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之店长的命令

<!--go-->

谈心咬紧了牙关,直接转过身甩头离开了。

回到病房之后,谈心知道自己是肯定甩不掉凌乔南的,所以便由地他去了,他爱呆在她的病房里面就呆在病房里面,她就把他当做一个透明人就好了。

而另一方面,谈心在心底也是暗自希望凌乔南留下来的。

她对医院的抵抗已经达到了精神耐受力的最高层次了,上一次肾脏移植捐赠手术之后,她一个人在医院里面呆了这么多天,每天晚上几乎都能够听到隔壁或者是周围到病房里面传来的痛苦的叫唤声。

医院每天都可能会见证着死亡,所以这种地方让谈心特别特别地害怕,尤其是到了晚上的时候,她不敢再一个人住了。

这是她暗自希望凌乔南能够留下来第一个原因,而另外一个,她是觉得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不仅仅是她的,也是凌乔南的,她经历痛苦,他也总应该陪着她一起经理。

谈心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躺进了被子里面。

此时的凌乔南正坐在沙发上面看案件,房间是vip病房,是凌乔南安排的,所以他有足够的睡觉空间。

他看的仔细,因为谈心准备睡觉了所以他把灯光调的很昏暗,宁可自己看不清案件上面的字。

谈心虽然压根就没有睡着,但是像是为了惩罚凌乔南一般,她就是躺在那里一动都不动。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之后,凌乔南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谈心因为睡意全无,所以这个时候略微被惊到了,她微微张开眼睛的时候听到了凌乔南的对话。

“我在医院。”

谈心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但是貌似是惹得凌乔南很不开心的话,凌乔南继续开口。

“我今晚会留在这里陪谈心,你跟付音回去吧。”一听到付音这两个字的时候,谈心的心底便咯噔了一下,瞬间明白了是谁打过来的了。

肯定是凌母带着付音去了公寓找凌乔南。谈心的手暗自紧紧攥着被子的衣角,指甲都快要嵌入掌心当中了。

“妈……”

凌乔南跟凌母不知道在说什么,僵持了很久之后他似乎是妥协了:“我现在回来。”

这句话一落地,谈心的心瞬间凉了下来。

谈心此时是背对着凌乔南的,但是她却听得见身后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看样子是凌乔南正在穿外套和整理案件。

凌乔南走到了谈心的身后,看着谈心的后背,他知道她没有睡着肯定是在装睡。

“我妈在我家,她今天身体不舒服,我买点药回去。”

谈心也不打算再装下去了,昏暗的灯光下她的脸色也显得有些难看:“凌乔南,这么愚蠢的话你也相信?”

谈心已经不再掩饰自己对凌母的抗拒了,凌母真的是已经触犯到了她的底线了。

“但是我必须回去。”那头的凌母是在用自杀威胁着凌乔南。

她不知道是哪里听说了谈心住院了的事情,于是便带着付音去了凌乔南的公寓里面,为了见凌乔南一面。

凌母的原话是,绝对不会接受谈心生出来的孩子,但是这些话凌乔南是绝对不会告诉谈心的。

这样的话太伤人了。

凌乔南能够对谈心说的,都是善意的谎言。

自己的妈妈以死相挟,凌乔南只能够回去,但是却不能够告诉谈心事实的真相。很为难的同时更加无奈。

谈心却是恍然不知,扯了扯嘴角坐了起来。她觉得有点冷,于是便抱着被子裹住了自己的身体。

“凌乔南,现在你是不是觉得,反正都要跟我离婚了,所以根本无所谓跟我之间的关系了?”谈心的声音带着微微一点的哭腔,脸色很难看,“我的心也是肉长的,我已经被你伤害了九年了,在快要离婚的时候你还要这么对我吗?”

谈心哽咽着开口,看着凌乔南的眼睛里面已经是晶莹了。

凌乔南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的隐忍,但是他不能够表现出来。表现出一点点的话,就会被谈心发觉到不对劲。

凌母做的事情他都觉得羞耻,是不会让谈心知道的。

“我去去就回。”凌乔南心底很不忍,于是便这么开口。

谈心眼看着凌乔南就要离开了,她终于开口把自己心底最深的话说出来了。

“我一个人不敢住在医院里面……”

但是这句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凌乔南已经转身离开了。

谈心的话哽在了喉咙里面翻滚了一下之后,便硬生生地全部都吞了进去。

她抱着被子坐在那里,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凌乔南把她当做什么了?他有空的时候可以陪着她,没空的时候就可以弃之不顾?

凌乔南对她到底不是真心的。

谈心翻来覆去睡不着,她索性穿上了衣服直接走出了病房,病房外面冷冷清清的,比病房里面还要恐怖。

这是妇产科,晚上经常会有小孩子啼哭的声音传来,让她觉得更加难受了。

她的孩子甚至都不能够出生哭一声就要被拿掉。这个世界对她真的是太不公平了,什么美好都没有给她。

谈心一个人坐在走廊的椅子上面,拿出手机鬼使神差一般地拨通了一个号码。

谈心拨通的是薄恒的号码,这大晚上的,她不可能去联系她的朋友,况且谈心的朋友真的不多,屈指可数,这也是全拜凌乔南所赐,要不是凌乔南,她这些年至于这么过来吗?

她也不会去找卓邵北和卓爸卓妈,她打算悄无声息地把孩子拿掉就好了,不去惊扰家里人了。等离婚的事情尘埃落定之后,她就可以安心地回家去面对卓家父母了。

从小到大卓家父母因为她的感情问题真的是操心了太多太多了,让谈心觉得很心疼。

所以她能够找的,也只有薄恒了。

而且薄恒早上那句不明白的话让她觉得特别地奇怪,她想要问清楚。

但是薄恒没有接听,于是谈心便一个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傻瓜一样。

她觉得走廊里面起码偶尔有人穿梭走过,而且她特地挑选了离护士站特别近的地方坐着,护士站有值班护士,这样的话她就不是一个人,就不会感到害怕了。

谈心吸了吸鼻子,觉得自己真的是悲哀地可以。

此时谈心的身旁坐下来了一个年轻的女生,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年纪,一个人坐在谈心的边上哭哭啼啼的,眼睛也是红肿地厉害。

谈心觉得奇怪,这都大半夜的了,她还以为只有她一个人像疯子一样睡不着坐在这里,没想到这个女生也是。

大概是出于同情和好奇心,谈心低声问了一声身旁的女生:“你怎么了?需要我帮你叫医生吗?”

谈心觉得很奇怪,这个女生看上去年纪不大,怎么就在妇产科病房呢?

“不用了,我只是难受睡不着而已。”女孩子抽噎着开口,脸色煞白。

“正好,我也睡不着。你别哭了陪我一起说说话呗。”谈心是想要转移她的注意力所以才这么说的,但是没想到这个小女生却是很想要跟谈心说话一般,眼神一下子变得明亮了起来。

她转过头来看向谈心的时候满眼都是泪痕,谈心发现这个女生长得非常漂亮。

“姐姐,我不想活了……”女生啜泣着,虽然情绪已经稳定了很多但是仍旧是很难受。

谈心蹙眉,心底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怎么胡说八道啊?你还这么年轻怎么就不想活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谈心忽然之间觉得自己仿佛遇到了什么事情一般,这个女孩子看上去精神状态不是很稳定。

女孩子的眼神越发地黯淡:“我怀孕了,我才二十岁……我还在念大学,家里面的人都不知道,前几天我在学校里面上体育课的时候跑步大出血,现在孩子没了……”

谈心听着这个女孩子开口说着自己的故事,一时之间愣在了原地,整个人都被惊呆了。

“那这个孩子的爸爸是谁?”谈心纵然已经猜到了肯定是这个女生的男朋友之类的,但是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是我喜欢的一个学长……前段时间他要跟我……我答应了。但是之后他却对我一点都不好,还跟别的女生特别地好,我快疯了……我不知道我怀孕了,我大出血进医院之后联系了他,但是他却让我不要去打扰他。”

谈心愣了愣,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男人。

“那这件事情你爸妈知道了的话肯定肯定会很难过的。”谈心知道这种绝望的感觉,尤其是让父母心痛的感觉。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