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大胆国模人体艺

<!--go-->

二人你伊我侬,恩爱缠绵。各家小姐眼瞧着这般情景,心里头是又羡又妒,嘴里还得讨好地夸赞着,苦逼之情不言而喻。

吵闹得太过厉害,西院门口嘈杂的吵嚷声便被盖了过去。无人瞧见,一个伤痕累累的小厮正被人七手八脚拖了下去,不多时,门口又是一片热闹景象,似乎方才什么都不曾发生。

洛倾冷眼瞧着二人嬉戏,摆了摆衣袖站起身来,“游园虽美,奈何在下乃一不懂欣赏的俗人,既如此,便不打扰诸位的兴致了。”

说罢,扫了一眼草儿,便欲离去。

景凉得意地挑眉,忽然腰间传来一阵刺痛。猛地回过神来,瞧瞧瞥了身旁人逐渐冷下的神色,顿时一个激灵。

往前半步,皮笑肉不笑道,“洛姑娘本就是头回赴宴,这尚且不过午时便离去,不知晓的,还道是我这主人招待不周,开罪与你。此番作为,不知洛姑娘是何居心!”

洛倾顿步,连眼神都吝得给她,心下只觉好笑。明明巴不得她赶紧滚蛋,还非得作出一副大度宽容的模样,怎么瞧怎么别扭。环视一圈神色各异的众人,不由得嗤笑出声,“本姑娘是何品行,料想夫人该最是清楚不过。”

景凉脸色变了又变,正欲发火,却见天空突然炸响几声,抬头望去,正是东城方向。再看洛倾,早已变了脸色,拎着侍女便飞身离去。出口阻拦的话就这么哽在喉头。

洛倾拎着草儿奔着东城腾云而去,片刻不敢耽搁。心头不由焦急,那炸响之声,乃是她以灵气聚成的信号弹,若非逼不得已,小龙定不会招她前去。

“洛姑娘如此匆忙,却是出了何事?”颜止从后面追过来,挡住了去路。

洛倾顾不得同他多作纠缠,绕过他继续前行。孰料那颜止并不罢休,几番下来,洛倾不禁沉下脸,“城主这是何意?”

颜止依旧挡在她身前,一边倒退一边盯着她,“无故离去,身为东道主,自当关心一二!”

一开始只急着赶路,这会儿才觉出不对来。琢磨片刻,洛倾不禁冷笑出声:“颜止,我敬你是一城之主,一再避让,莫要太过分。”

“哦?”颜止沉默片刻,忽而勾唇,“你又怎知本座不需你刻意避之?你可知”

“颜止!”洛倾冷声打断他的话,声音越发寒彻,“若是小龙出了事,我定会让你整个主城陪葬!”

说罢,抬手打出一道光刃,趁着颜止抵挡的空隙挥袖而去。

临近东城,入眼一片狼藉。四周房屋犹如遭受重击,大部分坍塌,街道上血迹斑斑,昭示着方才经历过怎样一场恶战。不远处的半空,不时有黑影跳跃,显然恶战还未停止。

不敢耽搁,洛倾急急越过去,远远便瞧见一群黑衣人正围攻一青衣男子,那男子外衫破烂不堪,里头白色中衣沾染大片血迹,犹如绽放大片桃花,绚丽刺眼。头顶的发冠早已不见,披头散发,甚是狼狈。

此时男子正节节败退,吃力地抵挡黑衣人的攻击,却总顾及不得,顷刻便又添了好几处新伤。

又一道黑影袭来,那男子转身接招,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来,正是龙翊无疑。

眼见着小龙抵挡不住,被一人逼得落了长剑,其余黑衣人一哄而上。洛倾大惊失色,嘶吼出声:“不!!!!!!”

然而这痛苦的呐喊并不能令那些人停住,洛倾就这般眼睁睁看着无数长剑刺进小龙的身体,拔出来时鲜血淋漓。

似乎听见了声响,小龙转过头来看她,缓缓倒了下去。

等到她奔至小龙面前,黑衣人早已不见。小龙躺在地上奄奄一息,鲜血不断从身体里往外冒。

她颤抖着跪坐在地上,抖着手将小龙揽进怀里,一遍一遍施术治愈他的伤口,却仍旧止不住鲜血汩汩。颓然地垂手她怎么忘了,在这幻星城中,即便她修为早已恢复,却只能自愈看着他毫无生气的脸庞,她骇得脸色苍白。抖了抖唇,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感觉到有人触碰,小龙缓缓撑开眼皮:“姐姐姐”

洛倾不住的点头,眼珠子哗啦啦直掉。

小草扑将过来,哭的肝肠寸断,瞧着龙翊满身的伤痕语无伦次:“少爷,怎么会这样小姐,快救救少爷啊!好多的血少爷”

小龙转头看她一眼,想要勾出一抹笑,牵扯的疼痛使得他忍不住蹙眉。徒劳地叹息一声,望着洛倾,吃力道:“姐姐姐,小龙恐是无无法再陪陪伴你左右,强子误误入歧途,主主城豺狼众众多,姐姐日日后定要小小心才是”

洛倾兀的睁大双眼:“强子?此事却是强子出卖了你?”

小龙痛苦地闭了闭眼,沉默不语,算是默认。

洛倾搂紧了他,疼得心尖都在打颤:“他怎么可以”

小龙低咳数声,噗的吐了口鲜血,再也支撑不住,瘫倒在洛倾身上。吃力地抬手,断断续续道:“姐姐姐,若是可可以,便便留了他他的性命,就算是报报了老老伯的的”

一句话未完,手已无力垂下,那双半瞌的眼,再也没有睁开。

洛倾几乎悲痛欲绝,眼里却不曾落下一滴泪。真正悲痛到极致,反而不会哭了。

怀中的身体逐渐冰冷,她却犹如不知。

为何!为何要这般对她!本以为,重活一世,即便失了心,却也能与小龙相依相伴。为何要连这最后的一丝羁绊都要斩断!这天地,就如此容不下她!

一道白影闪过,身着芍药印花锦服的颜止立在一旁,负手而立。

洛倾猛地抬头,双目赤红地瞪着他,脸上满是隐忍的崩溃:“是你!小龙同你无冤无仇,何以下此狠手!”

从未见过这样的洛倾,颜止不由得愣怔。沉默片刻,眸中像是酝酿着某种风暴。

“你就这般在乎他!”颜止死死盯住洛倾的眼睛,不遗漏一丝情绪波动。说出的话近乎咬牙切齿。

洛倾木楞地起身,眼里尽是迷茫,仿若再次陷入了无尽的黑暗,连一丝挣扎都无,“我本想着,若是能这般偷闲度日也是不错的,为何连这么点愿望都成了奢求……”

瞧着这双死寂的眸子,颜止突然有些无措。他甚至觉得,她此刻虽站立在眼前,却又离他很远,似乎下一刻就会消失不见。他想要留住她,身体于思想先一步伸出了手,却被她侧身避开。

忍不住轻声唤她,声音里竟不自觉带了几分慌乱:“洛倾……”

洛倾并不应答,空洞的眸子忽而涌现出一股疯狂,那毁天灭地的执拗直令人闻之色变,心慌不已。

她侧头看向颜止,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悲凉,“我本以为,时至今日,即便你我再无缘,只当形同陌路,只求再无瓜葛。”

“你为何非要断了我唯一的生路呢”

“既然你不愿见我安生,那便同我一起下九幽罢。”

话音刚落,只见她双手结印,一道光球缓缓祭出,逐渐变大。

颜止只觉一阵吸力拖着他向她而去,根本阻拦不住。他干脆懒得抵抗,任由身体往外飞去。

强光太过刺眼,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脑海里似有意识划过,那些笑颜如花,惊慌失措一张张绝美的脸渐渐远去,最终停留在面前这张绝望凄凉的面孔上。

倾儿,不是不爱,只是太怕失去

刺眼白芒过后,幻星城一片死寂。上空用作照明的夜明珠早已不见,艳阳高照,碧空如洗。

招摇山顶,莲肆望着沸腾的湖面,手心攥的死紧。

空中乌云渐渐褪去,露出晴空万里。

水面向两头分开,露出里头一截棺木。女子缓缓睁眼,一泓碧波。

四处张望一番,看向莲肆,笑道:“我回来了。”

莲肆瞬间红了眼眶,“好。”

这一番历劫,了断前尘,洛倾记起了所有过往。再面对颜止时早已心如止水。

听闻腹中孕有一胎,三魂六魄只余一魂一魄,她笑着将它凝出体外,融于蛋壳之中作为养料。云淡风轻道:“既是无缘,便也随缘。”

莲肆看着她,邪魅一笑。如此,我便陪你踏遍千山看尽河川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