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艳录

这人,到底是天生的商人,狡诈的很。一不注意,叶瑾如便钻进了他的圈套中去。

见他横眉冷对,萧陌城也不恼,半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和自己的妻子,哪里有生气的道理?

得了便宜,就不卖乖了。毕竟,将他妻子惹恼了,最后受苦的,不还是他?

罢了,罢了,见好就好,也是一个好丈夫应该具备的品质的。

“叶女士,若是你再不起床,恐怕果果就会上来叫你了。”

从后面抱着她,萧陌城倒是惬意的很。在她的耳垂上轻轻啄了一口,便将她搂的更紧。

心口不一这个词,在萧陌城这里,倒是体现了个淋漓尽致。一边催促着她起床,一边又故意拉着她,不让她起床。

只是没想到,萧先生在预测这方面,确实是有几分功底的。还不待叶瑾如回他两句,“咚咚咚”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这声音,让叶瑾如下意识的一惊。

夫妻间,怎么说话都没有关系,可在孩子面前,家长还是要有家长的样子的。

可身旁的人呢,像是故意跟她作对一般,死死的抱着她的腰身不松手,笑得一脸的玩味:“不急不急。”

“你松手,果果在外面呢。”

叶瑾如下意识的,便去推拒他。这人当真是越来越小孩子气了,没个分寸。

“没事,门反锁着的。”

某人微笑,一脸平静。

“可”

“没人开门,果果会走的。我女儿,很乖巧。”

这次更甚,还没说出点什么,就直接被打断了。这

“但”

没事,老爷子不会说什么的。

这人,当真是玲珑的很。她想说什么,他都知道。生生将她的话,堵得死死的。

“你”

“房间隔音效果很好,外面听不见的”

这现下,叶瑾如当真是佩服萧陌城了。在心里,只想默默的感慨一句,萧叔叔,你这样真的好吗?

这门外的,可是你的亲女儿。你这

“不怕,你是我大女儿”

这人现在倒是惯会说情话的了。这么一句,说的倒是极其自然,让叶瑾如没来由的,便红了脸。

是了,和他在一起,他几乎都是再将她当做女儿惯着。或者说,比惯果果还惯一些。

“妈妈,妈妈,你在里面吗?”

好吧,果果同学大力拍门,里面到底还是能感觉到的。被子一掀,叶瑾如便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门刚一打开,果果便一脸惊讶的看着她。这倒是让叶瑾如有点不解了起来。

“妈妈,你发烧了吗?”



叶瑾如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好像温度是偏高了一些

都怪萧陌城,咬了咬牙,却只能笑着和女儿解释。这情景,多少有点尴尬的。

“嗯,是的,妈妈发烧了,爸爸在照顾她,所以你自己去找爷爷玩,知道吗?”

只是还不待她开口,原本应该躺在床上的人,已然走到了她身后。和她不同,他的脸色,没有丝毫异样。

当真是,就连说谎,都是一副认真的模样。

发烧?他照顾她?别逗了,他不折磨她就算是不错了。

叶瑾如发现,和以前比起来,萧陌城,似乎沾染上了“人气儿”。至少,会有生气,会有不满,会有开心

这样,很好。

好吧,叶瑾如选择沉默。也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萧陌城骗小孩。心里却还是忍不住祈祷了一把:果果,你一定要记得,骗你的人,是你爸爸,和我是没有关系的。

“嗯,好。妈妈,有事就叫我,你看,爸爸对你多好。”

这句话一说,某人脸上立刻露出了满意的神色。这,真不愧是亲女儿。这配合,默契值爆棚啊!

看着果果一脸的满意,叶瑾如选择了继续保持沉默。这孩子,也不知道像谁。

总觉得,以后被人卖了,都还会帮着人家数钱。哎,前途堪忧

“好的,妈妈好好休息,我下去找爷爷了。”

蹦蹦哒哒的,果果踏着欢乐的小步子,便朝着楼下跑去。心里那叫一个欢快呀。

本来还以为爸爸妈妈有什么事情呢,心里还有点小着急。现在知道没什么大事儿,自然开心得很。

“好了。”

某人笑得一脸欢乐,还不忘朝叶瑾如挑了挑眉,惬意得很。

这孩子,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的基因,难不成他还治不了?叶瑾如这样“一生病”,估摸着,果果也能消停几天了。

“你生病了,要好好养着。”

说话间,萧陌城已经顷身,将叶瑾如打横抱了起来。强行将她的头按在自己怀里,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干嘛?”

瞧他抱着自己坐在床边,叶瑾如有点不解,一脸疑惑的看向萧陌城。搞不明白,现在这,闹的是哪一出

“乖,好好养着睡一会儿”

轻轻一提,便将叶瑾如提了起来,让她面对自己而坐。

这样的姿势,不像是夫妻之间的动作,如同他所说,这,当真像极了父亲抱女儿的姿势。

“我我不要睡了”

说话间,叶瑾如便挣扎着想要从萧陌城身上离开。这姿势,太恼人了一些,让她原本就红润的一张脸,更是变得火辣辣的起来。

“是这样子觉得不舒服吗?”

萧陌城一脸的关切,这一秒钟变正经的样子,让叶瑾如惊讶不已

“嗯。”

索性,不想他再折腾下去。顺着他的意,便接了下来。

“那现在呢?”

果然,叶瑾如刚刚点下去的头还没来得及抬起来,萧陌城便直接躺了下去。

这样的动作,简直暧昧到了极致

她半躺在萧陌城身上,脑袋不偏不倚,贴在他胸前的位置。

挣扎着,想要改变这让人羞赧的动作。可偏偏,他一点也不让她如愿。

一双有力的手臂,将她锁得死死地,一点也没有放松的打算。

“现在舒服了?可以睡觉了?”

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叶瑾如的脸,更是红的滴血,哪里还能说得出来什么话。

这人,惯是会折腾她的。一句话,便能让她恼怒,可偏偏,却又根本找不到话来说。

萧先生这说话的本事,厉害得很。

算了,既然说多错多,索性不说。闭着眼,继续睡觉吧。

见她生气,萧陌城现下倒是真的安静了。就这样抱着她,既不说话,也不动……

所以,叶瑾如再次醒来时,发现竟然和睡前是一模一样的状况…

他呢,睡得倒是踏实。

眼角眉梢都舒展开了,没有丝毫的不悦,甚至唇角,还有些微微上扬的弧度。

小心翼翼的,将他两条手臂拿开,蹑手蹑脚的,摸索着站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长时间没动,这身体,倒是僵硬得很,一不小心,便直接跌坐到了地板上。

嘶------

叶瑾如强忍着痛意,紧紧咬着牙关,硬是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来。

他大概才睡没多久,将他吵醒了,不好……叶瑾如知道,萧陌城的睡觉,一向比较浅。

只是她忘了,身体和地板亲密接触,自然会有声响产生。

咚--------这声音不算大,但也算不上小。

萧陌城一睁眼,便感觉到两条手臂空荡荡的,强压下身体的酸痛,刚刚起身,便看到了跌坐在地板上的人。

纤细的手臂,此时正抱着自己的膝盖,脑袋就这样耷拉着,既不说话,也没动作……

说起来,她到底还是觉得没有安全感的。

这样子,像极了婴儿在母体内的样子。大概只有无助到了极点,才会用这样的姿势来寻求自我缓解吧……

“痛不痛?”

一把便将她抱了起来,细致的检查起她来。还好,身上没有明显额伤口,只是有点淤青罢了……

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下巴抵在她的脖颈处,因为没有刮胡子的原因,刺得叶瑾如痒酥酥的……

可萧陌城好像是打定了主意要和她作对一般,知道她怕痒,偏偏还用刚刚长出的胡子蹭了蹭她的脖子。

这样子,像极了一位父亲在和幼年的女儿玩闹。那眼神里的宠溺和调笑,仿佛都能将爱意溢出来……

将她蓬松的头发揉的乱糟糟的,萧陌城笑得一脸玩味。

内心里,他其实也问过自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对叶瑾如,他到底是想要呵护小女孩的亲情多一些,还是男女之间的爱情多一些?

只是后来发现,连他自己,都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她脆弱,敏感,让他不自觉的便想要去保护,去接近。

她懂事,得体,让他觉得,这样的她,是他最合适的爱人,想要携手一生的妻子。

就算是面对果果,这个身体里留着他一半血液的孩子,萧陌城都没有这么强烈的保护**,可偏偏叶瑾如,他就是见不得她有任何一点不开心。

或许,常人都以为,遇见这样一个惯她,宠她,护她一生的人,是叶瑾如的幸运。

但,萧陌城却知道,在遇见她之后的日子里,她才是他的救赎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