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女老板bd

</script>虽说根据以往经验,情话绵绵之后再紧跟上三两个贴心小动作,再坚守自身的男子也会多少软化......但显然,再丰富的经验也有踢铁板的时候。;乐;文;小说 www.lw+xs.com

墙脚搁着牛乳罐子,韶陈灰头土脸趴在地上用木条来回反复捅着灶台里奄奄一息的余火,一时间深感无从下手。

她想的很美好,趁着郭家二老都没起来,先摸进厨房,亲手将张曼爹特别交代需要煮沸的牛乳搞定,可以趁热打铁在安欣面前邀功卖好不说,还能给郭子匀出一碗——虽说不知那小子此刻有没有身子,但既然“圣地”功效如此强大,找到房子之前她又免不了要叨扰人家爹娘,顺便表现一下关心也是有必要的——都说淑女远庖厨,她亲手煮牛乳,这诚意无论从哪方面看都足够动人了吧?

当然,这一切的大前提,都是她能弄明白那个稍微点火就冒浓烟的灶台。

“韶姑娘?咳咳,你这是,在做什么?”

显然是被自家厨房的烟雾缭绕给整个煞到,郭子爹迅速将厨房门整个拉开,又一把推开了窗,胸口大幅度起落了几次,才维持着瞠目结舌的表情,满是错愕的看着半趴在地上,形象全无的女子。

“......额......”

韶陈发誓,她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我是想,把火点着,然后把牛乳煮沸,等一会郭子回来,让他和安欣一起喝......”

“哈哈哈哈哈,所以说,早上韶姐姐为了给安哥哥煮牛乳,差点烧了我们家的厨房?”

手里捧着自家爹爹煮好的牛乳,已经确定有身孕的郭子全然没了少年的娇羞矜持,笑话起别人的失误简直肆无忌惮,就差拍桌子捂肚皮了,“......韶姐姐你简直太有才了。回头你可得找一个厨房边上就是水井的房子,不然远水救不了近火啊。”

“......”这位兄台,你是不是忘了手里的牛乳是谁打来的?

“郭子,别这么说韶姑娘。”将最后半勺牛乳添进安欣碗中,郭子爹转身又给自己儿子盛了半碗米饭,笑眯眯的中肯道,“人家韶姑娘,只是鼓出了点烟而已,看着好像挺吓人,其实灶里的火根本没起来。”

“==......”您真是我亲叔!

“说起来,这一路上我也看过韶姑娘架锅生火,不像那种四体不勤的娇娇女啊,”比较起笑得合不拢嘴的郭子爷俩,郭子娘好歹只是嘴角上扬,表情还算得上镇定,“怎么这一碰灶台,反而手生的跟个丫头片子似的?”

“==|||||.......”她能说,身为世家女的她还真就从来没进过厨房么?野炊露营点个火跟摆弄灶台做饭完全就是两回事好哇!

很显然,早上失败的殷勤段子很好的娱乐到了郭子一家,饭桌上简直欢声笑语不断,满腹纠结的咬着筷子,韶陈在配合的做出窘迫姿态的同时,也不由自主的,偷偷用余光瞄向另一位事件里的主人公。

安欣从头到尾都没有表态,面对郭子咋咋呼呼的调侃打趣,男子也只是轻柔勾起嘴角,做出一副坦然大方的样子,既不羞怯,也不忐忑。即便是她阅人无数的眼睛,也分辨不出安欣面对这种被集体起哄的失败殷勤,是厌烦敷衍多些,还是多少觉得甜蜜。

好吧。

看着男子面前一扫而空的盘子和只剩下牛乳三两滴的空碗,韶陈暗自感叹,无论如何,安欣有胃口多吃东西是件好事。如果是为了这一大一小,那么偶尔扮丑搞笑,犯一点无伤大雅的小失误,逗大家开怀一笑,他也是可以接受的。

吃过早饭,郭子娘便第一时间带着她跟安欣,去看了之前推荐过的几套房子。

其实韶陈没有多少挑房子的经验。虽然她过去总是一诺千金,动不动就甩手送给跟过她的小情儿房屋院落,但那些细节要么有婢女小厮帮着跑,要么就是男方直接指定,根本不需要她去操心。

至于她本身,过去她平日里住的,都是传承下来的地产房屋,风水户型之类的早就经大师指点过,很多细节压根不需考虑。

好在,对比起她的无所适从,安欣显然对安家落户这项行动更有章程、也更加上心。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