们杀死,吴阳也迟早会找到此地,到那个时候,九星将永远无法汇聚。

前前后后,申公豹已经想好了每一步对策,现在要做的就是除掉何云道长,继续钓鱼,直到将吴阳引出万神宫。

申公豹习惯的将脑袋向后一抽说道:“葛宏、沈悦,这次就看你们的了,面对你们的师叔不会手下留情吧?”

葛宏、沈悦跪在申公豹面前,整个人身上长满了青紫疙瘩,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魔性大增,而且恶性也装满了内心。他们脸上的表情变得已十分凶恶,因为走火入魔,他们的两只眼睛冒着红色光芒,并且,浑身散发着魔气,变得已无原来的人样。葛宏拖着洪亮而沙哑的嗓子说道:“主人,我们并不知师叔是谁,但只要主人一声令下,我们便会义不容辞去索取他的性命,然后挖掉他的心脏再吃进肚子里去。”

申公豹很满意地微微点头笑道:“好,不错,今天我就给你们一个任务,今夜务必除掉何云道长,成败全靠你们了,去吧!”

“是!主人!”

葛宏、沈悦齐声回答之后,便化作两道烟气而去。

宫谷山的深夜十分寒冷,滴水成冰,夜空中时有乌鸦鸟雀掠过,发出的叫声给这个村庄添上一丝恐怖的气息。

何云道长再次深夜外出,寻找妖魔的线索。他来到一处较高的地势,目不转睛观察着村庄周围的一举一动,期望能找到妖魔的行踪尽快除之。

等到后半夜时,突然发现村落上空出现一阵异常,有一群鸟儿拔地而起,群飞乱舞,唧唧咋咋的黑压压一片向高空飞去。他警惕的擦觉到妖魔已有所行动,便急忙化作一道金光向鸟儿起飞的地方飞去。

他刚刚来到一处民宅前面站稳脚步,便听到民宅内发出两声惨叫,而且是一男一女。他急忙拔出宝剑,冲进民宅,发现一男一女面露惊恐,并躺在卧榻之上血流不止。再仔细擦看,他们的心脏已不知去向,实在惨不忍睹。

而这个情景正如村民所描述的特征如出一辙,心脏被挖去,死状怪异,这应该就是妖魔所为。

他不敢懈怠,急忙跑出民宅,伸手施法将宝剑投掷于高空,宝剑在空中旋转,并散发出耀眼金光,很快,剑体所散发的金光将全村覆盖。

随后,在金光的照射下,葛宏、沈悦被迫显出身来,并且直指何云道长。

他们的显身之时使何云道长大吃一惊,一眼便看出他们是人堕魔的体征,而且魔性已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何云道长厉声说道:“何方妖魔,说,为何祸害人间?”

<!--div class="center mgt12"></div-->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